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小丰博客

文化、艺术、经济、社会

My Links

文章 分类

存档

Blog Stats

新准风月谈 (一)

新准风月谈 (一)              ( 朱小丰 2009-03-13 03:41:24 )

     有一天突然想起十二、三岁读过的一些唐诗,犹其 ` 是李商隐的一首,似有所感。商隐兄曰: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诗大概是谁都读过的。我已想不起别人怎么解其诗,只是突然就想起,这一定是商隐兄五十岁时的自述,对人生的无奈与怅惘席卷而来,五十年往事白云苍狗,有若蝶舞缥杳,若近若远、似真似幻,又似杜鹃泣血、月掩珠心、碧玉轻烟。商隐兄一生坎坷难言,至此回首,伤怀良多。对中国锦心秀怀的文化精英来说,人生或许大多如此。 这首诗,元好问很喜欢,说是“佳人锦瑟怨华年"。到清代,许多人重考据,这首诗考不明白,他们就不喜欢,诗学大师沈德潜编《唐诗别裁集》就没选这首。钱钟书掉书袋的毛病,就是从清代这批学者那里传下来的,不过古代经学就这么干。我觉得这首诗,是李商隐写给自己看的,所以也没有标题命名,是一首地地道道的诗。不太适合考据者们。

那时年幼,犹喜唐诗宋词、楚辞古歌。想来有许多许多年不读了,人生何其倏忽!前此作《屈原身世考》一文,复读屈骚,感到能读古诗的年龄真好。又,那时“万寿无疆”的诗到处都是、无孔不入。吾时年少不经事,见其“天若有情天亦老”全抄自李贺的《金铜仙人辞汉歌》,还有其它两句抄自其它古诗的(现记不准了),心中佩服若涛涛江水,想:“伟大领袖真了不起,我读的很多古诗他都读过了,还山寨版了!”当然,山寨这个词当时的术语大概是“活学活用、立竿见影”之类。

诗是生命对岸最精致的文字。

 

诗是生命的积沉,它以文字独有的方式保存了人类几千年的生命和情怀。

因此,通过诗,生命得已向自己的本源回归。中国人的诗,一般以为现存文献以《诗经》开始。其实还要早很多。《诗经》是西周至东周时期中央政府的文化官员以雅语整理(语词与文字表达用雅语重新书写和规范化)成集的古歌和民歌。但其它文献中也有对古歌和民歌的保留。例如塗山氏年复一年地等候大禹、未见其归时,吟唱的那首:“候人兮 ”,若古文献记述不错,当时距今 4100 年前的歌,是现存诗文献中中国诗的起源。我在《文明的重建》一书中已讨论过此事。那时候的女人才有这样的情怀,可以年复一年地等候一个男人的归来。

我们无法回到六千年前、四千年前,也无法回到唐代,但我们可以回到诗,回到内心的喜悦和光辉。我觉得这是一件比观注那个影星搞乳房整形变成了大波(语词再夸张一下就成了波霸)、哪个影星母女齐上阵去搞男人终于成功成为大明星之类要有意思得多。其实现在的不少影视名星之类,说白了无非不过是些高价娼妓或鸭子,一堆有钱人专用的公共厕所。用过的人也都知道货色极差。我不知道媒体为什么对他们兴趣那么高,非要害得那些无知少年从白痴变得更白痴。

 

诗对许多人来说只是一种风花雪月之事。现在媒体审查监视越来越严厉,不知哪天会只准谈风论月、兼许议丰乳、肥臀、赞歌入云?所以也备下一个风月的由头,以便今后慢慢道来。想当年鲁迅先生在很宽松的条件下(那时言论实在太宽松了,鲁迅先生有过小过节的周扬先生, 1949 年后红极一时成为文坛领袖,文化大革命时被狠狠整治了一番,方知厉害,熬出来后很有感触地对人说:“若使鲁迅还在,天安门前杀头。”),居然就写起《准风月谈》来了,实属不可理解。但后辈向鲁迅学习应改是可以的吧?

故名之为新准风月谈,从诗始。

 

 

 

(未完待续 i

posted on Wednesday, July 22, 2009 7:35 AM #新准风月谈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