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冬园主

手记

My Links

Blog Stats

News

存档

日记 分类

三色堇报告5

三色堇報告

(五) 

*偉-光-正*:

7-23-09 (網文期盼清官)

絕對權力帶來絕對腐敗,這已是公認的事實,指望在現行體制下整肅吏治是緣木求魚。60年過去了,這都是共產黨的責任嗎?不儘然。我們就沒有責任麽?從古至今,我們老是盼著清官,好皇帝,聖人,這種想法已經深入到我們的潛意識中而不自知。自由平等博愛的啓蒙一直都占不了上風,我們在權勢面前要麽說:大丈夫亦當如是耶,要麽說:彼可取而代也。很少有人問這權勢是誰給的,是用來做什麽的。當北京人看到那些遠道而來衣衫襤褸的“上訪者”時,很多人想到的是:反正沒發生在我身上,而很少有人想到:同樣的事可能發生在你身上。可喜的是,隨著資訊流動的普及,集權制度執政能力的削弱,老百姓的公民意識越來越強。當大多數人都意識到自己是獨立的,不依附於任何人和集團的個體,具有不可剝奪的人權時,再來談吏治的廉潔,才會有成效。

 

8-1-09 (網友期盼當代信史,但質疑有無膽識具備之人)

李—志—綏和張—戎的作品已經寫出了很多真相.但中國人有權利要求一部全景式的,經得起推敲的信史.這在目前恐怕還作不到.有膽識的人並不缺,問題是他們大都不在體制之內,無法拿到第一手資料.     太史公甘受腐刑也要修完史記,首先具備了偉大的人格基礎,但如果他沒有家學淵源,沒能掌握金匱石室之秘,沒得到漢武帝的默許,我們今天就仍然看不到千古不朽的史記.明末清初的戴名世,公認具備史才、史學、史識、史德,無奈沒有足夠的檔案,終其一生也未能完成他修一部明史的宏願.不過我仍然相信,青史終究不會盡成灰,體制內一定還有勇者.

(回帖:好酸。並建議藍營人士統統跳樓算了。)

唉,寫不出一句像樣的東西,專以罵人爲能,小人之窮,窮斯濫矣

——Living well is the best revenge.

天天等著看跳樓慘劇的,自己先得了頸椎病,然後癡呆症上了身,到死也沒看見 。

這就嫌酸啦?小菜罷了。看咱再上一盤正宗並州家常醋溜白菜,也不枉“客舍並州已十霜”,來也:

南康有嗜痂之主,東海有逐臭之夫。舔痔情深,何懼手腳著地,承唾心切,不妨鼻孔朝天。日久成痞,丹毒憤懣於胸,一朝發作,蛆流殃及海外。君子曰,不度德,不量力,其死於七竅翻紅,不亦宜乎。---戲贈樓下不耐酸者

3.  xx玉先生鑒:"中南海向來是吃硬不吃軟"——這話若以前50年的經驗而論,恐難成立.硬抗的個人如林昭,遇羅克,張志新,集體的如4.5和6—4, 都是用子彈和大棒讓對方吃下去.至於現今和以後,則小事可能丟車保帥,大事還得武力解決,直到力量對比發生巨變爲止.但是應當注意,幾千年來的以暴易暴,並非中國人民之福啊.自從六君子血灑菜市口,改良維新就成了過街鼠,因爲它不夠痛快,不夠直接,甚至要拖幾代人的時間.可是經過了那麽多戰火硝煙,那麽多血流成河,現在是否要改換一下思路了呢?

 (中央發文,肅清吏治,網友建議發佈完備的反商業賄賂法)

有權力的壟斷和不受監控,然後才會有權力尋租.

"大力清除中國公職務人員權力尋租的惡俗"? 應該是惡制才對!

整個權力結構不變,再"完備"的《反商業賄賂法》也只能提高賄賂的價碼而已.

看看五花八門川流不息的"考察團",就知道"法律處罰力度"找到著力點有多難了.

  8-16-09

(新聞:兩岸盼攜手 合編抗戰史 )

(別淪為一味的仇日 張貼於 Sunday, Aug 16 at 09:51 AM »

別忘了把中共"三分抗日,七分發展"的策略也清清楚楚的寫出來)

  對大陸而言,目前把 "三分抗日,七分發展的策略也清清楚楚的寫出來" 確實有些勉爲其難了, 這一寫, 豈不將自己執政的合法基礎挖掉一大半?

