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3, 2007

好久好久没来这里了.....

posted @ 1:26 PM | Feedback (2)

Monday, December 25, 2006

当我们6点半赶到思澄堂的时候, 那里早就人满为患了,主楼的各个通道口都有民警在把守,还摆了障碍物不让人进入.我逮到其中的一个民警问到: 连基督徒也不能进去吗? 他摇了摇头, 然后用手指了指主楼的后门.我知道那边是喝水的地方.当时也不想了,俩人拔腿就往后窜, 最后在小礼堂里找了个位置坐下了.这小礼堂,我记得是去年思澄堂在修缮的时候用来当成主堂的地方.昨晚那里也是人满为患.

礼堂里的电视转播远比不上主堂里的气氛,不过心诚就好.

期间迫不得已接了两个电话,一个是牙齿打来的,他刚从大马回来到上海, 吃晚饭的时候给我打电话祝我Merry Christmas.心里有阵小感动, 这小子还是挺记着我的.他1月初回家,可能期间会到杭州逛下.随他高兴,不来的话以后我回家也可以碰的到的.

另一个是琅打来的.我一看手机上显示的专网电话我就知道是琅这个死女人了.就弯着腰跑到礼堂外面跟她匆匆说了几句. 死女人在那边冷冷清清的,刚打工回来,辛苦的娃,抱抱.我叮嘱她明天圣诞节一定要去教堂,不要一个人闷着.再开朗的人,一个人闷久了也会闷出病来的.后来我们一起数1,2,3,然后一起挂了电话.

教堂的诗歌崇拜结束后,雪和小蔡也过来找我们了.然后我们四人一起去了浙二对面的KFC打牌.用的是他们看满城尽带黄金甲时送的扑克.因为ZY不会玩,所以就我们三个玩斗地主.玩了两把后,坤少来电话说他已经在KFC外面了.就告别了他俩奔到老贾家游戏去撂.....可怜了坤少火锅吃了一半就奔出来了,车子开到一半又被拍了照,哎,看来平安夜是对不起坤少了.

老贾家真是人气旺到爆,该到的人都在,大家都是年轻人,又会玩,气氛是很热闹,我真是嘴巴都要笑裂了,这帮人真的很有演喜剧的天赋.玩的游戏很幼稚,一个是洗刷刷,一个是小蜜蜂,输掉的人要喝酒以示惩罚.我还算不错,输的次数不多.哈哈,小美一下.

平安夜就在这么嘻嘻哈哈的欢笑声中过去.

posted @ 1:33 PM | Feedback (2)

Saturday, December 23, 2006

昨天下午下班后和雪去了百味鱼庄吃番茄鱼. 味道挺不错的.不知道是我们食量大还是番茄鱼的份量少了点,我们俩觉得没吃爽.哈哈,看来下次我们再去吃的话得点中份的了!

中午睡到1点多起床,等雪拖了地,收拾好了房间,吃了好些水果,就奔去逛街. 两人还买了糖葫芦,一人一串,吃着逛街,不顾旁人怎么看,反正自己觉得很享受.心情好的不得了.没有一点理由.

在四点多的时候,接到小微的电话,原来她也来杭州了. 给她的黄色甲克虫做保养. 晚上小微, 小微老公,雪,我们四人在翡冷翠吃圣诞大餐, 还开了瓶红酒. 冷翡翠的情调确实不错,菜做的也很精致,口感也很好,那个雪鱼真的很棒.

吃完饭,聊了好久的天,然后四人开车去逛西湖.看的小微直想回杭州.杭州这个上海的后花园真的是太适合生活了.和友人们一起吃饭逛街游西湖真的是人生一大乐趣.

明天就是24日了.明晚和ZY去教堂.哈哈,就这么过平安夜吧!!!!

posted @ 10:26 PM | Feedback (0)

Friday, December 15, 2006

同事怀孕了, 所以最近我们几个女生一坐到一起吃饭就会关心她的孕期状况.

怀孕后注意的事情真的好多, 得了感冒不能吃药, 很多原先她喜欢吃的食物,现在看着都会反胃.

哎,真是难为她了.

我笑着开玩笑说, 以后生小孩还是人工受精吧,然后再找个子宫培育它.

她们几个女生全投了反对票, Susan说,没经过怀孕生产的女人是不完整的,

无法体会其中的一些滋味.

想想前几天, 因为路堵,到家快七点了.老妈打了个电话过来,我刚准备拿钥匙开大门.

老妈说她刚吃好饭,打个电话给我说说话,问我在干嘛.

我说刚到家准备开门,晚饭还没吃呢.

接着不一会儿就听到老妈哽咽的声音,然后是抑制不住的哭声.

我说你哭什么啊,怎么这么傻的啊,我习惯了啊!

她说她心疼我.这么冷的天,这么晚到家,还要回家自己做饭.所以就难过了.

说这话的时候就像她自己受了多么大的委屈一样.

这种切肤的爱,估计也就只有自己的生母才能给的.

posted @ 7:40 PM | Feedback (1)

Wednesday, December 6, 2006

本周六老娘生日, 中午发了封信给小J,通知到时候吃饭的时间和地点.

----生日蛋糕有没有的啊?

----有的,订好拉!

----那我好象除了吃就没什么事情拉.

---是啊,谁叫你就是只饭桶拉!!

----那你就是只水桶.

----女人都是水做的,知道伐???

then, no more reply.............

--------------------------------------------

上午搭老贾的车去free mori订完蛋糕回公司的路上,老贾顺便去银行取了钱要去交汽车保险费.

因为数目比较多, 所以钱包都鼓的撑开了. 我盯着他放在车上的钱包说: 老贾, 我现在很想打劫你.

----- 这钱马上就要拿去交掉了.

到了公司, 我跟小施说, 我刚才想打劫老贾.

----那劫财还是劫色拉?

----劫财..................劫色嘛, 还得挑个良辰吉日.

小施无语中..............

------------------------------------------

某个麻烦的客户,增值税发票退回来两次要我们财务重开,关键是错不在我们.

下午收到财务重新开好的发票, 发现发票上沿被撕开了一些.

问道: 这发票怎么是破了呢?

小施答: 不知道,这个不影响的.

答: 看来这个客户太难搞了, 破了点的发票刚好可以表达一下我们的愤怒.

接着, 复印留底, 交仓库同事EMS寄出.

---------------------------------------------------

我一室友,住厨房隔壁, 某日厨房水管漏水兼厨房地面积水.

此女感叹: 我一直以为我可能会被煤气炸死, 想不到我还会被水淹死!!!!

无限惊叹此女想象力...............

-------------------------------------------------------------

今天看到一句话: 钱赚来不花那就是纸.

nod!!!!

该好好计划下这个春节的outing 才行.

posted @ 10:03 PM | Feedback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