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4, 2009

转自lalawow's Posterous



林生祥的名字我很陌生,其实之前听过好几次他的作品。一个是被赞为台湾乡土音乐代表的交工乐队,两张专辑都被收进台湾流行音乐新百佳,但是我实在无法理解那些客家歌词,所以没有什么体悟。再一个是之前mengzee推荐的《吴晟-甜蜜的负荷》里收录了一首由林生祥演绎的《晒谷场》。在整张专辑里大多数作品都是舒缓的淡淡伤感的情调下,这首《晒谷场》把吴晟原本文学化的诗作改成了口语化的客家话词,其生动鲜活的风格闪现出别样的光彩。和很多台湾的音乐人吟唱对海洋对岛屿的赞美不同,林生祥的作品更多的把感情倾注于土地,他的音乐总是同农业和“返乡”紧密相关的。

今天要介绍的《种树》收录于林生祥2006年的专辑《种树》。长期以来,林生祥的创作主要都以自己作曲,作词由钟永丰负责完成,这首《种树》也不例外。专辑的配器简单的独特,一把三弦,两把吉他,没有打击乐器。冲绳三弦由平安隆Takashi Hirayasu负责,吉他由大竹研 Ken Ohtake和林生祥完成(专辑文案末页乐器部分还注明了第六首歌林生祥“踩床板”)。这首歌后来获得当年金曲奖的最佳作词奖(p.s.林生祥和《种树》还获得了该届金曲奖的最佳客家歌手奖和最佳客家专辑奖,林生祥上台拒领奖杯,认为奖项应以音乐类型而不应以种族语言分类;之后林生祥将奖金捐赠给了其他几个农业团体)。其实对这样的作品,不用多说,大家只用读读歌词,聆听它就好了。

 种树

  种给离乡的人 (種分離鄉介人)
  种给太宽的路面 (種分忒闊介路面)
  种给归不得的心情 (種分歸毋得介心情)

  种给留乡的人 (種分留鄉介人)
  种给落难的童年 (種分落難介童年)
  种给出不去的心情 (種分出毋去介心情)

  种给虫儿逃命 (種分蟲仔避命)
  种给鸟儿歇夜 (種分鳥仔歇夜)
  种给太阳长影子跳舞 (種分日頭生影仔跳舞)

  种给河流乘凉 (種分河壩聊天)
  种给雨水停歇 (種分雨水轉擺)
  种给南风吹来唱山歌 (種分南風吹來唱山歌)

另外土豆上还有一个音频万芳在电台里现场演绎推荐这首歌,也很优美。



posted @ 11:12 AM | Feedback (0)

Thursday, March 26, 2009

很长时间没有在这里更新,一开始是忙了、懒了,后来是漂移了(可能有些老朋友在牛博被盾之后,还没找到这里来呢)。这次漂移去了posterous.com ,一个简单地用email就可以轻松发布blog的网站,甚至你没有注册过都可以。那里的板式非常简洁,有些设置甚至国语简单,但是用起来真的太方便了,我也不用去考虑折腾排版了,让他爱咋咋地吧。

lalawow.posterous.com ,这个介于博客与微博之间的产物,我发布blog发得更随性一些,很多就是自己觉得好玩的转帖,有兴趣的人就去看看吧。bcchinese这里未来也许只是一个少数文章的备份地带了。

See You.

posted @ 4:55 AM | Feedback (10)

Thursday, February 12, 2009

“百搭”这个词,去google它可能你看到的是无数种眼花缭乱的穿衣搭配方案。如果你是一位麻坛老手,“百搭”则意味着一枚至关重要的棋子。

我今天想聊聊“百搭”语词,也就是可以放进在“任何条件”下说的话。比如过去那个有趣的豆瓣小组的名字:“当时我就震惊了!”这句话几乎可以放在日常里任何一句话的后面,有特别效果。例如:今天早上坐班车上班也没有迟到,当时我就震惊了!我的牛博blog脱胎转世为鸡毛blog了,当时我就震惊了!当然,这里百搭在不同的语境下使用,效果也会有不同,当时我就震惊了!

