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jack的blog

blackjack的第二個家

My Links

存档

Blog Stats

吳念真的18趴(18%優惠存款):談高級本省人對外省人的偏見

前言:當然,我也不同意18趴(18%),早就寫過18%優惠存款:「沒天理」的18趴法制化了?「請別為十八趴哭泣 」,我是不像捧蔡英文那些人的醜態自我褒揚,但怎麼可以又領又罵呢?領兩倍於連戰的錢難道沒錯?

吳念真在《財訊雙週刊》364期發表了一篇「吳念真看18%:平平攏是人」,談到了很多事情,很遺憾的,依然擺脫不了他對外省人的根深柢固的偏見,反駁一下:

吳念真說道:
…因為是軍方醫院,所以病患中退伍的軍人不少,有一天,當父親聽到幾個輪椅上的老人談起每個人退伍之後每個月可以領多少錢,存了多少錢,甚至還有一個說想把那筆錢拿去大陸故鄉蓋一間房子,然後用月退俸當生活開支,「就這樣過以後的日子吧!」之後,父親忽然感慨地說:「做兵退伍還有錢可領,做工的吃老,若不是有你們,我們不就兩手空空等死!」…

吳念真父親是1990年跳樓自殺,這些事是發生在1990以前的事,我也看過他執導的電影「多桑」,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電影。但是,吳念真曾經編過好幾部關於老兵的戲,我曾經大力批判過的一部叫做「老莫的第二個春天」就是吳念真寫的。

「老莫的第二個春天」開頭有一個強烈醜化外省人的戲碼,就是老莫拿著退休金在幻想,這一幕是吳念真寫的,他其實老早就知道,老兵有分一次退與領月退俸的,吳念真父親遇到的都是領月退俸算他倒楣,怎麼可以以此做為批判基礎?

一次退領了之後就沒有月退俸,吳念真自己知道也寫出來的事現在卻忘了,難道以前果然是抄襲?(SEE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6>吳念真抄襲的鐵證與醜態

吳念真又說:
…因工作受傷並且因而殘廢而無法入礦工作的人更慘,傷殘給付領來剛好拿來還債,還什麼債?還沒薪水收入的住院期間向鄰居暫借的生活費用,而此後,除非另找工作,否則毫無收入,不像軍公教之後都還可以按月領錢。…所以,有一天一堆躺在床上的老礦工忽然感嘆說:「人家軍人退伍,還有退伍軍人輔導委員會,啊礦工退休怎麼沒有人來輔導我們?」

先要討論,礦工的收入高嗎?

吳念真自己說:
…然而「軍公教為國為民犧牲、奉獻、而待遇卻菲薄」這樣的說法,別說現在,即使在過去的年代裡,也不是所有人都認同的,以民國四、五十年代的礦村和農村來說,比較起來,公教人員的收入和生活水平都比礦工和農人高,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多人把考上師專或考上公務人員當成人生重要的目標(也許當時戰爭的陰影始終存在,選擇當職業軍人,基本上不容易被父母親接受)。

我父親好巧不巧在中國大陸當過礦工,那時到省城挖煤挖了幾個月,才得兩元,後來因為大伯父生病只好回家,剛好那兩元買了幾帖中藥就用完。

60幾年前,礦工在中國的收入比農民高。

在台灣四、五十年代,被拉伕來的老爸是兵,一天收入一元,網友 dormcat回應說:
民國五十年前後,台灣的煤礦業最鼎盛的時期,礦工日薪90,老師月薪不到700。當時每個礦區酒家是一家接著一家開,少數連「金絲貓」都有辦法引進。自己不上酒家,不抽煙喝酒嚼檳榔,省下來的錢還是比軍公教的薪水要多…

吳念真則說過他父親一天至少賺40元以上!(See 2010年 10月14日 蘋果日報 吳念真關注智利救援行動 礦工之子揪心憶亡父):
由於爸爸每天工作6到8小時,有時連著上晚班,無法回家吃飯,吳念真就會跑到礦區送飯給他,「真的會怕,因為全都是黑的,路又遠」。不過寡言的父親卻從未抱怨過,獨自撐起整個家庭,他說:「那時1公斤米要3塊錢,他1天也才賺40塊錢。」

我不懂,吳念真你為什麼現在不談談你父親當時的收入有多少呢?

