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and Canada

Feelings from both Canadian and Chinese

Home Contact Syndicate this Site (RSS 2.0) Syndicate this Site (Atom) Login
  147 Posts :: 279 Stories :: 487 Comments :: 41 Trackbacks

News

欢迎光临中国人的加拿大家园
为提供更好的信息服务,chinada的最新文章还直接作本页面书签或访问Chinese in Canada Canada living获取详细信息。谢谢理解!


寻 Vancouver和 Burnaby 有兴趣报考 GMAT/GRE/TOEFL者, 有意者请留言或给我发 电子邮件

Vancouver OnSale


文章 分类

存档

日记 分类

Delicious Foods

Immigrate Cases

Job finding

Programming

Study link

好好链接


(16)
也许是我做的不对,从一开始,我就对威有亲切感,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是你哥们。
和他一起,感觉就靠近你一点。
威是被我执著的爱吸引,可一旦真正和我生活,这也成了他最不能忍受不了的一点,因为,我不是执著的爱他,而是你。我说话、我哭、我笑,都是因为你,这让他觉得自己只是生活在你阴影下的人。
威好强,他怎么受的了天天被所爱的人无视,于是不平衡,慢慢积累到变态,由爱变恨。
其实我和威,是相似的:我爱着一个已经分手、结了婚的男人;而他,爱着一个从来不爱他的女人。
我为了这个男人痴狂,威因为我而变态。
威从开始温柔诱导到半强迫到最后彻底发泄,完成了对我由怜爱到仇恨的过程。
他爱我。
为了让我有工作,有新生活,威拿出六万元钱,给我开了个小广告公司。并利用关系揽到肯德基一个促销的业务,虽然不大,却可以稳定的每个月进帐1万多。
他也恨我。
我听威无意中说起你想做香精代理,可是缺钱,就把赚的3万多全提出来,让威转交给你。
威气的脸都白了。
“你以为现在赚钱很容易是吧?不是肯德基广告总监的儿子在我手下犯了案子,他会把这个业务给你做吗?为了让他儿子无罪释放,你知道我怎么做的吗?我半夜三更溜到办公室改了口供!你知道要是被发现有什么后果吗?不光是工作丢掉,我还要坐牢!你知道我给你开公司的本钱是怎么来的吗?是我辛辛苦苦存了几年、从公务员工资里每个月每个月挤出来的!你知道存这笔钱是干什么用的吗?是我准备讨老婆用的!”
威不肯。他绝不肯把三万元拿去给你。
这些威从没和我说过,要早知道,我就不会开这个公司了。
我不值得他付出。
威从此变得气量更小,疑心更大,老是怕我私自拿钱给你,开始监视我,查公司的帐,动不动就威胁说要要回公司。
我只好开始寻找其他的业务,希望可以不靠他揽的业务赚钱,这样就可以明正言顺的把钱给你。
那段时间,我每天抱着黄页打电话,发传真到凌晨,希望可以接到更多业务。我找到一家新开的日化公司,他们要拍条10秒的广告片。算了一下,可以净赚十万。
十万,就能解决你做代理的资金问题。
这个公司的老总,是个顺德农民,典型的爆发户。我把广告文案和费用拿给他看,他推开,说不感兴趣。
