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jack的blog

blackjack的第三個家

My Links

存档

Blog Stats

馬英九與梁文傑,誰該為二二八及白色恐怖負責?

昨天中央社有則新聞「雷震女:為台灣和諧 選擇原諒 」,其中有段話值得討論:

民主鬥士雷震的女兒雷美琳 雷美琳認為,馬總統在百忙之中要參加這場盛會,「我也覺得前人犯錯,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他(馬總統)身上,有點不公平,有點不忍心」,所以為了台灣的和諧,「我選擇原諒」;她也不希望馬總統揹這麼沉重的包袱。

 

雷震因主張台灣要組黨制憲建國,聯合本省外省人來制衡國民黨,林濁水將此當作台獨激進路線來源之一,他在 正視蘇煥智參選主席 說:

激進路線來源有三。 另一台獨公開的論述是外省人辦的《自由中國》, 1951 年殷海光發表「反攻無望論」, 1972 年雷震提「救亡圖存獻議」主張「中華台灣國」獨立。

 

即使當年離二二八也不太遠,雷震還是聯合了李萬居、高玉樹等本省人奮鬥,哪裡知道四十年之後,現今部份台灣人如 chinghunglin AKA 羅伯特亞當斯、 AKA 掉了牙的獅子)、 amisgin 等人以自稱外省人就是「為中國打殺台灣」,把外省人當「敵人」,許多人在紀念雷震的同時,也應對李萬居、高玉樹這樣的高級本省人致意。

 

言歸正傳,雷震的女兒雷美琳說不希望馬總統揹這麼沉重的包袱。那馬英九不該負責,誰該負責?

 

二二八發生在 1947 年,馬英九在 1950 年於香港出生,馬英九該為他出生前的事情負責嗎?

 

馬英九固然每年都會為二二八道歉,但還有許多人會因馬英九二二八談話而要他負責,無論支持或反對國民黨之人都有。

 

黃創夏在「 讓「蔣介石」為 228懺悔‧‧‧ 」一文表示「 國民黨和蔣孝嚴,何不捐錢,蓋個蔣介石的雕像放在二二八公園呢? 」,二二八發生在 1947 年,蔣孝嚴 1942 年桂林出生, 1947 年時還未來台而且只有五歲,蔣孝嚴該為他五歲時國民黨在台灣的事情負責嗎?他母親還被忠於國民黨的人毒死了!

 

或許黃創夏認為,因此獲得政治利益之人要負責,但我在「 郝龍斌因為蔣介石二二八當不成總統了?深藍看蔣介石及台灣兩百萬「中國難民」真相 」一文質疑,為什麼蔣孝嚴比賺大錢的蔣友柏更該捐錢?

 

既然民進黨把蔣介石比作納粹及希特勒(不同意見請看 二二八對比納綷的種族滅絕,引喻失義 ),把蔣介石做成公仔,就像把希特勒做成公仔一樣!全世界沒有一個正常商業團體膽敢把希特勒做成公仔,蔣友柏為什麼不被譴責與被要求負責及捐款?

 

所以,合理的看法應該是:因蔣介石獲得政治或經濟利益之人「應該」負責。

 

可是,李登輝也是因蔣介石獲得政治利益之人,沒有蔣介石傳子蔣經國,蔣經國又「傳位」,李登輝能當上總統?

 

卻沒有人認為這個蔣介石統治下的既得利益者,即李登輝應該為國民黨負責或至少有「共業」。蔣介石一手打造的王朝寶座縱使有血跡,李登輝也可以笑呵呵的坐上去。

 

那廣大的外省族群是否該為二二八及白色恐怖負責?

 

在聯合報大媒體 BLOGS 豬頭翔 豬頭翔看賽德克巴萊( 2)仁義之師不血腥? 表示:

外省朋友看到自己跟平常最仇恨的日本人做著一樣的事情--強迫人家放棄自己的母語、要求人家學習自以為是的文明、用制度區隔族群(學歷最高收入最低=榮民軍公教對國家共獻大該獲得更多社會資源;考試和國會席次按省分配、占當時總人口七成的台灣人只能分三十幾分之 一席位)、用暴力鎮壓反抗(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應該多少也會臉紅心跳吧!

