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感人间

知变

Monday, June 1, 2009 #

生活因你改变

北方的初夏时节,南方已是热如盛夏。
有西晒的书房,窗外日光如炽,落下竹帘,仍有薄薄的光线丝丝缕缕照在键盘上,但因为难得的阵阵凉风,并不觉得太热。这会爸和妈两老人家已推着小家伙儿到楼下树荫里乘凉去了,让我偷得片刻空闲,虽是带着两个大黑眼圈,也不舍得睡,翻一会儿书,喝两盅茶,好让这一阵过于充实的生活稍稍停那么一会儿。新买的杂志里有一段关于火车旅行的专题,更加强了这个下午的幸福感。很想写两个字来记点什么。
    宝贝到今天已经67天大了,长得机灵又健壮,非常纯粹的男孩子脾气,可爱程度大大超出我的梦想。这小人儿的心思多得似乎早已超过了身体的发育,只要醒着,眼珠和四肢就一刻也不得闲,还没满月的时候,就趁着拍嗝,把两只小脚蹬住大人的腿,一窜一窜想要站起来,这还没学会抬头和翻身,就已经想要跑跑跳跳了。和人沟通的欲望更是越来越强烈,小眼神儿千变万化,就连嘴里喝着奶的时候也还要嗯嗯呀呀地又说又笑,一会儿也离不开人。所以我这个当妈的就越来越象个那谁说的“偷眠小贼”,时刻都惦记着要偷空儿扑去床上睡一会儿。更有些时候难免蓬头垢面加气急败坏。只是每回低头看到那张依偎在胸脯上睡得毫无保留的小脸蛋儿,就什么疲劳都不顾了,母爱泛滥得一塌糊涂。
    孩儿他爸也变了许多。为了把一个二人世界改造成三口之家,这几个月来,他是家里外头团团转,自称为了不让我和五只猫猫得上产后忧郁症,他已经抢先患上了产后多动症。每天晚上看着他给宝贝儿做抚触,那份细腻与温柔,连小人儿都不再手舞足蹈,而是安安静静地任他摆布,大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爸爸,还不时绽出甜美的笑容,那情景实在赏心悦目。

 

posted @ 7:40 PM | Feedback (4)

Friday, April 3, 2009 #

BB出生啦

你拍攝的 0330_224638。

你拍攝的 0330_224656。

posted @ 11:51 AM | Feedback (11)

Wednesday, March 18, 2009 #

一日一碟

最近几乎是一日一碟.
好片子挺多,其中好看到超出预期的当属<贫民富翁>和昨晚的<情遇巴赛罗纳>.
看完挺感慨,问LG说,换做是你,能确定自己想要什么和不想要什么吗?回答是毫不犹豫的否定~
扪心自问,我也不能.
或者,大概,也许,我能说,我在有勇气去尝试之前,有把握自己能承受什么.

posted @ 5:07 PM | Feedback (0)

Monday, March 16, 2009 #

盛夏

世界巨大
夏阳宽广
我们幼小
曾经一遍又一遍
徘徊在那草坡

而每座横亘平原的山脉尽头
总有许多这样平缓的
黄土裸露的草坡

时间缓慢流淌
那大约是一种气体吧
让你我无限接近
又刹那远离
只有头上的太阳
巨大如轮
不可抵挡地燃烧翻滚
一如既往
辗过我们空茫的青春

又在以后的每个季节
每个清晨和黄昏
烙下同样的辙痕

posted @ 2:42 AM | Feedback (0)

艳阳天

        这周末是BB满37周的日子。从这天起,BB就是个成熟的小人儿了,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发动,正式来到这个世界。仿佛为了庆祝这个特殊的日子,一夜北风,把连日的乌云吹得一干二净,早上醒来艳阳普照,空气如同水洗过一般。我跟LG一大早就开始兴致勃勃地把那些棉的纱的BB小内衣,小帽,小围嘴,小浴巾,小手袜脚袜啦等等还有我的哺乳用衣物翻出来摊了一床,由我一件件拆封,剪掉标签,再分好类,由LG负责给新买的小滚筒洗衣机消好毒,分批清洗晾晒,隆重迎接BB和随之而来的崭新生活。中间我还浑身是劲儿地出去买了些菜回来,做了糖醋排骨,肉沫雪里红和紫菜蛋汤,伴着洗衣机欢快的轻响,还有正午时分明亮的天光,和LG在窗前吃了顿安安静静的午饭。当下午的阳光斜斜地洒上书房飘台的时候,衣服也洗好了,我坐在一旁,看LG用小衣架和小红夹子把它们一件件展开,晾在飘台的太阳光里。只有这时我们才真正看清楚了这些小得不能再小的衣衫,看它们被LG用手指尖小心地抻平,在微风里飘飘拂拂,幻想着它们包裹着初生BB小身体时饱满的样子,一种新鲜的,同样饱满的喜悦,也象这阳光一样洒满心头。