“要美女,身材好,全裸,用我的洗发水洗头。至于制作费,我不管你赚多少,可报价一定要是最低的,如果还有人比你报的低,就不用你们拍了。”
我说费用可以保证是最低,不过,模特全裸做不到,就算我拍了,电视台也会禁播。除非,只拍背。
我当时在心里打着小九九,只拍背,都不用找专业模特了,肯定能把费用降到最低。
“只拍背……那可以露到哪个位置?”
“可以露到腰这。”我边说边给他比划着。
“你示范看看。”
“已经比给你看了,还要怎么示范?”
我隐约觉得不妙,老总的眼神不对。
“你少装样,出来做广告的女的,哪个没有附加服务?我告诉你,我这是给脸你,上次有个女的,房都自己开好了,请我去,可我嫌她长的又黑又干,没去。你嘛,别给脸不要脸,不愿意就滚!”
怪不的威说现在钱不好赚,我还以为自己本事,这么快就找到客户了,原来没有这么好的事,都要付出代价的。
我木着考虑了一下。
我已经跟威上过床了,就算你以后离婚,也不会再接纳我了,那我睡一个和睡十个有什么区别呢?何况,还可以靠他赚钱。
以前,男人趁我喝醉摸我的背,你都大发雷霆;以前,我上泡泡和陌生男人聊天,你都要我做三天检讨,何况跟别人上床呢?反正我已经回不了头了。
“别说了,童,别说了,我求你别说了……”
我把脸埋在童的胸怀,泪水浸湿了她的前襟。
我知道,她要说到十万元是如何用肉体换来的。我不愿意再听下去了。
“我要说。不说,可能你一辈子都会说我淫乱。”
童,真的别说了,你多说一个字,就像在我身上就多割一片肉,我知道,都是我害的。我是最没有资格说童淫乱的人,可我偏偏指着她鼻子说了。
“现在你老是说我淫乱,是不是在想我接了多少单,就跟多少男人上过床了?我没有。如果真是我脱一件衣服就能换一个单,那就好了。顺德农民把我带到会议室,关上门窗,坐在主席台上,要我把衣服脱光。我就站在他面前,在他注视下,一件一件脱着。你记得吗,和你在一起三年,每次你要开灯我就不愿意做了,一直都不好意思在你面前一丝不挂,现在,我却要在一个几乎陌生的、矮胖的男人面前主动脱光衣服。”
童缩了下眼泪,冷笑着。
可是,你知道吗,我耻辱地光着身子站在他跟前,他竟然说:“操!你生过孩子的!我看你身材好还以为嫩,搞半天已经生过孩子,那我还不如回家抱老婆去。”
他看见我生我们儿子的疤和妊娍纹,对我没兴致了,把拉链拉上起身要走。我光着身子,跑过去抱住他说,老总,别走,我会很多姿势的,虽然生过孩子,可下面很紧的,你给个机会试试看吧。
童泣不成声。
我哭的喉咙都嘶哑了。
我是不是很贱?比做鸡的还贱?我贱到这样求他,可是那个老总还是把我推开,说:“去去去,看见你那道疤就没兴致。”可能,这让他想起自己家的老婆了吧。我木木的穿上衣,想着,还以为自己有资本,有吸引力,原来已经沦落到脱光衣,男人都没有兴趣的程度了。
之后一个星期,再也没找到其他的业务。我只能回头再去找顺德农民。去之前,特意到最红的夜总会带了个头牌小姐出台。这样,才终于搞定。
那条广告,模特也是自己做的,没有露脸,只拍了个背,这样我整整赚了十一万。
就是那条一年前天天在有线电视台滚动播出的“亚宝亚宝,洗去灰尘、油脂、头皮屑,只留爽滑在心间”的广告,你看过吗?那个3秒钟的背部特写,是我。
童脸上挂着泪痕,还做出广告里的动作,拼命想逗我笑。
我怎么会没看过,那是静天天追着看的《孝庄秘史》的片头广告。
只是,谁会想到,电视里那瘦削的背部,会是我最爱、被我抱了三年的女人的身体!

