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and Canada

Feelings from both Canadian and Chinese

Home Contact Syndicate this Site (RSS 2.0) Syndicate this Site (Atom) Login
  147 Posts :: 279 Stories :: 487 Comments :: 41 Trackbacks

News

欢迎光临中国人的加拿大家园
为提供更好的信息服务,chinada的最新文章还直接作本页面书签或访问Chinese in Canada Canada living获取详细信息。谢谢理解!


寻 Vancouver和 Burnaby 有兴趣报考 GMAT/GRE/TOEFL者, 有意者请留言或给我发 电子邮件

Vancouver OnSale


文章 分类

存档

日记 分类

Delicious Foods

Immigrate Cases

Job finding

Programming

Study link

好好链接



我蒙了。
“你和威上床了??!!”
童拣起件衣服,穿在身上。
讽刺,脱了衣服见我哥们,穿着衣服见我。
“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还不知道你们的丑事!”我指着童的鼻子怒吼。
“我们有什么丑事?男未娶,女未嫁,都是单身男女。倒是你,别人的老公,有资格指责我吗?”童挑衅的把我的手拨开,把脸凑到我面前说。
“你是因为我现在有老婆,报复我?”
“报复什么?要报复早在分手的时候就报了,还等到现在?而且,你以为我还是过去的童吗?”
童一手拿起遥控器,一手捧着苹果啃,坐在沙发前看电视。
她在威的家里悠然自得,就像当初在我家一样。
“说,为什么是威?为什么偏偏是威?因为他把你从局救出来?”
“按你的逻辑,救我,你还出了钱,我也应该要和你上床了?”
“你怎么这么淫乱?!!”
“不是,”童停下戏谑的表情,严肃的对我说:“不是淫乱,是认真的爱。”
我疯狂,彻底失去理智。狂奔到楼下,我拿出车里的东西,摔到童的面前。
童还是在嘲笑我,一边捡起东西。
“你怎么一点都没有变,火气还这么大,像小孩子乱发脾气。不是说你找了个既漂亮又温柔的老婆吗,也没调教调教你?”
对,我不气,我不怕。我还有静。
“是啊,我买这些东西就是特意要送给你们的。花,给威,让他捧着向你求婚。吃的,你们下酒,还有红酒,你不是最喜欢喝点小酒了吗,喝完了继续再做〈!---->爱啊,多来劲。你这种饥渴离婚少妇碰到一样饥渴又找不到女朋友的威当然一拍即合。希望威穿我旧鞋穿的合脚,祝你们生活美满,早生贵子。哦,顺便问你一句,你还能生得出孩子吗?你要是生不出了,我和威关系这么好,到时我叫我老婆多生一个,认你做干妈……”
“啪!”童给了我一耳光。
她负在沙发上痛哭起来。
“为什么你还要伤害我?两年了,为什么见面你还要伤害我?”
童用双手遮住脸,抽泣着。
她和威发生关系伤害到我,为求自保和反戈一击,我也要伤害她!
我真的给了童狠狠一刀。两年了,并也没把握可以再伤到她的心,为起效果,我用了最毒的话。
童一边哭一边哽咽着重复一句话:“为什么你还要伤害我?”
我们吵架,童喜欢和我理辩,可当她是非对错、道理,都不讲了,只哭着说同一句话:“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我?”的时候,我知道,她是极度伤悲了。
有一次,童哭着说:“你凭什么这样伤害我?你自己知道你是凭什么可以这样伤害我吗?你是凭着我深爱你,所以你才可以肆无忌惮的伤害我啊!”
那次,说的我灵魂一颤。
可是童,我真的还有本钱伤害你吗?
推开门,我拂袖而去。
直到第二天静回来,我的脑袋一直都发炸。
去机场接静,她看来情绪很好,对我笑着讲见闻,可我没有力气回答。
“你怎么了?”静在我额头摸了摸,“你发烧了!病了就不用来接我嘛。”
静似乎被我感动了,脸上流露出无限温柔。回家,照顾我躺下,她给我拿药、做饭。我昏昏沉沉的发着烧,做着胡梦。
我梦见童扯我的手说:“你快起来,你是装病,你以为自己是楚楚可怜的黛玉啊?我
才是野蛮黛玉。”
我一向身体很好,几乎没得过病。童倒是抵抗力差,动不动就感冒,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我笑她是“野蛮黛玉”。
“你像林黛玉一样娇弱,可又不温柔,比韩国那个野蛮女生更野蛮,所以这个野蛮黛玉的名字最适合你了。不过,电视里那种身体弱不禁风的女生,怎么没有一个长的你这么丰满的,全是骨感型的?”
“我这是虚胖。”童撅起嘴巴回答我。
梦里,童拉不动我,索性耍赖睡到我手上。
“你怎么还是这么吵事,我难得病一次也不放过我,你去打游戏也好,看韩剧也好,别来吵我休息嘛。”
“我睡在你旁边不吵总可以吧?你抱着我应该睡的香些啊。”
不要再梦到她了,也不要再想她了,再怎么心痛,再怎么有缘分,童终归和我不是一路人。这个,我应该在2年前就清楚。
我翻个身,接着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还是想起了很多和童有关的事。
今天,彩票点的店员叫童作“老板娘”,这个店员,是在我和童分手后才到店里上班的,他怎么会知道童以前是我女朋友呢?其实我误会了。这个“老板娘”的“老板”,指的是威,而不是我。
威一定经常童去,所以和店员都熟悉。
这两年威借给我的钱,也是童的吧?我早就应该想到,威拿着公务员的工资,哪里有那么多钱借给我呢?而且,他也没有催我还过,再是哥们,不是因为他和童有这么密切的关系,又怎么会如此大方?

