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jack的blog

blackjack的第二個家

My Links

存档

Blog Stats

醫生為何要改業:讀yichun先生二文有感

前數日得知 yichun 先生寫了新文二篇,相當有意思,與諸網友分享一下心得:

1.Paul Ehrlich和秦佐八郎

2.O

 

yichun 先生是一位博學多聞的醫師,其文所引的許多典故總是能令我回味再三:在 O 一文提及了他行醫過程中有關梅毒特效藥 606 的逸事,在 Paul Ehrlich和秦佐八郎 則介紹了許多,屈指算來,細說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例如 606 的研究過程與害處、邱吉爾的父親竟也染上過梅毒 ,而 yichun 兄行文中拿秦佐八郎與梁啟超來比較,秦佐八郎在研讀醫學時,梁啟超卻亡命,可知中國與日本誰在認真追趕與西方的差距。在這兩篇文中,中國與日本的人們此時與彼時正在做什麼的對照 想到台灣輿論關注的事,一嘆!

 

後來又提到郁達夫的「 沉淪 」,這是一本日式「私小說」風格的突破,我沒讀過,但見 yichun 先生談起,便去找了來讀,原來「肥白」和「雪樣」是小說中的名言啊,為之一笑。

 

看了郁達夫的「 沉淪 」,倒可說是『青年郁達夫的煩惱』,因他的中國情結對他在日的許多行為的矛盾,或許是不得不然,這除了是他最著名的小說外,據說也替他「招徠」了第二任老婆,其他感觸,也不在此文說了。

 

yichun 先生一文又談起魯迅、郭沫若,還有原來陳儀把一件軍用大衣給過郁達夫 。魯迅的「 藤野先生 」我是看過的,但藤野嚴九郎的「 忆周树人君 ——藤野先生 」我卻沒看過,看了之後,很佩服藤野先生的胸襟,若當時日本人皆如此,也不會有侵華戰爭了:

君來日本的時候正好是日清戰爭以後。儘管日清戰爭已過去多年,不幸的是那時社會上還有日本人把支那人罵為 " 梳辮子和尚 " ,說支那人壞話的風氣。所以在仙台醫學專門學校也有這麼一夥人以白眼看待周君,把他當成異己。

  少年時代我向福井藩校畢業的野阪先生學習過漢文,所以我很尊敬支那的先賢,同時也感到要愛惜來自這個國家的人們。這大概就是我讓周君感到特別親 切、特別感激的緣故吧。周君在小說裏、或是對他的朋友,都把我稱為恩師,如果我能早些讀到他的這些作品就好了。聽說周君直到逝世前都想知道我的消息,如果 我能早些和周君聯繫上的話,周君會該有多麼歡喜啊。

 

yichun 先生文末寫了一段有趣的話:

秦佐八郎的苦工帶來了606,幫助了 Paul Ehrlich 得到諾貝爾獎,當時不但傲視亞洲,且代表自明治維新以來,披星戴月的西化努力,真的開花結果,雖然還沒有超德趕法,但躋身科技大國已然曙光在望,他沒有200馬克的獎狀,卻有無數的銅像,和一個以他為原型膾炙人口的漫畫 ——— 怪醫秦博士 ( 手塚治蟲)。

 

說起怪醫秦博士,也就是台灣過去盜版時代用的譯名,現在為怪醫黑傑克,我的網名 blackjack 也由此而來,取其快意恩仇之意,沒想到秦佐八郎竟是怪醫黑傑克的原型。

 

也看到了一篇別人介紹的論文:淡江人文期刊第三十三期陳仲偉的漫畫作為醫師的聖經 從《怪醫黑傑克》談起 全文 ),其中介紹了日本的一個「 B.J. 症例檢討會」,該會有 34 位醫師,其探討的則是圍繞在手塚治虫《怪醫黑傑克》作品中的故事,如醫療關係、醫師的告知義務等,這也讓我想起過去父親住院的一些往事,還有最近看到張冀明律師寫的律師三部曲中的「湯秀璸控告醫師殺妻未遂案」。

 

讀了 yichun 先生的二篇文,也有點小小感想:

 

過去中國醫生會「改業」,最有名的莫過於孫文與魯迅,孫文要革命,魯迅則是看了殺頭影片而棄醫從文,要放棄習醫這種重大投資不容易,要在亂世行醫或研究也不容易,足見過去中國的孱弱。台灣醫生會「改業」,據我所知許多醫生已改練「五官科」或「美容」,一來是「利之所趨」,二來是醫療糾紛太多而「避險」,張冀明律師在湯秀璸案的對手律師就同時也有醫師執照。

 

而台灣醫師如今不必再放棄某些東西,確實是一種進步外,對照 Paul Ehrlich和秦佐八郎 投身研究的精神,似乎也少了些什麼。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2/3/5

posted on Monday, March 5, 2012 9:49 AM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