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Blog Stats

日记 分类

存档


曾微

吃了没得?

 

我的岳父叫柴全德,河南人,文盲,1998年去世,享年80。“解放”前,他当过政府的兵,炊事兵,背着锅跟着部队跑。后来被“解放”了。“解放”可能是被俘,而不是“起义”,因为他后来是退休而不是“离休”。“解放”后,他进了开封市公安局,仍然是做饭。退休前的最高职务是炊事班班长。一个“蒋匪兵”怎么进了森严壁垒的“无产阶级”专政机关的?这应该托他的文盲文化的福。毛**席最不喜欢知识分子,“知识越多越反动”,毛的警卫战士都是文盲,毛**席掰着指头教警卫战士学文化的故事我们都知道。文盲叫毛**席放心。上行下效,各级领导都喜欢文盲。当然,各级领导自己的文化就不高,高了,就当不上领导了。毛时代,文化越低越光荣,好多人都喜欢自称“大老粗”。不过,我岳父的大老粗不是自诩的,是真的。

1970 年代,我的妻弟参了军,申请入党。部队一“外调”,说我的岳父当“解放”前的政府的兵的时候“抢”过老百姓的门板,不能入党。我的妻弟回家,对我的岳父埋怨不已,问,“为什么要去抢人家门板呢?”我的岳父说,“连长的老婆来了,没有床,让下门板,能不下么?”

我很想知道,我的岳父给连长下门板是“抢”还是“借”,后来是还了还是没有还。如果是后者,那么应该是遵守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这件事在胜利者的纪录中,多半会被写成拥军。可惜,当我想问这些问题的时候,我的岳父已经去世了。

我的岳父“下”(权且用一个中性词吧)门板的事情怎么会被“组织”知道的呢,当然是自己“交待”的,不交待,鬼才知道。早年的共**党的一大本事就是让人说出自己的最隐秘的行为(今天叫“隐私”)和思想,然后据此批判你。君不见苏联的布哈宁同志在斯大林陷害他的法庭上高呼,“枪毙我吧!”布哈宁的文化多高呀,还是“无产*阶级*革命家”,都被整晕了头。

连长想睡门板还得老婆来探亲的时候才行,可见当年战事之激烈,军人之艰苦(今天叫“奉献”)。

我常常臆想,假如我的岳父他们打赢了多好!如果打赢了,我和其他数千万中国人就不会成为狗崽子(我的父亲是右派)而沦为贱民了。因为台湾没有“地****右”,而且父母即便有错也不株连子女。

如果打赢了,我和六亿中国人就不会在1959年到1961年的三年中吃不饱一顿饭甚至饿死了,因为台湾没有“三*****害”。

如果打赢了,我和八亿中国人就不会被“伟大领袖”运动,为了他个人生前中意、生后还想保持的“红色江山”“永不变色”而彼此打斗十年、让“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了。因为台湾没有“无********命”。

如果打赢了,所有中国人都会比现在富裕得多了。因为台湾的人均收入是大陆的七、八倍(2008年),而且是均富(20064月连战北京演讲所说),不像大陆0.4%的人掌握了70%的财富( 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发布的《2006全球财富报告》 ),99.6%的人只有30%的财富。

更有甚者,如果打赢了,所有中国人今天就都享有民*主了,领导人就由人民来选择了,官员就会巴结老百姓了,老百姓就不会被非法或被恶法侵犯了。台湾陈水扁目前的遭遇就是很好的说明。

如果打赢了,连愤青也会高兴不置呢,因为台湾和大陆就不会分*裂了。  

                              2009-05-28
posted on Saturday, May 30, 2009 11:42 PM #思想

What People Are Saying About This Post...

No comments posted yet.

What do you have to say?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