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亭清池

兰容无华,姿韵舞痕犹有翰墨颜.夜凉如水,微风吹皱一池的涟漪.
posts - 94, comments - 96, trackbacks - 0, articles - 0

不能相依的爱也一样永恒

Posted on Thursday, February 18, 2010 5:05 PM #灵隐
一、行 年二十八,到南海仙湖参加一个酒会,独自驾车回程的时候,从西环高速已转上南环广州方向,因为我住在广州番禺交接处,一个闪念,我却按高速指示牌又下来选了番禺方向,其实我是错的,一去就飞到顺德陈村才有出口,其时路上冬寒细雨纷飞,时针已过十一时,路上一片漆黑,不见车辆,离开本应的轨道,难免不惶恐,GPS在不停指沿按当前道路行驶(高架路上肯定按当前路行驶),陈村出口,我已在广珠西线,下车去附近工厂,远远,才见一个人。问了一个好心人,他指我往105国道走,微弱的厂房值班室灯下,他用笔画着图指点我,看着我的无助,轻言安慰说:“我到你们广州也是常走错路的,不用怕”。跳上车和他挥手,祝他新年快乐,陌生人,愿你有一个温馨的人生,就像你今夜带给我的明亮。 --------------------------------------------------------------------------------------------- 二、年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起码有十年的时间,我家的年夜饭均是在外面吃的,因为觉得外面实在不好吃,除非过二千元。今年我主厨,年迈的双亲,我不会操劳他们。和上班时间一样,6点多就起床,和双亲喝完茶,我们一起到洛溪市场买菜,买了鸡及姜、葱、蒜等配料,然后直奔海产批发市场,买了新鲜活跳的海鱼、罗氏虾、黄油蟹及海参。做斋的配菜发菜、干蚝、、冬菇、支竹、木耳、云耳、粉丝这些,妈妈一早就浸渗好。回程的路捎带了父母的茶友华林居的邻居。再经过洛溪市场停车的地方,已然人山人海,盘桔年花堆满人行道车道,好在我早到办完事,不然倒车出来的时候一定难为S我呢。 回到家下厨洗净切好所有的主菜、配料,当哥、嫂下午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了一个午觉。哥掌勺,罗氏虾、黄油蟹煮得超好味,我蒸的鱼和做的海参羹也不错,只是做的过程,发觉家里的锅太小呢,蟹蒸时让蒸汽水倒灌,鱼太大条,连盛鱼的碟也找不到。家里曾几何时这么大阵丈兄妹下厨?海外的姐年夜从悉尼打回电话,说得都是年年不变的祝福,我美丽善良非常能干的姐姐,小时候我总跟在她尾巴的姐姐,年少时带着我和哥哥一齐进行大扫除,家里的主厨、主洁的是她,最懒的是哥哥,干不了多少就跑远玩呢,最听话的是我,辅助性地按着吩咐做好一切。 人生的轨迹从年青时就开始分开,现在我们都默然生活在自己的轨道上,亲人也不例外呢,在时间的车轮里,我们终究年华老去。 ---------------------------------------------------------------------------------------------- 三、缘 姐姐初一又来电话,说今年的春晚不好看,悉尼的华人每年都聚会结伴看春晚。我好想对她说,我已经有几年没完整看完一台春晚。姐姐总会选在秋季回来,因为她已经不适应广州暴冷暴热的天气,混浊的空气,让她每次回来都会喉咙咳嗽。 80 年代的离乡背井,20年呢,有些事有些人最好忘了吧。因为背境的布幕已经不是当年的色彩。但是海外的华人,无论走到那里,被同化多少,他们真的会记得自己的家乡,记得生她养她的曾经的土地、河流和空气。有些缘份是用来记忆的,那些不能相依的爱也一样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