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冬园主

手记

My Links

Blog Stats

News

存档

日记 分类

三色堇报告--本事

三色堇報告

 

前言

赤日炎炎似火燒

年景不好省爲高

找個坛子去潛水

暑期三月且逍遙

聽說某大報新開網友評論,不免每天潛水則個。俗話說,有海水就有中國人,有中國人就有中台港,就有藍綠紅,就有主次流,就有畫不完的圈子打不完的仗,不假。三個月下來,差不多是日日烽煙,夜夜戰火. 尤可注意者,乃此處藍紅絕非彼岸紅藍,台綠和歐綠又絕不相干, 另有黃皮漂白者,假面舞會者,斑駁陸離, 不一而足, 直叫人目迷五色, 流連忘返. 遂戲作一紙《三色堇報告》,算是暑期總結吧。

 

三色堇,俗稱鬼臉兒,斑斕之草花,雖賤,亦園中一景,無意流芳, 與草同朽可也。花語:束縛和佔有(不知誰研究出來的)。

情節人物均爲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請勿對號入座。

正是: 賈雨村言,雖不敢誇無一字句無來處,

      徐巫鬼語,原不妨令嬉笑怒駡皆成文。----忍冬園主謹識

 

以下正文

(手持麥克,款款而來,嬌聲) Ladies and gentlemen, My name is Pansy Chien, the secretary of NSCHCA  (粗聲, 以後凡講中文一律粗聲)有你提問時間, 什麽,聽不懂? 中文就中文, 誰怕誰?

我叫三色堇, 我的Ex叫我鬼臉錢, 反正你們也知道的啦. 職務是全美中台港藍綠紅高等華人監事會秘書長。沒聽說過?那你現在聽說啦。百人會?No, no. 有那末多人的會還能高級到那兒去?好啦,說正經的。

 

報告大家一個特大喜訊: 興風作浪,惡貫滿盈的無端更渡桑幹水,已經被我強大的全美中台港藍綠紅高等華人監事會依法逮捕,遣送原籍, 現正在大陸陝西省咸陽市第一人民監獄服刑呢!

別亂別亂, 一個一個來, 要不我可就不回答問題了.依哪條法? 問我們法律顧問去--有名的犯罪專家,如假包換. 告訴你, 該犯根本就不受憲法各修正案保護, 問也白問.

 

下面宣佈該犯罪狀(由唐人街著名移民律師樓代筆): 查在押犯人無端更渡桑幹水一名, 國籍--USA,年齡—41歲,職業--餐館外賣兼報童, 被捕前住址--Altgeld Gardens, Apt. #2008, Burnham, IL 60827, SSN: 123-45-6789, 駕照號碼: 無, 教育程度: 小學肄業.

該犯一貫不尊重權威, 肆意踐踏等級制度。任何一條新聞,不管是否關係到國計民生,跟他有無關係,他都要質疑.尤其是對我全美中台港藍綠紅高等華人監事會各高等成員的言論,更是糾纏到底,得理不讓.該犯數月來無事生非, 帖子刪不勝刪,新聞得隨時下架,不少次竟然把帖子跟蹤到第二頁,第三頁,已嚴重干擾到我監事會的日常工作。該犯經常煽動無知百姓爭權奪利,極力推銷全民健保,試想,如果那些下等懶漢,自由派人渣,4000萬人齊齊都有健保,我高等華人地位豈不一落千丈!該犯還煽動網友反對 AM Talk Show,反對擁槍, 反對警察從家裏捕人-尤其是黑_鬼。 而且該犯蔑視本壇大量採用字典之外片語—如傻_B, 靠_你_媽等—-的不成文法, 竟敢宣稱從來不用F-word, 好彰顯我們中台港高等華人是白癡, 真是生可忍, 熟不可忍!----什麽,錯啦? 誰說的? 就你懂! 你老_母是那小子的學姐? 告訴你,所有罪行,我們都有人證物證,象在座的“老美喜歡我屁-眼”先生啦, “X你媽”先生啦,“我是X爹”先生啦,很多很多喲!