是了,不然威也不会那么心急火燎的班也不上,赶去救她。
威不是早就警告过我不要再去找童了吗?
前天晚上威想制造我和童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也只是想让童和我说清楚一切吧。
想到我做生意的钱可能是童陪别人上床换来的,我的头就更疼,心也疼碎了,碎成千疮百孔。
记得她曾说,如果有一天我们真分手了,她希望我能生活的很好。
“我希望我可以嫁给千万富翁,高矮胖瘦、多大年龄都无所谓,只要他给很多很多钱我。你不是一直说我不贤惠能干还老和你吵架吗?你呢,就去找个温柔体贴的女孩做老婆,我每个月都给你好多好多钱,让你们生活的舒舒服服的。”
“神经病!”我当时是这样回答童的,“我不成吃软饭的了吗?难道连老婆都养不起向你要钱?再说,你能嫁个百万富翁就烧高香了,又不是多美,还想嫁千万富翁?”
我只当童嫌我不会赚钱,从来没有细想过这句话背后的含义,童当时是已经爱我爱到宁可牺牲自己,也要成全我和别的女人的幸福。
我当她发神经的话,竟都一一实现。
我从威的手里,接过了童出卖自己信仰和身体的钱,做起香料代理的生意,自己和静过上中等收入水平的生活。
孽缘!
我不愿说这么老气的词,可再没有比这更恰当的词可以用来形容我和童的关系。
童爱上我是孽缘!在童任性、我没有学会包容的这个错误的时间,遇上了不该爱的、错误的人。
童离婚后带着满身伤痕投入威的怀抱,何尝不是件好事?至少,有人继续疼她,爱她,而不是伤害她。
我是给不了童幸福的男人。为什么?根基不好。一开始,就根基不好。童的粘人、任性给我留下了随时躁狂的因子,我回之的自私冷酷也给童留下了深深的伤害。
当然,我一直都爱童就像童一直都爱我一样。
只是,童任性,我便以冷酷自私对她,她虽然表面上用更多的退让、更低的姿态挽留感情,可内里受伤的心却不能平衡,不久便又流露出偏激任性的心态,而我,继续以更自私冷酷的方式来还之……
如此恶性循环。
直到不记得爱,只有憎恶。
一旦真正的分手,却又记起爱。
因为爱得痛苦,才愈加铭心刻骨。
这不是孽缘又是什么?
高烧退了,一切都会好的。
我对自己说。
我和静开始恢复以前相敬如宾的生活,好象什么也没有改变。
不再联系威,也不愿想起童。
只是听到放蓝心湄的《不怕付出》,会心里一颤,牵动全身。
不怕付出
le cinquieme jour de i'an 2000, je te quitte, je suis disparu
(2000年的第5天,我要离开你 消失!)
我发现我真的是再也无力
触动一颗已经没有我的心
所爱的人不留恋的表情
是最让人心凉的一场雨
总相信我们的爱能走下去
有笑有泪才会动人难忘记
可惜只有我一个人相信
改变不了两个人的分离
爱你怎么会是个错误
从甜蜜一路到痛苦
原来未必越拥抱越相处
就了解彼此越深入
爱你怎么会是个错误
从天真悲伤到清楚
感情不是够努力够付出
就一定留得住幸福
le fin du siecle nous a quitte, comme deja-vu.
on n'est plus affirmatif de la naivete, de i'eternite, ef du bonheur.
je trouve qu'-il n'y a rien que je peux fire, vraiment rien.
c'est toi, ma chere toi, qui n'arrete pas de rever.
mon innocence n'est plus la, depuis lentemps.
llne reviendra, ni mou affection, ni ma passion au-revoir.
(世纪末已离我们而去,成为似曾相识
我们对于天真 永恒及幸福都不再确定.
我发现我真的没办法,
是你,亲爱的你,不能停止作梦.
我的纯真早已逝去,如同我对你的爱与欲)
那是童最喜欢听的歌,睡前,躺在床上,她会把MP3的耳塞,一人耳朵里塞一只,强迫我听着,而且还是循环播放。
“昨晚你注意听里面的歌词了吗?”
“没,太催眠了,我一听就睡着了。”
我想忘却,可是记得。
童说,这首歌,是她的代表金曲。
静热衷旅游,我怕她搬出嫖妓的杀手裥,而坚决支持。还得感谢她没有告诉我母亲,以传统女性的美德,帮我留住脸面。
我照常工作,目标是把全省的总代理权拿下。
童被检举一次后,恐怕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操作。现在,广告这行也不好做。不过,她就吃老底,应该也衣服无忧。还事,威能帮她摆平。
除此外,生活重复,时光流逝,一切朝前。
这大概就是人生的本质:恬静,平淡,真实。
简单也是种幸福。
我以为,这样到终老。
直到,静拿来报纸。
“你看,这不是你那个哥们威吗?他被捕,已经开庭了。”
我头也不抬。
“你只见过他一次,看错了吧。他在局,一向是他抓别人,怎么会别人抓他?”
“真的,你看看,标题就是‘执法部门干部以身试法,干警涉嫌洗黑钱’,正是XX市。”
我扯过报纸,没错,是威,垂着头,站在法庭的照片。

