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Blog Stats

日记 分类

存档


曾微

吃了没得?

 

中国有些机构是完全不需要的,这些机构的人闲着没事干,要体现自己的存在(或者要使用自己的权力),就找事做,一找事做就坏了,他们能做的尽是不该做的事,于是一做就“破坏正常秩序”,弄得怨声载道。

地方语委就是这样的机构之一,当然,地方语委是无用机构中权力最小的,但设了人就要做事啊。《春城晚报》( 090416A 08 版)报道,昆明市语委副主任 4 15 “目前层出不穷的各种方言剧和方言栏目,今后可能被设定门槛,作出限制”。

这就是说,今后赵本山和小沈阳的东北话可能要改为普通话,《武林外传》的人物也可能要改打京腔。这些节目“可乐”的重要成分就是方言,去掉方言还能剩下多少“乐子”呢?有些节目甚至完全靠方言取乐,比如用云南方言配音的“开心蒙太奇”,如果改为普通话那就一点都不“可乐”了。

语委为什么要去掉这些“乐子”呢?语委副主任说要开展“说好普通话,树立昆明新形象”的活动,“昆明不是方言少,而是普通话推广还不够”。

语委“多 bi 事”(昆明方言)了。昆明的“新形象”与说普通话无关,如果全昆明的人都说普通话,不说昆明话,新倒新了,但不像昆明了。中国的各种委们已经把中国城市的房子弄得千篇一律了,还要把中国各地的语言弄得千篇一律吗?

在市场经济时代,说普通话应该由市场来管,不用语委操心。做官的人如果不说普通话就影响官运,他自然要说普通话。做生意的人如果不说普通话就影响赚钱,他自然也要说普通话。香港的电影演员现在争相学习国语(普通话),香港没有语委,没有谁强迫他们学,是他们为了“进军大陆”自己要学的。老板招工如果要求普通话等级证书,以中国现在的找工作的艰难,哪个应聘者不赶快去考一本?

说普通话只是谋生能力之一种而已,学校教了,各人学了,需要的时候能说,对方能听懂,就可以了。如果要人人“一级甲等”(罗京的水平),包括 80 岁的老倌老奶,那语委永远有事做。如果只需“三甲”(当然也不禁止“一甲”),那么语委现在就可以休息了。

昆明中青年人的普通话说得够好了,我还没有听说哪个外省人抱怨听不懂昆明人的普通话的。我倒是很替昆明方言担忧,昆明方言正在加速度地被普通话同化,比如年轻人都不知道“粥”应该读 zhu2 (昆明方言第 2 声),中年人也有不知道“肉”应该读 ru2 的。如此下去,再过若干年,昆明人就会把“哪样长长( chacha )海中间”唱为“什么东西长长( changchang )湖中间”。

民歌和地方戏的旋律就来自于方言,中国各地的风土人情也体现于方言,汉语历史演变的足迹更保留于方言,失去了方言,全国人民都只会说普通话,都成了“普通人”,没有了昆明人、上海人、西安人、广州人、东北人……中国就缺了很多意思,就消失了很多文化。有鉴于此,我倒觉得应该考虑学校是否开昆明方言课(就像上海开上海方言课一样)。我是外省人,因此这个提议不是“敝帚自珍”。

进了无用机构的人,应该识相,什么都不要做,看报喝茶,人民感谢你们。比如语委,就把方言剧的乐子留给老百姓吧,“君亦无所害”。

我在云南省语委有不少朋友,以上言论得罪各位了。谁让你们权力不够大,小民我可以不怕你们呢?如果是中宣部,我就不敢了。  

                                              2009-04-18
posted on Saturday, April 18, 2009 10:40 PM #时评

What People Are Saying About This Post...

# re: 方言剧惹着哪个了 4/20/2009 10:05 AM 思考者
好莱坞的喜剧不用说方言也很幽默


What do you have to say?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