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and Canada

Feelings from both Canadian and Chinese

Home Contact Syndicate this Site (RSS 2.0) Syndicate this Site (Atom) Login
  147 Posts :: 279 Stories :: 487 Comments :: 41 Trackbacks

News

欢迎光临中国人的加拿大家园
为提供更好的信息服务,chinada的最新文章还直接作本页面书签或访问Chinese in Canada Canada living获取详细信息。谢谢理解!


寻 Vancouver和 Burnaby 有兴趣报考 GMAT/GRE/TOEFL者, 有意者请留言或给我发 电子邮件

Vancouver OnSale


文章 分类

存档

日记 分类

Delicious Foods

Immigrate Cases

Job finding

Programming

Study link

好好链接


(19)
我以为这样的生活,不出3天,静就会发现,岂料一过就是2个月。
静似乎很理解我“工作忙”,对早出晚归的丈夫见怪不怪。
周末我也去陪童,周六晚上还睡她那,甚至周日回家随便用个“打牌晚了,在XX那睡的”理由打发静,她也没有责难我。
难道,静早已经知道,却不愿说破,故意装聋作哑来维持婚姻?
我为静心酸。拿和童那种灼热的感情比,真不清楚和静冷静的生活是不是爱。但静是在我最失意的时候,解救了我。
我感激,也不想伤害她。
静是在我开公司之前嫁给我的,虽然后来生意做好了,在生活条件上从没有亏待过她,可静也算是我糟糠之妻。如果静真是装聋作哑,那她为我们婚姻所做的牺牲和所受的委屈,也是我一辈子补偿不了的。
静像母亲,包容我。
而童,像我孩子。
童从来不问我什么时候和静离婚,从来不问今天静发现什么了没有,她只是一次次默默送我出门。
再过一个月后如果还是这样,我也会主动向静提出离婚。
这种生活,不是享受齐人之福,是折磨。
周日,回家,晚上11点了,家里还没有亮灯。在我“加班”的时间,静想必给自己也安排了很多活动。
哎……
我叹息着,上楼,开门、开灯。
静吓了我一跳,她原来在家,正坐在客厅里,没开灯,不说话。
她发现了?看来我们婚姻真的到了要结束的时候。
我也不说话,把房门钥匙轻轻摆在茶几上,坐到她旁边。
静递给我一张纸。
不是离婚协议书。
抬头写着市妇幼医院。上面有我不懂的名称和符号。
“这是什么?”
“化验单,我得了XX,也就是性病中的一种。你老实说吧,是那时我叫你去看病你就没看还是现在还好这口?”
我错愕。
静得了性病!
静得了性病,那我肯定有,那童也肯定有。
我从25岁开始就不喜欢桑拿和找鸡,好久都没有搞过一夜情。
同时应付老婆和爱人,再要找别的女人,铁棒都要磨成针。
自己很清楚,三个人中,传染源肯定不是我。
不是我,那就是静或者童了。
是静?那她还会坦荡荡的拿化验单给我看?
是童?威已经关了几个月了,那童除我之外,还有别的男人?
我的头昏了。无论是哪种可能好象都不可能。可又只可能是这两种可能。
我真希望自己是晕了,也许哪天出去叫过鸡不记得了呢?
无论真相是哪样都会出乎我意料,颠覆我所了解的人性。
到底是静还是童?
到底是静还是童?
到底是静还是童?
我不敢相信静乱搞了还可以做出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这么镇定的来推卸。
我不敢相信童乱搞了还可以做出一副痴情的样子,每天眼巴巴的盼我去,送我走。
在静面前,只能承认是我传染给她的。既然上次承认嫖妓,这次也只能承认传染性病。
也许,这倒是机会,离婚的机会。
可是,是不是童传染给我们的?如果是,离婚了,还和童好吗?
“上次我没有去看病,没想过这么容易中标。”
“你出去玩不要紧,还搞了病回来传染给我,是不是太没道德了?盗亦有道,拜托你以后出去乱搞记得带套!”
静字字有声,呛的我无话可说。
“我明天陪你去医院治疗。”我只得说。
“不是陪我去,你也要去,你是男人可能还没有症状,但是一定有感染,要一起治疗。”
“好好。”
我心情无比烦闷。一刻也坐不下来。
没想过这么乱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我同时和两个女人上床,终于被报应,老婆和至爱,我竟然没办法肯定是谁传染性病给我。
