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jack的blog

blackjack的第二個家

My Links

存档

Blog Stats

郝龍斌因為蔣介石二二八當不成總統了?深藍看蔣介石及台灣兩百萬「中國難民」真相

二二八當天黃創夏提出了一個非常有趣的觀點,他在「讓「蔣介石」為228懺悔‧‧‧」一文說:
國民黨和蔣孝嚴,何不捐錢,蓋個蔣介石的雕像放在二二八公園呢?
這個蔣介石的雕像,應該放在二二八紀念碑前面,蔣介石跪在紀念碑前(深藍的,請不必立刻聯想到杭洲的岳武穆廟前,秦檜跪在岳飛面前的畫面),這是讓蔣介石 低頭、悲慟,向無辜的受害者,表現傷慟和道歉之意而已。 這件事,必需國民黨和蔣家人自己發動,這筆錢,必需國民黨和蔣家人自己出。…

關於黃創夏罰蔣介石跪的建議,我不太能理解,主要原因是:為什麼蔣孝嚴該捐錢呢?如果是因為蔣孝嚴「姓蔣」,蔣友柏難道「姓陳」嗎?如果是因為蔣孝嚴因「姓蔣」而獲得政治利益,那為什麼因「姓蔣」而獲得金錢利益的人不必出錢呢?

我在「蔣友柏打官司:蔣家王朝懸崖邊的貴族哪寫錯了?」提到:
根據聯合報「新北市/雙朱簽書會 揶揄蔣友柏」報導,朱學恆一開始就問朱立倫:「如果蔣友柏不姓蔣而姓朱,又長得像我一樣,你在桃園縣長任內,還有可能找他合作設計兩蔣公仔嗎?」朱立倫笑著回應:「我必須誠實地講,可能性當然低!」

為什麼蔣孝嚴比賺大錢的蔣友柏更該捐錢?

兩蔣公仔這種許多台灣人認為是二二八元兇的玩偶竟公然販賣,難道沒有傷害二二八遺族的情感?而朱立倫以宣揚二二八元兇招徠政治與金錢利益,亦應負政治責任與捐錢蓋蔣介石跪像!

而今天中國時報莊佩璋在「我見我思-二二八又不平靜了」一文說:
二二八事件究竟死傷多少人,莫衷一是;不過,如果說台北市長郝龍斌是「二二八」最新「受難者」,應該沒啥爭議。
他本來是二○一六年總統大選的熱門人選,但在郝柏村投書媒體,質疑二二八事件死傷逾萬人的說法後,郝龍斌行情暴跌。 …

郝龍斌能有今天,靠的是誰呢?總不是靠妖吧!

郝龍斌說他是「眷村子弟」,他能住眷村靠的不是郝柏村嗎?他在1984年左右有綠卡,靠的不是他太太的「附卡」嗎?而他能好好讀書又出國,靠的不是郝柏村嗎?他今天住的超級巨宅,靠的還是郝柏村啊!他進新黨與從政,又難道不是承父蔭??

而朱立倫說起他與台北縣的淵源時,他在聯合報「中和住六年 朱立倫不是空降」採訪時說(SEE 朱立倫,你知道蔣介石也不喜歡選舉嗎? ):
朱立倫向友人說,父親朱樟興有次去北縣中和拜訪朋友,回程時看到友人家附近有個房子還不錯,當天就決定買下這房子。也因為父親在北縣買了房子,他大學時代 和妹妹都住在中和,時間長達六年。

看到房子不錯當天就決定買下,這又不是台灣人愛稱的「靠爸」?台語的「cow北」?

