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er's curse

Posted on Saturday, November 7, 2009 11:29 PM

2008 9月于温哥华

 

刚刚听别人算了一笔帐,按年来算扣除周末和法定的大小假日、扣除睡觉时间、扣除运动时间等等...每天能学习的时间只有不到一小时。思绪突然飞向另一笔帐:一个月有一星期的时间在接待大姨妈,一年就有 3 个月,一般来说有情况的日子里心情是低落的。对于稍微不一般点的我来说,之前的那个星期情绪还不稳定比较急躁,属于半病状态,至少是亚健康。所以 1 年至少有 6 个月的时间都是在不正常的情况下度过。而女人从 20 岁到 50 岁,就算到 60 岁也不过 40 年,却有 20 年的时间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度过,再扣除怀宝宝的 10 个月,产后的 2 个月,现在人们生活的再精致点儿,孕前的半年都要调整,就剩 18.5 年的好日子了,要两个孩子(我的目标)就剩 16 年了, 3 ...4 ... 现在想都不敢想了。再象我这种大毛病没有小毛病不断的,可能就剩十年了,如果去除至少三分之一的睡觉时间,我最多只有 7 年时间可以清醒的感受生活,而这 7 年当中同时又要为了思念、吵架、失落、激动、痛苦、担心等种种不良情绪折磨着 ... 还是本山大叔说的对活着就是受罪,做女人更是。

 

Final 加花开前奏折磨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真想找个人好好出出气,那个人却永远再不能是我最爱的人:老婆,最近忙死了,从早上 6 点就起来了,难得主动找理由打给他,却听到的这样匆忙的声音, Female Intuition 告诉我这不是他两天都没给我打电话的理由。哦,那你还好吧”“凑合吧,事情可多了”“哦,那多喝水,注意休息,你总是很没规律的 ... ”这种句型和略带嗔怪的口气简直是我每次的固定句型。但实际上我都是想说为什么这么久不接电话?怎么你打电话是有回音的,躲在哪里呢?周末还忙什么啊?你再有压力还有我学习压力大吗?为什么只有开车的时候才想起给我打电话?平时都是和谁再一起?上次那个健身房的女人有没有再打电话给你?真的有想我吗?真的都是每天一个人睡吗? ...才不信呢,我都知道了,为什么要撒谎? ...”

 

女人就是这样被男人变成怨妇的,曾经从来没有想问过这种问题,因为是那么的自信那么相信,现在都是压抑着才不问出来,因为知道必须要压抑,才能不彻底输掉这场对我来说最艰苦的战斗。我们的一些亲朋好友讽刺我如何如何潇洒,不顾一切的继续学习,放弃疼爱我的老公,放弃优越的生活条件,不用打工不用操心生活,让老公每天辛苦工作。好像我是个自私的一味想要实现自己想法的女人,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好歹的女人。唉,你还太年轻,不知道你自己要什么,还不懂得珍惜呢 ...”曾被他的兄长这样训导过,学过的古文里就记得什么六月飞雪的事情了。

 

前两天 team 的人问我为什么学 MBA ,回答说是为了更好的相夫教子,他们无语了,也许觉得是玩笑,也许在深思中国强大到家庭妇女都想先学个硕士学位了。其实我是没有相夫教子的命,才赖在校园里不肯离开的。女友昨天打来电话,“ ... 我和我老公开始有什么感情啊,你想他长那样我能有啥感觉,还不是后来培养的?男人有钱有本事最重要,感情跟存钱差不多,都啥时候了姐姐你那儿还找感觉呢 ... ” Rationale 我是懂的,只是做不到。

 

是没有输的很惨,至少他嘴里还是说着爱我在乎我,但知道我们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了,从我转身走出民政局的那一刻起。

 感觉离了你就不能再理我了 ... 说好可是为保全财产 ... ”, 他生意正面临危机,也可能说来是为了让我听着好受,anyway,哦,那是当然了...老公,到我们了一个胖乎乎的阿姨斜眼看看我们还牵着的手说下班了,明天再来吧不行啊,我特意飞回北京而且排了整个下午的队 ... 而且不是还不到 4 点半呢吗?我急了,天知道这一下午要跟他若无其事的聊天有多难。胖阿姨特不情愿的给我们开了两张表单,又进了另一个屋子,原来分手也要照相,不同的是分开照而已。接着来到了一排计算机前,被核对了一下身份、生辰,最后来到盖钢印的地方。

 