如果是静得的,那我,真是看淡了她,她在我眼里一直是贤淑能干的好妻子。当初会和她结婚也是因为觉得静比童贤惠,现在她竟然让我绿帽子戴的没点感觉,厉害。
如果是静,结果那倒简单了,我反正是作好了和她离婚的打算。
如果是童得的,那童一直在骗我,所谓情深爱浓,只是她演出来的。童可以演的这么逼真吗?也许吧。她是很善于装小可怜的。
如果是童,我该再一次分手,回到静身边吗?我嫖妓染病的事,将一辈子成为婚姻的暗点。要是静以后也报复我出轨呢?
一个是老婆,一个是爱人,不管是谁,反正是我戴绿帽了。
这真是人性的考验。只要两个女人自己不清口承认,我也将永远不会知道事实,带着这样的疑惑与任何一个女人继续生活,都是种折磨。
我一个人在客厅反复走来走去。
这天,很闷。
我急,我燥,我烦。
我径直出门,去童那。
不管有没有结果,我要去问童。
在童楼下,她房间果然还亮着灯。我听见屋里还在轻轻放着电视。
“谁啊?”
“我!”
等了好一会,童才来开门,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
“你在干什么?怎么这么久才开门?”不祥的感觉浮上来,我越发气燥。
“没干什么。”
突然看见客厅地上有一个盆,里面有咖啡色的水。
“你这是干什么?洗脚?洗脸?洗……”童脚上还流着咖啡色的液体,已经浸湿了睡裙裙角。她显然刚正一边坐盆一边看电视,因为开门,没来得及擦。
“你在坐盆?!”
童不说话。
我拿起盆子旁边的药水一看,正是治疗性病的外用药水。
“什么病?把病历拿来给我看看。”
童低着头,还是不说话。
“我知道你病历本放哪了。是放这个抽屉里面的……”我一把打开抽屉,翻开童的妇科病历,XX重度感染,三级!
“你得性病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不说是因为……”
“啪”,我一脚把盆子踢翻,水流得到处都是。“你不说是因为你不好意思说!你不说是因为你不好意思告诉我你现在一刻也忍不了没有男人!你知道我每天晚上都和老婆在一起,所以你不平衡你也要和男人睡觉!你得了性病,传染给我不要紧,可是我还传染给我老婆了!莫名其妙得了这种病,给她身心带来多大伤害你知道吗?哦,你是不是怪我没和她离婚,故意让我把性病传染给我老婆,她发现了,我们离婚,我就能永远陪着你一个人了,是不是?”
童哭了。“你怎么就知道是我传染给你的?是不是你出去……”
“我操!你还怀疑是我出去乱搞找小姐传染给你们?我是这样的人吗?”
“不一定是找小姐,可能是一夜情呢?以前我们没分手的时候你就去搞过一夜情!”童哭喊着说。
我是找过网友一夜情,三年里唯一一次得手,可是因为那次对方年老色衰,索然无味,自己几乎都淡忘了。
我没有告诉过童,童也从没有提过。
“好啊,你还把那件事翻出来说,这么多年了,原来你一直知道一直记着,真阴!我还没说怪你,你倒先怀疑我了。不相信我拉倒,我们分手!”
已经清楚了。如果不是童,她怎么会得了性病也不说,背着我自己悄悄治疗呢?
童哭着过来抱住我。“你别走……你不要怀疑我……”
“我最讨厌别人骗我,当我是傻子了。你放手,你说我要走凭你的力气拦的住吗?”
“好、好,我放手,那你是不是不走?”
不走?我脑子一片混乱,呆在这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何况,刚才出门都没跟静说。
“你放手,我不走。”我骗童。她倔起来、闹起来,今天一个通宵又会没完。
童这才放手,我夺门而走。
童在我身后号啕大哭。“你骗我!你怎么走了?你走了是不是永远不会再来了?”她声声凄烈,现在还回旋在我脑中。
我烦透了!我烦透了周旋在两人之间!我烦透了猜猜骗骗!
我没有回头就直接下楼。五分钟后,童开始打我手机,频繁的我按结束的时间也没有,直接关机。
那天半夜,下了好大一场暴雨,闪电,雷鸣。
第二天,放晴,好大的太阳,照得人心底空荡荡的。
早上我试着开机,想打去公司交代事情,没想到童的电话马上打过来了。
两年了,她其实没变。
静就在隔壁,我赶忙关了手机。
和静一起去看病,检查、化验、开药、吊药瓶,直到下午三点。然后把静送回家。
“我去公司转转。”
我去了童的家。不管是不是她传染的,终归割舍不下她。童昨晚那凄烈的哭声,更让我放心不下。
门没锁,推开门,看见童坐在地上,穿着我的衣裤,披头散发,折飞机。
“童,你干什么,这么热的天还穿着我的保暖内衣,童,童……”
童的眼睛看也不看我,只是拿鼻子嗅衣服,喃喃的说着:“老公的味道……”
童疯了。