(14)
平心而论,没有童的话,我和威还是很好的哥们。威和我虽然性格不同:一个敏感好强、一个大而化之, 可我们相处的不错。我做销售,威对做生意、赚钱很感兴趣,谈话投机。威自尊心很强,对身高特别介意,恋爱失败后把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上,甚至--非常钻营--这也没什么不好,现在这个社会,需要如此才能混出名堂。
知道童和威在一起后,我还想,威除了矮,其他都是配得上童的。他也没有我好玩、粗心,应该可以给童幸福。
可是,还没过多久,怎么就出事了呢?
这次和童被拘留不同,威已经上庭,看来,判刑是八九不离十,只是刑期长短的问题。
童怎么办?
第二次失去爱人,她会坦然接受还是放纵自己?
“威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居然不知道,我得去XX市,马上动身。”
“好啊,我帮你收拾收拾换洗衣服,你不用急着回,多帮帮他尽点力。”
静还是这么通情达理。
去之前,我先到了童的家。
不知道童是在XX市提心吊胆的等待审判结果,还是留在自己家。不过,先去一趟,童如果在,还可以和我一起,带我去见威。
童竟然在家。她正在收拾家里为数不多的几样威的东西。
童真的变了,从她脸上似乎看不出一点受打击的痕迹。
“威出大事,你怎么也不告诉我,有什么我帮的上忙的吗?”
“没有。”
“你是他女朋友,怎么也不看着威,让他闯出大祸。”
童抬起头,瞄我一眼,冷笑着“哼”了一声,继续做事。
“这些东西,是清着给威送去的吧,正好,我也想去探探他,我们一起出发,现在走,可以赶在晚上到。”
童拿个塑料袋把东西包好,然后丢到楼道的垃圾箱里。
“要去你自己去,我不去。”
“你怎么变成这样?和威吵架了?他现在是最需要你的时候,你还任性,他多伤心啊……”
“你是想说,我当年就是这么任性伤你的心的?”
“我们过去的事就不提。去吧,我们一起去看威。”
“我们没吵架,是分手。”
童冷血,无情。
“当初你被关的时候,威怎么救你的,你还记得吗?”
“你不提我被关的事情还好,你提,我更不会去看他。”
“怎么,威费了那么大劲你最后才能无罪释放,你还觉得他做的不够好?”
“是……”童望着我欲言又止,“算了,不提了。”
“就是,你摸着良心说,他还要怎么对你,不管他判多少年刑,你以后还跟不跟他,至少现在不能分手啊。你这女人怎么这样绝情、这样现实!我算认清楚你的为人了,幸亏当时没和你好,我就知道你是这样靠不住的人,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童皱起眉头,看着我:“你说什么?我是靠不住的人?”
“你难道靠的住?和我分手两个三个月不到就嫁人,威还没判刑就和他分手,你最靠的住了!”
我讥笑她。
“我们分手三个月我就嫁人?”
“不是吗?你还准备狡辩?”
“威告诉你的?”
“是了。”
童突然鼻头一酸,流下眼泪。
“他原来真是这种人。我问你,要是分手三个月的时候,威是告诉你我准备嫁人,你会怎么做?会来找我,要我别嫁吗?”
“怎么了?”
“你先回答我。”
当然会来找你了,不过,你如果真是爱,我会祝福你,童。
这样我也心安。
童激动,几乎站不住。她扶住我的手,“真的?你真的会来找我?”
我叹息。
“当然,自己曾经的宝宝要嫁给别人,肯定会来问清楚。”
童哽咽的更厉害。
“如果你来找我,我告诉你我不爱那人,只因为要激你出来,而且有了孩子,肚子大了瞒不住,想找个人结婚做替名的爸爸呢?”
“生活哪有这么多如果。”我怕,不想提,不想打开尘封的感情。
“如果这一切都不是如果呢?”童哭出声来。