 

我不認為「外省朋友最仇恨日本人」,但我在諸多文章提過 低級外省人與高級外省人 的差別,甚至於在那種所謂不公平的軍轉公職考試,士官考贏軍官也是當不成公職的( SEE 蔣友柏的財產,宋楚瑜的老家 、大法官第 205 號解釋),還有我說過的一堆 ,不贅述。

 

顯然, 豬頭翔 認為外省朋友該為國民黨統治負責,或至少是「臉紅心跳」!他亦認為台灣人(指 1949 年以前來台的)該為原住民被欺壓心虛。史明把台灣說成「四百年史」, 豬頭翔 會為四百年來原住民所受的壓迫心虛,真是罪惡感很重的人。

 

那套他的邏輯,加入民進黨的梁文傑是否該為二二八及白色恐怖負責?

 

梁文傑是大陳義胞後代,據他本人告訴我的資訊,他家族在高雄與台北永和各有一棟國民黨賞的房子。此外,他外公進調查局吃安穩的公家飯,又提供他們家享用( SEE 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的外省特權:大陳義胞村的法律定位初探 )。

 

調查局雖跟二二八未必相關,但總跟白色恐怖有關,那梁文傑是否該為二二八及白色恐怖負責?

 

或許有人會說,梁文傑雖然他們一家人受盡國民黨恩庇吃國民黨及台灣人奶水長大,但他已經加入民進黨與支持台獨,所以他不必負責

 

喔?

 

如果一個外省人不支持民進黨,就必須負責?

 

如果他是政治冷感誰也不支持呢?非逼他選邊才要「原諒」他嗎?

 

加入民進黨又不是信基督教,民進黨沒有什麼「神」從十字架上流下寶血洗淨外省人的原罪!

 

我認為,如果認為跟國民黨沾上邊就該為二二八及白色恐怖負責,無論金錢或政治利益都必須被追究,也就是不可像黃創夏只提蔣孝嚴不提蔣友柏,而既然吳伯雄也被討論,李登輝也就沒有「豁免」的權利。而若因為二二八及白色恐怖造就了國民黨能在台灣執政,那曾在國民黨政府中工作或得利的人也必須負責。

 

換言之,按照某些論者的「共犯邏輯」,因此獲得利益的一干人都必須負責,包括李登輝、蔣孝嚴蔣友柏、馬英九都應負責,靠國民黨吃香喝辣的外省權貴如朱立倫郝龍斌乃至宋楚瑜亦同,靠國民黨撈越多的罪越大!

 

以雷震的女兒雷美琳之言「 我也覺得前人犯錯,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他(馬總統)身上,有點不公平,有點不忍心 」,前人犯錯後人贖罪是否「不公平」還可以討論,但只要一個人負責我才覺得不公平,國民黨的過去又不只是一個人幹的。

 

別人加入國民黨或加入民進黨都不關我事,但是否外省人就必須懷著原罪活下去,或許如同豬頭翔網友看見原住民就感覺羞愧,甚至於更進一步把所有平地與既得利益還給台灣原住民、並向歷史上被屠殺的原住民道歉的話,他們真的把別人也當人之後就可以讓我支持那種看法。

 

值得一提的是,按台獨的說法,我是中國與台灣的「混血兒」,沒想到有「 外省人的原罪 」外,又多了個「台灣人的原罪」。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2/3/8

 

雷震女:為台灣和諧 選擇原諒 2012-03-07 14:33 新聞速報【中央社】

      民主鬥士雷震的女兒雷美琳今天說,前人犯錯,把所有責任都推到總統馬英九身上,有點不公平,有點不忍心,為了台灣的和諧,「我選擇原諒」,也不希望馬總統揹這麼沉重的包袱。

      紀念民主鬥士雷震逝世 33 週年,雷震紀念館暨雷震研究中心上午在國立政治大學社會科學資料中心正式揭幕,由馬總統揭牌。

      雷美琳稍早致詞時表示,選擇 3 7 開館,是因為她的父母都在這一天過世;今天是她父親逝世 33 週年,雖然這個紀念館「姍姍來遲」,至少她等到了,不會帶著遺憾離開。

      雷美琳說,父親在牢裡曾跟她說過一句話,「他們把我的雜誌和黨整垮了、搞垮了,不必為我感到悲哀,應為我從容取義而感到驕傲」;因為驕傲,雷家的兒女和孫子們,都以是雷家一分子感到驕傲。