只要兩岸的學者能坐下來,把事件,戰役,決策過程等好好地梳理一遍,拿出一本客觀,超黨派的資料集,就已經是無上功德了。同時別忘了,海外的學者和熱心人士,過去作了不少工作,今後應該更有用武之地了。日本投降已經六十四年,我們中國人居然拿不出一本公認的抗戰史,不能說是件光榮的事。再想到留在大陸的那麽多國軍抗戰老兵,活著的本應是國寶,死去的更該倍享哀榮,可是這半個世紀他們都得到了什麽,令人痛心。  

這事再拖下去,一是親歷者日漸凋零,第一手資料不可複得,二是讓日本人偷笑——"中國世紀?早著咧"

雖說當代無信史,但六十四年過去,怎麽說也夠長了,長到能讓爭論的雙方冷靜下來探討問題了.

 

 

8-18-09         [中央轉發:旅美支部關於當前形勢的報告。

此件發至省軍級,包括中直機關,國務院各部委辦,人大常委會,政協,解放軍各總部,各軍兵種,各野戰軍。

自2008年五月起,奧巴馬在選戰中一路攻城掠地,最後竟然當選總統以來,我們的理論工作就面臨了極大挑戰。不少同志反映:查遍了馬恩列斯的煌煌巨著和毛主席的雄文四卷,也找不出奧巴馬當選的原因,是美國人一夜之間都得了色盲症,還是一半以上人口都變成了黑白混血?爲什麽虛僞的資產階級民主制能把一個貧民窟爬出來的黑人送進白宮?而且他老婆還是黑奴的後代。爲此,我們去冬今春在邁阿密,檀香山,拉斯維加斯,舊金山等地召開了80多次全體會議,就美國當前的政治現狀和我黨的鬥爭策略進行了熱烈的討論,結論是:按兵不動,靜觀其變(見會議紀要,前已呈送中央)。但是自上次會議以來,形勢發生了可喜的變化,就在奧巴馬全力推行他野心勃勃的各項改革的重要關頭,不但白人右派紛紛發難,採用暴力手段阻止改革,就連一向低調的廣大華人同胞,也行動起來,遙相呼應,在各網壇上形成了強大聲浪。

偉大領袖毛主席在80多年前就教導我們:“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是革命的首要問題。”我們現在可以明確指出,以奧巴馬爲首的自由派就是我們的敵人,而包括廣大華人同胞在內的保守派就是我們的朋友。試想:如果讓奧巴馬得逞,美國將變成一個什麽樣的國家?人人有健康保險,製造業復興,産品大量出口,金融遭受管制,大量採用清潔能源,大大降低貿易逆差,大大降低環境污染,國際上廣結善緣,從兩場戰爭中全身而退,等等,等等。哪一樣不是想讓美國浴火重生,再度登上超強寶座?我們能夠容忍嗎?絕對不能。

許多同志由於放鬆了學習,一直就不理解毛主席30多年前對斯諾先生和尼克松總統說的:“我喜歡右派我比較樂見這些右派掌權。”注意,主席說的可不是那50萬送去勞改的右派,一定不要混淆。那末主席爲什麽對美國人這樣說呢?現在,我們應該看得很清楚了,主席真是高瞻遠矚,對世界形勢洞若觀火。因爲只有右派,才能徹底摧毀美國的立國精神和競爭力。只有右派才能讓金融業無限膨脹,製造業大量外移,同時大量進口石油和我們的便宜貨,只有右派才能讓貧者愈貧富者愈富,讓健保費用飛漲,工資不漲,從而加劇社會各階層的矛盾,使舉國上下陷入混亂,並徹底終結美國的虛僞民主制度。而在國際上,右派會強硬到底,堅持把兩場仗打下去,讓美軍泥足深陷,捉襟見肘,讓黑洞式的軍費開支給政府赤字加碼。美國的朋友會越來越少,伊斯蘭世界對美國的仇恨會越積越高。一場精心策劃的恐怖襲擊,就可能給這快壓死的駱駝再加上一根草。而要實現這一切,就需要我們大力加強與白人右派的合作,採用“農村包圍城市(自由派的大本營在東西兩岸的大都會)“兵馬未動,輿論先行(從奧的出生證明下手)”“槍桿子,筆桿子,革命靠這兩杆子(全力支援美國步槍協會)”等一系列毛主席早就教會我們的戰略戰術,與白人右派結成最廣泛的統一戰線,團結從拉矢.林堡聽衆到市政廳暴民的一切反奧力量,尤其要注意各中文網壇,打擊一切爲自由派辯護的人,必要時須採取革命手段,造成一言堂,讓他們徹底消音。我們欣喜地看到,悄然崛起的全美中台港藍綠紅高等華人監事會——NSCHSCA,已經成爲我們反自由派行動的中堅力量。他們遴選嚴格,行事隱秘,與白人右派魚水相幫,同時最重要的是資力雄厚。從他們的入會條件即可見一斑:瑞士銀行有8位數以上存款(包括港擠),持有8條以上長短火器(不包括砸炮槍電擊槍和氣槍),去年納稅額低於$8.88,堅信的政治哲學:“凡是奧巴馬所作所爲,一律都是錯的。”同志們,我們現在不能墨守成規,而要與時俱進。不要因爲他們不屬於工人階級而歧視他們,更不能因爲他們中有少數人是從大陸攜帶工資以外收入來美的同志而揪住不放。只要能把奧巴馬搞垮,讓右派上臺,一切都要從大局出發。而且要看到,他們正在起著我們所起不到的作用。我們能用大量金錢去造影響嗎?不能。我們能公然親吻白人右派的屁股嗎?不能。而他們都能辦到。敵人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朋友。我們有了這樣的朋友,還怕不能勝利嗎?前途是光明的,奧巴馬是一定要失敗的!

