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烟水

东风未绿秦淮柳 残雪江山是六朝 忆来唯把旧书看 几时携手入天山
posts - 57, comments - 21, trackbacks - 0, articles - 0
  Home :: Contact :: Syndication  :: Login

Thursday, November 30, 2006

  晨醒,雾气蒙蒙。
  湿润的空气中弥漫着细腻清凉的甜味,这是我喜欢的天气。雾晨、雨天、雪夜,它们不经意间携带而来的撩拨,不能让我不动情。
  她像春天山谷里的雾–再没有如此比喻女人之幽美而更加贴切的语句了。山谷,山谷还有什么?野百合,兰草,隐含的小溪。许久以前读杂志,女主人公叫林布 谷。很别致的名字,现在一直记得她,而与她有关的故事却丢失掉。其实,在心底,秋雾更加醒目与清幽。“但闻烟外钟,不见烟中寺。幽人行未已,草露湿芒屦。 惟应山头月,夜夜照来去。”这是苏轼的《梵天寺见僧守诠小诗清婉可爱次韵》。浓浓的晨雾将草鞋都打湿,却只有月夜而那个叫守诠的僧人静守。私下里以为,和 尚的诗就“清幽”之境的描述略胜一筹:“落日寒蝉鸣,独归林下寺。柴扉竟未掩,片月随行屦。时闻犬吠声,更入青梦去。”亦得宋人周紫芝之妙语:幽深清远, 自有一种林下风流。
  黄裳说知堂老人性情悲凉,是那种力透纸背而来的–末世的哀愁与冷气。知堂多用“苦”“药”,曾于《药味集》序文中说,“拙文貌似闲适,往往误人。唯一 二旧友知其苦味。”L推荐周作人时,美誉不吝。自然让我动心寻觅,陆续从网络与书钞中读知堂,其风必是深爱之首列。《雨天的书》是他早期的作品,清韵中泛 着淡雅。却是往后的集子如醇酒深藏,想必是浓厚起来吧。一直没有系统地读周作人的作品。只记早年的《初恋》–又是一个青葱绿翠的词。– “伊本姓杨,住在清波门头,大约因为行三,人家都称她作三姑娘。”先生一生沧桑浮沉,臧否泛滥。许是时代,许是性格,恰巧合在一起,结局竟是惨剧。
  对杜甫一直喜欢不起来,除了他的几句豪情满怀的诗句之外。最气魄宽绰是他的“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他笔下的大雪夜都渗透着困乏掺杂着不堪。读着 让人痛切、失望,反正不美丽,不优雅,更无半丝豪气。处处是苦心与悲愤,真是厌恶这种苦大仇深的调子。你看太白,多么光辉灿烂!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燕山雪花大如席”“郢客吟白雪,遗响飞青天”,也是离别,也是冷雪,也是落魄,就是天生的那股子侠气豪情!就是战场,就是刀枪都满目壮观,歌声嘹亮!无 论它的结尾如何,我喜欢这种不屈的辉煌。相比之下,白居易活得精致享受多了,“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那厮过得可是声色犬马的滋润日子。
  我想,这必然会让“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的柳三变艳羡不已吧。当然,笔者亦同。

                     林w 於 二OO六十二月一日

 (注:此文的尾巴太不漂亮。改过三次,还是不能满意。哪位好心人给换一条好看的狐狸尾巴?谢谢先!)

posted @ 7:42 PM | Feedback (0)