你拍攝的 0314_162555。


      其实这些日子以来,类似幸福的感觉,每天都在发生。有过来人说,孕晚期的准妈妈总是急于盼望BB的出生,因而浪费了孕期中最后的美好时光。我倒是非常留恋,虽然也想早点看到BB的样子,可是每当他在腹中温和又有力地转动他的小身体,那种亲密感总让我万分感动。不禁觉得爱这种东西,根本无法分清什么时候在给予,什么时候又是在获得。BB使我至少在两年内失掉了工作和收入,也使我在出生以来头一次过上了真正自然的日子,每天只要遵照身体的节奏生活,看书写字,煮饭喝茶,再花一点时间整理房间,把自己的生存环境慢慢的开发得更合理与舒适,那种安宁与生机,可说是多年以来都可望而不可及的。也是在这段时间,认真地过日子还让我发现了100块钱竟然可以办那么多的事,为生活带来那么多的快乐,真是会挣钱不如会花钱,会花钱又不如会花心思啊,如今经济危机的时代,这可更是一个大大的收获呢:)

posted @ 1:23 AM | Feedback (0)

Thursday, March 5, 2009 #

正月

      为了BB安全起见,这是俺俩头一次一起在广州过年。象往年一样,广州的春节照例是冷嗖嗖的连阴天.为了有点过年的热闹劲,除夕那晚俩人一起包了顿蓄谋已久的猪肉酸菜馅儿饺子:LG剁肉,剥蒜,我来切酸菜,拌馅儿,和面,擀皮儿.LG这个海南女婿,又是家里的老幺,差不多是头一次跟这些面团和肉馅打交道,难得的是,在我这个北方厨娘的指挥下竟然包得象模象样,一个人包办了一半儿的饺子.我更是七手八脚,在案板和面盆中间,挤来挤去(我最近老是倾向于把自己看得太扁,以致总是不小心给卡在哪儿),忙得不亦乐乎.最后的结果非常令人惊喜,本来没准儿的面和馅竟然刚刚好合适,包完一数,九十九个,煮熟了捞出来正好装满两只漂亮的玻璃盘,白白胖胖,一个都没煮破.两人乐得跟小孩似的.唉,也就这时候还可以装装小孩,等BB生下来,再这么玩可就不行啦.
    年初一的节目是,晚上八点半,站阳台上看江对面岛上放烟花.两人(应该算三个人啦)穿得严严实实,在寒风里搂做一团,看眼前江面上灿烂烟火次第升起,攸忽明灭,整整半个小时,也是少有的感动.睡前还应LG要求,趁着肚皮还没花,DIY拍了多张所谓"孕味照",说是一生一次,拿来留念.顺便立此为证,将来还可以教育BB.要依我,肯定是不拍的,自来就是个丑小鸭,长到现在,白天鹅是没指望了,这回直接变成了胖企鹅,有啥韵味可言?也许老了以后看法会不同吧.
    年初三,老天还是阴得缝儿都没有,俩人闷得不行,说是开车到周围有山有水的地方兜兜风。路上忽发奇想,尝试一条没走过的路,结果误入歧途,越绕越远,兜出三百里地也没找对地方,好在是随意瞎逛,倒也碰见不少平日难见的城乡风景。看看天色渐晚,不得已翻出地图来对照,终于查到前方有条高速可以直线返回,这下信心大增,谁知油门这一踩,几十公里下来,一马平川的野地上,哪有什么高速的影子。最后还是LG醒目,指着远处一堆砖石上的标语说,高速在这儿呢!我抓过地图定晴一看,可不是,上面的标识明明是虚线么!敢情人家还在筹建中呢。。。笑死人了,亏我还闹着要玩什么长途自驾游。最后乖乖原路返回(幸好还记得怎么来的)。
    年初五,一大早就出太阳了,一扫自除夕以来连日的阴霾。LG早上跑步回来通知我的时候,我还在蒙头大睡,闻言从被窝里抬起头来,看看窗外玫红色的天际,忽觉全身一松,无声地喝一个彩,就心花怒放地倒头又睡下了。那几天真叫这鬼天气给闷坏了。午饭前和LG下楼走走,阳光明亮得不真实,总觉得好象是走在一个布景里,谁在好心地为我们打下巨大的追光.小区里猛然冒出来那么多的大人小孩,穿着光鲜,在阳光下发出耀眼光芒的石板路上来来回回地溜达,也仿似一帮等着领报酬的群众演员.
   年初六,该上班的都准备着收拾收拾心情返工了,除夕前后几乎变成一座空城的小区,又撒满了行色匆匆的白领一族。对大多数人来讲,这年就算过完了。

