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冬园主

手记

My Links

Blog Stats

News

存档

日记 分类

時窮節乃見

時窮節乃見

(外一篇)

 

若定要說出[史記]百卅篇中的最愛, 即使除去十篇佚文,八書十表,再把本紀中從五帝到周砍掉,還是極難作個取捨.

難是難, 始終橫在眼前而揮之不去的, 畢竟還是唯獨的一篇, 那就是[魏公子列傳]

自漢以降, 寫信陵君的文章不上千也有數百吧, 但網上爲文, 也就是抒懷而已, 撞了車, 刪改即是.

先于太史公的賈誼, 其後的班固, 全是四公子並提, “此四君者,皆明智而忠信,寬厚而愛人,尊賢重士,約從離橫” 似乎不分軒輊。唯有太史公, 獨闢蹊徑, 其他三公子, 以爵號稱之, 信陵君則以魏公子爲名立傳, 您想,設若這兩人相見,哪個稱呼顯得親切?這已經含蓄表達了他不同意賈誼的觀點.

 

再看其他三人的評價, 孟嘗以雞鳴狗盜脫難, 因睚眥仇擊殺數百人, 已是矮了一截. 春申不識人,不納諫, 身死小人之手, 叨陪四公子之末, 更無論矣.就是被譽爲翩翩濁世佳公子的平原君, 太史公不但給了“利令智昏”的考語, 還通過信陵君之口定了優劣: “平原君之遊,徒豪舉耳,不求士也。”意即您養士不過是講個排場,那不叫求賢。 簡直近於否定式。這樣, 信陵君在司馬遷心中的地位之高就昭然若揭了。

 

然通觀全傳,實際上無一字不是圍繞著“竊符救趙”這件大事。其主角,就是魏公子無忌和大梁夷門監者侯贏。通過這兩個人,佐以戰國晚期波詭雲譎的大場景,爲後世樹立了一個貴族,一個平民的典範。

 

信陵君是什麽樣的人,大概是早有定評了,雖然我也找到兩篇唱反調的附在文後並加點評,終非主流。

他禮賢下士,駕車到東門親迎侯贏而置"將相宗室賓客滿堂,待公子舉酒”於不顧,當侯贏偏要在市中“久立,與其客語”時,公子執轡愈恭”“ 顔色愈和”“ 色終不變”。

他不畏強秦,力主救趙,屢諫不從,則孤軍赴難,義無反顧.

他以國爲重,雖國人幾乎只知公子而不知有君,終無篡逆之心,反而流亡以避嫌. 他聞侯贏錐殺晉鄙之計而泣下,爲國盡力多年後,自知又一次被讒言所毀,乃稱病退出政壇.

他具將帥才.矯旨奪軍後,並未以多爲益,反而從中選出精兵八萬,一鼓而解邯鄲之圍.他後來率五國之兵破秦軍於河外,擊敗名將蒙驁。威震天下。

他知過即改,從諫如流。第一次,拯趙國於危亡,遂“意驕矜而有自功之色”。門客對他說:你矯旨奪兵,對趙國固然有功,但對魏國可是不忠啊。於是公子立刻自責,愧得無地自容,從此絕口不提功績。第二次,秦國趁公子流亡,出兵伐魏,但他告訴門下,有爲國君使者通報者,死. 於是他新從邯鄲得的賓客進諫: 你名重列國,因爲你是魏國公子,今祖國滅亡在即,你不返國相救,有何面目立於天下? 話音還沒落, “公子立變色,告車趣駕歸救魏(馬上驅車就道)”

 

這還只是明面上的.

 

食客三千,不足爲奇。真要這三千人爲之效死,那才難,可信陵君作到了。若強秦兵臨城下,信陵君拔劍在手說:“諸位,城破在即,從我者,請赴前敵,決一死戰。不從者,悉聽尊便。”然後衆客無一退縮,甘心赴死,這,也還不算太難,畢竟火延昆崗玉石俱焚也。但是,現在要這三千人驅車趕赴400多裏外,與秦軍對決,那就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了。首先,武術老前輩告訴我們,一般習武者的近身格鬥,與戰場上的長槍大戟是兩碼事。就算這三千食客身負絕技,面對秦國的虎狼之師,覆滅也只是頃刻之時。趙國在武靈王胡服騎射後,軍力爲六國之冠,但長平一戰,40萬大軍一朝潰敗,可見秦國武力的可怕。

其次,不但這四百里路他們大有逃亡之虞,就在信陵君單獨與侯贏定計時,更提供了一哄而散的機會,畢竟他們只是信陵君門客,沒有什麽義務非去送死。他們逃了嗎?沒有。而他們的視死如歸,不正好反襯出公子無忌之得人心嗎?