吳念真父親每天收入是我父親當時收入的40倍,吳念真父親一天抵得上小兵工作1個半月,是不是覺得很不公平啊?嫌少嗎?

父親從來不願意當這種便宜的狗屁爛兵,他也做過礦工!

連林濁水腦筋也比吳念真清楚:見 違法亂紀搞出18%魔術說
…早期文官的確可憐。但這不包括1979年後退休的。1979年前公務員月退休金太微薄,8成的人都寧願拿一次退,不領月退,所以給18%。但1979年後月退所得替代率已經提高到65%以上了,領月退的就直線上升了。而1995年後當公務員的依1992年修的法,基本上月退還更好。 既然如此,1995年後領月退的人還要跟著拿18%,就根本是「領雙薪」…

我根本不認為政府有任何權力強制徵兵,現在炒的很兇的陸一特當三年兵民眾求償,論者皆以第三年是軍方在沒有法源依據下,以行政命令要役男當第三年應該賠償…,60~70年前的中國拉伕,套台灣這個邏輯,又該怎麼算?平平攏是人耶!

蔣介石一族自己枝繁葉茂,兒子蔣經國還搞外遇生雙胞胎,結果卻限制低階外省兵結婚!平平攏是人!

蔣介石統治之下,如動物農莊,「有些人更平等一點」,民進黨統治下,我也發現我父親在就醫過程中受盡的屈辱,很多人把我們當垃圾…,我尊重吳念真父親的職業選擇,但吳念真以為我父親是高興當一輩子兵的嗎?他不知道槍口下的感覺吧?

吳念真與幾個人還合寫過另一部電影「搭錯車」的劇本,據說只花了48小時不到,我不懂為什麼「以前的吳念真」這麼同情老兵,把老兵當可憐蟲一樣施捨悲情,現在又極盡羞辱之能事?

吳念真你「搭錯車」了嗎??




「老莫的第二個春天」的劇本大概有抄李敖的故事,所以很容易忘,這次的發言足為鐵證!這都罷了,「搭錯車」的狗血,套民進黨的話:攏是假?

我想問吳念真:幾十年來裝的很累吧?踏著老兵的悲情撈金馬獎很有趣吧?現在又拿自己爸爸來消費政治議題?可惜不是每個人記憶力都跟你一樣差!

再如一般網友,jun5238兄還算我蠻欣賞的一個,儘管我未必同意他的一些見解,但他說的話明確違反史實,有必要討論:
在那個白色恐怖快要結束,蔣經國這個獨裁者行將就木的時候,他開始後悔他這一生的作為。他向被壓迫的台灣人說抱歉,他也對那群傻不隆咚,手裡拿著不知猴年馬月,可以回鄉種田,『完全沒有任何信賴保護原則』的『戰士授田證』老戰友,老榮民們感到慚愧...他開放了兩岸探親。這個時候,可有任何一個老兵說:「蔣經國,你自己家庭圓滿,子孝孫賢,現在才改革兩岸政策,害我們與親人幾乎永無相見之日,是左手拿經,右手摸乳嗎?」(see 蔡英文是台灣人的逆境菩薩

老兵返鄉探親運動大概有『數萬』以上的人參與,我引用中央廣播電台的報導:百年印象 風華流轉/建國百年系列專題:老兵返鄉開啟兩岸交流序曲
1987年3月18日,「外省人返鄉探親促進會」成立,除了印發傳單外,在尚未解嚴的那個時代,還走上街頭發起群眾運動;其中最重要的2次集會,首先是在台北市國父紀念館,老兵們穿著寫有「想家」兩個大字的襯衫,手持「媽媽!我好想您喲!」、「40多年了,放我回家吧」等標語,高喊母親節快樂。姜思章說:『(原音)外省人返鄉探親促進會正式上街的是5月的母親節,我清楚記得是5月10日,我們那個時候上街也有點怕啊,所以用什麼名義呢?用我們遙祝母親快樂。』

難道眼中有刺看不到,眼中有樑木也看不到?數萬以上的人不是人嗎?