posted @ 2:47 PM | Feedback (2)

Saturday, February 21, 2009 #

梦三

清晨的微光
好象冰糖湖泊
在梦的边缘
片片散落

而微光之外
一重一重环绕着
浓黑的 干燥的
仍是那永不凋落的针叶树林
深植在西伯利亚冻土上
越深越远地
静默

posted @ 10:02 PM | Feedback (0)

Tuesday, January 13, 2009 #

冬日

转眼又是春节。

多么短暂又漫长的 08 年啊 , 终于过去了 . 再有两个多月,我的 BB 就要出世了。这两天气温骤降 , 但窗外依旧阳光明媚 . 远处那两座一胖一瘦的高塔也终于快完工了 . 我穿得厚厚地 , 坐在窗台前 , 边浏览网文边乖乖地一天三次数胎动 . 看看上一篇 BLOG ,不禁哑然失笑。不用说,这个梦想没有实现。因为那一篇之后没多久,我就确诊怀了 BB ,为谨慎起见,很快辞了工作,回家休息,从此深居简出,当起职业妈咪,生活完全变成另一番景象了。

但是回头想想,这一路走来,又何尝不是一趟万般精彩而且神秘的旅程?

头三个月,我就象是刚从一班中途急停的磁悬浮上独自出站 , 猛然发觉自己是站在一片白茫茫的极地荒原上 , 在未来的日子里 , 将面临一头临产的北极熊所面临的一切 : 充足的食物 , 安全的洞穴 , 季节 , 温度 , 来自环境 , 或竟可能是身体内部的种种危险 ... 家人自然是全力支持 , 可是那些真正的危机 , 必须要独自来面对 . 做为一个女人 , 初为人母 , 大概是来到这个世间后最重要的一件事 . 勇气是必须的 . 但我并不及母熊聪明 , 它本能地知道顺应自然的大计划 , 坦然地度过时光安排的一切。想那艰难的头三个月 , 我首先得学会神农尝百草 , 在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晕车的状态下 , 重新检索我家周围的各个菜场 , 药店跟小食店 , 把能咽得下的 , 我会煮的 , 能消化的 , 有害的 , 无益的 , 忽然之间产生异味的 , 还有为胎儿发育计必须每日补充的 ... 分别重新归类 , 弄弄清楚 . 一日三餐忽然间挤满了每一天的分分秒秒 . 更不必说对于饥饿和饱涨感的失控 , 以及那些不眠之夜 , 独自与肠胃不适造成的失眠搏斗 , 虚弱地看着天光慢慢爬上窗棂 . 但是如果有一天忽然变得容易过 , 又禁不住心惊胆颤 ,BB , 你还好吗 ? 还在吗 ? 只要你平平安安的 , 妈妈再难受也顶得住啊 . 那时候 , 我常常坐在产检候诊室里发呆 , 看着面前一个个身怀六甲的女子楼上楼下健步如飞 , 羡慕得眼睛发绿 : 她们是怎么做到的 ? 这么健壮和自信 ? 我只有一遍遍地端详那些检验报告和天书一般的医生诊断 , 期望发掘出更多的关于小生命正在成长的种种蛛丝马迹 .

有一天 , 这种情况忽然得到改善 . 那是医院在施予了种种无端责备和恐吓之后 , 终于在一张 B 超检验单上显示出了一点仁慈 , 在那张五公分见方的粗糙的黑白影象中 , 我第一次见到了 BB 的大脑袋 , 胖肚皮 , 稚嫩的四肢 , 特别是那只张开晃动的仿佛正在打招呼的右手 , 五个小指头历历在目 , 那会儿他才 15 周大啊 ... 回家路上 , 我攥着这张单看得眼睛都花了 , 心里满满当当都是感激 . 那天还有另一份厚礼 , 是第一次听到 BB 的心跳声 , 被我悄悄录在了手机上 ...

