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din'

春眠不觉晓 庸人偏自扰 走破单行道 花落知多少

Saturday, March 11, 2006 #

为什么非要写标题,只是另一篇絮絮叨叨

  今天下午在任老师家里吃饭,回来后突然特别想家。
 
  大蛋她们全去陆老太家了,老爸老妈去山里度假了,所以Gtalk上忽然没有了在线的人,好冷清。
 
  记得上次和大蛋一起去陆老太家,我们仨在夜晚的街道上散步,边走边唱“啊哈,神奇的九寨~”,回来窝在陆老太的房间里,一边吃果冻一遍挖隐私,结果挖出来的全是大蛋的隐私。都很晚了我还是没有睡意,陆老太明明已昏昏欲睡可还是不屈不挠地挣扎:罗阿肉我还想聊天~
 
  记得临走前,大蛋大老远从成都跑到西安来看我,从大学毕业到那时我们有8个月没有见面了,在火车站我接到她的时候拉着她的手,好熟悉的感觉,笑着跟她说话时,突然有些哽咽。我们每晚上都要聊到三四点,像是要把这几个月没说过的话都补上似的,我嗓子都说哑了:)大蛋给我带了很多好吃的,比如小作坊豆腐干和溜洋狗牛肉干都是以前我在宿舍拼命抢的东西,现在一下子有这么多再也不用抢了,可我也没时间吃了……
 
  记得临走前接到笨笨的电话,给我临行前的祝福,并告之他墨大朋友的联系方式。接到他的电话我一开心就不知说什么好了……
 
  可是现在,现在我对着空荡荡的房间,突然间觉得自己一无所有。
 
  就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大家相亲相爱,梦醒后发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嗯,我又开始了祥林嫂式的絮絮叨叨。心情特别低落的时候怎么办?打开QQ说着不知所云的话,合上电脑关了灯蜷缩在床上,最后不得不打开space对着冷冰冰的方格子练打字。如果我可以像《爱达荷》里的麦克一样,一痛苦便会陷入昏睡状态,直接将这段时间skip掉,该有多方便。
 
  好了,已经快一点了,我又成功地浪费了一个晚上,现在可以心满意足地去睡觉了。晚安!
 
  对了,忽然想起《金刚》来。金刚真的是太寂寞了,呵呵。我比它要好很多了:)

posted @ 7:39 PM | Feedback (5)

第一次去学Bible

  昨天可能是我来到墨尔本以来最开心的一天。才发现原来我是个喜欢待在人群中的人,以前在国内的时候我整日整日一人待在家里也从不会觉得闷,但现在如果让我继续一个人待下去,肯定会疯掉。
 
  好了不说那么多废话了,昨天晚上跟Keegan去学Bible,因为总是听朋友说去教堂学英语是很好的方法,我很想提高自己的英语嘛:) 不过昨天晚上不是在教堂,而是在一位阿姨的家里,听Keegan说阿姨非常好客,经常请大家到家里来学习。一开始我还担心自己的英语差,而且又是新来的什么也听不懂,不过一进门就立刻把所有的顾虑都忘记了。客厅里坐满了年轻人,到处都是欢声笑语,大家都互相热情地交谈着,还有几个男孩围在一起摆弄吉他。我去的时候正好已经开始吃晚餐了,keegan帮我盛了一大盘饭,虽然是全素的,可是吃得很香很开心,还有冰淇淋和西瓜可以吃。这时我表现的特别没出息,像是几年都没有吃东西一样,一面忙着向嘴里送饭,手里拿着蛋筒冰淇淋,眼睛还盯着前面的水果冰淇淋,都顾不上和别人说话了:P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对couple,Sarah和Joe,他们都是泰国人,不过Sarah是在这里出生这里长大的,说着一口非常纯正的英语,她以前也是学通信工程的,现在已经工作了;Joe来这里已有十年,他是一个Photographic Designer,虽然他当初来澳州学习是听家人的,但是后来果断地选择了自己兴趣所在,现在从事着自己喜欢的工作。很羡慕啊,不过我已经错过了两次可以选择的机会,现在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我的通信工程了:(
 
  吃完晚餐,大家围在一起唱歌,不,应该是唱诗吧。先由一个男孩自弹自唱一首中文歌,他唱的相当的好听,跟我绝对不是一个级数的,不过不知道这首歌的名字,大意就是教导启迪人的那种。然后由大家从人手一册的歌本中自由点歌,点了大家一起唱。这些歌都很好听。我在Keegan的撺掇下也随便点了一首,结果是首很难的,大家硬着头皮唱得七零八落,我一脸歉意,在肚子里偷笑。
 
  唱了三首歌后,由一个新加坡女孩领着大家祷告,然后开始讲Bible。她是用英语讲,不过每讲一句话,都由一个男孩翻译成中文,Sarah还在旁边用水彩笔在画板上根据情节画插图,很有趣。然后每个人都要跟大家分享自己最近的经历,开心的和不开心的事,还有心中的愿望。其实我最希望的就是家人都平安健康,其他的事我并不担心。
 
  很喜欢最后那次祈祷,大家围成圆圈跪坐在地上手拉着手,由Sarah为每个人祈祷。谢谢她对我的祝福,我相信一切都会好的。

posted @ 7:37 PM | Feedback (1)