  写下“尾声”,不由地长服一口气。明日,十二月一日,也就是说二OO六仅余三十个昼夜。
  抬手将头上木质青花簪子拨出。盘久的头发竟然一时不能完全散开,依然像往日那样晃动头部,催促它能蓬蓬而散。习惯着用左手理顺,却挂住中指的戒指,跟着它的方向动作一下。再放到键盘上,发现戒指滑动得厉害。看来,自己今年的确是瘦削了不少,连戒指都松动如绸缎。
  其实,天生是个内心软和且脆弱的女人。却一直不去承认。也许这里面包含着胆怯的成份。我没有理由不学着坚强,因为事实确凿地教育着我–没有人为你把一 切准备就绪。只有自己,靠自己。无论欢笑或者泪水,它只有你自己来享受并承担。偶尔地与他人玩笑,要是生在世家,那我定然是一代名媛。。。可这个世界没有 假设,至少没有人能够选择父母与预先设计自己的身世。
  暖气烧得很卖力,不得不打开窗子透风,外加一盒清水。这样的天气,我就穿着单单的睡衣,半坐在椅子里。窗外是半边清月当空,屋里是孤独一人闲坐。这样 的夜晚,寂静、无奈,穿透长长碎碎的岁月。听,喜多郎的丝绸之路流淌而来,想起初次听它的感觉,泪盈满目,春雪融化。天山的雪水,葱岭的小溪,倾时拱进你 生冷的怀抱,牵着你的灵魂便走,直到消逝于远古时代,苍茫的城池……
  许多世事,不过,就是一念。
  说一有趣的故事:男人,有了情人,被老婆逮住。质问,男人冷静对待,咱家上老下小的,某时某日某处大堂面谈。于是,老婆准时到达,与男人一同到的还有 情人。介绍完毕,男人边掏银子边说,我还有点儿事,你们谈吧。于是开车走人。问题由两个女人处理。怎么说呢?骂这不良男人,不必;都想夸他。这说明一个问 题,男人的底线是被老婆与情人共同抛弃–这是最坏的结果了。底线明朗,主动权自然清楚在谁手中了。当然,老婆还是老婆,情人走开。他们夫妻还过着貌似幸福 或者根本就是幸福的生活。
  抛却成文者感叹的部分,与我也不在意。倒是想到另一个问题……不提也罢。
  天涯有名曰蔡云姑娘者,自言书痴一人,于天涯书话征偶。看后大乐,沙发、起哄、架秧子。不出六十回复竟然有男曰眉睫应对接火。好玩极了!连E 兄都不忍手痒来凑趣儿,结果被好事者文品推为首选。巧的是,与引得我识知数枚才子美书的E兄于昨夜初识,于是短信呼来同看热闹。有趣得很。天涯书话,文人 风气,就是闹笑也文雅。窃笑良久,不过是一小女子,猫在天涯,逛荡牛博。风雅的艳羡,性情的欣赏。快意江湖是我,风花雪月亦是我。到底哪个又是我?
  那天落霞在“晚菘”留言:姑娘,我链你了。它已停下,春天还有落霞的链儿来着,不知哪次整理拿掉的。我与她,从来是公平交换相互信息,像男人一般干净 利索。之前读过她不少文章,是有些才气的。这丫头一张厉嘴,把个姑爷给整理得服帖。边洗脚还边给人家上“皮草”课。还美其名曰要其“态度”。虽然自己也被 人呼为尖牙利嘴过,可要是我定然舍不得说他半句。。。
  忽然想起蝴蝶夫人:夜幕已近,你好好爱我!

posted @ 7:54 AM | Feedback (2)

  老早就知道FLICKR,那么老多的人用它,肯定它能有让人产生无比快感的力量。但是,英文,英文,她与我不相好,狼狼饿狗。再但是,一只与你抵头不见抬头见的狼与你频频招手,屡屡秋波,加上你实在喜欢估捣杂七杂八的PP,你还会固执己见,投伊无情的冷面吗?我不能。

  今天,我注册并初次享用。很GOOD,同学们。我的小狼狗,我的图画本。

  最可爱的是,它竟然能写入内容。当然,我这类文学女青年总是脱不了酸文假醋、痴心妄想 、情伤哀怨的调子。然而,俺私人感觉,俺的注解都透着一个水灵一个美,满意得很。

  强烈推荐没有试过的同学小试下FLICKR。如果英文水平如本人者,提倡使用“金山怪译”拉一把。

posted @ 12:44 AM | Feedback (2)

