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冬园主

手记

My Links

Blog Stats

News

存档

日记 分类

此曲只应天上有(一)

此曲只應天上有

(一)

 

------配乐版请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ac279d0100fi41.html

“我說園主,這題目早已被人用得濫俗,你怎麽還敢用?”

“此曲我確實從天上聽來,你叫我何以名之?還是聽我慢慢道來吧。”

 

話說自從1971年9月13日,林副統帥北狩一去不回,中國大陸就迎來了1966年以來的第一次小陽春。讀了17遍[資治通鑒],毛深知再不放鬆一點不行了。於是,來了一次極少見的批左,官方說法是批“形左實右”。而原來被嚴禁的東西,在管制下又稍微放出來一點,象內部發行的“灰皮書”(本人記得的有當時“蘇修”“美帝”出版的小說,像[多雪的冬天],[你到底要什麽],[海鷗喬納森],[愛情故事],政治歷史方面有[第三帝國的興亡]----借此機會向 董樂山先生 致以深深的敬意,願他在天上的靈魂永生----等等)。“編譯參考”,還有商店和街道不少又改成不那末“革命”的名稱。知青開始回城,幹校的“學員”們也紛紛以各種理由泡在家裏。 1973 年初春某日,我一個出身音樂世家且交遊甚廣的哥們兒突然通知我,今天晚7點打開電視機,死等。屆時將有倫敦愛樂樂團音樂會直播,而且事先不會有任何預報。說實在的,你要是告訴我電視到時候會宣佈“老頭子”歸了西,我還能信,畢竟在報紙,電視上看他老人家流哈喇子不是一天兩天了。“倫敦愛樂”?國際玩笑吧!

 

那年月,除了翻過來掉過去的八台戲,就是呱噪不止的語錄歌,要是白樂天還活著,恐怕耳朵塞上棉球也躲不開。江州司馬住在潯陽江畔,那是江南水鄉啊,還嫌“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難爲聽”呢! 可自打1966 年革了文化命, 就連山歌村笛都聽不見了.

 

好, 死等就死等. 也記不得是幾時幾刻幾分了, 先是一片白幕, 接著沒有任何預告, 一個交響樂團的現場真的蹦了出來. 到今天, 我還記得當時的場景, 兩個大軸節目也是至今未忘.

倫敦愛樂看來是考慮到了種種環境因素, 選的都是很通俗的曲子.

 

附上當時的兩隻曲目, 終場是拉德斯基進行曲, 因不算什麽上譜的作品,就沒上傳.

 下載:

一. 勃拉姆斯D 大調小提琴協奏曲:

第一樂章:

http://www.box.net/index.php?rm=box_download_shared_file&file_id=f_336498952&shared_name=7cxlzorz3a

第二樂章:

http://www.box.net/index.php?rm=box_download_shared_file&file_id=f_336498714&shared_name=x1l7d0e4rr

第三樂章:

http://www.box.net/index.php?rm=box_download_shared_file&file_id=f_336498236&shared_name=v2n7jogu0v

 

二. 貝多芬A大調第七交響曲第一樂章:

http://www.box.net/index.php?rm=box_download_shared_file&file_id=f_336497290&shared_name=gkij1loypn

第二樂章:

http://www.box.net/index.php?rm=box_download_shared_file&file_id=f_336497174&shared_name=5ynougmtfd

第三樂章:

http://www.box.net/index.php?rm=box_download_shared_file&file_id=f_336497392&shared_name=mzrodaq85u

第四樂章:

http://www.box.net/index.php?rm=box_download_shared_file&file_id=f_336496716&shared_name=7tjk16zbzl

 

聽著那久違的經典在斗室中迴旋飄蕩,而且那音質比起一向在短波收音機和78轉唱片偷偷聽的音樂來,簡直是天壤之別,整個人就像經歷了一場洗禮,身心都被滌蕩了。

在六年的文化沙漠之後,忽然一絲春風來,你說,是不是“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也確實沒得幾回聞了,在當年又聽了維也納愛樂和費城交響兩場音樂會之後(曲目全部忘光),這短短的小陽春就被攔腰摧折了。

轉過年來,批林批孔批周公,批[水滸],批黑畫,批無標題音樂(上列兩曲恰成典型),連愛因斯坦的[相對論]都要拿來批一批。“交白卷是英雄”,“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又在一切媒體上鋪天蓋地而來,咱那破電視,也就不用再打開了。

 

事後與外地朋友聯絡,“驚呆了”,“蕩氣回腸”是大家的評語,而另一行家在電視臺根本不報曲目的情況下,一聽便斷定:“這是貝多芬的第七交響曲”,大夥服氣得不行。

音樂是上帝的語言,無國界,無時限,憑你文化大革命,大革文化命,卻怎麽也革不掉人們內心對美的追求。

posted on Monday, October 5, 2009 2:55 AM #忆往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