同样对百搭感兴趣的还有东东枪。他在去年十月末奉献了一个百搭,能为你的生活增添无尽的忧郁文艺气息。东东枪如是说
今天还有个不靠谱发现:“非常伤感”四个字可以用在随便一个陈述句后边。而且有时还会有些奇妙意境出现。百玩不腻。

比如——“除夕夜,窗外的鞭炮响了一整晚,非常伤感”,“我站在风里吃了一根冰糖葫芦,非常伤感”,“我刚从厕所出来,非常伤感”,“明天天气晴间多云,非常伤感”,“新闻联播每晚7点准时播出,非常伤感”。

再比如现在——这就凌晨1点了,打算再去看几页书就睡了,窗外很黑,非常伤感。

或者随便抓一句刚才说过的——“晚上回家做肉丝面。肉丝煸熟,出锅。重放油。白菜丝、辣椒、葱丝炝锅。加水,放肉丝进去,煮面,撒蒜末,加调料调味。出锅。非常伤感。”

当我在家演练“非常伤感”的时候,被老妈叫停,老妈说你要玩这个为什么不说“十分开心”呢?老妈教训得不错。大家自己去用“十分开心”造句吧。

前两天,东东枪又贡献出一个很犀利的百搭:“但是他们并不快乐。”还是走忧伤45度角仰望路线的。

从以上百搭,我们可以感受到,一段话要表达的涵义,会被这段话的最后一句严重的影响着、决定着,但是他们并不快乐。希望有兴趣研究这些语言学的朋友能够多多关注这个百搭现象,十分开心。

最后再放送一个自唐朝以来已流传了千百年的百搭金句——一枝红杏出墙来。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一枝红杏出墙来,唐朝的诗人们每当想不出好句子的时候,就会把这句话放在那里完成诗章。其实,你可以在一整天里说的每一句话的后面,都加上这句“一枝红杏出墙来”,不信就试试,要一整天哦。

blog终于更新了,一枝红杏出墙来。

Monster Fire Cartoon

posted @ 2:23 AM | Feedback (0)

Monday, January 19, 2009

初听到这首歌是新年的时候在牛博上的陈皮尔伯格曼的博上,意大利传奇女歌手Mina演绎的《The Beat Goes On》。



《The Beat Goes On》为美国60-70年代的夫妻组合Sonny & Cher在1967年创作的单曲(据wiki记载,Sonny & Cher在60-70年代组合活跃的十年间拥有8000万张唱片的惊人销量)。歌里抒发着世事变换,沧海桑田,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生活继续,音乐继续,XX继续的革命浪漫主义情怀。很适合寒冬里的情境的歌。

这里选的是意大利歌坛常青树Mina在1968年演绎的电视版本。Mina1940年出生,59年开始登台表演,至今仍然在唱歌,仍然在发单曲发唱片,去年刚刚庆祝她演艺生涯50周年。在1968年的这首歌里我们可以一窥Mina的酷范儿(现在是老太太了,她依然是美艳加酷的气质,没治了)。当然这个片子里的导演也很牛,用了那么多舞蹈演员,摄影机在里面穿梭自如,一点都不乱,开头的长镜头真是酷毙了。

CHORUS:
The beat goes on, the beat goes on
Drums keep pounding a rhythm to the brain
La de da de de, la de da de da

Charleston was once the rage, uh huh
History has turned the page, uh huh
The mini skirts the current thing, uh huh
Teenybopper is our newborn king, uh huh

Chorus

The grocery store's the super mart, uh huh
Little girls still break their hearts, uh huh
And men still keep on marching off to war
Electrically they keep a baseball score

Chorus

Grandmas sit in chairs and reminisce
Boys keep chasing girls to get a kiss
The cars keep going faster all the time
Bums still cry "hey buddy, have you got a dime"

Chorus

PS: 可能未来还要专门写介绍Mina的博。
      Sonny的葬礼上演奏的就是这首歌,墓志铭也是“And The Beat Goes On”。

posted @ 2:27 AM | Feedback (1)

Wednesday, January 14, 2009

(原发于牛博网)

《Major Change(三):新生活》

上次谈到这个主题还是在七月。还是应该在这里写写我的近况,给关心我的朋友们一个汇报的。

我现在挺好的,基本结束了转换的阶段,开始了新的生活。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也有了一个自己很喜欢的女友,和爸妈住在一起也很融洽。不是完美的生活,却很幸福,A happy ending。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sunrise