此件即日呈送中央。]

 

 

臺灣:

6-26-09 (阿扁岳母出庭作證,說阿扁尊老孝順,並且從來視金錢如無物)

1. 王衍小時是甯馨兒, 長大了才學風度一流, 口不言錢, 太太弄了不少, 堆在他床頭, 看他如何講, 此公叫婢女: 把阿堵物拿開!

然誤盡蒼生, 導致五胡亂華, 衣冠南渡, 此公實難辭其咎。

阿扁自有其人格魅力, 不然怎會有那麽多深綠粉絲, 能把這樣的人繩之於法, 才是真正的法治, 民主社會才會更上一層樓。  

7-3-09 (記者追蹤陳幸妤,造成混亂和街頭衝突)

好多事情如果當事人和局外人都持重一點,就不會那麽煙塵四起了.

如果張志新和遇羅克40年前能接受哪怕一個記者的採訪, 必定是欣喜若狂的吧.

如果張志新和遇羅克僥倖活到今天, 看到這一場景, 必定是錯愕不置的吧.

阿扁清夜捫心, 可能恨自己爲何沒托生在大陸, 以他根正苗紅的貧農出身, 長袖善舞的政治天才,今天在大陸混到"省軍級"甚至更高都不算難事, 廣東一個銀行分支的主管, 尚且卷了數億美金出去, 何況阿扁呢. 再者, 用不著他動一點邪念, 所能享受的特權, 已經足以使xx玉筆下的"富可敵國""影響美國政策"的孔宋子孫瞠乎其後了, 而且那權勢才真的讓人"誰敢詛咒"呢(xx玉語)!

 

不才孤陋寡聞,有兩點疑問求教,一. 狗崽隊中是各種色彩都有, 還是清一色的藍? 如是後者, 難怪這罎子上有人忿忿不平.

二. 當事人有沒有拒絕採訪的權利, 如果有, 是如何得到保障的, 或者是雖有但無任何保障?

經過這次人生大起大落, 祝陳幸妤頓悟並振作前行.  

 

 

7-4-09  臺灣現在的局面, 武力不足恃, 金錢不足恃, 甚至科技也不足恃. 唯一可恃的, 是自己的民主制度, 是這一制度下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

只要沒到田橫五百士的境地, 就有希望, 就有本錢拖!

不管什麽色彩, 別讓這個制度蒙羞, 別做親痛仇快的事, 拜託.

