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冬园主

手记

My Links

Blog Stats

News

存档

日记 分类

幹嘛炸月亮?

幹嘛炸月亮?

 

 

NPR特約評論員 ANDREI CODRESCU 對宇航局最近在月亮上幹的事不大爽。認爲那是對我們在天上的鄰居幹下的另一件可恥的事,是在一連串侮辱上再加一件。下面是他的評論。

 

搶在俄國人之前登月已夠瘋的了。其價值純屬象徵性的,而只要象徵主義還管用,月亮對所謂國家至上就是不可或缺的。

 

月亮從人類一開始就成了一個符號。她是把一年12等分的命名者,她是地球忠誠而寂寞的伴侶。她活在最古老的詩篇中,她劃過我們夢中的夜空。

她引動潮汐和女人們的血液。用盡了蹩腳的頌歌,破碎的心靈,她永遠是不可企及的典型,衆生仰望中,在天上盈了又缺,缺了又盈。她以詩意的魅力在英語,俄語,德語和其他語言中傳達著至高的隱喻。

 

好,那隱喻有多沈重?比宇航局所想象的要多得多!誰是月亮上的第一個人?不是美國人,不是俄國人,是那個小時候大人們指給我們看的月人!他才是月亮上的第一個人----她的永久居民。而現在,他屁股上卻挨了宇航局一火箭。

 

說到底,月亮屬於誰?幾十億地球人每天仰望夜空,驚歎和談論著她的美麗,而在月亮上炸開一個洞之前,我們可曾問過他們一句?

 

從月亮的周期得到了啓發,拉丁文中借用了月相來定義那些時常癲狂的人們。可現在我要問一句,到底是誰真的瘋了。如果月亮上真有水, 我們將用它作什麽?在月亮上種玉米造酒精-----當我們把地球毀滅之後?

 

(這就是我們的反對派和愛月者Andrei Codrescu在宇航局撞擊月球後的評論)

posted on Monday, October 12, 2009 10:30 AM #时评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