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Blog Stats

日记 分类

存档


曾微

吃了没得?

 

二十年前的7月,刚刚研究生毕业的我被召回四川大学接受审查。因为毕业证书还没有给,学位证书还没有给,我只好回去。

一到学校,我就向负责老师报道,说,我没有带行李。他喜出望外,说,好哇,你就住新*栋吧,被子蚊帐都有。我问,要钱吗?他说,免费。这下我有点喜出望外,有这等好事?来到新*栋一问,才知道这里专门安排被审查的学生住,属于隔离。负责老师的喜出望外是因为不好齐齿让我住到这里来而我却“自投罗网”了。

不过这隔离既无行动限制,更无看守,来去自由。那负责老师完成了对我的接待任务后就再也没有出现。我觉得,他不喜欢这任务。

我住一个单间,不是优待,是被隔离者实在不多。

隔壁是一个“难友”,本科生,天天拿着收音机收美国之音。714是法国国庆,攻占巴士底狱的纪念日,他很激动,说总有一天什么什么的。

所谓审查,没有人来“审”,就是自己写,写过程、写检查。以我的经验,没有个把星期、没有两稿三稿是不会放人的。所以就慢慢写。隔壁的“难友”没有经验,急急忙忙写了上交,想早早走人,但总是被打回来,说“不深刻”。我把经验告诉他,他也就不急了。

有学生来拜访我,本科生,陕西人,他说,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就写,只有你知道的事情就不要写。这是来指导我写作的,我说,知道知道。

第二次他来,说,坦白从宽,把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我说,知道知道。他问,你怎么被审查的?我说,有人揭发了我。他说,谁?我帮你揍他。我很感动。当然,后来并没有去揍人。

大概一个星期后,我被“释放”。毕业证书给了我,但是学位证书被发誓要“处理”我的学生工作部部长去研究生处扣了下来。该部长在学潮期间当着学生的面撕大字报,被学生勒令修补粘贴,所以他对学生恨恨不已。

大概一个半月后,研究生处的老师设法把学位证书寄给了我。

我觉得,我的审查待遇和我的父辈有天渊之别,时代还是进步了一些。  

                                         2009-7-18
posted on Wednesday, July 22, 2009 10:10 AM

What People Are Saying About This Post...

No comments posted yet.

What do you have to say?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