有個網友平埔佬在黃創夏該文回應:
10月31日台灣『感恩節』2012/03/01 12:33
「蔣介石」庇佑中國內戰難民
賜他們吃、賜他們穿,賜他們佔住不用還
移民感念『難民救星』,
於中國城台北(Chinese Taipei)多處,建『中正』、『介壽』等堂奉祀之

我記得很多人曾說我是「深藍」,此「深藍」並非IBM下西洋棋那個,而是因為我當時批評宋楚瑜及我父親為外省老兵所致。今天,我就以「深藍」身份表示一些看法:

2010/09/09我曾以「饒恕蔣介石,就是否定納粹與南京大屠殺」談蔣,後來我在二月談到蔣介石拉伕與低級外省人與高級外省人:
台灣外省人間的階級壓迫:論國民黨抓兵真相與阮經天當兵
低級外省人與高級外省人
蔣友柏的財產,宋楚瑜的老家

現在,我要對網友平埔佬及諸多認為「台灣外省人熱愛蔣介石」的中國大陸網民、台灣網友表示:所謂台灣兩百萬「中國難民」真相,還有我對郝龍斌、朱立倫之流未來可能競選中華民國在台灣總統的看法。

美國新聞記者白修德(Theodore Harold White)曾寫過一本書《中國的驚雷》,網路上有全文版Thunder Out of China ,他對中國最著名的報導是深入河南境內報導大饑荒,使宋美齡希望《時代》解僱他,而國民政府迫於壓力放糧賑災。

在他Thunder Out of China一書第128頁以下十幾二十頁,對國民黨抓兵有充分的描寫:
CHAPTER 9 DOOMED MEN THE CHINESE ARMY
Within a few months after Pearl Harbour the American Army in Asia came to almost precisely the same conclusion about its Chinese ally. The years of stalemate had made the Chinese army a pulp, a tired, dispirited, unorganized mass, despised by the enemy, alien to its own people, neglected by its government, ridiculed by its allies. No one doubted the courage of the Chinese soldier, but the army had no mobility, no strength, no leadership. …

有興趣看原文的可以移駕,不過,我有找到一個大致的中文節譯(美国记者:抗战壮丁营如同纳粹集中营- 高戈里的博客):

 華軍內部的貪污,好象心臟裏生了癌

華軍內部的貪污,好象心臟裏生了癌,四肢百骸都受感染。戰爭將近結束時,差不多每一師每一軍都是受個別待遇的。每個師長領到一筆錢後,就隨意撥一點出來作為軍醫、餉銀、菜蔬以及作戰意外事項的開支。在 通貨膨脹日益厲害的時候,軍官們也許覺得比起國內任何集團來,自己站在貪污的最好的戰略地位上。譬如,一個師長領到了一萬人的餉銀和軍需品,應該層層發放 給他的部下。但花名冊上有一萬人的一個師,實際上也許只有九千人--或七千,或五千人!花名冊上的兵力和實際兵力的差數,就可以衡量一個指揮官塞入腰包內 的錢究有幾何。不僅如此,他給活著的兵士吃得愈少,他的利潤愈多。揩油之弊,在中國軍隊裏不脛而走。薪餉表是虛報的。米賬是虛報的。 這弊病弄得這 樣彰明昭著,以致將軍們認為貪污是自己的權利。每師應有一萬人左右,但很少有一個師在六千人以上--而且光是補充病兵死兵,也得經常徵調新兵入伍。至一九 四三年,有些部隊每師官兵少至二千人。

軍官們對待士兵好象對待畜牲

…對於中國若干高級軍官,最客氣的說法,也得說他們是不夠格的。他們除了偷竊部下的食物和錢款,漠視他們的疾病,殘酷地毆打違背紀律的人以外,自己也是很 壞的領導者。......在戰場上見到過中國兵士的人,誰也不會懷疑到他們的勇敢,但指揮官這樣無益地浪費他們的勇敢,使旁觀者為之傷心。

…整個中國都沸騰於徵兵拉丁的浪潮中,而徵兵之殘暴野蠻,冷酷無情,以及貪污舞弊,就算在中國最黑暗的史跡上這也是惡劣透頂的。由於政府的虛偽誓言硬說今 天一切均已改善,痛苦就變待愈益悲慘可憫。因為許許多多的人都用金錢來避脫了兵役,保甲長之流就無法征足額的兵。於是為了要供應足夠的"人肉"就出現了有 組織的巡邏隊,逡巡四鄉,綁架路上行人,再把他們出售給村中的大亨。軍官在他們自己範圍內也做著同樣的交易,所以對於壯丁的體質衰弱等,也沒有了怨言。在 成都,一個黑市的壯丁--被這種巡邏隊綁架而去的肉票--可以賣五萬至十萬法幣,相當於買五袋白米或是三隻豬的價格。