Wednesday, November 29, 2006

  昨夜与兔子在MSN上聊天,我问他是读中文的吧,他纠正说什么也不读,就是书贩子一个。
  其实,书贩子这活儿挺吸引人的。常常想,要是自己有足够的银子,就去当书贩子,不必为是否赢利而操心,算来是享受生活了。那是老早的梦想,现在连梦的勇气都丢掉在凡世的路上。像是兔子,在北京研后过着整天与书打交道的生活,对他而言是欢喜的。
  不大到十点,头痛得越来越大。不知原因的,从上周六晚开始,每天晚上八九点开始,第二天天亮止。就这样一直延续着,不饶不依的。这两天事特别多,也许 在他人早已经猴急火跳,而我却依然故我地无事人一般。L电话来时正在睡梦中,我迷蒙着问他时间,他说十一点多。赶紧摧我睡吧睡吧,林W同学就过去了。一早 醒来,闭着眼回想昨夜的电话,真的好温馨。
  L说他登陆六朝老有状况,我这边还是好的。一早上线,它却又如前日那般的面孔。这时真真地庆幸这边还有个侧室。最近没正经地写点东西,没话说。新浪的 博暂时停下,连豆瓣小组与胡丽娘都进入修整状态。那天晚上,实在睡不着,发GMAIL把文思叫上线,一直泡到下半夜。连我亦如此,身边的同学朋友不能言及 的苦恼,却可以与从未谋面的一个比我小十岁的北京丫头寻找勇气与肯定。她告诉我说,如果真爱,为什么不可以为对方改变呢?我们通常邮件来往,女人嘛,除了 爱情就是男人。我们永远共同的主题之最。
  睡前迷糊着,大脑还是清晰的。理理思路,其实每次暴发,每次不堪承受的委屈之后,都是自己埋怨自己贪心,任性。然后妥协,还怕伤及他……有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好难哦。骨子里,我到底不是一个悲凉的人。
  洗脸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唇红齿白,秀眉水目,真想像罗胖子一样狠狠地骂自己一句!至于嘛,多大的事,我还好看呢。我的豪情哪儿去了?我哪儿去了?唧唧歪歪真TM不是我的本性。好好地爱,好好地读书,好好地浪漫,好好地寻欢作乐,这才是好生活。

posted @ 6:00 PM | Feedback (0)

Saturday, November 25, 2006

  暖气烧得真好,至少不让我的身体保持适当的温暖。
  心,一下子就空了。空落落地,一无所有。正想换衣出去散会儿步,趁着雨水,趁着夜色。却接了个电话,张YY来的。是我在青岛曾经一起住过三四年的姐妹。照样胡扯一些四六不着的事儿,电话还没挂利索。脸上的笑就被摘走。跟百合说,姐姐心里难受极了。只想哭,想哭,想哭。就是心里不满,委屈,委屈。

  可是除了自己,没人陪伴我。
  六朝当了,原因不明。
  所以备份是对的,可是感情能备份吗?


posted @ 5:56 AM | Feedback (1)

Friday, November 17, 2006

  睡前每每信马由缰一番,自然借书催眠。翻《来燕榭集外文钞》至151页,纸面出湖水,横塘现眼前。一对璧人,画浆双栖,流水衣香,好一双神仙眷侣!连那渡人都不禁赞叹--秋娘合配冬郎。

  意兴即起,起身擎书倚床细读。前溯其源,才知这节名为“朱竹垞的恋爱事迹”。嘻,黄裳先生的命名透着一个新鲜。想当时的民国,提到“恋爱”二字定然是时尚的。竹垞与山娥的苦恋悠悠,穿透冗长的岁月。劳累黄老用一十八页才略略诉诸于众。

