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此

水面散着浮萍 水底挂着倒影

Friday, July 1, 2005 #

花事·暗香

                      

                     如丝袅绕,如水百千……

《暗香》

posted @ 11:33 PM | Feedback (20)

Friday, June 24, 2005 #

苍白浅影

黯淡的午后,听着音乐打瞌睡。

郁闷的天气使人从头到脚都变得倦怠。天气预报早就说近日有大雨,两天了,云层仍在上空不阴不阳的腻着,要不就敷衍似的飘些雨点子,没凉爽,反而更见蒸浊。只好深居简出。

室内是舒适的。窗口正对着大片的老树繁花,隔了窗看过去,浓荫里不时有小彩蝶翩翩的纤影……室外的炎热全给冷气的凉爽淹没了,只觉得眼里景致的旖旎怡人,又浸着若有若无的白兰香气,醺人欲眠。

迷蒙中,瞟见窗前垂着的一挂吊兰新长出好些枝条,还嵌了不少小白花。平时较少对这几盆兰草用心,真没注意过它开花的样子。睡意顿消,凑近了看,细薄的花瓣,竟然少有的清秀,一朵一朵挨在一起,夷然地开着……这番淡寂的神情,有音乐委婉的影子……不知道为什么,无端将这几朵细香和音乐联系起来。或许,是恰巧应了耳边这首曲子吧,《A Whiter Shade of Pale》……一样的清美之致,一般的薄如幻影。

《A Whiter Shade of Pale》,Annie Lennox和Sarah Brightman都有经典演唱,我蛮喜欢,但最上心的却是这曲口琴独奏的情调。本来凄长的寥落,经口琴极尽轻澹的清扬,烟似的飘渺了。好比一段寂寞的心事,任你惆怅无奈一层又一层,也不及时间的渲染,末了仅A Whiter Shade of Pale远远的搁着,万念俱灭。

已经很久不为情绪所趋,生活忙碌起来,自是无暇多愁善感。偶尔想起了什么,多是淡而化之。曾经满篇满篇盛不下的想念和簌簌羁心绊意的轻愁,现在终究淡了。安然的心境到底是我想要的。但无论如何,能细味情感,是件难得的事,至少我知道有过一种感觉,它曾美得清晰明净。

所以,虽然我总抱有很多颓淡的念头,但这花和曲的清美,还是遂意的。

 

2005/6/3 丐

《A Whiter Shade of Pale》

posted @ 4:06 AM | Feedback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