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and Canada

Feelings from both Canadian and Chinese

Home Contact Syndicate this Site (RSS 2.0) Syndicate this Site (Atom) Login
  147 Posts :: 279 Stories :: 487 Comments :: 41 Trackbacks

News

欢迎光临中国人的加拿大家园
为提供更好的信息服务,chinada的最新文章还直接作本页面书签或访问Chinese in Canada Canada living获取详细信息。谢谢理解!


寻 Vancouver和 Burnaby 有兴趣报考 GMAT/GRE/TOEFL者, 有意者请留言或给我发 电子邮件

Vancouver OnSale


文章 分类

存档

日记 分类

Delicious Foods

Immigrate Cases

Job finding

Programming

Study link

好好链接


(10)
回到家,开门,静从沙发上一弹,就走到门口,满脸焦急。
“你最近到底怎么了?昨天那么晚要出去散步,还失眠,我担心你打到公司,才知道你没去上班也没有交代任何职员。”
“我有一个朋友关起来了。”
“什么朋友?我认识的吗?”
“不认识的。”
“那犯了什么法?”
静盯着我的脸,我无法对她撒谎,也无法说出“性贿赂”这三个字。静是宁静的生活着,不会理解童的堕落。
“乱搞呗。”
“乱搞?有这个罪?是P C吧。哪个朋友?”
“你不认识,生意场上认识的。别问了。折子呢?家里那定期存款的折子呢?”我装着找存折,不敢看静的眼睛。
我只能用翻箱倒柜掩饰我的慌张。
“是不是钱就能救的你朋友?”
“那当然,至少我可以保释他或者是帮他请律师。”
“是不是用钱摆平这件事后,你就不再心烦了?”
我呆了,静如神,洞悉一切秘密。
我才知道,女人,我从来都是一知半解,就算天天睡在一起。
如果童能平安出来,一点事都没有,我会怎样?和童复合?静怎么办?我能也认为童无罪吗?
如果童判个十年八年,我会怎样?给童送牢饭?然后等她出狱?
如果童判个……
不敢往下想了。
“当然。他出来了我还心烦什么。主要是朋友嘛,犯了这事又不像别的事,不能问他家要钱,只能靠我帮他想办法。”
我装成轻松的说。反正,打死不承认。这是我的生存本能。以前靠这招,骗了童很多次。
“你保证?”
“你今天怎么了?你拿不拿啊?你不拿就是让朋友觉得我太不义气了!”
只有我比她更理直气壮,静才会真的以为我理直气壮。
“这里是五万块定期。不过,我希望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静直视我的眼睛,她原来也可以这么强势。
“好,我把他救出来,就让他立刻还钱,不还就告诉他老婆去,而且,和他绝交。老婆,别生气了。”我嬉皮笑脸着,“不过,五万可能不够,最近公司也需要钱发工资,你再拿五万吧。”
静望着我,不说话,不动。
“好老婆,再拿五万来嘛,这些都会还的。”
静突然抽了我一耳光。
我呆了。
童最凶的时候,只是扑过来打我,咬我,踢我,从不敢抽我耳光的。
倒是我,有次被童打后,觉得她太横蛮任性,反抽了她一耳光。
都不记得起因是什么事,只是当时气昏了。
童捂着脸,顿时跌坐在地上,嘴唇连着下巴抽搐:“你打我?”
然后开始号哭,哭到全身发抖。
我不忍,心碎,抱着童。
童不让,踢我。
我的心疼又转为烦躁,她就是这样,什么柔弱她什么不做,怎么强悍她就怎么做。
干脆不理她。
童一边哭一边开始收拾东西。
她两眼通红,把衣服、包等一股脑塞进旅行袋,把抱抱熊夹在腋下,还不时用手背抹一把泪水。
她还是个孩子。难带吵事的孩子。
心酸,拖住她。她不让,好倔。我拦不住,又不敢再用暴力,只得把童的衣服强行脱掉,并扔到开着窗的客厅。
看她光着身体怎么离家出走。
童又羞又气,尴尬的蹲在地上继续哭泣,企图遮住三点。
我再也抵抗不住视觉诱惑,欲望膨胀,即将爆发。
我把哭的泪人一样的童,压到床上。
终于随着我的动作,童的哭声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喘息。
事后虽然两人都满足,可激情之前的这些事,在我们心上都划上了伤痕

