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小丰博客

文化、艺术、经济、社会

My Links

文章 分类

存档

Blog Stats

峨嵋山小记

峨嵋山小记          ( 朱小丰   2009-03-06 16:01:05 )   

    从峨嵋山上下来了。
    峨嵋山半山以上都是冰雪,山顶上却是阳光灿烂。在冰雪覆盖的森林中行走,心情十分愉快。记得有次上山,行至半山某处,在巨大的山茶花树一类的花树森林中行,头顶是鲜红、粉红、紫色、金黄和洁白的花朵覆盖天空,脚下是半尺厚的晶莹冰雪,绵延无尽,以公里记,杳无人迹,绚丽难以言传。
    半道上同行朋友们的两个包被猴群抢劫而去,好在都没放重要物品在里面。这年头不仅人抢劫人,猴们也学会了。所以现在上峨嵋山。手里要拿根棍子,还要有一群人同行,否则就会被猴贼们抢夺。以前我经常手持茶杯,独自一人漫步上山,这种光境现在已成为旧事传说。直至文化大革命时,山上还有老虎和豹子,当时我年幼,跟父亲上山,在半山腰的古寺里,深夜听老猎夫讲述与老虎金钱豹相搏之经历,听得胆颤心惊,时山林中不时又飙风大啸,犹若有虎豹突现群跃。现在虎豹久已绝迹,猎人这个行业也久已灭绝了。“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就成为今日峨嵋山的景观。
    峨嵋山,本名峨山、大峨山,因4000多年前古和人(即峨人)民族在此居住建国而得名。此事湮没已久,直至前两年我作古民族迁移研究时才得以重新发现考定。峨嵋河古称峨水,秦汉以后人们不知古史,称为平羌江,故李白诗云“影入平羌江水流。”
    记得文革后期时那次上山,行至纯阳殿(古纯阳观),逢暴雨,滞宿寺中。寺中唯两、三女年迈女尼,云久已未见他人,见我们停宿,欣喜万分。烧火煮水,滤饭炒菜,捧出山中核桃,又颠颠地去门外大银杏树下检回白果来赠与我们,话语至夜深。现白果树犹在,唯女尼仙去久矣,心甚怀念。时清音阁,亦只一、二老僧、一外来孤猴相与蹭饭,石阶苔藓青黄,荒无人迹,寺外,山溪湍流与弹琴蛙鸣出的琴声交织变幻,萦回于林空。
    现在山上,到处都是收费的,只恨不得把游人剥下一层皮来。至金顶,米饭要4元一人,泡菜6元一碟。可惜一座好山,不知肥了几个座山雕。

    关于峨嵋山,游人们最易被导逰与讹传所误的一桩事,就是广为误传的当年蒋介石住在洪椿坪云云。
    当年小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吹起牛来气壮山河的东北人不战而败、弃乡狂逃,致使东三省沦丧。中央军又节节败退、闻风丧胆,致使华北沦丧、江南沦丧,唯装备极原始的川军、桂军、滇军等,扛着大刀步枪源源不断地奔赴前线,与日本鬼子以死相拼。保卫首都南京时,川军将士血战到最后一刻,最后弹尽粮绝、赴江而死者,多川军官兵也。时蒋介石政府迫于无奈,将中央政府迁往四川,以重庆为都,在峨嵋山上建战略指挥部。
    蒋公当时所建的最高指挥部,并不在今峨嵋山风景旅逰区内,而是在距雷音寺最近的旁边的山峦上。共修建了200多座房屋及地下室,包括给美国和英国的两座大使馆。这座最高司令部1950年后被人为摧毁,文化大革命时又被挖地三尺、铲为平地。后唯有两所哨所残墙在矣。
    此地离洪椿坪不远,老蒋有空时,乘轿去洪椿坪逛一圈,倒也是有可能的。唯当时乘轿在峨嵋山上下的蒋介石,多替身矣。

posted on Saturday, July 18, 2009 1:48 PM #随笔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