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日好好

Bonjour!

My Links

Blog Stats

News

存档

日记 分类


睡梦不知年





这是他第n次对着我打盹了,疲累的头颅老往下抠,只要我抬眼,迎面就是那头顶稀疏的灰白。我们坐在店铺的门口,午后的微风从街上悠悠地吹进来,唱机在他身后碎碎念的发声,但内容是听不清楚的,路上还有阳光,这算得上是一个美好的下午,而他却因我的出现被强叫起来,我来到的时候曾探头看过里间,好像梦正欢呢。恩,转念一想,现在也不过换个位置继续睡吧。


这是旧式的房子,一楼底部的外围扎有两根柱子做成屋檐,而柱子上用红油漆
写上XXX医师几个大字,也有招牌晃着具有XXX考试资格等,那些字样都不及细读,因为面前的状况让我有点无所适从。老人他我认识十年多了,自从某次给我的牙肉疼一药搞定便给升格至殿堂级,从前店里还有两老人负责捡药煎药,都是非常腼碘柔声细气的老派人,那真是个黄金年代,总要待上半小时以上才轮到看诊。对,还有一个菲籍年轻女工,广东话说不好,奇妙的是居然有把医师的鬼画符转化成五花八门草药的能耐,那是个非常甜美的姑娘,一双灵巧的大眼睛,我跟她笑,她总是对我报以更温暖的笑容。由于搬家,好长一段时间没来,回头老人们都不见了,心里感到不妙,还是问过医师,他别有深意的看着我说:都回老家了啊。至于女工,我再见到她的时候,心里还真紧了一下,除了那张薄薄的嘴和一点眉眼的轮廓,都差点把她认不出来了。


结果,我还是微微动了一下被他紧捏着的手腕,问:脉搏怎么了?他让眼开成一裂缝:我先看清楚。。。然后换了按另一几手的脉搏。如果不是后来看见他一边写药单一边向自己的字叩头,我差点相信本人的脉搏是具催眠效用的,因为按着按着不一会他又睡过去了。再再后来,他终于可以把眼睛张大并跟我说:共116元两天的药。我便故意问道:那一天多少钱?他很快的接口:58!我回他说:先试一天好了。 上面是熬好的药,正常的苦到让人喊娘
,服后没拉肚子也没好转。



posted on Saturday, May 9, 2009 12:35 PM #<FONT style="FONT-SIZE: 13pt; COLOR: #ff8811; HEIGHT: 8pt">是日好好人 </FONT>

Feedback

# re: 睡梦不知年 5/12/2009 2:09 PM JiA

睡梦不知年,岁月催人老
我现在有不适还是喝中药,认识一位中医,倒是精神的很,甚至有些多嘴,但他的药是苦酸而有效的。不知十年后,会如何...

# re: 睡梦不知年 5/13/2009 2:09 AM 咖啡香水

原来你比较喜欢中药的方子阿,看你的描写,倒像一下子把人带入多久远的年代去了呢。在张爱玲的小说里的意思。

# re: 睡梦不知年 5/13/2009 11:10 PM jiayi

辣酥偏爱中医,到不奇怪涅,你反正是喝了红酒配西式甜点,然后再灌碗中药汤的人〜〜 只是病得厉害么? 现在真不是生病的时候,注意调养啊

# re: 睡梦不知年 5/14/2009 9:39 PM lassù


JiA : 下联对得真不错,谢谢JiA ~~ :)
我们普通伤风感冒的药带酸的没有,都是苦啊,非常苦啊,倒 ~

咖啡香水 :你说的对,才不过十年,那一种气派的老人好像都绝迹了,属于不知年的人物,记得其中一人还穿的对襟唐衫呢,hoho ~~

jiayi : 谢谢jiayi :) 我不是偏爱中医了,只是这种感冒后的小尾巴西医是没辙的,再不就让它晾着,然后骗自己:我时运高,我没事,我没事 。。。

# re: 睡梦不知年 5/15/2009 6:42 PM 农妇某人

等老先生睡醒了再去看看。嘿嘿。

# re: 睡梦不知年 5/16/2009 8:20 AM sherry

既然是原先信任的老中医,可能是现在的病毒对于老中医也开始免疫了吧?
被你写得像小说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好些了?不行就换别家了,身体重要

# re: 睡梦不知年 5/17/2009 11:53 PM lassù


农妇某人 : 乘着午饭的时候过去的,所以当时唯有将就了,呵呵

sherry :最毒的要算是岁月了。。。
谢谢sherry 关心 :)

# re: 睡梦不知年 5/19/2009 11:31 AM JiA

我是请2天假出门的,期待端午节假期。
无论看什么医生吃什么药,都不如拥有一个好体质,加强锻炼很重要也。
昨日在北京的一家广东茶馆喝清热的药茶,感觉不错呀!



Title  
Name  
Url
Comments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