TaiLin for 2014's BLOG

TaiLin for 2014

My Links

存档

Blog Stats

Monday, August 4, 2014 #

韦亚妮:访民的无奈

中国的访民是难以计数的,估计将占总人口的1/3了。为了维权访民都各显神通。可是,最终是任何的方法都比不上权力镇压的厉害。     现在的访民主要是女性,因为害怕被抓坐牢,就用了最无奈的方式来保住暂时不用坐牢的命运,那就是怀孕。李玉就是其中之一,状告贪官十载有余却无果,反而常被打击报复,无奈之下选择了怀孕。这样可以暂时逃过一劫。可是我们访民本身生活相当困难了,再加上养一个婴儿,那可是雪上加霜。她现在已经接近临盆了,但为了生计不得不顶着个大肚子艰难地赚钱,卖冰棍等。     我想,我们访民有状告50年、30年的,都不能解决问题。那么我们能生那多的孩子吗?我们已经沦为特色的奴隶了,难道还让我们的孩子再接我们的命运吗?     我们没有强有力的武器做后盾,控告贪官只能被打压,喊冤已经变成刺耳的噪音,没有人会同情。访民的无奈其实就是我们民族的悲哀!     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帮一帮李玉,让她安心的临盆,孩子是无辜的。大家一起伸出援助的双手吧。

posted @ 9:51 AM | Feedback (0)

韦亚妮:访民的无奈

中国的访民是难以计数的,估计将占总人口的1/3了。为了维权访民都各显神通。可是,最终是任何的方法都比不上权力镇压的厉害。     现在的访民主要是女性,因为害怕被抓坐牢,就用了最无奈的方式来保住暂时不用坐牢的命运,那就是怀孕。李玉就是其中之一,状告贪官十载有余却无果,反而常被打击报复,无奈之下选择了怀孕。这样可以暂时逃过一劫。可是我们访民本身生活相当困难了,再加上养一个婴儿,那可是雪上加霜。她现在已经接近临盆了,但为了生计不得不顶着个大肚子艰难地赚钱,卖冰棍等。     我想,我们访民有状告50年、30年的,都不能解决问题。那么我们能生那多的孩子吗?我们已经沦为特色的奴隶了,难道还让我们的孩子再接我们的命运吗?     我们没有强有力的武器做后盾,控告贪官只能被打压,喊冤已经变成刺耳的噪音,没有人会同情。访民的无奈其实就是我们民族的悲哀!     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帮一帮李玉,让她安心的临盆,孩子是无辜的。大家一起伸出援助的双手吧。

posted @ 9:51 AM | Feedback (0)

因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被而关押人们(二)

进入2013年以来,由民间组织——公盟发起的《公民 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活动在北京悄悄展开。公民要求官员公布财产是世界大多数国家通行的普世真理。由公盟发起的这个要求是天经地义的,响当当的正义之举。是公民不可剥夺不可藐视的权力。如果不是做贼心虚,任何官员都欢迎这普世执政的基本要求。 然而,今年三月“西单四君子”向民众宣示自己这一公民的基本要求后被刑拘。随后,丁家喜、王永红、李蔚、赵长青等十人,再到许志勇先后被北京市公安局公交分局抓捕或刑拘。在这里必须指出动用公交分局刑拘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公民,是不愿公布自己财产的高官们煞费苦心的阴谋。法办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百姓,这罪名必将遭到万人咒骂。动用公交车抓扒手的警察抓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公民,而马路上大批无照小贩京城四处堵路影响行人出行交通分局视而不见。无论“西单四君子”也好,在京各路访民也罢。在打《公民 要求官员公开财产》横幅时都没有占用人行便道。动用公交分局就是要为今后以“扰乱交通秩序”罪名来法办要求的公民。16日晚许志勇博士被北京公交分局刑拘就更能证明这一点。许志勇是博士,几乎与公共交通不搭界。这次收拾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百姓,由公共交通分局出面当“盾牌”来专办这些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百姓真让人费解、不可思议,但一想到这是在中国又觉得很正常,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是不愿意公布财产的贪官们的强项。 韦亚妮

posted @ 9:50 AM | Feedback (0)

访民社会地位的卑微/ 韦亚妮

现在社会人士。公盟人士对访民发放救助物资:例如旧衣服、馒头等食品。都必须偷摸的进行。施舍给乞丐可以大方地做。可是施舍给访民就像做贼一样。地方政府不理访民,但也不让其他方面的救助吗?乞丐可以正常的行乞,可是访民再穷再饿也不能行乞,一但被发现警察就会带走,然后地方政府就来强行的拉走,要么坐牢, 要么不理采任其自生自灭,访民的社会地位不如乞丐。 地方官员、执法者或是其他社会闲杂人员,只要对象是访民,无论何时何地何手段,抓、打、绑架、关黑监狱、劳教、判刑等。都是家常便饭 ,报案没有人管,上诉法院不受理,就算受理也是冤案的再造。常言道:打狗还看主人,访民有时是比狗还不如的东西。 韦亚妮

posted @ 9:49 AM | Feedback (0)

许志勇与访民一起

许志勇作为公盟人士向社会弱势群体发放救助物资。在中国弱势群体成员最多的是访民,访民本来就是由各级政府政权压榨下的社会产物,是政权公然犯罪行为而造成的。而访民控告的对象就是政党各级领导。在中国早就把访民定性为社会动乱因素,所以对访民动用的维稳资金大于国防开支。单从这个板块上看可想而知,对于利益集团而言,国内的访民比外侵略者还要恐怖。政府对访民的打压是平凡而频繁。许志勇向访民救助,当然惹怒了利益集团的卖国贼了。 纵观社会发展、从古到今,只要奴隶才随时被掳掠钱财,剥夺自由和生命的。访民和旧社会的奴隶是一样的性质,只不过换了一个名词而已。谁向奴隶救助就是与奴隶主唱对台戏,一定遭到奴隶主的打压,因为奴隶主最怕的是奴隶反抗,就会损害了奴隶主的利益。 许志勇博士竟然逆着当今的中国社会发展,不与腐败政权同流合污。并且还向访民救助,就是被定性为公然向独裁者抗衡。所以,许志勇被软禁几个月后还是抓捕坐牢。 韦亚妮

posted @ 9:49 AM | Feedback (0)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我们说要美丽,就有了孜孜不倦的努力。

posted @ 4:08 AM | Feedback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