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 of Life

打不死的白痴博客。。哈哈

My Links

News

亲爱的,我在路上,你知道的,我已经很幸福,因为这个关于创造与分享的故事,这个可以作为!希望你也跟我走上这条路--
View My Stats

日记 分类

文章 分类

存档

Blog Stats

BC++朋友

学术交流

我的社区生活

朋友们的世界

艰难痕迹

曾经有朋友讲过,如果人是短期记忆的属性,人活得就会很快乐

也有人幻想,将来人身上多了一个恢复原厂设置的按钮--表示对于过往的一点背叛???

说是古人以绳记事,每天重复的内容太多了,就记不得了,而本来社会组成上的群居而形成的对于亲人朋友的概念的疏淡,使得人们对于痛苦与欢乐没有很大的概念。只是按部就班的在执行着出生,成长,成年礼,成人,老人的流程。淡淡的经历并观察着生活。因为共同的痛苦与欢乐被很多人同时分享掉的。

以此,是讲,人的沉重不是人天生的,而是社会行为的地方性知识。

及后来,随着人类适应自然的能力越来越强,人的个体属性被突出而夸张,人渐渐走入了充满反思与体验的独立人文阶段,这种“人文”体现在对于个人的尊严的维护,对于个体感受的尊重与彰显,对于个体经验的反思的尊重。白话过来,就是人开始想事了。这时候,所遇到的事情就会较之以前越来越属于个体经验。而任何事件的发生都从一个群体体验都成了一种小集体甚至个体独有的体验,加之个体生活中的不断酝酿与繁复的回忆,逐渐成了繁杂而深层的记忆。

这种深层记忆就是沉重的症结。

之前读书,独到台湾人王明珂,讲过人的记忆是怎么构成的,他说我们首先是记得那些很重要的群体性的事情,通过对我们重要的事情的发生的次序来构成这种记忆。譬如对于丈夫来讲,某件事可能发生在哪一届世界杯开赛后的第三天,而对于妻子,可能是自己妹妹家老二满月后的第二天,说的是一个事,但是记忆的方法和构成却不一样。而这些记忆构成的特殊的事件,或者重大事件,就是我们的沉重点。这些点是即时性的事件,但是却可以无限因为一些因素被人文的延长,甚至事件发生过去较久了,我们往往在对其的回忆或者自己设计的影像中不能走出。其实这个只是我们的信念与事件的不同步导致。事件已经过去了,因为我们在事件之前的传统的思维方式仍旧没有及时转换,在事件结束之后的日子一直延长,甚至造成了对于之后的接受或者开始的障碍。我们把那些转折点叫做沉重,亦是对于我们自身的一种承认。因之他们对于我们的个体生活影响太大,所以重要,因之重要,所以来界定生活。而沉重又是被一些很沉重或者新的沉重来更新着记忆。

正是这个。我们的不快乐,我们的沉重,我们的不好的记忆就是在这里了。
这些事件,或者喜悦,或者痛苦,总是有一个大的情绪产生才会记忆深刻。

它一方面让我们记得生活,另一方面却让我们在这种被记忆的笼子里逃不出去。

很多身边的朋友喜欢除外旅行,出去散散心。其实,对于心来讲,仍旧是那一个,对于一颗强大的心,走到哪儿都是唯一。它需要的不是去“散散”而是去“太极”的化掉,有些人就会自我开解,有些人选择发生一些新深刻来掩埋,或者是离开一些界定着的记忆的沉重枢纽的环境,去放飞一些心灵,让自己的当时的信念因为极度新鲜变化的环境造成极度的扭曲掉。这样解释更准确一些。

实际上,对于内心来讲,只是换个角度而已。来想一下,想通则罢,想不通,还是继续的生活。

对于强大的心灵,不需要出去散心的,只是静坐在家,宇宙已经变化,时空已经逆转,心就会被释放出来。
所以我们讲,人要不断修行。修行不是避免事情发生。我们如果生来就是不冒险不经历不体验,如肯德基的鸡翅一样,那生来何益呢!

活着就是要经历事情,总是要有事情发生,或者平淡的事情,或者重大的事情,或者浮云,或者泰山。人每时每刻不能缺少事件,因为事件是一个单向矢量,在往前走的路上,没有事情发生标示着死亡,当然死亡以及已经死亡都是一个事件本身。

我们的一生需要充满了色彩,充满了行程的风景才算活的有意义。我们修行的目的不是去躲避,而是正视,去化解,去在面对的过程中真正地体验心灵的每一刻的变化,并享受其美妙。同时,这种修行本身也使得我们有更多的能量继续前行。


刚才说到死亡,尤其是自杀,一直是个永恒的话题。于我来讲,每个人的选择而已。有些人想体验,就体验呗。
但是话说回来,我们谁都会死,活着都不怕了,你会去怕死吗?


又讲到生者的历事,前两年一部外国电影反映中国文化的,功夫熊猫,有句话讲得很好:没有意外

时刻都要发生事情,而每件事情都不是意外,只是事件本身。于此无关,不提。

所以人们怕得不应该是历事,而是那些沉重发生后背负着沉重如何前行的问题。


很多人是活在沉重里的,真的很悲伤。他会于其中,会在记忆里慢慢根据生活甚至严重脱离生活的来构造自我为中心的一个生活系统,慢慢沉浸其中而不自拔。我们往往说他走不出来,事实是他迷恋那些旧时光,不想出来。他已经不再前行,他的生命实际到此已经结束。

有些人在背负着记忆继续开始,但是过去的沉重真的太沉重,他时刻被提醒着被压迫着,他无处可逃,他以及他的未来遇到的人也都跟着他不幸的,悲哀的成了沉重的牺牲品。

我也见到一些修行的很强大的人,永远活在当下的人。当下成了过去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新的当下。我真的很羡慕佩服这种人的,这种人很开心快乐包括痛苦的体验着生活。但是这些人后来成了圣人,已经属于仙界的事情了。

我们凡人,又想过得开心些,又想建立一个健康的积极的对于沉重的观念? 好难?

其实也没啥,看到这里,看官也都明白了,其实我讲了一顿,是说,这份沉重的发生我们不可完全左右,而接受这份沉重的只是属于自己的一份信念体系。怎么看待?怎么接受?怎么背负?怎么前行?

首先,深呼吸。然后嘴角上扬,然后气运丹田。让自己高姿态一点。做出一个鄙视的表情:

说声:

新的一天,来了。
信念一变,生活转变。

 

好像是有一部电影叫做啥忘记了,《艰难痕迹》

是啊  每个人都有过去,过去都有沉重,摆脱沉重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而更艰难的是我们怎么背负着这些记忆继续拥有走下去的勇气与宽容。,

posted on Thursday, June 28, 2012 4:14 PM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