  文中引夥夥诗词(引文拈诗是黄裳写作习惯的重要部分),大部分出自竹垞之手笔。性情文人曾在他的《静志居诗话》说过:盖感知已之深,不禁长言之也。以至于后世流传许多艳冶的情爱之诗词,也方才让后人们酸句蜜文,字斟句酌地品味着他们大胆的爱情。
  竹垞的所心爱的“秋娘”是他的小姨子,名寿常,字静志。查看朱的生平,知其是赘婿,即上门女婿。在封建社会,这种事情是相当不堪的。尽管朱家昔日亦是 世宦之家,到他这一辈儿已然是中落到不得不入赘冯家为婿的境地。其妻是冯家长女,唤孺人,即静志的大姐。另记有朱在冯家时曾为避战乱,先后迁徙六次。想必 惶惶避乱时日,姐夫与小姨之间的诸多礼仪顾忌会削减许多,相处起来自然而然地较平时随意,彼时“秋娘”盈盈开笈。一个是风华正茂的文人,一个是豆蔻年华的 玉人,怎么不生事端?
  窃以为,朱文人着实热烈大胆,矢志不渝。初时,虽是两情相悦,小秋娘顾及礼教人伦,多次婉拒。最直接的一次是她借用《洛神赋》的“收和颜而静志兮,申 礼防以自持”。啥意思?发乎情止乎于礼也。姐夫应该敛容洗心,不要老想着“比肩纵得相随,梦雨难期”(朱的《两同心》之句,词尾处有“洛神赋小字中央,只 有侬知”亦说道此事)。此时,正时小姨未嫁。爱情的火焰那能轻易扑灭?何况人言--退让与拒绝只能让勇士愈加激烈地进攻。
  好吧,你要守节谨慎,我笔则用得隐晦,纵然曲折也是表达情爱。女人其实真简直,只需几首情诗就迷三倒四,牵肠挂肚,无奈身远而心早已入怀。连嫁到珠玉 满室的夫君家,也不及他半阙小令。再看看,看到伊人他嫁,自然仇之如敌,恨之入骨,刻薄愤愤地说:阿婆嫁女重钱刀,何不东家就食西家宿?真是性情可爱!尖 酸是尖酸的点,也只有真爱才如此无忌,私意幡然无余。
  小姨初嫁,归宁接送,天赐的良机。二人缠缠绵绵,成就燕婉之私。以至于后来连下人都不避,有诗为证:随意楚云台,抱玉挨香,冰雪净素肌新浴。便归触帘 旌侍儿醒,只认是新凉,反映檐蝙蝠(摘自《静志居琴趣》)。其后几年,朱忙于生计,二人鱼来雁往,情意绵长,曾有“置君怀袖中,三岁字不灭” 之举。然后,“好事终成虚事”,大该是婆家知晓这等“伤风败俗”之事,即管制她的行为。伊人不得不信中青丝以寄情意……期间有过几次相会的机会,自然快活 恩宠。直到,康熙六年四月,伊人飘然而逝。空留孤雁在人世。

  朱作《静志》诗,即后人传讼的《风怀》。约记载他十七岁到三十九岁间的情感事迹。据说,当日朱刊集时,有人警告需删《风怀》诗,竹垞笑言: “宁不食两庑冷豚耳。”且值得称道的是,竹垞并有怎么避讳他的“违伦”之情,竟然对他的前辈曹溶坦然说明。真是性情文人,勇气可嘉!

        书沉,手腕儿发酸。正好在耐得住临界读完。初冬星夜,读着前人这样一段被人艳称的爱情。连头发梢儿都传送出润润的温情,枕着入梦。

posted @ 10:49 PM | Feedback (0)

月亮在流逝,我们在等待。

     --《帝企鹅日记

  在我们白色的世界里,一片雪白。全部都是冰冷的,所以外面很冷。我一个人听着风声。并且试着让自己冷静,这是一场孤独的旅行。

  我想生活在天堂,那个地方名叫“奥默克”。当冰雪消融,汇成海洋,太阳亲吻着冰雪,你会看见,我们是如此的美丽。请为我开门,亲爱的。打开你爱情的门,让我们一起去往天堂。我们属于这个冰冷的世界,连同温柔的爱情与舞蹈。

