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冬园主

手记

My Links

Blog Stats

News

存档

日记 分类

咖啡屋, 中餐馆

咖啡屋,中餐館

 

上周爲了Ted Kennedy逝世要看華人反響,不免又去了趟睽違已久的[文學城]。十年來,從幾乎天天進城到今天的過門不入,不知是人家的[市容法]變了,還是本人落伍了,也不必深究。

 

話說進城後照例只是把頭版的50條滾動新聞撿那要緊的點一下,既然沒見著咱同胞有任何悼念之詞,按說也就該撤了,却见城主把一篇題爲[有多少中國人不知道的抗戰史實]的文章放了上去,而且是出自[蔡真妮的咖啡屋],進去之後不出所料,早已經是戰火屠城的架勢了。無奈實在沒有時間,只好先回營再說。

 

盼到了周末,立馬兒殺奔戰區。這回用不著看那三街六巷,秦樓楚館,也顧不上一地的磚頭瓦塊,垃圾廢品,輕車熟路咱就進了[蔡真妮的咖啡屋],只見一溜七八口大竈,賽刀功的賽刀功,比火候的比火候,炒得正歡。咱心裏話,人家蔡女士看來是要毀家紓難哪,好好一個風花雪月的咖啡屋,愣給變成油煙四起的中餐館啦。咱要不捧捧場,還真有點對不住屋主這一片拳拳之心。也罷,當下不覺技癢,連上了幾盤。味兒地道不地道,您自己品吧。對了,咱一向低調,在外頭從來不稱這個主人,那個居士的,所以忍冬就是不才之號啦:

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909&postID=7776&page=1#mark

 

油煙子嗆了好幾口,回來才知道,失敬得很,蔡女士敢情是北美數得上號的女作家,就在北美中文第一大的[世界日報], 還有名爲[六度空間]的“部落格”哪。雖說世界早成了地球村,可咱這三家村裏的窮酸,喝慣了京城的“高末兒(注)”,還就是跟咖啡無緣。要不是有人老在那兒捅抗日戰爭這個傷口,這輩子恐怕也難識荊了。

 

注:高末兒,舊日京城茶葉鋪裏高等茶葉末兒之謂也。您都窮到喝茶葉末兒的地步了,還論什麽高等低等?嘿,這就叫貼心服務嘛。過去窮旗人講的是個架子,所謂虎倒,不倒威,每天這早茶是說什麽也不能免的。雨前明前咱喝不起,茶葉末兒?多難聽。店家說了,您喝的這茶葉末,可是不同,是“高末兒”,於是心下釋然。

如今嘛,恐怕連這高末兒都少有人知嘍。甭管什麽不入流的玩意兒,一水兒的冠以西湖龍井,碧螺春之名,入口您才知道,還不如原先的高末兒哪。

posted on Monday, September 14, 2009 3:29 AM #时评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