 

據不完全統計,慘遭該犯攻擊的權威人士有(怕你們不懂英文,所以全部根據發音翻成中文):  灑啦.賠伶 夫人, 拉矢.淋皰 先森(該犯抓住 淋皰 先森的嗑藥史不放, 擺明瞭是敗壞社會風俗!),  斃爾.嘔癩痢 先森,  賣口.三味吃先森,  傷.寒泥地 先森, 散不得 先森(南卡州長), 偉_光_正_ 先森,----什麽?偉_光_正_不是人? 胡說, 是你懂還是我懂?---近爭日 先森, 愛喝媽_的那假德先森,  沈睡貶先森(該犯偏偏垂青沈家小姐,良心大大地壞啦!),  厲燈灰先森,    入地.豬痢屙泥先森,  瞧痣.打不溜.不稀 先森,  敵嗑.茄泥先森,  撒謬.咒.我滋霸客(就是管子工 周則痞 啦) 先森等,另有多名死人, 恕不列入。

 

慘遭該犯攻擊的權威機構有: 麻州康橋鎮警察局, 大日本帝國, 全美各大保險公司,全美步槍協會,好萊塢現金診所,共和黨_中_央_委員會, 三K黨, 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政府, 香港新晚報, 朝鮮人_民_民_主_主義共和國政府(該犯僞造朝鮮黨_中_央文件的罪行已並案處理),老狐狸廣播電視公司,參衆兩院各專題委員會, 巴勒斯坦民族解-放陣線等, 另有已被解散的組織未列入.

 

經我全美中台港藍綠紅高等華人監事會司法小組全體會議提議,將該犯逮捕歸案,處以極刑.投票結果, 五票贊成, 一票棄權, 一票反對,通過.  在量刑上, 本小組聽取了FBI探員, 美國政府內部友人,主流社會賢達,飛虎隊,Mob Organizer及各堂口老大的意見,他們一致建議,與其將該犯蘸上柏油和雞毛點天燈, 不如用借刀殺人之法, 將其遞解出境, 遣返原籍.  主流意見, 不容忽視, 全體同意. 本來寄予厚望的FBI朋友, 偏又橫生枝節說: 現在美國是由外國人--回教徒--黑大個兒當家, 他本人的pension 又捏在老-黑司法部長手裏, 因此, 除了wire taping和一把萬能鑰匙外, 別的就愛莫能助了. F…..Ass…#%¥%.!! 呸, 沒有張屠夫, 也不吃混毛豬! 你以爲你是誰呀。

當下指定任務: 郭慶鑫把風,  陳耀篤, 梅稽古和斯偉棟實行抓捕, 景中禪負責交通. 本來用不著興師動衆, 派那槍不離身的黃力柏一個人就行了, 可他說他家的寵物黃皮象,—你們哪見過, 那是主流人養的! 好可愛好可愛哦(拍手做女孩狀)—近來老是受到公園裏漸多的毛驢騷擾, 食欲大減, 得馬上看醫生. 哼, 一到關鍵時刻就指不上. 也罷, 就讓他負責去 淋皰 先森 那裏借噴射機吧.

 

長話短說, 8月22日晚10點, 司法行動小組順利進入該犯位於芝加哥貧民區的公寓, 這小子送外賣還沒回來, 正好黑燈抓人. 將近午夜, 該犯進門, 可能見房門未鎖起了疑, 結果三個人都沒按住他, 先是梅稽古被踢中臍下三寸, 接著斯偉棟的雙眼又險被戳瞎, 多虧背後陳耀篤掏出電擊槍才制服這小子. 三人剛要痛下殺手教訓該犯, 郭慶鑫跑進來說動靜太大, 怕有鄰居報警. 周圍都是參加守望相助的老黑鄰居, 如果當地警方介入, 麻煩就大了. 衆人趕緊用duck tape封嘴, 將其塞進車直奔O'Hare , 人家 淋皰 先森 倒是挺大方, 專機早就到了, 還捎話來: I like you folks, it really saves my time while you guys are killing each other.

經過27小時的旅途, 一行人于當地時間26日下午抵達大陸咸陽機場, 由貴賓通道免檢通關, 這就看出我們高等華人的門路了, 尤其是斯偉棟, 下機就被一夥戴大蓋帽的接走,  好好風光嘔! 大家推著輪椅, 由….哪來那麽多事? 不就是中途又有點小插曲嗎? 你要再搗亂我就退場!…由當地公_安同志前導, 大廳外一排的Mercedes 600 SEL, 你們都沒見過. 人家一看有坐輪椅的, 二話沒說就用手機叫來一輛殯儀館的大黑廂, 全體於是順利登車.