PS: Major Change(一):最后一夜
     Major Change(二):靠岸


《不小心放了一颗卫星》

十来天前,我在汇报新生活的时候,提到“有了一个自己很喜欢的女友”。在得到大家的祝贺和祝福的同时,之后的现实告诉我,我的RP非常之低,稍稍一得意就会忘形犯错。我现在需要收回那句话了。

事实就是,我当时是在和一个女孩子dating,
我愚蠢地误解了她的态度,我把她客套的应承当作了热情的肯定。于是,当我在自以为是地告诉朋友们自己的新恋情的时候,对方其实还只是把我们的关系看作是普通朋友关系。

您一定要说:这个误会偏差得也太大了吧?我承认是这样,但是已经发生了,而且这样的事件在我们两个人分别的处事方式下几乎是无可避免的。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请阅读庄雅婷的奇文《太单身》,话都被她说到位了。

Physics Girls

posted @ 4:29 AM | Feedback (2)

(首发于牛博网)

12月12日那天我去了久闻大名的武汉VOX酒吧,去欣赏一场我期待已久的民谣演唱会。

说久仰VOX Bar大名,是因为常在豆瓣等网站上看到有各种乐队演出的广告,绝大部分最后的演出场地都是在这个VOX。不过很多时候我看到的广告都是朋克啊,重金属啊(VOX俨然武汉各类摇滚演出的据点),这些听起来有点闹腾的,或者五月天啊,牛奶@咖啡啊,这些青春的,都不是我的type(那我的是什么type呢?我拧巴type行了吧)。

(照片:没想到VOX就坐落在这样的鱼龙混杂的环境里哦,很市井………)

12.12@Vox Bar, Wuhan

那一日看到VOX要来一场民谣演唱会,表演的是赵已然、冬子、吴吞,前两位我在过去一年里都有在blog里提到过,对他们是颇为欣赏的。国庆的时候,我都有一种冲动到北京去看他们的演出,嗯,我忍住了。这一次他们来到了我家门口,我当然不能错过。这一次演唱会的主题是“点一根火柴,散发一点温暖”赈灾义演,音乐人演出的目的是为了四川震区老乡过冬募捐义演,嗯,这也是我要支持的。据说在地震发生之后,冬子他们一直亲身深入灾区去救助困难灾民,即使到现在,他们都还在继续坚持着自己的善举。

那天是周五的夜晚,下了班我没有回家,直接在公司附近吃了晚饭,然后就循着地址去了VOX。离我工 作的地方也不远,原来很容易找到,以前没走过那条路,没想到是那么热闹的一条路。去了以后,离演出还有好一会,人都还很少。我就点了两样没喝过的酒,喝着酒,找吧台里的小妹妹搭讪。搭讪得很失败,小妹妹很羞涩。看着VOX,感觉舞台和场子的风格都很像以前在boston的时候去过很多次的Middle East。一般这里每天九、十点钟会有一场演出,到了十二点钟左右,演出差不多结束了,酒吧进入另一种高潮,变身为嗨吧。这个有趣的变化过程我那天也见识 到了。

(照片:表演开始前的舞台,静悄悄的。)
12.12@Vox Bar, Wuhan

有一群人占据了那张位置不错的大桌子和长椅,后来表演开始以后,我也跟他们坐到一起聊天。原来他们是一群活跃在武汉地区的诗人,以小引为首,他们还有自己的网上的活动根据地——或者文学网。跟他们聊得很开心,他们还请我喝了不少啤酒。

桌子旁边的墙上挂着很多有趣的木牌,后面有近处的照片再看吧。

12.12@Vox Bar, Wuhan

这个小哥在那里很安静的坐着,等待着演出的开始,也看得出他觉得等得有点无聊。

12.12@Vox Bar, Wuhan

吧台里工作的帅哥们。(我绝对不是在给雪花啤酒拍广告。)