(17)
童更靠近我的身体,把脸挨着我,挤出一个笑。
这个笑已不像以前,那是正版的山花烂漫。
从此,我学乖了,我学会了男人有些什么癖好、喜欢玩什么花样,就去迎合;我学会了先脱衣服自暴其短--和那些身材曼妙的小姐比起来,这样反而可以保全自己。
威对我的事有耳闻,他不敢相信,质问我--那时他心理已经不平衡,开始粗暴的对待我了。
我也反感他,所以撒谎说,对,我是和每个客户都上过床了。
威扬起手要打我,可是,最终捏成拳头,狠狠的砸在玻璃窗上,流出血。
童叹口气。
威就是这样,越是心有芥蒂就越是压抑自己,如果不这么压抑,他心里就能平和些,也不至于后来爆发。
威,吐出几个字:“你真是有毒!你把我当什么?凯子?当初为什么要留下来和我在一起?”
只因为你是他哥们。
我回答威。
人刻骨的爱过一次,又伤心到绝望,会变,变的没灵肉,是吗?
我知道威是真心对我,我知道他除了矮没哪样不好,可我就是对他没爱,怎么办?
我知道这样回答,肯定更深的刺伤了威,可当时我觉得无所谓,麻木了。
除了你,对任何人都麻木了。
除了和你有关的事,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了。
从此,广告公司赢利的每一分钱,都被威转到自己的帐号上。
他通过经济上的获得,来平衡感情上的失去。
他纵容我给别人性贿赂,然后自己得利。
有点像丈夫抓到妻子卖淫,没有责怪,反而同意了,只是M Y所得要上交自己一样,我和威就是这种病态的关系。
前前后后,到我被抓前,公司赢利的的360万,已经陆续被他拿走。
我对威说,他全拿走都可以,只是有一个要求,就是要拿一部分给你做生意。他这才给了你十几万,大概占五十分之一。
我抱住童,拂开她额前的头发,故作轻松的说:“威还误打误撞让你免了牢狱之灾。这也是因祸得福。”
童摇摇头。
你错了。
威已经变态到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威了。他知道我们又见面,怕我们复合,于是写了检举信。
那封检举信是威写的。
我不敢相信听见的事实,皱着眉,摇着头。
这个动作让童以为我生气了,连忙摇着我的手。
你又要说我太任性了,是不是?我要是忍忍威,不那么任性的、报复性的伤害他,他也不至于做出这些事。
可是他每次压在我身上的一个小时,比死还难受,好难忍啊。
每次那一个小时,我不知要默念多少遍:你在哪?你在干什么?你怎么还不来救童,童好难受啊……
童再一次哭出来。
我紧紧的搂住童,紧到我的肉箍着她的骨头。
我真想把你刻进我的身体。
我怎么会再怪你呢。
威装模作样的来救我。
他问你拿了十万块吧,说是救我。
我点头。
威觉得反正在感情上是输了,不能在经济上再吃亏,最后连那十几万也不舍得放手,始终要变着法子要回来。
威很节约,没有什么花钱的嗜好,他就是喜欢把这些钱全存着,折子上写他的名字,看着心里就舒服、塌实。
后来发展到洗黑钱、贪污来敛集财富。
威拿我公司的钱,觉得是赢回了面子;他拿局的钱,觉得在个个比他高的同事前赢回了尊严。
你知道他被抓的时候,帐户上有多少钱吗?700万。
童深吸一口气,慢慢放松。
“这就是我两年来的经历,全说完了。我们两之间也没有瓜葛了……”我用嘴封住童的舌头,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她说不出话,睁大着眼睛。
童瞪大眼睛,还如两年前一样清澈。
只是,是被泪水清洁。
我脱去童的衣服,她乖乖的,像只小白兔一样随我摆布。在最后一件衣服脱去后,童抓住我的手,让我闭上眼睛。
她指引着我摸到光洁的皮肤,上面有蜈蚣一样凹凸起伏的粗糙的肌理。
“这就是我们儿子出来的地方。他可会折磨我了,非要破开肚子才肯出来。像你一样,折磨我最拿手。”
我睁开眼,吻上去。
“是不是很难看?”
不,一点也不。
“不过没关系,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有机会在这留下疤痕了。”
我们还会有孩子的,叫三毛。呵呵,那不是和一个作家同名了吗?
童盯着我,“真的?”
当然,现在就让你怀。
其实我对自己并没有信心。
在听童说威每次压在她身上一个小时以后,在听她说面对其他男人脱光以后,我以为会不行。
以前曾设想要是知道童经历过别的男人,自己会是什么心情。
心如刀绞,难以面对。
可当这些真的发生,身体却兴奋的告诉自己,不,可以接受。
我彻底被自己震撼了。
原来,真爱一个人,可以什么都不介意。
真爱一个人,可以包容一切。
真爱一个人,可以忘记一切。
就算没有忘记,可以假装看不见。
童像个孩子,蜷缩在我怀里,搂着我的腰,沉沉睡去。
童说过自己一个人,只能睡着几小时。光线亮睡不着,声音吵睡不着,有点心事也睡不着。和我在一起,不管白天黑夜,能香香的睡多了。
“因为你给了我安全感,躺在你身边,好象什么事都不用去想。”童那时还做了一个我最喜欢的动作:皱起鼻子,撸着嘴巴。
此刻,我反而没有睡意。
和童激情后,搂着童,静却浮上心头。