(15)
每次我们分手,不会超过一个月我就会哭着来找你,可最后这次没有,不奇怪吗?因为,分手的那天,我已经知道自己又怀上我们的孩子了。
还记得吗?那天你说了很多重话,说看不起我,这么大人了依赖心还这么重,什么事都依赖你。我想,好啊,我就不告诉你我有孩子了,分手也一个人扛起来,到时你一定会觉得我很坚强,表扬我的。
这是唯一一次,我不怕你说要分手。
我傻笑着想:分手?你是逃不出我的五指山的,我有妇科病这么难怀上都让我又怀上了,就像上上一次分手时,不小心把你送的求婚戒指冲到下水道又捡回来一样难得,都证明我们注定是分不开的一对。
所以,当你是耍小孩子脾气,不理你就好了。
不是说,男人都是长不大的孩子吗?
你要分手,就让你闹一下,自由几天。我也要学着宽容,以后才能照顾你们两个小孩子。
有孩子,母性会让人成熟。
可是,就这样过了2个多月,你一直没来找我。
可能,你在等我先打电话?
可能,你真的不爱我了。
我不死心,又拉不下面子。我想的你要命,又不想被你瞧不起--女的,怎么好意思每次都主动去找男的呢?所以我找威,要他转告你,我要结婚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那时已经喜欢上我。应该就是这个原因,他欺骗了你,也欺骗了我。
到了四个月的时候,威告诉我,你结婚了。
这个,是真的还是也是威撒的的谎,你真的是才分手四个月就结婚了?
我无颜,回答童。
当时,我觉得天塌了。
什么都没有了。再做什么努力都起不了作用了。
我幻想很多次的复合,彻底变成不可能。
你结婚,是真正的和我分手了。
童吸了一下鼻子,深呼吸,抓住我颤抖的手。
我很任性,你不是经常这样说我吗?如果那时,我不那样任性,去医院引产,我的人生可能也不会这么……这么……灰暗。
我很想要孩子,你知道的。不要,我怕这辈子可能都怀不上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辈子都没机会怀上你的孩子了。
我决定一定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学校管的很严,未婚生子,肯定不行。为掩人耳目,我在网上到处发帖子,征求网友假结婚,当孩子的代名爸爸。结果,真让我找到。就是威给你看过照片的那个人。
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要五万元钱。
他可不是什么海归博士。
我不想让你看贬,编的。
我是够任性的吧?
就因为我任性,产检都不去检查,我怕妇科病影响孩子,怕医生说孩子不健康,怕别人劝我不要这个孩子了。
我连我爸妈都骗,我骗他们早就和这个“名义老公”好上了,孩子是他的。
孩子生出来,折腾我半死。
每次开始和你做〈!---->爱的时候,都嫌你的粗,弄的我疼,你记得你还吓唬过我,说我火腿肠进出都怕疼,那以后要生孩子,头有皮球那么大,岂不要疼死吗?
真的很疼,疼到以后割伤手,摔伤脚这种事都不觉得疼。
要撑住,一定要把孩子生出来,带给他看。
我在产床上,靠的就是这个信念坚持下来。
当医生把孩子抱到我面前,说:“是个儿子,七斤八两”时,我哭了。
你不是一直不愿意便宜将来的女婿而不想要女儿吗?
要是当时你在旁边,一定会很高兴。我好想亲口告诉你,真的,我给你生了个儿子。
我痛哭起来。
童拍拍我的肩膀,“这些都过去了,没事的,别哭,你一哭,我就没有主张。”
童竟然反过来安慰我。