12.12@Vox Bar, Wuhan

12.12@Vox Bar, Wuhan

可爱的眼睛妹终于进了镜头,口渴的时候喜欢抱着一个大号的伏特加酒瓶对着嘴吹,我肯定里面装的不是酒。

12.12@Vox Bar, Wuhan

这电话不知道还能不能用。看上面的菜单,这是塔利班开的黑店么……

12.12@Vox Bar, Wuhan

酒吧里其他的角落,其实还有阁楼可以上去,我没有上去。看照片里,很像杜琪峰的黑帮片里的黑帮开会的地方的调调。

有趣的是,窗户可以一直看到马路对面,正好是某家店的招牌——照片上显示着:“和谐旅馆”。

12.12@Vox Bar, Wuhan

12.12@Vox Bar, Wuhan

和别人玩了一会桌上足球杀杀时间,演出终于开始了。

第一个上来的是吴吞,他简单地讲述了这场演出的缘起,然后带来了一个坏消息:赵老大赵已然到达武汉以后,突发高烧,这时只能躺在旅馆里,无法参加演出了。没办法,我们只能祝福赵老大早日康复了。

其实吴吞算是成名比较早的,以前他是著名的朋克乐队“舌头”的主唱,现在他活跃在民谣圈子里了。演出时,他自述自己不是一个歌手,看了演出以后,我想他更像一个诗人吧。他的演唱,没有太多的旋律,很多时候就是一边弹着吉他,一边“吟诵”着他的歌词。那些歌词应该就是一首首现代诗吧,我并不懂得鉴赏,无话可说。他的表演里一些即兴的表演手法,都还是效果很好的。小引就时不时给我们介绍:这个指法不是通常民谣风格里的,应该是他从朋克里带过来的。

12.12@Vox Bar, Wuhan

12.12@Vox Bar, Wuhan

12.12@Vox Bar, Wuhan

演出时的吧台。黑板菜单上又有一个有趣的东东,英文名写着“Orgasm”,中文名却叫“兴奋剂”……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里的调调我挺喜欢。

12.12@Vox Bar, Wuhan

扎根武汉的生命之饼SMZB乐队的主场吴维。后来他也上去表演了。貌似他是现在武汉各类摇滚表演的中坚骨干力量。衣服上写的Wuhan Prison是他们现在正在做的一个摇滚俱乐部的名字。

12.12@Vox Bar, Wuhan

这是我先前说的那个有趣的挂满木牌的墙了。每一个木牌上代表着每一次来VOX表演的乐队或表演者。风格各异,也许是各人手绘的吧。点大图,也许你能找到你熟悉的名字。现在那面墙已经挂满,开始往右边的墙上挂了。

12.12@Vox Bar, Wuhan

怎么突然冒出来个胖子?

12.12@Vox Bar, Wuhan

冬子上场,冬子又叫李东,他最近发行了自己的专辑《十方》,有兴趣的可以去找着听一下。

之前注意到他,是听到他唱的《墙头草》,深得我心,也在blog里提到过。这次听了他的表演,发现他的很多作品的演唱都带着一些藏地的味道。说来惭愧,那天后来啤酒喝多了,跟人聊天聊得high了,却没有听仔细了。

12.12@Vox Bar, Wuhan

后来吴维的乐队也上来了,先前在台下他对我们介绍说,他最近在尝试凯尔特民谣风(也不朋克了?)。上台以后,看着这支乐队果然特别(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叫SMZB),配器里不仅有长笛(还换过好几种笛子),提琴,还有琵琶。我挺喜欢他们的作品的,的确比较凯尔特,哈哈。

12.12@Vox Bar, Wuhan

吹拉弹唱……

12.12@Vox Bar, Wuhan

表演后,吴吞,冬子,吴维又都跟我们坐到了一起来,大家互相介绍着,相谈甚欢。

时至午夜,VOX里突然挤满了人,全是各种肤色的年轻老外,VOX也突然变身为嗨吧,DJ上台,群魔乱舞……他们的狂欢才刚刚开始。而我,已嗨够要回家了。

posted @ 4:24 AM | Feedback (2)

bullog 当初想找个国内不太设审查的网站放blog的时候,我想过在牛博被关站的风险很大,但是总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而且实在不愿呆在其他虽然能活得很久却总有被删帖阴影的网站。没有想到搬到牛博去以后,才几个月这么快牛博就被屠了。其实看着牛博的言论尺度之宽,牛博能够活这么久,大家早就觉得莫名惊诧了,已经都视为奇葩(本来在一个正常的国家这是多么正常的一件事啊!),还是那句话,产生侥幸心理了。但是在不用讲理只讲强权的社会里,这样的侥幸的破灭只是早晚的问题。