坐在对面等待出证的时间似乎很长, 我有种不祥的感觉, yueyue ,别不理我好吗?” “想什么呢?从今以后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我再也不想装下去的说。 就知道你要这样,他站起来大声嚷嚷喂!喂!不离了,我们不离了!对面的又一位中年胖阿姨慢悠悠从机器里抽出两本证,毫无表情的说 晚了!要是后悔明天再来结一次好了。 也许是见多了这种虚伪的场景,她甚至连眼皮都没抬。我抽出自己那本,我头也不回的走出那里,他在后面不停的叫着我的名字,不能停下,不能停,我告诉自己,尽管眼泪不由自主象流水一样淌下来。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很潇洒,象大家认为的那样。可少女时的梦想就这么破灭了 一生只爱一个男人只结一次婚 过去的几年里一直以为我已经实现而且会继续实现这个梦想,虽然大多数人认为这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 “ yueyue! 你别吓我。无疑我是走不掉的,他有两条比我长的腿。为了维持尊严,没有象往常那样靠在他宽宽的肩膀里哭个痛快,吸了吸鼻子,扬了扬头,愤愤的说: 哭不是代表我伤心不是代表我舍不得,是代表结束,你懂吗!!

 

刚好有个 Taxi 救了我,让我没有继续丢人下去,他也没有再怎样,用一种不舍和心疼的眼光看着我和 Taxi 离去。我问自己,他有不舍得吗?他有心疼我吗?却再也没有信心了。

 

车上的纸几乎让我用完了,体贴的的哥没有象往常一样喋喋不休,只是默默的一张一张递纸给我,狭小的空间里全是我抽咽的声音和他不断打来电话那首《断点》的铃声。

 

我终于接了他的电话,在回到家自认调整好情绪后,没告诉他我已经准备好了和他进行持久战,并已经不会象以前那样坦诚的对他,只要我还选择继续爱他。

 

从背叛我,已经三周年了,他还是平均每天一个电话,我还是平均每天一个恶梦。虽然我不能告诉他多喜欢看着他睡觉的模样,多喜欢帮他盛汤的感觉,多喜欢打雷时他哄我的样子 ... 因为知道要怎样才能让他继续每天一个电话,才能继续放不下。累得要讲究沟通的技巧,懂得压抑自己的感情把握自己的情绪,装作很潇洒 ... ... 很讨厌这样的日子,却不能停止爱他。不断试图接受其他的同类动物,但似乎再也找不到相同感觉。究竟有没有人可以在面对感情的时候真的很潇洒,要多久我才能长大?

 

2008 11月于里尔

 

可能因为要毕业了,可能因为可以自给自足了,可能是因为再也受不了这种折磨了再几次他躲躲闪闪之后,终于给他、也给我们下了最后通牒,七年之痒是不无道理的吧: 

 

最近忙些什么呢?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找到你。继续做实习下一期的工作订下来了,中间会有20多天的空挡,在考虑回国一下,主要是爸爸妈妈上次打电话说也想见我了。哥哥的一个朋友前两天去世了,说是牺牲了,爸爸妈妈可能又受到了些震动,觉得人生就是聚少离多,希望能多聚的时候就多聚聚。但也没说一定让我回去,让我看时间。

 

知道你不想让我回国,一个念头闪来是不想告诉你,就这样悄悄回去再悄悄回来,但怕你知道了心里不舒服,也觉得没必要这么瞒你。知道你对于我们还没有理清头绪,虽然我一直都很清楚,只是在等你的决定。你并不那么喜欢我了,知道吗?上次问你是不是想天天跟我在一起,知道你心里已经不想了,你放不下的只是这么多年的感情,并幻想着我是一个好妻子。不知道为什么你不愿意承认。我舍不得放不下的也是象亲人一样的你,也就是希望你过的好、过的幸福,仅此而已。

 

在生活上,你应该算是一个感性的人,所以你说过,你一定要娶个你喜欢的人一起生活,如果那个人不是我,为什么不早点承认呢?就因为自己还没找到想娶的女人就这样拖着吗?是时候该整理自己的情绪了,不是说过也希望我幸福吗?你这么拖着我也不会幸福。不要再说是因为我不喜欢你了、想跟你分手了、卸磨杀驴之类的话,应该清楚到了今天我们已经没有谁欠谁这样的概念了。如果你说你想跟我一起,我也会答应你,只是因为觉得你亲,如果一起能让你幸福,我愿意,如果不能,我不要,我也不会多伤心,因为我也会有我的另一种幸福。

 

有人说感情就像两个人在拉一根橡皮筋,谁最后松手谁就会最疼。如果我们一定有一个人要先松手,希望是你,因为不想让你疼吧,不要以为是因为爱你有多深才这样,我的亲人我都希望我会替他们疼,仅此而已。如果你不想说,不怕疼,更怕先说会后悔,那我可以先说,只是记得我给过我们机会,万一,我是说万一真的有一天后悔了,想起这些你不会不平衡就好了。 会再给你打电话,希望你一切都好,并早点理清自己的情绪,别再避而不谈了,拖到我真的嫁不出去要你负责而你又不是很情愿的时候,可是会很尴尬的哦。  

 

