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鸣居

斐亦所思

My Links

文章 分类

存档

Blog Stats

语言中的精神转移

因文化背景的不同,以及主流意识的掩蔽效应,近代以来,国人理解西方近现代文明的精神,难免有些隔阂。
这些隔阂的产生,固然有时代需要的因素,而取舍了其中的主次。但不可否认一点,文化精神的价值,往往在功利的漏斗中缩水、变异。
例如,考察我们的象牙塔——高校之建设,最让人困惑的,是如今的大学,精神层面到底是比建校之初更接近现代文明的精髓呢,还是更“太学”了呢?
知道北大又有燕园别称的人,或许很多。知道那里曾经有个燕京大学的人,可能就并不多了。也有人认为,燕京大学的衣钵,大体上被北大和清华所分别继承。我们就从校训入手,揣摩一二其中的源流。
北大和清华的校训,分别是“思想自由、兼容并蓄”与“自强不息、厚德载物”。都是规规整整八个字,有点对联的意思,琅琅上口,很中国化的形式。细细想来,比较如今词频更高的“团结”、“勤奋”、“求是”、“创新”等口号,它们虽然含蓄了许多,也似乎有更浓厚的文化气息。如果刨除形式,究其实质内容,前者无外追求“自由”,后者更强调承担“责任”。所谓提倡,无非缺乏。现如今,可能都不缺了,于是前者流变成“多样化”,后者演进为“奋斗”,也是很容易理解的事。
回头再说,曾经存在过的燕京大学,她的中文版校训是“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虽然北大清华的两个校训,都有国人大家的原创,不见得有照搬分割的必要。但巧合的是,确实一个得“自由之精神”,一个得“为国民服务之责任”了。至于真理,那肯定是大家都追求的,似乎是无可置疑的必然。
因是教会学校,从英语版校训中,我们或许更能贴近创始的原旨。译为“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的英语原文,是“Freedom through
Truth for Service”。起初,我也没觉出中译稿和英文原版有什么区别。揣摩多了,渐渐就感知了其间意趣的不同。
Service一词,译作“服务”,既符合中国国情,亦几无歧义。唯truth之词,一经翻译,概念往往迁移。就如该英文版校训,大致语出圣经原文:You
shall know the truth and the truth shall make you
free,通常也被翻译为“你们必将知道真理,而真理必将使你们得以自由”。单纯从字面看,中英文对照似乎也精当、准确。可是,对圣经的信徒而言,真理的最终裁判权,只在上帝手中,人类的追求,只不过无限接近这一最高存在。而对我们来说,几千年间,“真理”必有标准。某些特定的年代,甚至需要、也可以经举国大讨论方知其“正”、“误”。这个标准,自然少不了权威的发布人或机构。可见,同样的真理,在两种语境下可以有本质的区别。翻看一下truth的义项,除了“真理”外,还有“事实、真相、诚实、忠诚、准确”等,可见译作“真理”至少丢了“准确”,也不明“真相”。
所以说,了解真相很重要。从这个意义上说,忽略了“Truth”,“Freedom”和“Service”在精神上,其实早就被断了根。即使蔡元培和梁任公这样的文化巨人,也不免留下如此手尾。悲夫!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26, 2010 5:47 AM #书斋杂谈

Feedback

No comments posted yet.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