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Blog Stats

日记 分类

存档


曾微

吃了没得?

 

我父亲的好朋友刘景象(我们叫他二伯伯)被打成右派前在重庆市教育学院工作,二伯伯说,教育学院有个右派是个“小八路”,十几岁就参加了八路军,北方人,“解放”重庆后组织把他留在了重庆。没有文化,基本上是个文盲,没有当上官,在教育学院里管文具发放。在“连人都是公家的”时代,教师用的笔墨纸张都由公家提供。

二伯伯说,有教师要领圆珠笔芯,“小八路”一定要该教师把旧笔芯拿来,检查笔芯里确实没有油墨了,才换给新的。二伯伯认为,这真是“老八路作风”。二伯伯所谓的“老八路作风”指的是“艰苦朴素”,二伯伯也没有去过“解放区”,他的这种认识是党教育的成果。

二伯伯感叹,“连这样的人都被打成了右派!”言下之意是“小八路”是党自己的人,而且是忠于党的人,而且是好人。

我问,“小八路”为什么被打成右派,二伯伯说“小八路”脾气不好,如果他认为某事领导做错了,就说,甚至骂。(我想,“圆珠笔芯”没有当上官就是因为脾气,不是因为文化。没有文化而当上官而且当上大官而且当上管文化的大官的八路多得很。)

“圆珠笔芯”被打成右派的时候还没有老婆。我很想知道“圆珠笔芯”后来是否老实了,是否找到老婆了。但没有来得及问二伯伯,二伯伯就去世了。  

                                      2009-5-8

posted on Thursday, May 14, 2009 9:35 AM #右派故事

What People Are Saying About This Post...

No comments posted yet.

What do you have to say?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