现在我决定把blog搬回到bcchinese的老巢来,继续在风里前行。但愿老朋友们能发现这里,在牛博被屠之前还没来得及打声招呼呢。

ps:进入09年,国内言论控制突然收紧,到处是鸡飞狗跳的景象,不过执行者大都是热热闹闹的阳奉阴违,今天人们最常做的是就是骗来骗去骗自己么?下面的帖子来自于今天看到的一个论坛的充斥“低俗”内容的讨论区,出于对该讨论区的保护,我把里面的具体名称给马赛克了。

     紧急通告!框框即将暂时隐藏,新开版块严禁讨论任何ooxx的内容!

接上级通知,因最近网络严打活动,框框存在大量对此次活动敏感的内容,网站管理员和斑竹讨论后的决定是,为了保住框框,不得不将其暂时隐藏。

隐藏后的框框,跟框框区一样,如果有网址,仍然能进入。

框框网友交流区会新增一个版块,临时名称为“框框避难所”。其后会变成一个以情感倾诉为主的版块。即使日后框框恢复,此版块也予以保留。

请广大网友给予理解和支持!谢谢!!

posted @ 3:08 AM | Feedback (0)

Friday, September 26, 2008

在这里写博快有四年了,全奈网主bcblog的苦心经营,把这里的系统建立得四平八稳又有声有色。很幸运有这样一份天地,让我有机会在这里寄托那么多心思,让我有机会在这里认识一些朋友,有机会和天涯海角的朋友们保持联络。十分感谢bcchinese网站!

自从我七月回国以后,我的上网环境同在美国的时候改变了许多,从家里的adsl连到这里来常常会感到很吃力。考虑之后,我最后还是决定需要为Hiking Observer找个新家了。再经过一番考虑,我最后选择了牛博网作为我的新的blog的基地。有兴趣继续看lalawow胡扯的朋友,以后就去http://lalawow.bullog.cn 去读我更新的东西吧,以后这里大概就不会再继续更新了。习惯用各类RSS阅读器的同学,也把本博的RSS更新为牛博那边的RSS链接吧。

在牛博那边,Hiking Observer还是Hiking Observer,就好像无论在boston还是在武汉还是在合肥北京上海,lalawow还是lalawow。

再见,bcchinese~

posted @ 6:07 AM | Feedback (0)

Saturday, September 13, 2008

昨天听到有关有毒三鹿奶粉伤害各地婴儿的报道,心里就为那些刚刚踏入人世的孩子们感到心痛,也为那些怀抱着心爱的孩子却那么无助的年轻父母们感到心痛。

随着对案情的了解的增多,我的心里慢慢滋生出自责的波涛,一阵阵冲击着我的心房。

毒奶粉中毒人的物质叫三聚氰胺,本来大概应是只有化工专业人士才会听说过的东西,今日却因为它是黑心商人屡试不爽的“蛋白精”,变得“天下谁人不识君”,让人闻之色变。原来这三聚氰胺的名字在一年多以前就已和中国人联系了起来,我们大多数人却未能注意。一年多前,我还在美国,当时美国因为中国产的毒狗粮和毒玩具事发两起风波,掀起一波高涨的抵制made in china的讨论。我当时是很不以为然的,觉得全世界人民用的都是中国产的商品,其中的黑心商品毕竟是少数。觉得美国媒体和政客拿狗粮做文章是小题大作、哗众取宠,习惯性妖魔化中国,迎合保守主义者的胃口。今日看来,是我们错了,意识形态挂帅,缺乏足够的自省,错过了亡羊补牢把黑心食品挡住的时机。没想到当日让美国人断肠的三聚氰胺,最终竟让我们自己扼腕了。只是当日美国人是为他们的猫猫狗狗心痛,我们则是为了我们的孩子!

