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Blog Stats

日记 分类

存档


曾微

吃了没得?

说明:

多年来,但凡远行,均应老婆之请留一遗嘱,以下讣告即为遗嘱之一部分。

“组织”撰写之讣告,千篇一律,没有个性,更强人所不愿,不能表达个人思想经历之万一,因此自拟。可以公布则用,不可以公布则罢。但请“组织”千万不要代庖。

——————————————

 

简启贤已于×年×月×日辞世。

简启贤194961日出生于重庆市。

因家庭成份不好(父亲为摘帽右派),初中毕业即失学(当年中考,数学无一错误)。

16 岁入铁道部大桥工程局五处工作,分配为混凝土工,在雅砻江、金沙江、安宁河、沅江、酉水、渠水、湘江、浔阳江上参与了12座桥梁的修建,主要工作是扛水泥、抬石头。

29 岁逢改革开放,遂改行做教师,由小学而中学而大学。

33 岁读广播电视大学,37岁读硕士研究生。

辞世时,为云南师范大学退休教师。

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

简启贤弱冠之年深受蒙蔽:崇拜M,服膺G

而立之年自书云“一朝闻道死何难”:盖因亲历的文革乱象动摇了对MG的信仰,目睹的公有制弊端促发了对制度的怀疑。

不惑之年始而闻道:ML承认社会发展乃自然过程却以暴力建立和维持自以为是之制度,G在全世界的实践以失败告终只给人类留下空前灾难。

知天命之年存道坚定:如果人类自利的本性不能改变,那么以利他为基础的G主义社会就是空想;如果承认人的权利生而平等,那么民*主就是必须实行的制度。

耳顺之年悟道更加深入:中国大陆三十年来的所有成就无一不来自“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中国大陆三十年来的多数积弊(腐败、不公、污染)全都由于排斥“资本主义”政治制度。

呜呼!感谢上苍,让简启贤知道如此,夕死可矣,夕死可矣!

专此敬告。

                                          简启贤(曾微) 自拟

2007 730 初稿

                                           2009年8月3 修改

附注:

此处的“资本主义”不是ML教科书中的“万恶的”资本主义,此处的“资本主义”有人民当家作主、管理者由人民授权的政治制度,有人人可在不损人的前提下自由追求个人利益的经济制度,有全民皆可获得基本医疗、教育、住房保障的人道制度,因此特加引号。
posted on Friday, August 7, 2009 8:46 PM #思想

What People Are Saying About This Post...

No comments posted yet.

What do you have to say?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