我介紹過ZGR兄寫的「四郎探母」 ,jun5238兄與廣大的高級本省人完全不知道老兵哭四郎探母就會消失的「小事」吧?

高級本省人完全蔑視與無知外省賤民的事是常態,就現實而言,老兵他們已經死了不少,「死無對證」嘛!不管什麼事,jun5238兄當然可以滿口胡言「可有任何一個老兵說」!

我2007/09/02 寫過一篇誰讓老兵成為選舉肉票-論自由時報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與階級省籍歧視,又在 2006/12/19 國民黨外來政權之悖論-兼論「台灣轉型正義」之選擇性提過:
台聯說李登輝「開放探親」是對老兵的「大恩」,限制人民居住遷徙自由本來就違憲,何來「恩」?(實際上是蔣經國開放的)…

從以前到現在我都認為所謂的民主不是兩蔣「給的」而是他們「應該」做的,說到更早,胡適等自由派文人老早就要求蔣介石「守憲」,連共產黨在中國時期也要求蔣介石給人民言論與組黨自由呢!

白色恐怖補償基金會統計,不到台灣人口百分之十五的外省人,政治犯高達全部政治犯總數的百分之四十二,外省人若因白色恐怖入獄,通常是「死無葬身之地」,jun5238兄您與廣大的高級本省人當然完全不知道「可有任何一個老兵說」!

死了怎麼說?曾經活過的老兵,你jun5238與吳念真又曾聽過他怎麼說?你們聽過多少人說?

我聽過太多本省人反對十八趴,外省人反對的也不少,而我認同他們,但吳念真之流呢?你除了消費悲情撈獎撈錢外,又知道什麼?你們可曾聽過任何一個老兵說??

換句話說,當高級本省人完全不想理解你或故意說謊,又能如何?即使像吳念真寫過的一堆狗血醜化劇本也一樣,我知道很多高級本省人認為:
1. 所有的外省人考試都有加分
2. 榮民、榮眷及子女參加進修班;為參加國家考試去補習班補習,均享有補助。
3. 部份負擔、健保不給付的項目,全額補助。
4. 退伍後有職業者,依退伍時軍階,按比率補助。
5. 住院期間的伙食費,全額補助。
6. 裝設義肢、義腿、枴杖、助聽器等之費用,全額補助;鑲牙則由專案辦理。每個項目,每兩年可申請一次。
7. 榮民的配偶及子女,每月可申請眷屬補助。
8.榮民、榮眷、遺眷享有「急難救助」、「慰問」及「災害慰問」等,數千至數萬元不等的補助,且無次數的限制。


以上是李俊逸2007/10/04在自由時報『勞工農民是二等公民?』的部份投書,但我父親從沒回大陸,回大陸補助的相關論述不知道外,那些東西根本沒有,難道,自由時報讀者所見的外省人是別的國家的「外省人」?

是什麼樣的仇恨,才會讓這些謊言流傳?為什麼數萬人的存在對jun5238兄而言都不是人?

而吳念真你「搭錯車」「老莫的第二個春天」寫後就忘了?對老兵的溫情都是裝的?人家說看戲的是傻子,演戲的是瘋子,編劇呢?難道是騙子?

跟江霞一樣忍的很辛苦吧?討厭老兵又要演老兵戲寫老兵戲很痛苦吧?金馬獎拿到了,錢也賺到爆,吳念真你解脫了!