(18)
和童经历这么多事情,谈恋爱的三年加上分手后的两年,五年时间我们却像相恋了五十年这么久。
不是童的执着,不知熬不熬的过五个月?
无论如何不再离开童了,除非她想和别人。
可静怎么办呢?向她提出离婚?静什么也没有做错,我说不出口。
不离婚?
别说静一定会察觉,就算能瞒住她,也对不起童。
直到童醒来,我也没有想出办法。
不如就这样继续。
做梦。
不如就这样继续,直到静发现,我不开口,静自然也会提出离婚。
静的性格我知道。
我甚至都可以想象出她如何冷静的签离婚协议书。
我爱童,超过静。
这个没有办法的办法,明显偏向童。静心思那么细密,不出三天就会发现。说不定,今天回去就要摊牌。

(19)
童醒过来,伸了个懒腰。“睡的好香。哇,天都黑了?你在不在这里吃饭,冰箱有净菜,我去炒炒就行了。”
“不。”我斩钉截铁的说。
童脸色惊变。但是她尽力克制住自己,勉强的笑着说:“那就算了。”
“不要你动手,我去做给你吃。”我又成功的开了她一次玩笑。
童张大眼睛,“真的,不骗我?”我点着头。
她高兴的笑了,扑过来,调皮的坐在我身上,用小屁股压我肚子。“你坏,你坏,……”
童突然不笑,哭出来。“你坏……你总是欺负我,让我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一下子又落下去……”
我用手勾住她的背,让她靠在我胸口。
“童,我保证以后不再欺负你了。我保证以后不会让你再痛苦了。”
“真的?”童从我胸口扬起头,眯着眼问。
站在曾经生活了三年的房间里,我拿着锅铲,万千感慨。
童从我腋下把头钻过来,双手搂着我的腰,傻笑着望着我不说话。
“别过来,乖,等下油溅到你脸上怎么办?那就毁容了,不美美了。”
童还是不说话,灿烂的笑。
夹起一片肉,“试试味道怎么样”,童抬高头,听话的张开嘴。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舍得便宜菜了,我把自己的舌头送进去。
我们是一对连体婴。
我们都是婴儿,2年停止生长的婴儿。
我和静说过要去见威,所以整整和童生活了两天。
我们牵着手去超市,我一包包拿零食,童又偷偷把零食一包包扔出来。
我们去电影院看电影,我在座位上趁机偷摸了童两下。
我们去泡吧,我命令童不准穿的太露。
我们睡午觉,醒来发现童没睡,定定的坐在旁边,用手抚摩着我的脸,眼睛红通通的。“睡不着,想多看看你,多摸摸你。”我把她一把扯下来:“好戚美啊。可惜我们还要在一起一辈子,这么戚美太浪费了……”
我们看电视,一人捧一碟自己炸的虾片。看到宋惠乔出来,童激动的一边含着虾片,一边口齿不清的扯着我说:“看,我就说我瘦下来像她吧,你还不信,现在像不像?”
我要回家了,童倔,非要送我。而且还赖皮,说好送我出门,结果跟着车一直送到我家门前。童不敢进去,坐在出租车里,眼巴巴的望着我一步一回头的走进去。
童,比静先,可现在却成了偷偷摸摸的第三者。
真难受。
这种离别真他妈难受。
我甚至有冲动马上和静摊牌。
静没有多问我去看威的情况。没有发现我的“外遇”。周一上班,除了要发给员工的工资,我把流动资金都取出来,交给静。
这样,除了公司,其他已经财产全部都在静手上。只等东窗事发,我什么也不要了,净身出户,算是补偿静。
中饭、晚饭,除了有应酬外,我一定和童一起吃。我和她缠绵到晚上11点,哄童睡了才回家。
当然童没睡着,她只是作出睡着的样子。
每次出了大门回头望,都可以看见童的房间又亮起灯。

posted on Saturday, March 11, 2006 1:11 AM #中华一绝 * CN Delicious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Post Feedback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