…抗戰壯丁營如同納粹集中營
實際上,中國人並不怕為國家出力賣命,人民的愛國心是從來沒有低減過的。只是他們個個都深知壯丁營是個什麼樣子。政府的規定就可以作為最有力的反證。政府 的規定是:官員不得在壯丁食米中摻雜砂粒,不得掠奪壯丁帶來的衣著、被服,或私人用件,不得對壯丁私刑拷打或夜晚禁閉牢房等,並且不得向壯丁家屬勒索壯丁 制服費或給養費。戰鬥部隊的情況是夠可怕的,但是與壯丁訓練營比較起來,前者就成了天堂。壯丁吃到的比挨餓度日的士兵還要少些,有時他們連水都喝不到。他 們當中許多都被剝了衣服而睡在泥地上,他們被鞭笞:死掉的壯丁底屍體可以放在那裏幾天不管;在許多區域裏,最後能到達前線的壯丁還不及入伍總數的百分之二 十。當歐洲貝爾遜和布欽華爾德集中營的慘絕人寰的故事傳來的時候,那時正是中國這種徵兵的高潮。在成都參加壯丁營工作的醫生對於德國的這種恐怖手段卻並不覺得甚麼驚訝,他們說,一切關於納粹集中營的描寫,簡直就和他們所工作的壯丁營一式一樣。靠近成都的一個壯丁營要接受四萬個壯丁來受訓入伍,但是在來營途中有許多人就已死了,能夠活著拖到訓練終了的,結果只有八千人。據說還有一隊一千名的壯丁,由於訓練官員的失職竟死亡了八百名之多。

聖經中歌林多前書九章4節以下談到傳福音者是否可靠奉獻過日子:
9:4 難道我們沒有權柄靠福音吃喝麼。
9:5 難道我們沒有權柄娶信主的姊妹為妻、帶著一同往來、彷彿其餘的使徒、和主的弟兄、並磯法一樣麼。
9:6 獨有我與巴拿巴沒有權柄不作工麼。
9:7 有誰當兵、自備糧餉呢.有誰栽葡萄園、不吃園裏的果子呢.有誰牧養牛羊、不吃牛羊的奶呢。

蔣介石自稱基督徒,他要人民為中國打仗卻不給軍糧,如果是所有軍隊皆如此也罷了,卻是中央軍與軍官吃香喝辣,竟有這種要求「當兵還要自備糧餉」的暴君?

走筆至此,如我前述文章的基調,如果蔣介石帶來的兩百萬是「中國難民」,難道蔣介石以武力帶來的禁婚禁退伍的「奴隸」也是「難民」?錯了吧,應該是蔣介石的犯罪被害人。

回到本文主題:郝龍斌因為蔣介石二二八當不成總統了?

莊佩璋在「我見我思-二二八又不平靜了」一文又說:
 這是華人社會的特殊現象;郝龍斌都已六十歲,「花甲老翁」卻還活在父親陰影下;立委、署長、市長一路當,至今仍是「郝柏村之子」,還要扛父親的包袱。 ...  狹義的說,郝柏村該放手而不放手,誤了郝龍斌;放大來看,就是整個上一代誤了下一代。

這種說法我不太同意,郝龍斌要不要為郝柏村負責,從黃創夏要國民黨和蔣孝嚴出錢做蔣介石跪像可見一端。我的看法是,身為一個人的子女,不能他對你有幫助的 時候就是父母,有負擔時就是「包袱」,沒有郝柏村的權大勢大,要是他父母是普通人,他能有現在的大房子住?他能留學?他能從政?他能當台北市長?

難道郝龍斌可以忘記他的一切是怎麼來的,然後學蔣友柏一樣自稱「郝家第一代」,之後又再販賣蔣家或郝家公仔??

然而,不管郝龍斌當得成當不成總統,郝龍斌與朱立倫這種咬著金湯匙出生的外省權貴,高級本省人眼中的「中國難民」,我這種「深藍」是不可能支持他們的。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2/3/1

論民進黨將對否認二二八與仇恨言論入罪

THUNDER OUT OF CHINA

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的外省特權:大陳義胞村的法律定位初探

posted on Thursday, March 1, 2012 10:52 AM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