7-5-09 

( 無端更渡桑幹水先生:

只靠民主制度沒有用,last samurai 就是一個例子,世界是講求武力和金錢,如果臺灣人民只靠馬英九的太極神功,拉過來又推過去,惹毛了王毅,胡錦濤,馬上就會給馬英九難看。

戰略的智慧,在於對準敵人的罩門,中共的石油運輸線,就是現在和將來的致命傷,而司法制度就是他*共*産*黨*國內的罩門,唯有和中國十三億人民聯合在一起,推翻這個*共*産*黨*體制,才能使中國人民真正擁有民主自由。

光罵和批評,沒有現實的手段,中*共不會改革的,馬英九如果聰明,就應該知道,留幾個魁北克在臺灣,縱容幾個巴遊式的臺灣獨立組織在海外,這些就是真正的【不統不獨不武】,蘇聯的解體和歐洲共同體,都代表民族獨立了,也能因爲經濟軍事再聯合,變成一個共生共利區域聯盟。

馬英九的中美洲外交訪問,根本是自取其辱,這些國家在以前,臺灣政府是被美國逼迫,以金錢收買政客,民生建設事實上沒有多少,而且當地的政治局勢非常複雜,馬英九要用他本人的魅力,在那些國家而言,是令人討厭,何必學陳水扁那樣,一個跑去撒錢,一個跑去令人討厭,外交政策的一面,就可以看出馬英九的政治智慧,世界觀念完全沒有。xx玉)

x先生, 很高興又見面了.

對於大陸的現政權, 是推翻還是漸進改良, 這是多年來海外華人爭論不休的問題, 但有三點我不得不提醒先生, 一是臺灣只能起榜樣和號召的作用, 在這方面, 馬總統的選項其實真的是少之又少, 而且我只能祝願他的太極神功漸臻化境. 大陸民主的進程, 沒有越俎代庖的可能, 而自清末以來的劇烈變革, 國人恐怕至今心有餘悸. 二是, 就連反對中共專制最力的人士中, 能跟綠營人士聯合的, 恐怕也是微不足道的少數, 我們不談中國人兩千年來的大一統觀念, 僅憑綠營人士與日本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 十三億中國人中能有多少接受他們的理念, 能有多少人把聯合行動付諸實行? 三. 凡事都要講個可操作性. 石油也許是致命傷, 美國也未嘗不想以此來卡中國的脖子, 可是不要忘記, 中國變成石油淨進口國不過是近十來年的事, 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産品出口所致, 這些都是可以進行戰略調整的. 中國的特點之一在於她可以基本上做到自給自足, 只要老百姓肯做出犧牲, 節衣縮食, 什麽都不進口也無妨. 在這方面, 能跟中國人比的還真不多. 至於巴遊和魁北克, 恐怕是要使您失望的, 真巴遊都一敗塗地, 四分五裂, 您還指望冒牌的嗎?

我還得進一言, 對台獨稍作縱容本無不可, 民主政體的本質如此, 人人都有發言權嘛. 但台獨如果看不清形勢, 把動靜鬧大了, 則大陸的”國家統一法”可也不是說說就算了的.

誠然, “世界是講求武力和金錢”, 但這裏有個數量級的問題. 譬如說, 我有“不少”錢, 我也辦一個慈善基金, 可是我能不能去跟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拼業績, 他捐一塊我跟進一塊呢? 這也就是爲什麽我說臺灣有三不可恃的原因.

另外, 我對先生分析王毅的觀點也不敢苟同. 總體來說, 知青這一代的特質, 並非仇視一切和不好相處, 而是比他們的同齡人和後幾代人多了一點對社會底層的瞭解, 多了一點好學深思的精神, 多了一點痛定思痛的反省. 而副部長級的王毅其人, 擔當的是執行人角色, 他說什麽, 怎樣說, 完全是更上一層決策的結果. 當然, 這一決策有他的意見在內是可能的.

以先生的立場對馬總統的多有微詞, 我能理解, 也不能要求您改弦更張, 只要能心平氣和地理論一下, 對雙方都是有益無損的事.

 

先生既然不止一次提到以石油爲武器, 不才也不妨就此再多說兩句。

中國至今未曾以海軍武力見長, 因此把石油補給線延長到中東和非洲顯然風險不小,儘管在蘇丹苦撐, 借機參與伊拉克競標,甚至在緬甸建立永久據點, 其實都不是重點,都是爲獲取最大的邊際效益而已。中國石油真正的戰略縱深還是寄望于中亞諸國和俄國。在擔心俄國世仇再度崛起之後的予取予求之餘,不能不看到這其實也是不得已,相對於發展能與美國匹敵的海上武力,以陸上輸油管爲依託是明智的。除非國內再發現大油田,這一局面近期不能改觀。中國何嘗不想要航母, 問題是少了沒用, 要想在海上爭雄,就不得不在諸項戰略優先中作一取捨。

不免又聯想到您最不待見的蔣老先生。當初他面對的是何等瘡痍滿目的局面,名爲服從中央, 多數各自爲政,倭寇又步步緊逼,說再給一點時間完成大體上的戰略佈局吧, 舉國都是反對之聲, 張學良更是鋌而走險,悍然發動西安事變。嗨,在這種萬難的形勢下, 需要多麽堅強的決心, 多麽不屈的意志,而中華民族又付出了多大的代價, 才能把抗戰八年打下來.