(20)
童在电脑里给我留了言。
“不要怀疑我,也许我说什么你也会不信,毕竟你以前曾认为我淫乱过。不过,我可以发誓,除了威,只有你一个男人。
第一个是你,最后一个也是你。
如果不是那时精神有问题,可能连威都不会沾染我的身体。还记得吗,我不是说威第一次和我上床觉得人格好象分裂了吗?那时,严重的抑郁症,已经导致我精神轻度分裂。
而后,能和你重新在一起,是我最快乐的2个月,仅次于我们刚认识的时候。
我想,你真是我的药。
毒药是你,弄的我不生不死,精神错乱。
灵药也是你,治好了我的精神病。
半个月前,我发现下身不舒服,去医院检查,是性病,而且导致很多妇科病复发。除了你知道的性病外,盆腔积液、宫颈囊肿、宫颈糜烂、阴〈!---->道炎,你所能想象的到的妇科病,几乎全齐了。要知道,在生完宝宝后,妇科病可是全治好了。我很清楚,不是你,就是你老婆传染的。当然,到底是你还是你老婆,现在你自己应该最清楚。你问我为什么不告诉你?我能说吗?如果是你,我不说,还可以装着继续和你好下去,我说了,捅破了、撕破脸的结果只会把你往你老婆那边推;如果是你老婆,一向被你称为贤惠文秀的老婆,红杏出墙,你要受多大打击?而且从我嘴里得知,就算你相信我所说,可是被我知道你选的比我贤惠的老婆还让你戴了绿帽子,你更会觉得脸面挂不住。你那么要面子,心里怎么会受的了?所以,我决定不说。反正不说这种事过不了多久也会昭然于世的。只是,没想到你反而怀疑我。
哎。
你总是需要一万个理由才能坚持爱我,只要一个理由就可以放弃我。
而我,一万个理由也不放弃你,只凭一个理由--爱,就可以坚持到底。
可是,这次还能坚持下去吗?
你知道这两个月我有多开心吗?我做梦都是甜的。只是,我有多开心就有多担心。我怕,美梦容易醒。不知道哪天你又会消失,所以和你在一起,睡觉都是种浪费:我本来可以拿这段时间静静的看着你,实在的摸到你,可是一睡着,就什么也没干、白浪费几个小时了。
失而复得有多开心,得而复失就有多痛苦。
昨晚你决绝的走出我家大门,我崩溃了。
可能你一辈子不会再回来了。
从那刻起,我头昏、眼花、恶心,心砰砰跳的厉害,好象要蹦出来,手脚发凉,发麻。我一夜没睡,不停的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快来救我,我支持 不住了,我就要疯了!可是打不通,一直都打不通。我只能趁最后还清醒的时间,给你写最后的留言。
不要怀疑我,我没有淫乱过……”
从童手里掰出的纸飞机,是用她超声检查报告单和阴〈!---->道镜报告单折成的,上面除性病外还写着:盆腔积液、宫颈囊肿、宫颈糜烂、阴〈!---->道炎、细菌感染……我所能想象的到的妇科病,几乎全齐了。和静一起看病,我知道对女人来说,检查和治疗的过程有多痛苦,而静,除了性病外,远没有童这么多妇科病;而静,检查时有我陪着。
应童父母的要求,我把童送到了她故乡的精神病院。和某些病者比起来,童不具有攻击性,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和一个人喃喃对话。那个人,就是她深爱的、同时深爱着她的“我”。我去看她,她也不认识,可能她认定这个我,并不爱她。
这样也好,对童来说。
她可以永远和爱人生活在一起。
我和静离婚了。离婚前,向她坦承一切。
静吃惊,不过也爽快的承认:她是和别人上过床,性病很可能是别人传染给她,然后给我,再传染童。
“对不起”,静说:“我当时也怀疑过是不是他传染给我的,只是和你找鸡比,我觉得是你传染给我的可能性更大,所以,我就推到你身上了。哎……”静叹口气,“我早知道会牵连到另外一个女人,导致她发疯,一定早就实话告诉你了。我还以为,你和我一样,是失去最爱,随便找个合适的伴,谁知道你还有机会和最爱相守。哎,我是真不知道,我知道了一定会主动退出。我也是女人,我以前也有过最爱。你不会怪我吧?对于我来说,永失最爱,那么淫不淫乱也没关系了,我以为你和我一样达成默契,所以你出轨我知道也从不提;同样,我出轨你也没提。哎……”静又叹口气,“谁知道是你心里还放着她所以一点都没留意呢?”
我已不想再谴责静半句,毕竟,最终导致童发疯的是我,不是她,而且这段婚姻,我也有背叛。签离婚协议时,静坚持把一半财产退给我,悄悄搬走。
而我,一直住在我和童的家,不再离开。
写到这,这段刻骨的爱情终于写完了。
如果告诉你们,最后我带着良心的谴责赎罪,一辈子守在疯了的童身边,你们可能对我的骂声轻一点,心里能接受一点,那么,看到这就请离开吧。
如果,你们想看到我现在的真实生活,那就请接着往下看。