現在已經不必談「外省人的貢獻」,因為,若是否定中華民國,這些外省人的付出反而是造孽,這是愚蠢到極點滿口老兵的馬英九宋楚瑜無法理解的事,我已經被中華民國政府李登輝本土政權強制履行我服兵役的義務了,總而言之:

為國家付出生命血汗是無意義的事,若是國家非法徵兵,那它立即就失去了存在的正當性,要是台灣政府這樣對待我們,人民有權利不服從!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1/1/20

相關討論: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1>從吳念真醜化外省人與原住民談起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2>看吳念真如何醜化原住民婚禮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3>吳念真的「嫩妻」情結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4>吳念真的「外省人成見」與「原住民成見」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5>打破吳念真的「神話」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6>吳念真抄襲的鐵證與醜態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7>細部分解吳念真抄襲李敖過程
老莫的第二個春天>吳念真抄襲李敖的法律非法律討論
不可以讓陳水扁這樣死掉!
卑微陳長文,傲慢陳節如:論殘忍的民進黨立委

link:
「台灣沒有族群問題,只有階級問題」的來源與謬誤


四郎探母 zgr

看到麥市長寫的四郎探母,我也來說說
多年前,老蔣時代,那時隨政府來台的軍人有60幾萬吧,大部分是低階軍人,起初,他們認為會和往常一樣,駐軍不會太久,隨時軍隊會轉戰他處,肯定會渡海打去八路,無論如何,家會更近了,會看到娘親了,娘會給自己找個媳婦的,20幾歲的大男孩不都是有這種想法?不識幾個大字的他們,認為只要見到媽媽,媽媽會幫他們張羅一切,有妻有兒有一個家,日子一天天一年年過去了,誤了他們的終身大事,也對媽媽的思念日甚一日.

當然了,老蔣也思念自己的媽媽王太夫人,還把王太夫人生日的那個月定為"教孝月"在軍中推廣,這時,這些來台兵士的平均年齡約35~40了,有不少人因思念自己的母親在中山室王太夫人遺像前痛苦流啼,有人還因此得到"模範軍人"的獎勵呢.

那時,台北中山堂經常有勞軍演出,大多是京劇(當時的稱呼是平劇或國劇),但看的人不多,有一次,演的劇碼是"四郎探母",第一場的人就比平時多,在演到四郎從番邦回到家拜見母親時,場下就有泣涕聲傳出,當時,演員還被政戰高層表揚,認為他們演的好,讓觀眾感動的流淚.

第二次的勞軍,離開演還有一小時,中山堂外就有黑壓壓的一大群人了,奇怪的是,這些軍人沒有看戲前的那種喜悅的表情,開演時,竟然滿座了,又演到四郎回鄉叩見母親時,台下又傳出了哭聲,而且,是不少的人,政戰人員覺得不太正常,但又說不出是怎麼一回事,沒有上報,也沒有阻擋.

第三次勞軍,,因賣座很好,還是演"四郎探母",這次,有人從中南部連夜搭車上來,開演前3小時,中山堂四周擠滿了人,亂哄哄的,比菜市場還菜市場,中山堂不但是大客滿,連走道和舞台前都擠滿了人,情形很詭異,舞台上四郎要回鄉時,台下就泣涕聲不斷,哭聲伴隨著劇情,從四郎"盜令~別宮~過關",哭聲逐漸加大,直到"見娘哭堂",已經是嚎啕大哭了,掩蓋了唱腔,聲震屋瓦,戲也演不下去了,演員愣在台上,受到感染,也陪著落淚,台上台下哭成一片.

當局採取斷然措施,第四次勞軍取消

第四次勞軍的時間,中山堂外聚集了更多的人潮,當他們知道勞軍取消後,頭抵著牆壁號哭不已,已到傷心時,又有哭的時機和場地,藉哭紓解壓制在心內對母親的思念,數千人的哭聲怎能不震天,有人問:"四郎都可以回家看母親,我們為什麼不可以"?人們的情緒高漲,又叫又嚷,幸好王昇處理得當,沒出大事.

有不少人自此失蹤,幸運一點的被逮入獄,同情這些兵的中廣導播崔小萍被捕判刑十數年,"四郎探母"自此被禁演
,那些藉戲哭母的兵士今天已是垂垂老去的老兵了,就算可以回鄉,母親還在嗎?樹欲靜風不止,手撫墳土,徒呼奈何.

posted on Thursday, January 20, 2011 9:06 AM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