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小丰博客

文化、艺术、经济、社会

My Links

文章 分类

存档

Blog Stats

春分说茶 (新准风月谈 二)

春分说茶   (新准风月谈 二) ( 朱小丰 2009-03-21 01:06:11)

分类: 新准风月谈

 

    今日农历224,春分。茶艺大师周小芳请去品新茶。

先此,惊蛰时,贺玲小姐来电,时小芳已回茶山,贺小姐请品惊蛰时茶,李道长亦在。惊蛰茶,一年新茶之初茶,茶味鲜嫩清新。时贺玲一再嘱咐,320日一定要来品茶,因为这一天的茶,是一年中最好的茶。

确是好茶,回味淡雅而悠长,到现在犹有齿香。

品茗后,出得门来,春风细柔拂体,茶香幽动,尔来吾去,别是一番春情。

 

中国现存之好茶,有大红袍、千年白芽等等。真品皆出自古代留存的几百年甚至千年古树,产量极少,市场无售。休言饮,能得一见,即为与茶有缘人。传当年尼克松访问中国,重开中美邦交,周恩来赠予二两大红袍,尼克松嫌少,云堂堂大国总理,茶叶只送二两,小气乎?周恩来答云:“我已送你中国半壁江山了。”故当年大红袍古树真品的产量,一年仅4两而已。大红袍真品乃六棵千年古灌木,生长于武夷山北部天心岩下天心庵西的九龙窠绝壁上,靠岩石与岩缝中渗出的矿泉滋养。五月架云梯采撷,产量最高时好像一年也就十一、二两。该茶香韵浓久,九泡后犹有叶中渗出的天然桂花香。

可惜大红袍,古树真品尽被顶层权贵垄断,百姓无缘得见。然得此茶者,几个知晓茶意?

多年前我在北京,一次XX(恕不提名)去武夷山,方坐定,地方官员献上茶饮,XX问:“是大红袍吗?”地方官答:“不是,我们没有大红袍了。”言下之意是早都贡给你们了。XX闻答,立刻脸色翻变。地方官吓得腿发抖,连忙发誓曰:“等新一年的产出来了,我们马上给您送去。”我当时听到此事,觉得挺别拗,心想:一杯大红袍,也就几万元,尔官已至极,何必为如此小事翻脸?岂不有辱佳茗?世道万千,人心不同,可见矣。彼辈吃喝,耗糜极品,既不悟道,又不付钱,实为国民经济之一大损失.

但大红袍乃发酵茶,晚至清代才闻名于世。中国茶最奥妙的景界,许多还在绿茶中。

千年白芽即宋代之极品贡茶白茶,初见于唐代。宋徽宗《大观茶论》一书有详细记述,云:“其叶莹薄,崖石之间,偶然生成。虽非人力所可致。有者不过四五家,生者不过一二株,所造止于二、三銙而已。芽英不多,尤难蒸焙,汤火一失,则已变为常品。需制造精微,”等等等等。宋徽宗以此茶为国茶极品。此茶后失传,后又被人于山林间重新发现,乃古树极稀有珍品。此茶,初洗有鸡汤香,再洗若蘑菇香,汤色极淡,回味渐浓,其味香渐饮渐入心骨,久久不去,几泡后茶叶呈奶白色,一杯可醉倒人。

绿茶为当代世界科学界公认为第一的健康饮料。

 

十年前写《有限的智慧》 一书,第二卷中谈到茶与咖啡的历史。今日,茶与可乐较量与共存正在书写着新的世界史。我不认为可乐是垃圾饮料,但它肯定没有绿茶那样的健齿、防癌、抗氧化(抗衰老)等等的功能。当商业以它特殊的方式改写人们的生活方式的时候,首先被改写的是儿童与青少年。事实证明,人们在多数时候并没有能力对生活作出正确的选择,就象过去二十多年里在茶的故乡中国,可乐取代绿茶成为大街小巷倾销的饮料。

因此,品茶重新成为一种文化和思想。

它使我们看起来很古代。但时间并不就是一种绝对去而不返的东西,过去会在现在和将来重新出现,只是它隐蔽得很好,人们不容易发现。只有人,只有生命,才是一种去而不返,一种渐渐地使世界失去秩序的熵。

认识到这点,我们在一杯清馨的茶里,阅读的就是生命在无知无识间渐渐失去的芳香。

posted on Wednesday, July 22, 2009 7:39 AM #新准风月谈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