那时我忽然明白 , 为什么从前很少听到妈妈们谈论怀孕时的种种艰辛 , 偶而提起时也是轻描淡写 , 仿佛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 那是因为它确实不值一提啊 , 跟随之而来的巨大幸福感相比 . 好象这一会 , 我坐在这儿回想着那些日子 , 这苦辣酸甜的半年,并没有真正意识到秋天和冬天的到来 . 那仿佛只是个长达六七个月的生机萌动的早春 .

posted @ 12:03 PM | Feedback (2)

Tuesday, June 24, 2008 #

菜鸟上路

    以的哥的胆识,菜鸟的技术,前天中午,俺终于硬着头皮在闹市区驾车兜了一圈,把 LG 吓出几身冷汗自不必说,还博得白眼无数。说不内疚是假的,不过既然本本在手,这一地狱式训练是躲不了的。

    话说这几十公里下来,俺是脸不红心不跳,不知不觉间内功大长。正所谓身怀利器,杀心顿起,俺眼前的柏油路顿时冲破城市,开始向前无限延伸,好象一条绵绵不断的丝带,串起了尘封多年的梦想,所有梦中的田野,河流,集市,湖泊,山川都在沿途闪闪发亮,如同一个个宝藏静静地等待我去挖掘。那谁说的来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嗯,咱的新征程要开始了 ~

posted @ 12:06 PM | Feedback (4)

Thursday, June 5, 2008 #

如果我遇上我

如果在这世上遇到一个和我一样的人,而她是我的————

中学同学:我不会怎么注意她,如果她恰好和我同桌或者是邻居,我也许会跟她同行或者没人玩的时候找她陪着说说话,可以不必担心引出是非。

朋友:我在生活中肯定不会因为惺惺相惜而和她成为知心朋友,除非是因缘际会生死之交。因为她性格多变,不太好捉摸,经常在一起,可能会觉得累。

妹妹:我会保护她但不会和她太亲密,不然肯定会烦,因为她太敏感,事儿多。装作不理她,她就会很独立,很沉默。

姐姐:我会放心依赖她,基本上她认为自己就是责任的化身。

妈妈:基本满意,物质和空间都会有,但我决不会跟她成朋友,因为她没时间和我好好玩,有时间她也放不开。

姨姑:是个有点小神秘感的亲戚,她的生活和我父母的不一样,我会有点好奇但并不向往,因为她看起来并不是特有魅力。

同事:关系一般,看起来她有很多原则,而且从不结盟,也不会在办公环境里令人更轻松,平常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如果工作需要,做为搭档也还不错,她做起事来一向很有激情,哪怕事情本身并不值得这样,不过肯定会比较累,因为要是她较起真儿来,除了对自己够狠,也不会让搭档闲着。

下属:非常理想,给点阳光就灿烂。平常属于沙和尚型,需要地话也可以当孙悟空使。但绝不能期望她有猪八戒的娇憨可爱,也不会有小白马的单纯灵性。

上司:做为成长期很不错,她很有培养人的热情,差不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要不是稍嫌罗嗦而且要求总是越来越高的话,是理想人选。

恋人:啊,想想就很变态,不可能~呃,另外我只接受天生丽质不折不扣的美女~

老婆:嗯,不算理想,实在有缘份也就算了,因为她在婚姻中大概属于惰性气体,会讲究生活品质,但不够激情,太随意。也许长相一般自信心不足是重要因素。

女儿:如果可以选择,我不想生这种性格的女儿;要是摊上了,倒也不是坏事。因为不论管与不管,她都可以正常生长。要是我有更多精力以一个过来人的资格去铺导她,我会想法让她活得更单纯快乐。

路人甲:不象个常规意义的中年妇女,肯定不是做公务员的,也不是标准白领,创意产业的话是有可能,但是包装得不够,也许属于内秀型,但至少从外表看,定位有点儿不清晰。如果超市排队站在我前面,我可能会研究下她的穿着,听听她和别人对话时的语调,推测一下她这种人未来发展的可能性……仅此而已,结论可能是不确定。但是会觉得这世界真地在发展,越来越多元化,也更宽容了,只是节奏的快慢不是哪个人可以控制。也许她生得有点早,青春已不再,仅此而已;也许她是个慢热型,过个十年,还能有另外一番形貌。

posted @ 11:15 AM | Feedback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