今日,一件件毒奶粉相关的事实都逐渐曝光,尤其让人痛心疾首的是三鹿集团数月前就预感到有问题,一个多月前就确定了奶粉有毒,却一直矢口否认,直至今日真相无法被继续掩盖才迫于舆论压力公布部分问题,才开始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奶粉继续扩散。他们这样的自私的拖延不知道又增加了多少受害的家庭!在三鹿集团高层确定奶粉的毒害的时候,正值奥运会开幕前夕,我不知道这次的事件在当时未被及时通报,有多大的程度是因为三鹿集团自己在遮掩,又有多大程度是因为我们党的宣传部门在奥运期间扭曲的报喜不报忧的宣传政策的发酵。这次奥运盛会为我带来了很多欢乐,但是我也一直深知奥运会也给很多人的生活带来了深深的烦恼,我想我的快乐是建立在他们的痛苦的基础上的吧。如果这些孩子的身残是因为奥运会的原因,我们付出的代价实在也太大了,这将是任何任何虚荣都无法弥补的损失!

事件曝光后,相关各方从上到下都在极力为自己辩白抹清干系,都是在指替罪羊,站出来承担自己应付的责任的却一个人也无。希望我们的执法机关能深入调查,对“凶手们”依法惩罚。我认为这些犯下谋杀罪行的“凶手”包括掺毒者,生产厂商领导,质量监察部门、食品卫生管理部门的玩忽职守也同样是罪不可赦。希望将来我们能建立起一个完善的制度,能监督起政府质量监察部门,令其能完成其职能。唯有制度不给监察玩忽职守的机会,才有可能不给黑心商人机会。

三鹿毒奶粉事件之后,拔出萝卜带出泥,我不知道今日还有多少朋友敢继续消费国产奶制品的。那些有小孩的朋友,还是托人去香港等海外地区带奶粉回吧,可怜天下父母心,这时候政府是应该补贴奶粉钱才对啊。

posted @ 11:55 AM | Feedback (0)

Monday, July 28, 2008

最近两个月听得最多的专辑来自于一个叫卢广仲的台湾年轻人。看专辑《100种生活》的封面很容易把它当作台湾indie音乐生产线上的又一千篇一律的商品,可听了它之后我马上就意识到这就是我一年等一张的心碟啊。这个礼拜开头的时候专门为他写了酝酿已久的千字文,后来却没发出去就消失了。

还是简单说说我的个人感受吧,这个孩子很阳光海岛也很有才情,总能把把那些很乐观的情绪用很舒服的方式抒放到听者的耳朵里。当听多了那些流行音乐里的呻吟之后,这个有点呆呆的总是穷开心的说着“对呀对呀”的男孩子就成了我心目中的稀世宝。他的音乐是有点类似于陶喆风格的R&B,而且专辑里的创作到演绎都非常的自然舒服,难得的毫无做作,即使是有真假音的转换(唱不上高音?)也是自然朴实却无炫技之嫌(前些天台湾星光大道节目中冠军热门徐佳莹唱了《100种生活》,卢原本假音的地方徐都给用真音唱出来了,味道却没了)。我现在觉得卢广仲的创作中,音乐的部分已经达到陶喆的水准,但是词作部分深度不够,也许是年纪还小,没有阅历,也许就是神经大条永远无忧啊,这就是没有办法的遗憾了。另外还有他唱悲歌的部分,我听起来很难悲起来诶,那以后就表唱悲歌啦,哈哈。

其实听卢广仲之前的几天,我听到另外一个台湾新男声也给我了一些印象,那就是我之前在这里的lalawow字典里提到过的萧闳仁。萧闳仁比卢广仲帅多了(卢广仲永远都是这个发型,大框眼镜,短裤+汗衫,棉袜球鞋,见真人会吓一跳吧),唱功也不错,超有偶像潜质的。不过我听完萧闳仁的整张专辑以后,失望的感觉更多一些,因为觉得他明明很会唱歌,也会创作,出来的作品里却过多的倾向于商业考量,到处玩没营养的小trick,把自己的真挚则流失了。

再前面那就好早了,印象中我还挺喜欢听“大嘴巴”的同名专辑,还有郭静(不是郭靖)的《下一个天亮》。大嘴巴就是流行嘻哈啦,不过这个组合里的成员都是在乐坛打拼多年的老江湖了,虽然一直都没红,但是实力是有的,结果他们组合在一起的质量就比现在很多胡拼乱凑的小孩乐团明显高一个层次。前些日子他们好像刚刚拿到金曲奖的荣誉,不容易。郭静的那张也没什么很特别的,就是个流行女声,唱都市女性的感觉的吧,我都不记得她唱了些什么了,只记得听起来我的耳朵还蛮接受的。其实我要求挺低的,只要不太俗制作不太粗糙,稍微流畅一点,我就能接受了。

