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冬园主

手记

My Links

Blog Stats

News

存档

日记 分类

林昭詩選

林昭詩選

 

既然平安夜 在新浪博客 轉貼傅國湧先生文被刪,索性將本人所存貼於此,算是對那些千方百計散佈遺忘症者的回應。

你們是強者嗎?將一個弱女子殘忍殺害四十年後,還不敢正視?

她在獄中的詩,字字以血寫成,其中多爲殘篇 ,二十多万血字啊! 每讀之令鬚眉如我心顫且愧。

 

-- 忍冬園主 --

 

《自誄》

  惡不能輟,憤不忍說,
  節不允改,志不可奪,
  書憤瀝血,明志絕粒;
  此身似絮,此心似鐵;
  自由無價,年命有涯;
  寧爲玉碎,以殉中華!

 

無題

啊,大地
  祖國的大地,
  你的苦難,可有盡期?
  在無聲的夜裏,
  我聽見你沈重的歎息。
  你爲什麽這樣衰弱,
  爲什麽這樣缺乏生機?
  爲什麽你血淚成河?
  爲什麽你常遭亂離?
  難道說一個真實美好的黎明
  竟永遠不能在你上面升起?

 

《血詩題花》:

  祗應社稷公黎庶,

那許山河私帝王?
  汗慚神州赤子血,

枉言正道是滄桑!


(末句直指獨夫那首志得意滿之“人間正道”雲)

 

 悲憤詩(節選, 1958年)  
(一)
  埋骨何須定北邙,
  銘幽寧教筆低昂。
  平生磊落魏奇氣,
  化作清風意更長。

悲憤詩

(二)
幽懷固結日如年,班笈管草說桑田。
滿篇淋漓誰識得,血痕淚迹間相連。
淒風涼月夜深沈,淚落比窗噤若喑。
心事如潮憑誰訴,一燈昏處似山林。
江南霪雨塞北沙,十年湖海到天涯。
歲暮歸程故難計,茫茫何處是兒家。
豈爲關山路莫通,孤窮如何返江東。
回憶父老牽衣日,腸斷眼枯立西風。
痼疾纏身念半空,苟延尚亦業未終。
對鏡時見胭脂色,不是妍容是病容。
鬥米折腰亦自輕,日傍門戶低頭行。
甕飧粒粒皆是石,嗟來之食苦似辛。
衷腸百結萬恨生,強顔迎人笑不成。
天地雖大無所哭,何處容我一放聲。
劇痛摧心真若癡,誰憐荒郊獨行時。
寥落那得應制筆,此是蔡琰悲憤詩。

——作於 1958 年歲末

(蔡琰即文姬,著有 [ 悲憤詩 ] [ 胡笳十八拍 ]

 

 

posted on Thursday, December 24, 2009 11:10 PM #首页 #忆往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