(11)
此刻换我捂着脸,对静吼:“你打我?”
却不敢动静一根指头。
因为心虚。
真是报应。
静直视着我,一点不怕我瞪的溜圆的眼神:“你嫖一个不够,还同时嫖几个?”
我楞了,原来静以为是我P C。
“你说什么啊?怎么是我嫖了?”
“不是吗?那你倒说说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身份,住哪啊?”
我语绝,真是回答不上来。
“我已经够给你机会和帮你留面子了。你要五万,好,我给你,让你摆平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可你要十万,嫖一个鸡,罚款加保释金加请客送礼怎么说也要不了十万吧?你肯定要不是同时嫖了几个,要不就是还做了些什么更龌龊的事。”
静冤枉了,错打了我,我却什么也反驳不出。垂下头去。
“我真的没有去嫖,你相信我,静。反正我就是需要十万块。别的你什么也别说、别问了。”
静不理我。转身准备出门。
存折都在静手上,童自己的帐户都被冻结了,急等着我的钱救命。
除了我,谁还能拯救她?
我扯住静,“扑通”一把跪在她面前。
“静,我对不起你。我是出去嫖了,都是作生意的那些朋友拉着我去的。至于为什么要十万,细节你就别问了,实在是因为我做的事太龌龊了,怕说出来恶心你。静,我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原谅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静还是没动。
“我错了,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我继续跪着喃喃的念,边扇自己的耳光。
我是错了,我从一开始错就大了。
在童面前,无论错多大,从不向她道歉的。顶多,说句,我们都有错,大家一起改吧。童听到这句已经很满意。
因为童爱我超过我爱她,无需道歉她也会原谅我。
静终于递给我另一个存折。说:“你记住,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自己亲口保证的。”
我捧着两个存折,人生第七次,渗出了泪水。
只差没给静感激的磕个头了。
存折的钱,至少有3/4是我赚的,我却只能求着静给我。
谁叫她是我妻子呢?
静从头到尾,没哭,没闹,音贝都没提高一下。
我却乖乖的认错。
童总是哭,闹,嚎哭的隔壁都听见,我也没低姿态说过道歉。
我拿着钱,去联系市里最好的律师,去找威。
每天焦急的等待威的消息。
一边夹起尾巴做人。
按时上下班,推掉所有的应酬。
可下班成了痛苦。
因为静开始不和我说话。
她还像以前一样给我做饭,贤惠的操持家务,可就是不和我说话,偶尔说一句,还像恩惠。
对,她以博大的胸怀饶恕了我的罪,是开恩。
我们两从吃了晚饭,到关灯睡觉都没有说话。要不是心里装着童的事,我真可以被她憋死,静不说话,就是绝对的冷战。
每当我欺负童后,童生气,也是要作出不理我,和我冷战的样子。我索性睡觉,可她又会憋不住了,挠挠我的脚板,抓抓我的腰。等我起身,她又装着一本正经在干别的事。几个回合,冷战不攻自破。
所以童的冷战,最长也就是半个小时。
我想像处理和童的僵局一样,在床上,抱着静,一起运动,达到“床头吵架床尾和”的效果。可静睡前只淡淡的说了句,“也不知道你当时有没有有戴套。去医院吃一个疗程的药吧。”就直接到客房去了,和我分房睡。
童要显示她的主权,顶多是抱着枕头睡到床另外一头。碰到我烦她,睡到客房的情况,十五分钟内她一定忍不住,拉下所有的面子,来敲门,把我拽进我们的卧室。
原来冷漠真的很难熬。
幸亏,静第二天就和同事一起飞去鼓浪屿度假。她收拾行李的时候通知了我一声。是,静现在是位于我上,要做什么不需要和我商量。从此,我觉得静所有对我的好,都像是赐予。
也好,大家都免得尴尬。

