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日好好

Bonjour!

My Links

Blog Stats

News

存档

日记 分类


Sunday, August 2, 2009 #

两点天真


如果意大利人爱慕的是苏菲亚罗兰式的大胸盛臀嫣红大嘴,法国人向往的,该是知性中不经意露一手的那份天真吧,看,法文里的天真 naïf 尚嫌头上给划上一个斑点不够好玩,偏要调皮地多下一笔,率性犹如无知小童。


天真的心性如此可贵,堪比蜜饯令人回味,回味因为这总要成为过去,我们都必须成长,而成长的代价是伸出胳膊让别人砍掉菱角,直至我们的性情向群众靠拢,学习社会既定模式,以至无数的小脑袋终究融合成一个大脑袋,手里扬着统一标签。不过,相信我,就是活得如何自我感觉良好,总有一天蓦然回首会发现童话故事书竟然不再如往日般带来安慰,会惊讶自己想的比作者说的多,而盛载到里面的原来都是悲哀。有这样的醒悟你算是完蛋了,因为很明显,在母亲坏里养成的独有童真,已经不知不觉掉失了,重拾它好比要在闹市夜空里观星一样无望。


所以我们才会被魔术表演给蒙了,纵使它的根基也不过是一再可恶地利用我们对事物的“既定观念”,而Miro近乎顽童劳作的符号艺术和Bresson拍摄的史上最著名一跳(Derrière la Gare de Saint-Lazare) 才能让我们如此心折,毕竟他们拥有的都是成年的皮相孩子的心啊!


我们凡夫俗子可以怎样?不要失掉信心!天真的心总有不小心误闯进来的时刻,只是切记不要跑去跟它说话,让它玩去,它通常都是跟谬思一块来的,所以比较敏感,然后,我们就像后觉一样,它离开了才好装模作样的说:哎,刚才我还在想啊 。。。不要把自己看成傻子,它们可能还闪到墙垛处偷看的呢。




posted @ 4:32 PM | Feedback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