前两个礼拜,mengzee同学还推荐了一张《甜蜜的负荷》给我,这张我差点错过的好碟。《甜蜜的负荷》是一张合辑,歌者里有罗大佑、胡德夫这样的老字号,也有张悬这样的新生力量,算是一众带有一些人文文艺味道的歌手。专辑里演唱的歌曲全部改编自台湾诗人吴晟的诗作,这张专辑是由诗人的儿子吴志宁发起好友们共同来完成的,吴志宁在其中也演唱了两首歌,其他人都只唱了一首。我以前对吴晟,吴志宁的名字都闻所未闻,不过他们的创作作品这次让我感动了。专辑里各路歌手都用自己独有的情感和风格演绎着,听者最后却都会被吴晟打动。真是要谢谢mengzee同学的推荐

不久前,袁泉还发了一张EP碟,因为她上张专辑让我惊喜了一下下,所以对她的新作我还是挺关注的。不过这张新作让我听了没什么感受,大概就是平庸化了,不过开头那首《宝贝!睡》里她呼唤“宝宝”的时候我挺希望她呼唤的就是我的(花痴犯了)。

业界人士占星家闹闹预告下半年值得期待的四张碟:许巍,陈绮贞,拾叁乐团(这是who?),曹方。我对他们就不期待了,我等待就够了。

posted @ 10:02 AM | Feedback (3)

Wednesday, July 23, 2008

你几时见过咧?(图片来源:网易新闻



posted @ 12:09 AM | Feedback (1)

Tuesday, July 22, 2008

一个多小时前,我在饭否写下:放吴志宁的《负荷》,居然把坐在旁边打瞌睡的老爸吵醒了。老爸跑去隔壁打开电视,看股评,音量打到大大的,然后坐进沙发,继续打瞌睡。

右边的歌栏很久没有更新了,现在就放上这首吴志宁的《负荷》吧。这首歌来自mengzee同学推荐的《甜蜜的负荷》专辑,过几天再谈歌吧。今天先感谢lifelogger和中国电信捧场,让我顺利地把歌传了上去。

言归正传。给你看lalawow看到的。

最近常常在武汉街头走动,很诧异地几乎没遇到过乞讨者或者卖盗版影碟的。最常见的是塞传单的,地产商的传单,还有一种招临时工的传单(上面什么工种都有,薪水也说有一两千元,有点像日本的派遣员性质?)。再一个遇到比较多的就总是几个中年农村妇女模样的人,坐在人行道上某三轮车自行车上,见人就喊,“发票”,兜售发票的,我还没摸清这里面的门道。前两天还遇到一伙农村妇女,往我手里塞了一张名片大小的卡片,卡片见下。她们集团公司的业务实在是太全面了~




“俯卧撑”这个词自从七月初在网络上一夜窜红,现在已经很令我意外地进入主流媒体的版面。一天家里饭桌上,我问老爸,你知不知道“俯卧撑”这个词。老爸说:我晓得啊,我也常上网看新闻的,现在都用这个词来描述股市的走势的说。我心里想,我就知道是这样,然后我就把这个词窜红的来龙去脉向爸妈报告了一遍。有关“俯卧撑”这个词被网民和媒体狂欢式的爆发性使用的意义,熊培云写下了一篇很不错的文章《“俯卧撑”背后的隐秘政见与公共精神》,颇值得一读。熊培云的blog“思想国”我现在回到国内不翻墙就访问不了了,很是遗憾,幸好他现在在牛博有镜像



找工作,就是要在各类信息里去找招聘广告,有时候会找到很特别的,看到了会让自己眼睛一亮。


posted @ 12:06 PM | Feedback (0)

Thursday, July 17, 2008

离开美国的主题,我看作是结束=开始。回到中国的主题,我看作是靠岸=启航。

离开美国的那一周,去电影院里看了《WALL-E》,里面那位力争要从太空回到地球的地球人船长有句台词,很合我心:I don't want to survive. I want to live.由此我将《WALL-E》定位为年度海龟大片。