  月亮在流逝,我们在等待。经过漫长的第三个月,细小的人儿包着硬壳中藏匿出现在妈妈的羽毛中。从今以后,我们唯一的重任是“生存”。首先,我们 要相互信任,坚持不渝。当黑夜给他的女儿披上华贵的面纱,严寒正豪不留情地袭击着我与还未出世的宝宝。一起吧,孩子,让爸爸与你一起等待着妈妈。她正日夜 兼程进奔向大海,捕获出生后需要的食物。她要机警地躲避海豹的侵袭,然后才能幸运地蹒跚而归。充满危险与饥饿的旅行中,每年都有许多人在路上失掉性命。也 许,你的某位姨妈会不幸丧命,永远不再回来。在守望的时候,我的孩子,与爸爸一同为奔波于路上的妈妈祈祷吧。希望的亮光重新照耀在我们上空,看,我们的孩 子一天天地强壮起来。这个时候,该我去了。等我回来的时候,愿我们的孩子长成茁壮的少年。当下次暴风雪来临的时刻,要锻炼它的身体,磨练它的意志。等着 我,一定会按时完成任务,在它需要的时候及时返回。放心吧,我会从它甜美的噪音中认出我们的宝宝。

  爸爸依然在迢迢的路上,孩子,妈妈却要离开,要听阿姨的话,安心地等待爸爸回来找你。

  哦,这个世界是雪白的,这儿是什么?是冰坨。那边还有许多同我一样的小朋友,它们也在顽皮中等待着爸爸。要乖,团结。否则鹰会来抢走我,永远不 会再见到爸爸妈妈。呀,那是什么声音?是爸爸们回来了,你看,你看,是爸爸们回来了!可是,爸爸,我的爸爸,哪个是你?我饿极了,仿佛一个世纪!有鱼吗, 新鲜的大海里的鱼。--孩子,不要急。总有那么几天你会没有食欲,那就预告着要长大成人。碧蓝宽阔的大海将是你们今生最喜欢的地方。去吧,大方地脱去你身 上灰灰的外套,换上你漂亮的新装,去追求你的爱情!

  月色最美的时机,我们都要回到温柔的海洋,享受三个月的小别。亲爱的,别忘记,在下一个漂亮的季节里,我们仍然在美丽的奥默克相会,一起跳舞,结婚。

下载地址:《帝企鹅日记》    

posted @ 8:25 PM | Feedback (0)

 浮生六记

扬州画舫录

平山堂图志

  

  西江月 · 平山堂   

               宋 · 苏  轼 

         三过平山堂下,半生弹指声中。

  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

  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

posted @ 8:24 PM | Feedback (0)

影:Marco Paoluzzo

来自: Exiula 的旅行日记

  在满腔冰雪与峭立高原相接的某一处草地上,一双看不见的手织出了这片蓝缎子。雍容、光焕、绚烂,却又安之若素。

  人生若只如初见。当她经Marco Paoluzzo的手,出现在Exiula的 旅行日记中时,与我邂逅相遇。然后,我喜欢上她。于是,伊妹儿向她的主人索取。期间几番周折,先是我的Gmail信箱故障无法查看信件,反复数十次不止。 庆幸在昨夜午时系统开恩几秒钟得以正常查看且回复(再点击时它又故态重萌!)。 再用Hotmail问询图片署名事宜,一早得到Exiula答复。

  “六朝”是极少放图片的。曾经在初建之时,与谭商量过放些小巧美妙的插图以配其文。试验后效果并不理想,于是决定轻易不会放置图片。目的是保持“六朝”洁净清雅的书卷气,部分淡定的书影仅仅是配合观感上的默契而已。

  冰岛,一片渺小而迢迢的地域,定然是我的脚步永远都不可能涉及的地方。然而,在它的草原上,生长着它的美丽的精魂。我给她起了名字叫“蓝锦”。

  北京17度,青岛13度。L此刻应该在北京地坛书市,不知何时回青?不知是否与我一样喜欢蓝锦?

posted @ 8:24 PM | Feedback (0)

  心疼得厌烦,隐隐的神伤。

  簪子,那支让我心仪蓝色簪子,被果果用未知的方式弄断。曾经为它,还买过一件水蓝色真丝毛衫。它们天然相配,清气和雅……不经意间,说没就没了。

  之前,很久,觅寻一支玉簪子,未果。刚在线MSN签名:簪子,断了。文思跑上来问,你平时用物什,是否喜欢素净古朴?我笑着说“是”,她便爽气地应下在北京帮我留意。 玉的是很好,一种全玉,一种簪头缀玉。前者不敢奢望,倒是后者,要手工精妙定然美韵皆宜。

posted @ 5:05 AM | Feedback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