進一步說,這三千門客有無濫竽充數之徒?肯定有。但信陵君奉行的是500金市馬骨而千里馬三至的政策。雞鳴狗盜在孟嘗君處能出力,爲什麽信陵君就不能容人?僅從其賓客張耳在漢朝封了趙王,即可知信陵門下甚少凡庸了。

再進一步,得三千死士,取國君之位難道不是易如反掌? 春秋弑君三十六,有時不過一個刺客就解決問題。可信陵君寧願流亡,寧願退出,卻終無篡逆之心。

 

由門下客見信陵君之人格,這是暗寫。

 

不要以爲信陵君一輩子就幹了竊符救趙一件事。太史公在[魏世家]裏,用了洋洋一千多字記載了公子對他哥哥,魏安釐王的長篇對策, 軍事外交, 頭頭是道, 而且讀後就可知道, 救趙絕非只是救姐姐, 他合縱抗秦的國策, 是早就成竹在胸的. 他是無愧於一個政治家稱號的. 太史公未將此列入,實際上是要保持文章的氣勢, 一氣呵成, 令你不暇旁顧, 非畢之而後快. 要是人們捧著平添千字的竹簡, 讀到公子對魏王的進言, 怕是要昏昏睡去了.

 

這是側寫。

 

居然有人說, 公子的禮賢下士, 無非是沽名釣譽,惺惺作態而已。這可是大謬不然了。蓋信陵君所爲,實其來有自。魏國身處四戰之地,南有楚,西有秦,北有趙,東有齊,四面強鄰環伺。就是同爲三晉,韓爲天下精兵之處,趙更是地方二千里,萬乘之國。則魏所仰仗的,就只有人才濟濟,主明臣賢,寬厚待下,政治清明。自魏文到魏惠,無不以禮賢下士爲國策,前者師事子夏(孔門弟子),田子方,段幹木,到了每過其門而軾的地步(連馬車經過老師門口都要把手臂放在車前橫木上表示恭敬),更重用西門豹等五賢臣,聲譽一時無兩。後者卑禮厚幣以迎賢者,鄒衍,淳於髡輔之,連亞聖孟子都成了座上客。所以,信陵君承先人餘緒,求賢若渴是順理成章的。只是他把這一點發揮到了極致—這也是國運和天下大勢使然。

 

按說,在此環境下就該野無遺賢了?卻不儘然。侯贏朱亥,本不是不可以自薦,而公子親臨,再布誠心,也正是體面出山的機會。但他們終究沒有這樣做。寧願繼續過他們的苦日子。爲什麽? 太史公沒提供答案,得自己找。

 

這就是他給我們樹立的第二個典範。平民的典範。

 

公子第一次去請侯贏,“欲厚遺之。不肯受”---送錢不要.侯贏這時說了一句話,非常重要,這是他一生原則所在: “臣脩身絜行數十年,終不以監門困故而受公子財”這裏其實任何解釋都無必要,他就是要堅持自己的生活方式,貧困,社會地位低下,在他眼裏,都無所謂.第二次,公子親迎,駕車接他赴宴,你看他,穿得衣衫襤褸,上車就占上位(右手),讓都不讓一下.他朋友朱亥也是一樣,公子去了好幾趟請他,既不應召,又不答謝,連公子這樣閱人無數的人都覺奇怪.

 

以侯贏的能力,恐怕三千賓客無出其右是肯定的了。但他終究沒有進入公子府中,就爲了自己要保持那種不用看人臉色,不用周旋進退的自由。

然而當公子欲赴國難時,一個北向自刎,一個最後也獻出了寶貴生命.

 

這就說明,侯贏朱亥所看重的,不是權勢和富貴---這些世俗中無法抗拒的誘惑和人們汲汲以求的東西, 甚至都不是無可取代的生命.

是什麽呢, 借用陳寅恪老先生一句話, 就是: 獨立之精神, 自由之思想. 這是幾千年專制社會中最稀缺的東西, 在那黑暗的年代,有時甚至連蹤影都見不到。即使人們意識到了,也想追求, 可是有幾個能像侯贏朱亥那樣一以貫之, 終身不悔呢?

這句話, 像是火種, 代代相傳, 不絕如縷, 像是基因中的染色體, 奔湧在志士仁人的血液裏, 必要時, 一腔碧血, 噴薄而出, 灑在我們民族充滿苦難的歷史長卷上.

後世的嵇康(他兒子雖爲保癡主晉惠而血濺帝輦,卻與其父思想不同),顔杲卿,文天祥,史可法,李香君,柳如是,戊戌六君子,乃至爲抗日獻身的無數烈士,貴族與平民,文人和武士,他們捐軀的時候,也就注定了華夏民族不會永遠被奴役。

 

作爲貴族,智,仁,勇兼備,從不以富貴驕人。治國則國強,理民則民安,這樣的貴族,是民族的精華。

作爲平民,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所有的獨夫民賊,邪說暴政,終究要被不願爲奴的平民所滅。

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

 

---待續---

 

 

 

 

 

 

 

 

 

 

posted on Sunday, November 1, 2009 2:32 AM #獭祭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