不知道我那两个仅此而已是否成功的掩饰了我要命的在乎,不确定自己这样逼他会迎来什么样的结局。只是知道,要一如既往的对自己狠点,因为爱上他这样的男人吧。 

打电话给我,不爱写信  

两句简短的回复让我再次鄙视自己竟然一直深爱一个毫无情趣的男人,而且是从没减少的爱着。没有马上打给他,害怕是那个我怕的结果,他又给爸爸打了电话叮嘱我回话,只好鼓起勇气打给他。在和朋友吃饭,过三个多小时打给我好吗?于是,我又经受了四个小时的折磨,脑子里乱乱的,什么都不敢想,已经是他那边的夜里十一点半了,又打给他,听到的是他毫无语序的表达,夹杂着浓浓的醉意,说了很多舍不得却又怕再伤害我之类的话,说想一直拖下去,拖到我不能拖了为止。我明白这时候也说不明白什么,匆匆挂了电话,让他早点休息。自己却又想哭了,为了这个唯一还能让我哭的男人。不过这次是因为想感谢他,感谢他没有果断的说分手,感谢他没有说已经不爱我了,在他面前我总是可以装的坚强、理智,总是一副除了他还有理想的样子,稍一转身,就要为装出来的那几分几秒钟付出几十倍甚至成百上千倍的代价。

 

不确定他的答案是怎样的,但确定无论答案是怎样对我都是痛苦的。一种可能是潜意识里我愿意承受的痛苦,就是一起,一种是不愿意可能也承受不起的痛苦,是分手。而决定权却不在我手里,恨透了这种感觉,更恨自己竟然还在留恋这个几乎让我天天做噩梦的男人。

 

要是别人听了这个会很高兴,有人提结婚我的第一反应是逃跑,对你我还愿意考虑,你怎么好像还有点失望?我的确很失望,失望的是我们的感情到了最后他居然还要时间考虑,而且是十天那么长。

 

你需要时间,说明你在犹豫,你犹豫,说明你根本就不爱我了,如果你爱,以你的性格会不顾一切的,你明白吗?我试图说出最坏的结果,试图把自己泼的透心凉,不是不爱你了,是如果决定跟你在一起,就不能再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情,就要负起责任了,你要毕业了,我刚刚松了口气,又要套上枷锁吗?可是我也知道如果失去你,肯定是要后悔的,我还没做好准备…”

 

这混蛋是脑子有病吗?是典型的吃着锅里要看着盆里的吧。我失去了耐心,本不想就其他女人展开没风度的话题,就一句话,你能不能跟她断了,如果你说你不能,我们干脆就不要在一起。”“问题不在这个,跟谁都能断,没什么断不了的,和其他人没关系,我只考虑我们两个人。

 

我们为了那个女人分开,前两天听说到现在他们居然还有联系,我知道一个人对谁都很难,但换换总行吧,如果真那么相爱干嘛不结婚?就证明我们的感情没什么值得留恋的好了,就让我死心好了。还记得我曾在电话里跟他大喊大闹,歇斯底里的让他们结个婚给我看看,曾拒绝那个女人谈谈的要求,直接以放弃的姿态让她放心生活,还假假的告诉她找了个好男人要好好珍惜。或许一直更相信他最在乎的人是我吧,或许觉得我的阻挡只会让他们更的津津有味吧,但始终确信一点,他最终是不会娶她的或是娶其他女人,因为有我。几年前的一幕幕就这样浮现在眼前,我却从当初离开他的那个烈性女子变成了一个不再相信自己会爱上其他人的老女人了,原有的自信也正一点点的消失殆尽,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他的宰割。

 

中间不再打电话给你了,你想好了发邮件吧。说的故作轻松,其实是没有勇气打给他,怕他说分手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去求他。知道如果求他,一定不会和我分手,可是我将失去所有的自尊和自信,从此变成一个男人的附属品,这样的结果我宁可不要。爱上他这样的男人就象是开始了一场无形的斗争吧,即使一败涂地也要强装优雅,才会让即使胜利的他也会心有余悸。不知道他会不会想到从我这里要来的十天将会算是我这几年里最难熬的日子。还好,后天就要到布拉格了,但愿东欧那些城市的神秘会多少牵扯我的注意力。唉,也真是惭愧,就这样仓皇而逃、逃遍了大半个地球,还是没能逃过我佛魔掌,真的前世前几世有欠他这许多吗?实在不想说些自怜自怨的话。

 

为了一如既往的装的轻松,在挂电话前我淡淡的说,就说好不管怎样的结果我们都开心面对吧,好吗?而潜台词却是千万别带着我的心、我的幸福离开,好吗?我是不是夸张了点儿,呵呵,但愿是的。

 

2008 12月于布拉格

 