如今國民黨不絕如縷, 走到了今天, 不易呀。 馬總統的局面難是難了點,可是比起蔣先生來,畢竟是不可同日而語了。今天的*共*産*黨*再狠,也比不了窮兇極惡的倭寇,而*共*産*黨*也不是不明白攻心爲上的道理,臺灣毀於戰火,其後果不見得是中南海諸君所能,所願承擔的。

我之所以說臺灣唯一可恃的是制度和價值觀,是因爲小打小鬧的戰術動作全無效果,大的戰略企圖沒有可操作性。現在只能靜觀待變,到大陸局面變得哪怕差強人意之時,再作後圖。愚見以爲, 那時兩岸統一,對臺灣人民是有百利無一害。

 

7-17-09   (陳水扁家族出庭)

"被起訴的五人中,以陳幸妤最受矚目", 我以爲她尊重法律勝過親情的表現, 不但應受矚目, 更應受肯定.

情-理-法的順序向法-理-情轉化, 是華人社會進步的象徵,不然,王子與庶民同罪就只是幻想.

陳幸妤在迄今爲止的進程中, 是最值得同情的一位.

不管是在什麽體制下從政, 犧牲自我和潔身自好都是必要的, 否則害人害己, 對其所服務的體制更是貽害無窮.

 

 

 

新疆:(事件爆發後,有控訴中*共民族政策的,有主張強力鎮壓的,有建議中*共道歉和丟卒保車的,最可笑的是以回教世界大團結,切斷石油供給相威脅的,不一而足)

 7-7-09  (由於唐山大兄點名,不得不回應)

數千年來, 民族衝突無代無之。基本原因是人口壓力和資源需求, 次要原因是宗教和文化。清朝是處理得比較高明的,乃其本身是少數民族所致。民國和現政權延續了清朝滿蒙一家,尊崇藏傳佛教等政策,並將各民族一律平等定爲國策。中*共的少數民族政策是懷柔爲主,文革後更是花大力氣改正前衍。但是 一旦涉及到分離問題,則絕不手軟。好端端的秋海棠,硬生生被蘇俄扯去一大片,變成今天的金甌缺,換了誰執政能再讓一步呢?

爲中華大地長治久安計,完全同意士別九日先生的觀點:司法獨立是"必要條件"之一。但條件仍須條件,那就是民主制度。沒有監督的司法獨立只是空中樓閣。今天中共法庭作出任何判決,兩造都不會心服,因爲整個政體都還是專制的, 太多的不公, 太多的弊病,加上太多的吏治腐化。其實中共未嘗不見於此,所以說要深化改革,問題是他打算要多深!臺灣固然亂象頻生, 但自從國民黨毅然抛棄一黨專政以來,其司法獨立的成果是有目共睹的, 就連每天痛貶國民黨的xx玉先生不也說:“我從不攻擊臺灣的司法制度”嗎?

如果就事論事,以本人在大陸的生活經驗,jwlamhb先生所言大部分不是事實(認爲維族整個是二等公民),中共的少數民族政策確實比歷朝歷代都要寬大,已經有諸網友列舉,不贅。但是少數民族面對日益增多的漢族移民,面對2000年來無疑是強勢的漢文化,心懷不滿也是常情。單用“黨的民族政策”是無濟於事的,你先是摧毀了他們本來的社會結構, 而代之以另一種爲人詬病的制度,以求同爲目的,以存異爲點綴,那些有民族自豪感的人們是無法接受的。

內憂外患下的深化改革,難度更大,但不改不行, 不改, 就會有更多的內憂外患。

爲生計奔忙,雖意猶未盡,但也只好打住。

7-8-09 

(新聞--以身擋拳 維族女童救重慶夫婦

48歲的張芝宥和老公都是重慶人,到新疆打工已經五年,他們在山西巷附近一個小區開了一家加工網套的店。在5日的新疆騷亂中,他們的店遭砸爛,夫婦倆被打傷,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兩個維族小姑娘用身體護住了張芝宥,讓她撿回一條命。

