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Blog Stats

日记 分类

存档


曾微

吃了没得?

 

我父亲有两个最要好的朋友,二伯伯和王伯伯。二伯伯叫刘景象,我父亲母亲叫他“二哥”,二伯伯的的妻子叫陈学福,我父亲母亲叫她“二嫂”。我父亲和二伯伯曾经结拜过兄弟,他们是抗战期间政治大学的同学。政治大学的校长是蒋介石,政治大学为国民党培养文职(经济)干部,每个学生都必须参加国民党,这就是他们后来倒霉的原因之一。共产党也办了自己的“政治大学”,上个世纪的中国人民大学就是。

二伯伯被打成右派之前在重庆教育学院工作。我父亲被打成右派之前在成都商业学校工作。我们家在重庆。我父亲被打成右派后没有被允许回家就送去劳教了。

我父亲被打成右派先于二伯伯,二伯伯听说我父亲被打成右派并开除公职发配劳教的消息,马上来到我家,要我们全家搬到他家去住。但是第二天二伯伯也被打为右派,也被开除了公职。

虽然我们全家最后没有受到二伯伯的接济,但母亲对二伯伯的义举感激不已。母亲说,当时我的舅舅即我母亲的哥哥也来到我家,要我母亲赶快辞掉保姆,缩减开支。母亲认为我的舅舅有怕被连累的畏缩,这与二伯伯的奋不顾身形成了鲜明对比,因此好长时间都对我舅舅不满。其实,现在想来,舅舅家有5个孩子,经济并不宽裕,帮不上忙。

二伯伯和二伯妈后来被赶出教育学院,住在“巴县衙门”(重庆的一条街道名)一栋二层小楼的二楼。房子是“旧社会”建的,全木结构,地板走起来嘎嘎作响。他们住的一间大约只有6平方米,放了一张1宽的床,一张60厘米见方的小桌子,两张小凳子,两、三个摞在一起的木箱,房间就塞满了。厨房在楼梯口,公共厕所距离大约半里。他们在这间房里住了20多年。

二伯伯和二伯妈都是四川岳池县人,二伯伯是大学生,二伯妈没有读过什么书,两个人的婚姻是父母之言、媒妁之命。二伯妈穿着朴实(说土气也可以),家务勤快,做得一手好川菜。不过她的家庭出身是地主,应当是四川千千万万那种比贫农过得还苦的地主,这种家庭出身的人与“好逸恶劳”不沾边。二伯伯对二伯妈的土气没有丝毫不满,因为二伯伯自己也土气,两人非常般配。

打为右派以后直到右派改正以前,二伯伯和二伯妈都没有正式工作,街道组织闲散人员拆旧衣服,给一点微薄的报酬,他们两个人就做这个工作。我读书的小学就在他们家附近,放学时,我经常看见老两口坐在散发着腐烂气味的破布堆里用剪刀拆线。

上个世纪70年代,我在江西工作,江西的经济状况比四川好一些,我每次回家探亲,就给家里带肉、油、花生、水果糖、洗衣粉、肥皂等等。我回家后总是去看看二伯伯二伯妈,给他们带去一包花生。我在他们家里一坐,房间里就没有什么空地了,冬天很冷,老两口就坐在床上,用被子盖着腿。我和二伯伯的话题多半是国家的铁路建设(当时我是铁道部大桥局工人),二伯伯对每一项工程的开工竣工都非常关心。其实,那个年代,生产总是要让位于革命的,九江长江大桥从1972年建到1995年,二伯伯看到了它的开工没有看到它的完工。

那种晚上,在15瓦灯泡的昏黄的光线下,老两口笑眯眯地相拥在被子里,是一幅实实在在的“相濡以沫”的画图。

二伯伯的右派改正以后,1980年春节,他们请我们全家吃饭,我们的父母、我们姊弟妹3人及配偶,一共8个人拥到了他们6平方的家,他们找邻居借板凳,竟然把客人都塞进去了,有3个人的头在门里屁股在门外,宾主10个人围着60厘米见方的桌子,二伯伯和二伯妈不断地撤菜、上菜。我事先告诉我的老婆,菜的味道一定非常川菜,果然,光那盆红苕鲊就叫我们永志不忘。二伯伯二伯妈为那顿饭准备了好几天,他们看我们大快朵颐,高兴不置。

因为缺会计,二伯伯改正之后还回重庆教育学院去工作了几年,教育学院给他分了一小套新房,两老的居住条件得以改善。大约在1984年,二伯妈因肺病去世,享年65左右。我母亲说,二伯妈的早逝可能与她长年拆破布吸入灰尘太多有关。老伴的去世对二伯伯打击很大,他的生活没有了情趣,大约在1988年,二伯伯也去世了。

二伯伯和二伯妈有一个女儿,50年代因为政治表现好考上了西南师院(今西南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北京的军事部门,就严格地与父母划清了界限。女儿后来转业到上海,80年代人伦逐渐正常,女儿与父母逐渐恢复了联系,还接父母去了上海。两老在上海没有朋友,很是寂寞,大多数时间还回到重庆居住,不过两老最后都是在上海去世的。

在没有顾忌之后,父亲告诉我,二伯伯“解放前”就在西南长官公署工作。西南长官公署是《红岩》中描写的“魔窟”,是特务头子徐鹏飞(沈醉)工作的地方,我很难把慈眉善目的二伯伯与“魔窟”联系起来。

母亲告诉我,国民党败退时,二伯伯掌管着“公家”的好些金条,他把金条缝在衣服里,冒着生命危险全部送到了“国库”(什么地方记不得了,不在重庆)。当时这批金条实际上已经没有了主人,二伯伯据为己有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不这么做,不是因为他忠于国民党,而是因为他不拿不属于自己的钱财。  

                                                     2009-5-9
posted on Thursday, May 14, 2009 9:55 AM #右派故事

What People Are Saying About This Post...

No comments posted yet.

What do you have to say?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