一路警_車開道,嗚嗚怪叫,將人犯送到咸陽市第一人民監獄, 驗明正身. 公_安同志說, 這小子從小就反動, 對社會不滿, 幾次想抓他都被逃脫,線索追到山西太原就斷了, 後來居然投敵叛國, 現在由你們海外高級華人主持正義, 將他捉拿歸案, 我們代表*党*和政-—府感謝你們! 當我們擔心警方看管不嚴時,公_安同志一再表示,決不讓這小子舒服了,先關小號,不服, 咱還有*躲_貓_貓*這一招呢。我們才算放了心。

晚上在8星級阿房宮大酒店給我們接風, 18萬元一桌的滿漢全席共八桌, 什麽? 我們一共才七個? 你懂個屁! 有嘸搞錯哦, 八就是發!! 這年頭有開七桌的嗎? 出席宴會的有省*委*書*記大秘的堂兄, 省-軍_區副政*委的小姨, 省人;大;常;委;會秘書長的外甥, 連省-辦公-廳主任的六叔都出席了, 其他各級黨-政_軍要人就更多了, 我也數不上來. XO開了3打, Jurançon 紅酒6箱. 結果陳先生和景先生都是在桌子底下由陪酒小姐拽出來的.

第二天公_安同_志說要帶我們看看昭陵, 乾陵, 兵馬俑什麽的, 可是大家身上都有些不方便, 再說, 那些墳頭連著一大堆死人名字, 有字碑看不懂, 無字碑有什麽可看? 誰有閒心搞那些, 就謝絕了. 黃力柏惦記著他那寵物, 梅稽古的睾丸也不大對勁,而且我們高等華人畢竟和那些下等的大陸人合不來的, 大家決定立刻回美. 於是全組忙忙如喪家之犬,急急如。。。。,嘿, 你安靜點好不好,誰說反了?什麽,那是貶義?貶你老母哦!連John McCain 先森都說他喜歡作under dog, 我們就不行?一看你就離主流太遠。

一路無話. 當 淋皰 先森 的private jet在LAX降落時, 全美中台港藍綠紅高等華人監事會全體成員到場迎接, 熱烈擁抱, 慶祝我們司法行動組馬到成功, 替高等華人除去了眼中釘.

 

Any questions?

那位, 穿綠夾克的.

綠: 請問三色堇小姐, 在12小時的飛越太平洋期間, 到底都發生了什麽? 爲什麽多日以來沒有陳耀篤先生的消息?

三: 也沒什麽了啦? 不就是每天都要發生的事嗎? 本來 淋皰 先森 的飛機上有拔肥, 有酒吧, 高等華人都懂排隊, 秩序蠻好的, 偏偏陳先生把那燙著金R.L.字的盤子反過來, 嘟囔了一句: “又是made_in_china, 也不怎麽高級哦.” 後面斯先生不高興了, “x你x,台_巴子找死是怎麽著?”隔著人就把盤子砸在陳先生的後腦勺上了.那邊郭先生可也是吃臺灣米長大的, 自然不愛聽, “你罵誰台巴-子? 你個紅*五*毛!”一擡手, 啤酒瓶就飛到斯先生的面門上, 前邊梅先生平時動不動就說“唔系你老豆”,對斯先生更是呵護有加, 這次當然義不容辭, 剛要上前理論, 沒想到黃先生的水果刀先到, 原想給老郭來個小李飛刀, 結果正中老梅的後脊梁,你想,老梅一直就鈣吸收不良,平常沒事還哈著腰呢,這下就更糟啦. 這時忽聽一聲巨響, 大家都嚇傻了, 以爲是中了俄國導彈, 結果別人都沒事, 只見黃先生一屁股坐到地板上, 腳丫一片紅,嘴裏一個勁兒喊疼。(原來他也會講中文耶) 空姐連忙趕來, 隨機醫生也立刻急救, 這才知道, 槍不離身的黃先生本來是把槍掏了出來準備鎮唬一下, 可人家畢竟是高級主流人, 知道一開槍打漏了氣密艙, 大家全完, 就馬上改主意要飛刀了, 結果呢,忘了上保險, 這一劇烈運動槍就走了火, 把自己腳板給打個對穿. 幸虧人家淋皰先森的飛機是巴西桃花心木的地板, 又蓋了一寸多厚天津羊毛地毯, 才沒出大事. 當下包紮的包紮, 清掃的清掃, 算是各歸各位了. 又打開藥櫃, 哇塞! 滿滿一櫃子藥耶! 於是大家以藥爲食, 直吃得昏昏沈沈, 這才一路無話.  什麽? 槍不能過安檢? 這你就外行了, 那些不合理的規章制度哪管得了我們主流的黃先生, 你沒見我們平時都斜著半個身子, 離他三尺開外? 他一路吃我的豆腐, 人家都不敢說什麽耶(媚眼). 明白了吧?