(12)
在静回来前,童被无罪释放--证据不足。
最有利的反面证据就是,童公司的帐号上,除了周转的钱外,就没有一笔大数目。行贿是为了什么,获益吧,每单生意都是微利甚至是无利,行什么贿。而且童的帐目也一清二楚的说明如此,当然,那是假帐。而收贿的人,自然也是死不承认。
最后,不了了之,放了童。
这中间,最起作用的就是威。
我负责出钱,具体事宜都由威操作。可以这么圆满的救童出来,足见威的神通广大。
威大专毕业后就当了一名户籍民警。没有后台,没有财力,在短短几年混到的这个职务,是很不容易的。要知道,没有背景,在白道不好混的。
威唯一不顺的是感情,每次都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总算谈了个朋友,买了房子,准备结婚,女朋友却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提出分手,原因是那句经典的“你太好了,我配不上你。”
威痛苦大半年。
后来慢慢得知,其实是女朋友另有所爱。
威喝醉了告诉我们,那男人论能力、性格、工作哪方面都不如自己,唯一,比他长的高。
忘记说,威身高只有一米六几,别说是他们局,可能全市民警中都算最矮的一个,当初招聘时,威是给体检的医生送了厚礼才过关的。
身高,一直是威的忌讳,也是自卑的心病。
从此后,威再也没有正式谈过一个女朋友。
威和我一起接童。
挨过这些日子,童二十几岁的人生,又增添了一页沧桑的阅历。
她的身形更加瘦削。好象又瘦了。
童无力的望着我们说:“我想回去洗澡、睡觉。”
威识趣的连忙说:“我开车回去了。你陪童回家,好好照顾童。”
这段时间威一直没回去,假也没请,晚上就住在童的家。
威确实够朋友。
所以我才敢和他一起投资彩票点,在威的城市。
而且威知道我有多想和童单独在一起。
我想童像以前那样,头枕着我的肚子,躺在床上说话。
说这两年发生的事情。
“今天晚了,开长途危险。你陪我回家,明天再回去吧。”童扯住威,不让他走。
“我听威说你帮我垫了一笔钱。到时我托威还给你。真的很谢谢你,分手了还能这么仗意帮忙。你回去吧,我们先走了。”童轻轻的对我说,然后拉着威就要走。
我杵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童现在根本不想再单独和我呆一分钟!
也许,童不再爱我。她住在我们的家,只是习惯而已。
也许,两年的生活,连串的打击,她心里已经装不下对我的爱了。
“这样吧,今天就听童的安排,明天你们两和我一起回去。你呢,就顺便去彩票点对对帐,都两年没去看过了,童呢,就去逛逛,散散心。” 威建议说,化解了我的尴尬。
童不出声,算是默许。
第二天出发,童的气色好了许多,不再蜡黄着脸。我和威轮流开车,聊着二十出头时的愣头青事,中间有几次,童还加入,帮我们纠正夸大之处。这些事,早在我和童恋爱时就间断都告诉过她,她一直都记得,比我还清楚。
童还是爱着我的。
只要心照不宣,小心的屏蔽掉最近2年的回忆,就可以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和童甚至还互相取笑,融洽得仿佛没分手。
她依然是我的女朋友。
下午三点钟到达。
威急着要去单位报到,要我和童一起,自己安排活动。我们晚上再碰面,一起吃饭。
多好的安排。
童却抖抖嘴巴,好象犹豫了一会,说:“他要去彩票点,我去逛街,我们不一起,电话联系吧。”
我以为童是当着威的面不好意思,嘴硬,一如我以前。等威一开车,我就拉着童的手,把她搂入怀里。
如果不是在马路上,我一定会吻童。
以前每次久别重逢,我和童都会变得更亲密。
这次童却无声的推开我。
“你别这样。我自己打车走了。”
童真的飞快拦下一部出租车,剩我一个人。
威从单位回来,陪我对帐。可童的冷淡,让我心情颓丧,帐目也看不进。索性拉着威早早的离开,先去喝点咖啡。
还没坐定,彩票点的店员打电话给威,说附近起大火,让我们回去看看。
“你去吧,一般起火,最容易趁乱出事,出事局里肯定要找我。我回去待命。”
附近的店面烧了一大片,死了两人,十几个人重度烧伤。
不过彩头好,火烧到我们彩票点前就被扑了。
店员告诉我:“刚才老板娘童也来了,她可能以为我们铺起火了吧,哭着喊着往里冲,拉都拉不住,后来还是被消防武警拖出来的。”
我笑了。开心的笑了。
不错啊,童,你也学会了我的本事,轻易就把我的心情撩拨得一下失落一下振奋。
你在我面前装的淡漠,可你以为我出事的时候,却泄露了真正的心迹。
店员问我笑什么,我说,笑童那副哭着喊着、歇斯底里的样子,她倔起来,力气很大,确实是一般人拉不住。还笑她虚惊一场,扑错了。
就像我以为童会坐牢判刑,拼了命要救她一样,童怕我被火烧着也拼了命要冲进去救我。
有些爱,要到永绝才知道可贵。
已经知道爱可贵,但我不要和童永绝。
不管她两年生活有多淫乱,不管我已经结婚,要和童重新在一起。
只是,静没有错,我怎么可以提出和她离婚?
不离婚,难道金屋藏娇?童的性子,怎么会做二奶?
我没答案。不管那么多,但今晚,童一定是重新属于我。
我打电话给威,问他借车,告诉他晚上各自吃饭算了。威说也好,反正晚上要加班没时间陪我,车别人开回去停在他家楼下,我去取就是,钥匙在房门口的信箱里。
路上,我定了五星级酒店的套房,77朵红玫瑰--除了那次向童求婚,我再也没有送过花给她。还买了童最喜欢吃的烧烤、麻辣小龙虾和一对红酒。
童不能吃辣又爱吃辣,辣的时候总是一边伸着舌头,一边大力哈气,然后喝点小酒解辣。我要她坐在我腿上吃,对着我的脸哈气。
走到威门前拿钥匙,听见房里有电视声,开的很大,还能听出放的是韩国片。
威从来都是一个人住,也没听说他家来了亲戚或朋友,莫非,有贼?还是,他找了女朋友?
我用和车钥匙套在一起的房间钥匙开了门。
“你不是说你加班吗?”
是女人的声音。
只穿着内衣的童,走出来。
童没想到是我,惊慌失措。沙发上是威和童今天穿的衣服,显然脱的时候迫不及待,杂乱的摊着,地上,还有撕开的避孕套包装……

posted on Saturday, March 11, 2006 1:04 AM #中华一绝 * CN Delicious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Post Feedback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