我妈一直在医院陪我生产。可是当医生抱着儿子给妈看时,她呆了,然后,跑出医院,再也没和我说过一句话,直到现在也是这样。
后来爸告诉我说,因为妈看见孩子的那一刹那,就什么都明白了。
孩子跟你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单眼皮,肉鼻子,厚耳垂。
一看就知道,这个孩子绝对是你而不是我“丈夫”的。
爸对我说,童,你太任性太不听话了,你的悲剧,是自己造成的。
他说完,别过脸去,哭了。
我爸是什么性格,你也知道的,整天嘻嘻哈哈,年纪一大把还喜欢开玩笑。可是他,竟然当着我的面哭了。
我当时就像走火入魔,什么都听不进。除了我妈告诉爸的那句--“瞎子都能看出那是谁的孽种。”
我高兴,爸妈都能一眼看出来,那将来我带着孩子再碰到你,你肯定也能一眼认出自己的孩子来,对吗?
我不该看那么多言情片,傻痴痴的以为,就算你结婚了,以后只要有一天知道我生下你的孩子,还是会跑过来认我们。
电视里不都是这样演的吗?
但是那终究只是电视。
孩子出世不到一个星期,就发现心肺功能先天不足。都是因为我任性,怀孕的时候不做检查,妇科疾病带来的。我求医生一定要救活孩子,可是,没用,熬到17天的时候,宝宝死了。
宝宝死了,我也想死。
除了想死还是想死。
我不觉得生活还有任何希望。
我也不觉得上天对我有任何怜悯。
可能,这样任性的孩子,连老天也生气了,受不了,也和你一样,要抛弃我。
怀着宝宝的时候,每天去逛逛童装店,看看育儿书,做做胎教,没有你的生活也变的充实起来。和你分手,好象也没有那么疼。
是孩子让我振作。
是孩子给了我希望。
也是最后的希望。
现在,老天却把他带走。这一次,不知道还有什么能让我振作?
按约定,“丈夫”这时提出离婚,我却拿不出五万块钱。父母算和我脱离关系,是不可能向他们借的,自己也没有积蓄。
我提出分期付款,“丈夫”不同意,气急,把签的合同复印件寄到学校。
所以被开除。
不过无所谓,反正那时我也得了严重的抑郁症,上不了课,每天缩在房间里,不出门,不吃饭,不睡觉。
就是那时候,我瘦了二十几斤。
后来威出现了。
他每天守着我,陪我说话,喂我吃饭,劝我不要自暴自弃。
“我爱你。”
威说。
“从你开始告诉我你和他的事情,我就爱上了你。我恨为什么我就碰不到这么痴情的女孩。你越告诉我你如何爱他,我就越爱你。”
真的吗?那你爱听吗?
我问威。
“我想听,可是听的过程,真是种折磨。”
然后我开始又一遍一遍,祥林嫂似的,向他诉说。
威一把抱住我,“童,你别这样,你这样我看着心好痛。醒醒吧,他结婚了,回不来了。”
真的回不来了吗?
“是的。回不来了。你和我好吧,我不会让你受这么多伤,我会帮你疗伤。”
真的吗?
威开始脱我的衣服。我人格好象已经分裂,冷冷的看着他脱我的衣服,就像是脱别人的衣服一样。
威整整花了一个小时才进去。
原来,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把性和爱分开。
面对一个我自己不喜欢的人,连原始欲望都没有。

posted on Saturday, March 11, 2006 1:07 AM #中华一绝 * CN Delicious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Post Feedback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