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30, 2009

这里发疯了,不能设置文字,不能贴图片,这样的BLOG呆着没意思,走了。 新家在这里:http://dancetoforget.blog.sohu.com/ 或许以后会慢慢把这里的东西搬走或备份,然后就彻底关闭这个BLOG.
posted @ 9:53 PM | Feedback (3)

Monday, August 3, 2009

小丫头开始说话了,因为白天在幼儿园是英文,晚上和周末在家是中文,所以说话都是中英文混着说,另外因为大概因为中英文都不十分利落,所以小丫头自己又发明了一种语言,想要大发感慨或学我们没完没了地讲电话的时候,就叽里咕噜说上一串大概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话”,所以我开玩笑说:小丫头是三语儿童。 小丫头最早学的词儿之一是水跟water,自从学会了这个词儿之后,于是有了很多机会语出惊人---- 一天早上出门,外面下着小雨,小丫头于是说:下水了。任我们如何告诉她那是下雨了,到今天她还是痴心不改,一到下雨就说:下水了。 小丫头虽然还带着diaper, 但最近对撒尿有点意识了,往往撒尿之后便说:water。我们一次次告诉她是peepee,但她每次意识到自己撒尿了,还是说water!

Friday, July 10, 2009

 

太忙了,没时间做手工写东西(其实做了几个小手工,但没时间拍照上传),转贴个可爱的视频吧,看到这些可爱的宝宝们,会知道,生活不总是忙碌和压力,还有很多可以微笑的理由,比如每逢看到这些可爱的宝宝们时:

 

Monday, May 25, 2009

 

一卷紫色的细线和一卷灰色的细线,钩不了大东西,干脆合到一起钩了这个超级简单的束口袋。跟悟空说,以后做手工尽量上图解,这样给自己留个底,别人想仿也有的仿,不过这个束口袋的花样是自己琢磨瞎弄的,也没拍过程,下次会注意这一点。不过我很怀疑这个超级简单的束口袋会有人愿意仿,所以没做过程图也没关系的。

 

束口袋展开的样子,花边的一侧钩的有点大,不甚对称:

 

 

束起来后花边看着还不错吧:

 

 

posted @ 2:54 PM | Feedback (5)

Tuesday, May 5, 2009

 

本质上讲,我不是个爱担心的人,天塌下来有姚明顶着,我才一米六几的小个子,有什么好担心的?上中学时,每逢考试,人人担忧,唯独我优哉游哉,还美其名曰盲目乐观主义。回顾我过去这几十年,这盲目乐观主义也的确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解脱,让我在很多困难的时刻依然能够保持一份不算很差的心情。

 

及至做了妈妈,我却忽然发现,这盲目乐观主义似乎在某些方面完全丧失了它本应发挥的作用,而这些方面都跟孩子有关。

 

第一次做妈妈不到三十岁,手忙脚乱是自然的,但手忙脚乱在父母的帮助下渐渐消失,做妈妈也渐渐变成熟练工时,我却发现自己出现了一个比手忙脚乱更糟糕的问题,那就是担心孩子,而且常常是没来由地担心:怕他磕着碰着,于是便有了老妈子状的追跑;怕他吃不饱,于是便想尽一切办法塞他吃饭(现在看这倒是不必);怕他睡不够,便有了整夜未眠,跟新爸爸一起轮班抱他睡觉的难忘经历;这些担心倒也属正常,所以我还可以面不改色地写出来,下面要写到的害怕却让我有点羞于启口了,因为我担心写出来的话,会有人建议我去看心理医生!可不管别人如何建议,我的确是有这样的担心的,并且还不止担心了一次两次:那就是在孩子睡觉的时候,我总是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比如天花板掉下来伤到他,因为这个担心,我夜里总会不由自主地醒来,看看孩子还在身边安睡(天花板还在原处),才又放心睡去。对于这样的无谓担心,我自然知道是有那么点病态的,但这样的病态却绝对不用看心理医生,我总觉得,不担心孩子的母亲反倒应该去看医生了。

 

来了加拿大,住上木头房子,没有沉沉的天花板让我产生那些无谓的担心了,但洋人们又拿出一个跟天花板有一拼的名词让我继续做一个杞人忧天的妈妈。老二出生后,我从很多个给妈妈的小册子里都读到一个名词: SIDS Sudden Infant Death Syndrome ),中文翻译应该是婴儿猝死综合症吧。自从身边又躺上了一个小人儿,自从我知道了世界上还有 SIDS 这么一个东西,在睡觉的时候,若是听不到身边小人儿的沉沉呼吸声,我便会起身观望,观望一会儿,若是还没有明显的呼吸声,我又会禁不住动动小人儿,看她动了,甚至翻个身,我才又放心睡去。后来,我的研究题目中加进了一点跟 SIDS 有关的东西,我对 SIDS 的了解便从科普级别往半科学级别迈进了一步,听那些科学家们说, SIDS 跟很多因素有关,而这些因素中,我拥有的几乎为零,比如我从不抽烟等等等等。不过科学家们还说, SIDS 的发病机理至今尚未完全清楚,这又将因为从不抽烟而沾沾自喜的我重新送回了杞人忧天的妈妈的行列。

 

做了多年杞人忧天的妈妈,并且还在担忧着,我估计自己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或许有点“病态”的状态,并且开始享受这样的状态了——有人让你从心底里牵挂至终生,这样的经历不是很美吗?

