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日好好

Bonjour!

My Links

Blog Stats

News

存档

日记 分类


Saturday, May 9, 2009 #

睡梦不知年





这是他第n次对着我打盹了,疲累的头颅老往下抠,只要我抬眼,迎面就是那头顶稀疏的灰白。我们坐在店铺的门口,午后的微风从街上悠悠地吹进来,唱机在他身后碎碎念的发声,但内容是听不清楚的,路上还有阳光,这算得上是一个美好的下午,而他却因我的出现被强叫起来,我来到的时候曾探头看过里间,好像梦正欢呢。恩,转念一想,现在也不过换个位置继续睡吧。


这是旧式的房子,一楼底部的外围扎有两根柱子做成屋檐,而柱子上用红油漆
写上XXX医师几个大字,也有招牌晃着具有XXX考试资格等,那些字样都不及细读,因为面前的状况让我有点无所适从。老人他我认识十年多了,自从某次给我的牙肉疼一药搞定便给升格至殿堂级,从前店里还有两老人负责捡药煎药,都是非常腼碘柔声细气的老派人,那真是个黄金年代,总要待上半小时以上才轮到看诊。对,还有一个菲籍年轻女工,广东话说不好,奇妙的是居然有把医师的鬼画符转化成五花八门草药的能耐,那是个非常甜美的姑娘,一双灵巧的大眼睛,我跟她笑,她总是对我报以更温暖的笑容。由于搬家,好长一段时间没来,回头老人们都不见了,心里感到不妙,还是问过医师,他别有深意的看着我说:都回老家了啊。至于女工,我再见到她的时候,心里还真紧了一下,除了那张薄薄的嘴和一点眉眼的轮廓,都差点把她认不出来了。


结果,我还是微微动了一下被他紧捏着的手腕,问:脉搏怎么了?他让眼开成一裂缝:我先看清楚。。。然后换了按另一几手的脉搏。如果不是后来看见他一边写药单一边向自己的字叩头,我差点相信本人的脉搏是具催眠效用的,因为按着按着不一会他又睡过去了。再再后来,他终于可以把眼睛张大并跟我说:共116元两天的药。我便故意问道:那一天多少钱?他很快的接口:58!我回他说:先试一天好了。 上面是熬好的药,正常的苦到让人喊娘
,服后没拉肚子也没好转。



posted @ 12:35 PM | Feedback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