      雷美琳表示,她的丈夫金陵過去為雷震基金會奔走多年,貢獻很多,這個紀念館有一個角落也將紀念金陵;雷震出獄後,有情治單位首長曾找過金陵,要求金陵身為國民黨員,要回報雷震出獄後所做的事。

      雷美琳說,但金陵告訴這位情治首長,金陵參加過八二三砲戰,已為國家盡過忠,現在該是盡孝的時候,只要是雷震要說的事,金陵都會說;但只要是雷震不願意說的事,金陵一個字都不會講,「這就是我的丈夫,我總覺得國民黨對不起他,欠他一個道歉」。

      不過,雷美琳認為,馬總統在百忙之中要參加這場盛會,「我也覺得前人犯錯,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他(馬總統)身上,有點不公平,有點不忍心」,所以為了台灣的和諧,「我選擇原諒」;她也不希望馬總統揹這麼沉重的包袱。

      雷美琳說,希望不論藍綠,有更多一點有良知的政治人物,讓台灣更和平、更美好。 1010307

 

為台灣和諧 雷震女兒:選擇原諒【聯合報╱記者沈育如/台北報導】 2012.03.08 02:46 am

 

雷震當年入獄,讓女兒雷美琳求學之路相形坎坷。她念專科時,有次老師出作文題目「我最尊敬的人」,當時她以父親為主角,沒想到卻被老師當著全班的面斥責,說最受尊敬的人應該是總統或國父,怎麼可以「不要臉」寫自己的父親,還因此被威脅退學。

 

雷震過世多年後,台灣民主經歷了極大變化。雷美琳昨天出席雷震紀念館開幕時說,她將陸續捐出父親生前的書信、手稿等遺物,紀念館成立代表台灣民主人權又跨前一步,盼父親在天之靈感到安慰。

 

雷美琳表示,紀念館與研究中心選在三月七日開幕,別具意義,她的父母都在這一天過世,父親雷震在一九七九年過世,母親向筠在二○○二年同日離世,昨天正是她父親逝世卅三周年,雖然紀念館「姍姍來遲」,但至少等到了,人生不會帶著遺憾離開。

 

雷美琳說,她的父親為了台灣的民主奉獻自己,十年牢獄之災,對家屬而言,一路走來很辛苦。她說,雷震在獄中時,她每周二都去探親,即使一旁有人錄音存證,但父親還是批評時政,「他就是一個不畏強權,敢講真話的人。」

 

雷美琳說,父親出獄後,家中還有八個特務天天監視,出門就有四個人如影隨形地跟著,人身沒有自由,生活痛苦。

 

雷美琳指出,若把所有責任都推到總統馬英九身上,相當不公平,為了台灣的和諧,她選擇原諒,也不希望馬總統背著沉重包袱。

 

2012/03/08 聯合報】 @ http://udn.com/

posted on Thursday, March 8, 2012 1:45 AM

Feedback

# re: 馬英九與梁文傑,誰該為二二八及白色恐怖負責? 4/22/2012 9:49 AM 豬頭翔

回答你,是的,我看了塞德克巴萊,我會為漢人四百年來迫害原住民的行為感到羞恥。

我們選擇反省,然後希望能還給人家一些公平,所以即使原住民一直以來都不投票給民進黨,但民進黨推動改山胞為原住民的運動,推動成立原民會,即使台灣閩客有心結,民進黨執政的時候,就是客委會成立的時候。

人都有過,先祖的錯誤我們要想的是如何避免重犯,而不是幻想甚至製造自己有完美的先祖。反省過去的錯誤是為了避免重犯,一直想要把這些行為連結到製造仇恨,或許深深相信祖上犯罪等於後裔原罪的人正是你不是別人吧

很可笑的是民進黨直正的時候,外省人王偉忠正囂張的在電視上污辱台灣閩南裔的形象,民進黨政府有還被污辱形象的人一個公道嗎?都用了這樣不作為的方式,而外省人還要相信國民黨那種族群仇恨宣傳,覺得民進黨執政就要把外省人丟到海裡面的宣傳,到底誰才是族群政治的被洗腦者?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