后记

33岁的我,单身,是一家香料代理商,刚买了一套新房,准备找个正经的女朋友,谈半年,然后结婚生子。
香料总部的同事,知道我离婚,问我想找什么条件的好帮我介绍。说是不是要找没结过婚。
结没结过婚,无所谓。
那外貌呢,喜欢什么类型的?同事问。
无所谓。
身高呢?
无所谓。
你到底有什么要求,这样我们很难帮你介绍。
品德好,愿意和我作个伴就行。
这样的啊,我们公司就有,你看阿芬怎么样?
芬,32岁,是总经销商的行政文秘,我也认识。芬虽然离过婚是单身,可因为长相实在不可恭维,身高只有一米五四,还戴着厚厚的眼镜,所以每位老总的妻子都放心她当文秘,已经干了7、8年,大家知根知底。
可以啊。只要她愿意。
哦,那芬肯定乐意。可是,你愿意?我们刚才其实是开玩笑说的。
真的,我真愿意。
同事撮合后,每天,我都能吃到芬亲手包的肉粽,我也接送她上下班,尽到男朋友的责任。然后,回家,在同城聊天室寻找一夜情。
我很希望告诉别人,和童以后,不仅丧失了爱的能力,也丧失了性的冲动。
我很希望做到孓然一身,只守着童的爱,过完剩下的几十年。
可现实生活并不是如此。我母亲想家里添丁,能有人和我作伴;而我自己,这个经历过童的激情的成熟男人,在寂寞的夜半,冲动强烈。
只是,我连右手都不爱用,怕用的时候会想起和童亲热的情景。
在聊天室里,我专门寻找那些名字带隐晦暗示的女性下手,比如说这个:“空床的半边空着你(女)”。
“空床”显然也被我的名字“无心之竹(男)”吸引了,惺惺相吸,开了QQ单独聊,最后她告诉我地址,让我去她家。
我没有去,而是笑着关了QQ。
QQ上“空床”留给我的地址,是我每天上下班之前,接送女友的地方。
睡觉,明天还要早起去接我女朋友。
躺在床上,黑暗中望着天花板,对童说:童,其实你比我幸福,至少你能在虚幻世界和最爱生活;而我,将继续悲惨的活在现实的社会。这里,尽是些我这样的、永失最爱的男人和女人,独自抚慰自己失去爱的功能的心。(完)

posted on Saturday, March 11, 2006 1:15 AM #中华一绝 * CN Delicious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Post Feedback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