重慶時報報導,5日晚上8時許,張芝宥和丈夫正在店裏忙碌,聽見外面傳來吵鬧聲。兩人到店門口一看,幾個暴徒追著一名男子朝店裏邊沖了過來。「趕緊關門。」這名男子對著她大喊一聲,就被身後的暴徒趕走了。

張芝宥慌了神,和丈夫把店門緊緊關上。接著她一頭鑽進櫃子下面瑟瑟發抖,丈夫則鑽進床底下。

報導指出,隨後,張芝宥聽到幾聲巨響,暴徒砸爛店門沖了進來。「他們滿屋子找,把我們拉出來就打。」張芝宥說,她的臉上被踩了幾腳,身上多處受傷,丈夫也被打倒在地。

報導指出,她正感到絕望時,忽然兩個小小的身影閃進了店裏,跑到被打的張芝宥身邊。張芝宥說,這是兩個八、九歲的維吾爾族小姑娘,她並不認識,兩個小姑娘一起拉住了她,並用身體護住了她。這時,幾名暴徒也停止毆打,張芝宥的丈夫乘機跑掉,而兩個小姑娘扶著張芝宥離開破爛不堪的小店。

在病床上的張芝宥7日說:「很感謝這兩個維吾爾族小姑娘。」她說,多虧這兩個小姑娘,她才能撿回一條命。)

 

在一片喊殺聲中看到這樣的報道, 眼睛濕了, 心卻松了下來。

無言,卻又勝過千言萬語。

是誰最近還侃侃而談“人性本惡”來著?

是誰還在那裏惟恐天下不亂地爲仇殺叫好?

雖然老百姓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但還是希望當局通過這次事件全面重新評估改進現行的民族政策, 愚意放寬遊行集會限制是辦法之一. 除了領土完整什麽都可以談, 而且要公開談, 如果對方訴諸暴力則嚴懲不貸.

胡錦濤提前回國, 很好. 要是在過去, 爲了面子也不會這樣作的. 這說明當局對人民生命的重視, 也展現了當局解決問題的誠意.

我還是堅持昨天的觀點, 不深化改革不行.

 

 7-15-09

有三點就正于xx玉先生 (胡錦濤不道歉,則會面對回教世界的全力反擊,並賭1000美金說事態定會朝他預期的方向發展)

回教世界從來是四分五裂,不單兩大教派勢同水火,各國之間更是利害不一。況且各國政權也是從世俗化議會制到政教合一,五花八門,各恐怖組織如原教旨主義,聖戰者,凱達等目標和策略也不同。高鼻子的跟他們衝突了幾百年,都沒能讓他們團結,現在你讓矮鼻子的接手,恐怕更難。 

恐襲造成的生命財産損失,以中國的耐受力最爲強大,無需多論。而由於人種外貌的不同,恐襲的難度卻比美國大不少。如果他們出此下策,對於政府凝聚向心力倒是大有幫助。“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不用我再引下去了吧? 

  如果不幸他們真發動恐襲,無疑是逼中美聯手,在巴基斯坦協力清剿,犁庭掃穴。這其實正符合中國的利益,一來消除外患,二來穩定巴基斯坦政局,從而牽制南亞的對手——印度。熱比亞在事發第二天接受NPR記者採訪時表示要學甘地,不做達賴喇嘛,今天又馬上與凱達劃清界限,可見一斑。中國迄今未如此行動,當然是不想和美國走得太近, 凱達如果發昏走這一步, 無異於自殺.  

續: 官員道歉? 多米諾骨牌倒了怎麽辦?

現在您的1000塊錢恐怕是要捐出來了(胡錦濤沒有,也不會道歉).

弱小民族的代表人物一定要明智地處理國際問題, 大國搏弈,犧牲的多是小卒,這已是屢見不鮮的了.

突厥一度控弦百萬,疆域萬里, 奧斯曼帝國也曾兵臨維也納, 但光靠武力終究不是辦法. 猶太人國破家亡,流散世界各地,經歷了數不清的屠殺,今天卻讓世人不可小覰, 其中的道理, 耐人尋味.熱比亞認爲:暴力完全不能解決問題, 確是真知灼見.  

――全文完――

posted on Sunday, September 6, 2009 3:40 PM #时评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