MP3 里应景的放着杰伦的安静,此时我正在早餐后查看他的邮件,在邮件里这个男人也以因为太爱我所以学会放弃我这种恶心的理由跟我正式分手了。姑且相信这是正式好了,因为在交往的7年中没有一次两个人同时同意分手。在这个恋人出没的城市,我却要来吊祭我失败的7年之痒。站在布拉格广场上,想发誓再不为他掉一滴眼泪,可刚刚有这个想法却已经泪流满面了。接下来的几乎十天里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呼吸都是痛的感觉。不知道算不算自愈能力比较强,那十天后我居然可以自由轻松的呼吸,前所未有的自由轻松。高兴的连沙拉撒了一地、罐头割破了手指这种事情都能够笑着去应对,发自内心的笑哦。记得一个剧集里,男主人公对女主人公说:如果早知道会这么幸福我早就表白了。而此时我想说,如果早知道会这么轻松我早就做决定了。虽然这样的日子会伴随着偶尔心疼着从噩梦中醒来,却也迎来了一次从来没有过的开心的笑着醒来的时刻。我以为我可以了。

 

二十天,最长的一次我们没有通话,他会不会也有着从来没有过的轻松呢?每间隔15分钟会跳出来一次的这个念头让我不得不急忙甩头不去想他。我想我还需要一点点时间吧,需要时间来习惯没有他的日子。

 

连续3天都收到他的信,除了说爱我还是爱我,除了让我打电话给他还是让我打电话,想到他说不敢也不想再为我负责任的时候,我总是能控制自己不打给他,这样的男人我要他做什么呢?此时保持清醒还是最重要的。

 

他又给爸爸打了电话,询问我是否跟家里人有联系,大概怕我想不开吧,还是再找借口,或者他也需要时间来习惯没有我吧。很怕电话里他说后悔了说要重新开始,我的决心又功亏一篑了,又怕他说最近过的不好不开心,那样我很可能会又回到原来的框框中。也许有人会说,很简单的问题啊,要么分要么合,可是到我这里却很难呢,不认为自己是个复杂的人呢。很想装酷对他说,如果决定离开,就请幸福的朝前走不要回头,因为我也已经不在原地了。可是我连自己都不能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还在原地怎么办呢?

 

2009 1月于北京

 

去年一样的场景又发生了,躺在同一个房间里的同一张床上哭着,手里紧捂着那个死都不响的手机,他就又让我又这么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等着,停留两天为了看他,就不能装一下好好先生吗?这样接下来的至少半年又对他死心塌地了不是吗?不会算账的家伙!

 

说好了分手的,我回国的这些天,还是照样跑来我老家,以老公的身份跟着走亲窜友,我又没什么力气到处大喊这人不是我老公了,我们已经分手了!回国的这一个月,分手后吃的那点苦我算又彻彻底底的白受了。

 

永远是这样,该吃饭的时候会对我好好的,知道我吃不下东西,点了煲汤然后不停的给我添,我默默的不做声一勺一勺喝着,他不耐烦的看看我别哭了,别人以为我怎么你了...” “哦~,知道了...”我轻声应着,但还是止不住眼泪,正在下决心把这次变为最后一次分手,虽然他还不知道我的决定。你再这样我不喜欢你了啊!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似的?都说了我真的是有事情忙才来不及陪你的...”我摆摆手打断他,实在不想再听借口了,接着又点点头吸了吸气表示可以不再哭了。他就又开始忙前忙后的喂我吃东西,象几年前一样,真可笑,刚刚说过我是多大的人了,还要这样,这不是给我下毒吗?天知道为了他这些举动我都怎样就跟男朋友分了手,还没个decent理由的。

 

去机场的路上,我一直迷糊着,3天两夜没有好好睡觉了,很担心就这样死在飞机上,因为现在已经浑身无力手脚发软了,他专心开着的车没有话说,我也放弃跟他理论什么,只想静静享受他在身边的感觉。登机手续办完后,他抱着我亲了亲,示意让我进国际通道,然后又开始用那种心疼和不舍的眼神看着我,我又想哭了,却努力忍住了:算了吧,算了吧,我实在太累了...”我用乞求的眼神看着他,就承认你不爱我了好吗?就承认你现在怕跟我一起了好吗?” “yueyue,我们不想那么多,你毕业再说好吗?你好好学习我好好工作,自己都好好做自己现在要做的事情,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好吗我知道我又完蛋了,又要继续这LD的恋情。更恨这个男人想对我进行永无休止的折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找个人把自己嫁了,随便他是谁,只要能证明自己不是没他不行就好了。转身出示了护照冲进国际通道,打算头也不回的走掉,走出了20不到又脑子一片空白的掉头跑回来,在那个看似只有一根绳的围栏前停下,又看到他心疼的眼神后,蹲下来抱着膝盖哭了很久,他远远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继续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没有太戏剧化的冲出去再抱他,他也没有戏剧化的冲过来,知道终究还是会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