Thursday, March 9, 2006 #

想念宿舍……

   都是那只燕子的错,居然真的把我们大学四年的回忆录写完了!看得我笑的抽筋,笑着笑着就不由得忒别怀念以前的生活,感觉所有的事都历历在目却又遥不可及……我趴在桌子上发了很久的呆。
  昨天下午没有课,我和班上新认识 的朋友在校园里散散步聊聊天,然后又一次来到北边大片的草场和有尖尖顶教堂的地方,不过这次终于不是一个人了,有人聊天的感觉很不错,虽然是用三脚猫的英 语。我絮絮叨叨地跟这位新朋友介绍我们大学时代的宿舍生活,可是他始终不能理解,和好几个人同住在一间屋子四年之久怎么可能过得开心,在他看来,没有私人 的生活空间是可怕的事情。我突然想到,其实没上大学之前,我也曾这么认为,不过当我第一天和室友住在一起的时候,就把所谓的“私人”之类的想法统统丢在脑 后了。我是如此习惯和大家做同样的事情,相同的兴趣爱好,不同的性格,总是那么妙趣横生。然而现在我不得不开始去习惯一个人坐火车,一个人去超市买东西, 一个人坐在电视机前看片……
  “Do you miss your friends?”他突然问我。啊,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吗?出门在外的日子总是如此孤独,而我也终于理解聂赛猪那么渴望说四川话的心情了……
  刚刚又去参观了陆老太的space,上面有几篇新的日记,写得是她们现在的生活,看得出来她们过得很好很开心。我传了两张聂赛猪和陆老太新造型的照片到相册里,这两个丫头变漂亮了好多,都快认不出来了!还有陆老太在我离去之后终于买了新衣服,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posted @ 5:17 PM | Feedback (0)

Thursday, March 2, 2006 #

迷路记

  身边总会有这样的女同学,在校园里待了一年多去学生食堂还会迷路,到市里逛街从来东南西北不 分。她们对此理直气壮的宣布: 我是路盲! 我常会在心底暗乐,从小到大只要去过一次的地方,绝对能独立的找到;即使到一个新的城市,连太阳位置都不用看,脑中的指南针便会自动感应出正北方!可是我 引以为自豪的方向感在这个奇怪的国度里,竟然完全消失了!

  来墨尔本的第一天,我就被city里五颜六色的大街小巷冲昏了头脑,各种肤色的时尚男女匆匆而行, 阳光强烈到离了太阳镜眼睛会被灼伤,眼花缭乱的我只能迷茫地跟着来接我的叔叔大步赶路。

  接着几天问题接踵而至。墨大的校园是如此大而神秘,校门就有很多个,每个学院都有自己的地盘,无数教学楼掩映在绿树丛中,大路小道四通八达曲里拐 弯,不一会我便迷失了方向。还好手中备有校园的地图,我便手捧地图到处拦人问路,有时运气好,还能找到同行者一起前往目的教室,有时候运气很背,被指路人 搞得更加迷茫。最郁闷的一天是星期二,上午10点的课,我早早就到了学校,问了好几次路,还有一个热心的同学帮我一起找,最后迟到20分钟才到达隐蔽的教 室。

  中午说好要去在RMIT读书的高中同学家里吃午饭,他告诉的地址很清楚,从墨大乘电车到State Library,然后向东走就能找到,何况我两天前才去过他家。然而当我下了电车,又开始迷茫了:东南西北?我心中已经完全没有概念了!看了一会街道边大 柱子上贴的地图,哇!密密麻麻眼花缭乱,虽然看到“You are here!”的大箭头,但还是头晕。只好拦住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可怜兮兮地问:“Excuse me, lady. Could you please tell me which is the eastern direction?” 老太太手足无措地环顾四周,说自己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要帮我问问别人。她转身拦住了一个小伙子,小伙子夹缠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 以然。接着拦住一对老年夫妇,他们居然煞有介事地从包里掏出一幅地图,一起研究起来。我简直哭笑不得。她们研究了半天,一起问我:你到底要去哪里啊?我说 我去找我同学,他家就在RMIT红色大楼的东边。她们又问:你有没有手机啊?有的话叫你同学来找你吧!我狂晕。倒是可以叫他来找我,不过两天前才来过的地 方还会迷路简直太丢脸了!我正要投降伸手去掏手机,忽然看到了视线尽头RMIT红色大楼的右边那栋古香古色的建筑:墨尔本曾经的监狱!电光火石间,我心中 豁然开朗,转头对几个热心老人道了谢就冲了过去。记得那天去他家经过监狱的时候我还问:可以进去参观吗?哈哈哈!

   明明很近的距离我却花了40分钟,这还不算什么,下午的经历更让人倍受打击。本来打算去图书馆,自认为经过一天多的摸索,已大概了解校园的情况, 想试着脱离地图,看能不能找到图书馆,结果顺着心中的方向越走景色越离奇。现代的教学楼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开阔的大片草地,小路边有一个个用雕花铁门 围起来的College,隐蔽在树丛中,远处有尖尖顶的教堂。真是块寂静的好地方!不过一个人在这里散步的话会感到很凄凉,我看着蓝得不可思议的天,美得 让人伤感的景色,心里又快乐又有些酸涩。

  我知道又迷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脱离地图,什么时候才能听得懂课,什么时候才能无障碍地与当地人交流, 什么时候才能完全适应这里的生活,什么时候才不用把超市里每样东西的价格都乘以六……

  下午5点钟的阳光还是那么炙热,我低下头继续执著地赶路。

posted @ 3:55 PM | Feedback (6)

Blog Stats

  • Posts - 78
  • Stories - 9
  • Comments - 556
  • Trackbacks - 2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