一转眼就回来一个多星期了,我还在默默地感受这里生活的不同,在寻找自己未来的定位。上户口,办身份证这样听起来麻烦的事情,倒是出奇的顺利,因为父亲都包办了的关系。我倒是借着办户口证明的借口,跑回了合肥一趟,虽然奔波辛苦,但是能跟bluegray、小翠相聚一日,也是开心得不得了的。找工作的问题则是大问题。谁都知道理想的工作不好找。刚开始找,我还不甚着急。但是父母聚焦于我身上的关心,让我感到不少压力。而且他们的择业观与我的想法大相径庭,让我十分头痛。好在在一些冲突之后,我们还是能在这个问题上用大智慧做到搁置争议,毕竟我们的出发点都是关爱。

尽管我没有带着好的成绩回家,爸妈还是对我的归来十分欢喜。他们应该是希望我永远都不要再离开他们太远了吧,尽管他们不说。回到家,我立刻就有了在美国五年都不曾有的安稳的睡眠。我很快就获得了一直渴望拥有的规律生活:晚上睡,早上起,一天吃三餐。回家真好。

回国以后,对上海,合肥都扫了一眼,对武汉扫了好几眼。感觉我06年夏天回国小住之后,这两年里国内的大规模公共基建成果好多。到处都是拓得很宽的马路,科大周围我都走不清了(还好bluegray和小翠都有画地图的癖好)。离开了武汉十年的我,回到家乡更像是一个外地人,搭车、购物都需要问人,武昌的一些道路还设成了单行线,越发提高了我找车站的难度。

最近这个星期,我主要的还是在忙着改简历,发简历,也是靠着朋友们的费心帮助,才能有所进展。回来虽然家里的生活环境和生活条件普普通通,但是我感到很幸福很满足。

posted @ 11:04 AM | Feedback (11)

Tuesday, July 8, 2008

好长时间没有写新的内容,一直在msn上和bluegray互相调戏,所以他也没好意思在这里的荒草里起哄。

在这段时间里,我做出了一个对我自己的人生来说相当重要的决定——回国。嗯,之前我们的joseph同学也在留言里问到了这件事。

作出回国发展的决定并不容易,因为无论是回到国内还是留在美国,都会有着巨大的利与弊。考虑了很久,包括我自身生活状态的现实和对我未来生活的期望,我终究决定了在这个时候海归。

最近,我慢慢地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了一个个朋友,还有的朋友到最后我都很抱歉地没来得及告诉。于是这段时间里,我生活里的主要内容就是告别和践行,告别在美国的朋友,在波士顿的生活。无论是在美国的朋友们,还是在国内的朋友们,都给我很多感动。他们给了我很多衷心的祝福,有各种真诚的忠告,还有很多主动热心的帮助,都让我感觉自己很幸运能有这些朋友们。在离别的时候,有很多情感交汇的时刻。

朋友们为我进行的践行宴,一直持续到我在美国的最后一夜——美国独立日。在这一天以后,我将会踏上归国的路,开始我新的旅途。

ps:这个内容,我酝酿了很久。现在要写下它的时候,却决定还是省略掉那些种种细节,说不清缘由。

posted @ 2:44 AM | Feedback (6)

Thursday, May 29, 2008

上个礼拜看到的消息,本来是想发快讯的,现在就发简讯好了。

王家卫把当年的《东邪西毒》拿出来重新修剪编辑,做了一个所谓的redux终极版,前些日子拿着它去参加了戛纳。因为这部十几年前的电影,他还
有同梁朝伟、刘嘉玲、杨紫琼、杜可风 一起去走红毯。终极版首先是对电影的画质进行了修复,据说以前的底片的保存环境很差,底片都受潮了。这次修复以后,以后影迷应该就有机会能够收藏到真正清晰画质的这部经典了,以前出的DVD看起来真的比较VCD啊。另外这次的redux很大的动作是换掉了很多配乐,王家卫这次招来了大咔马友友来合作,但愿味道会更好。此外还有其他一些情节上的修修补补,是喜是忧未知。这里有谣传,里面说要删掉林青霞对着湖尖叫的镜头,让我有点不爽诶。

ps:看下面两张《东邪西毒》的老海报,会不会觉得有点意思。

Ashes of Time old poster

Ashes of Time old poster

posted @ 3:10 AM | Feedback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