 

有一次在网上看到一个好莱坞女演员的新闻,对这些八卦的东西一向兴趣不大,那一次却认真去看了,就因为里面的一句话打动了我,那句话的中文大意是:有孩子之前你永远想象不到有孩子之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有了孩子之后,你永远想象不到没有了他们之后的生活又会是什么样子。我们中文里也有类似的话,却比它表达的更精炼更动人:儿行千里母担忧。看来,古今中外,杞人忧天的妈妈绝对不止我一个。

 

儿子马上就要上初中了,大概需要自己坐车回家了,我这个杞人忧天的妈妈又开始担忧:他能自己坐车回家吗?他会小心路上的车吗?—— 杞人忧天的妈妈的担心一个接一个,看来这杞人忧天的症状会是任何一个妈妈的终生难以治愈的症结。

 

Monday, May 4, 2009

 

最近太忙,做手工的时间很少,这个披肩又拆了一次,所以拖了一个多月才钩完,其实这条披肩是最简单的钩法,主体是渔网针,然后再钩一圈花边就完成了,用了大约 280 线。

 

这是披肩挂起来的样子:

 

 

 

展开的样子:

 

 

花边的细节:

 

 

 

这种毛线一共买了 10 卷( 850 ),钩这条披肩用了三卷多一点,,再加上曾用不到一团线钩过一条小围巾,最后还剩下六卷,计划着用来织一条镂空的大大的披肩,冬天用,不过离冬天还早,所以也不着急开工,或许冬天到来之前的这几个月的时间里,我又改变主意了也难说。

 

Friday, April 17, 2009

 

一般来说,做手工的人自己留下手工作品的机会不多,大部分都会送给朋友或家人,我做的东西,除了自己的旧衣改造不能给人外,其它大都送人了。不过我还算幸运,有个手工做的非常棒的朋友小胭脂,所以还能有机会得到她做的漂亮手工作品。

 

上周末是复活节长周末,我跑去小胭脂所在的城市玩儿,顺便拜访了一下她,于是就得到了一个很漂亮的小礼物——束口袋。小胭脂拍的相片很漂亮,我就把她的图片给“偷”过来用了,希望她不会问我要版权费。

 

 

中间的字母是我的姓的首字母,由此可知这可是为我专门定制的,我有福气吧?

 

 

 

束口袋拿回来后,我琢磨着做什么用,本想装小手工的东西,每天在公车上用,可想了想实在不舍得,所以还是先挂几天只做欣赏用吧。

 

这里有小胭脂对这个束口袋的详细描述:http://lxcgood.spaces.live.com/blog/cns!394773AF07AFA251!320.entry

 

Monday, March 30, 2009

这条钩针蕾丝围巾是三月里完成的惟一的手工,虽然只有一个成果,可还是很满足,为什么呢?且听我慢慢道出钩这条围巾的两卷黑线的“坎坷身世”。

当初买这黑线的时候,是看上了它的丝质感觉,想要给自己钩一个小背包,可开了个头就觉得不好,于是就让线睡起了大觉;后来又在网上看到一个钩针衣服,样子很喜欢,觉得黑线好配衣服,于是拿出这黑线开工,可按照人家的说明钩了一部分,发现这线太粗,钩的效果不好,于是拆了让线重新睡大觉;再后来在网上看到一个黑披肩很漂亮,又把这线拿出来钩,这次效果倒不错,可钩完了线,发现长度不够,不想去配线(家里线太多了!),于是又忍痛拆掉!

 

终于啊终于,我想起这线可以钩一条春天带的蕾丝围巾,于是再次将线唤醒,用了几天在路上的时间,终于把这线变成了成品!

 

 

 

Sunday, March 29, 2009

 

这件背心上个月就织好了,一直没时间拍照上传。织背心的灰线先前曾织过披肩,线用完了,发现披肩不够长,只好忍痛拆掉,拆了之后一直琢磨再弄个什么,考虑到线量,最后织了一件很简单的小背心:

 

 

配上一件暗红的纯毛衬衣,在春天渐渐到来的日子,穿着不冷不热,正合适!

 

 

Saturday, March 7, 2009

 

二月过的似乎特别快,女儿病了一个星期,我又接着病了一个星期,再忙了点论文,改了一件旧毛衣,这个月就匆匆过去了,快的我都没时间来发这个改造的手工。

 

今天好容易找了时间把照片整理了一下,把上个月就完成,已经穿了几次的改造过的毛衣发上来。这个毛衣改造早在 2008 年就动手了,把高领剪掉,毛衣剪短,再剪成前开门的,可剪开之后一直不知道怎么处理剪开的边才不会脱线,试了好几种办法,都不满意,这件毛衣差点被我扔了,后来有一天忽然灵机一动,拿细线织了一个宽边包在毛衣边上,这才算是完成了改造工作。

 

这是毛衣原来的样子,很老式的样子,而且领子比较紧,穿起来有点费劲,所以我很少穿它:

 

 

历时几个月的苦思冥想之后,我把它改成了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