陳先生輕微腦震蕩, 現在醫院靜養, 個把月就能出來。別擔心, 我們高等華人都有買最好的醫療保險, 不是你們那種一個月兩三百塊的.

那邊穿紅旗袍的女士.

 

紅: 請問無端更渡桑幹水的財産如何處置?

三: 那人渣還有什麽財産? 好容易‘揾’了間公寓, 又是芝加哥最最下等的區, 就是那外國人--回教徒--黑大個兒搞什麽社區服務的爛地方, 全是黑_鬼,老_墨什麽的,難怪豬痢屙泥先森把那黑大個兒看得一個子兒都不值. 屋裏除了幾台破電腦, 就是一堆爛書, 還有一輛破自行車--made in_china, 扔到大街上都沒人要. 怎麽, 你還想追個水落石出? 告訴你, 書全扔到垃圾箱了, 那一堆破電腦麽, hard drives留下來搜集罪證, 我們會找時間公佈的. 其他的破爛都捐給 三味吃 先森 了. 他老人家前些時在電臺挖苦老_黑, 讓人告了, 正募捐付律師費呢. 我們舉行捐贈儀式的時候, 他還不忘緊緊擁抱人家耶(媚眼), 說: Thank you so much!! Here is a receipt of one million dollars. You guys can figure it out how to get tax deductible and make money from that damn N_ig*$# government!

100萬太多? 多你個頭啊, 每人才分十來萬免稅額, 小兒科嘛. 只要是高等華人, 誰不懂玩IRS呀? 就你老土. 哼,這你們就知道了,爲什麽老美一問我:Are you Chinese? 我總是:No, I’m Japanese. 我是一想起要跟這人渣同文同種,晚上就失眠呀。

那位穿黃的, 不是你, 那位, 白淨臉戴眼鏡的.

 

黃: 請問嫌犯…

三: 什麽嫌犯, 是犯人!!

黃: 有律師代表他出庭沒有? 何時開庭審理? 一路上有沒有得到基本的人道待遇?

三: 你聾了啦你, 沒聽見我說的—-我們法律顧問, 犯罪專家說這小子根本就不受憲法各修正案保護?? 直接送到監獄, 省了我們納稅人多少錢? 你有繳稅嗎你? 我看你就象冒領社安金的, 敢情你不心痛! 開什麽鬼庭喲。 那小子一路看著我們搖頭歎氣, 嘴裏還說: 可憐, 可憐. 那就是曉得自己永無出頭之日啦. 你說什麽? 我們才可憐? 你腦殘哪? 他們幾個不過就是多吃幾包藥, 有的是錢, 怕什麽? 照樣活得好好的, 弱智!! 人道?陳先生說得好,你們都是豬,中_國-網_豬!請問豬能得到什麽人道待遇?當然,我們也不能讓他餓死,給他塊法國sourdough 麵包就夠人道了,誰讓他老是那末尖酸刻薄呢。其實,只要這小子說一句軟話,求個饒,我們本來想給他一瓶礦泉水,可這小子就是不低頭,那就怪不得我們了。

你們有完沒完啦, 那邊穿花格襯衫的.

 

花: 請問此項行動的經費和開支是如何清算的.

三: 你管得著嗎? 什麽, 非營利組織的賬目應公開? 好啦好啦, 給你, (扔一張名片過去) 自己查吧.

花: (小聲) 這地址怎麽跟Berny Madoff 辦公室的一樣啊?

 

(底下交頭接耳)

安靜啦。最後我可要警告你們,我們全美中台港藍綠紅高等華人監事會已經查明,不少該犯的支持者就在你們中間。看見了吧,誰跟我們高等華人過不去,無端更渡桑幹水的今天就是你們的明天!

posted on Sunday, September 6, 2009 3:47 PM #时评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