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Blog Stats

日记 分类

存档

lolita的盒子


lolita的咖啡馆

冬日☆暖阳☆

Monday, June 1, 2009 #

在深夜听蔡琴,这声音撩拨到了心里。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渐渐的回升出我心坎。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记忆中那欢乐的情景,慢慢的浮现在我的脑海。

那缓缓飘落的小雨,不停的打在我窗,只有那沉默无语的我,不时的回想过去。

这声音让我安静,我在回首,一路走一路回首。

这样的回首牵绊不了前进的脚步,只是在某个深夜,让我泪流。

 


 

posted @ 12:17 PM | Feedback (0)

Thursday, May 21, 2009 #

晚上的心情挺差,塞了很多事,觉得落寞也孤独。

我急于寻求另一个人的帮助,以解脱现在纠结又无望的生活。

我盼着另一个人把我从这滩死水里捞出来,可她告诉我,孤独是常态,错误的两个人会让你的孤独更孤独。

而我必须等待着命运的安排,在等待中完善,也在等待中享受自己的状态。嗯~也许命运本身就有太多宿命的等待

没有人能救我,除非自救。

擦干泪,我们都值得拥有更好的未来。

 

 

 

 

 

 

 

 

posted @ 10:28 AM | Feedback (0)

Saturday, May 16, 2009 #

婚姻,工作、生活。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吧。身边的人一个个步入婚姻,结束一个人的生活,选择两个人的相伴与磨合。

从众心理是否会影响我对婚姻的现有追求。也许会吧,但是我该跟怎样的人在一起,过怎样的生活。

有人说婚姻是平淡的携手,是的,但只是平淡怎么能走的更长久。

一直认为,婚姻是两个人的战略联盟,是强者与强者的联合,在我们悉心经营的生活中,有温暖也有并肩战斗的快乐。

我会因为你的成长而强迫自己的同步成长,我会因为你的存在而要求自己变得更好。你要足够强大,强大到能激励我,也能带领我。

而我,必须学会体贴跟温柔、也要坚定跟勇敢。

感谢生命中经历过的这些男子。与你们的破碎成就我的完满。

 

 

posted @ 11:24 PM | Feedback (0)

Sunday, May 10, 2009 #

海南也开始有了阳光里的灰色天空,给了我一点点成都的味道。

我爱这样的阴沉沉胜过透彻的蓝天白云。

这样的天气总让我的快乐来的不彻底,但就是这样的不彻底才会让我着迷。

陡然涌上心头席慕容的那首诗:

我爱这将暮未暮的原野,所有的颜色都已沉静,而黑暗尚未来临。

我爱这将暮未暮的人生,所有的故事都已成型,而结局还未来临。

是的,我知道它出现的不合适宜,但它就是这样出现了。

所以记下来。

它跟阴沉的天色没关系。

 

 

 

 

 

 

posted @ 11:14 AM | Feedback (0)

Thursday, May 7, 2009 #

忙忙碌碌的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曾经连呼吸都会牵引出的心痛渐渐消失。

不试图寻找任何的代替,只是转换了自己的生活方式。

当我跳出了这个小圈圈,外面的自由让人很惬意。

革命的道路是曲折的,无论大男人主义怎样攻击女人向下的发展趋势都影响不了我们前途是光明的强烈信心。

 

 

 

 

 

posted @ 10:37 AM | Feedback (0)

Sunday, April 26, 2009 #

每年就这天最特别,祝你开心十年

虽然蜡烛是老一点,可是开心十年

还想和你再手牵手,走过开心十年

现在就在烛光里,脸靠脸

亲爱的,请别压抑,时空变换依然爱你,祝你开心十年

亲爱的,请别哭泣,点燃回忆吹熄伤心,祝你开心十年

-----------------孙燕姿《祝你开心》

送给自己,也送给爸妈。每年的这一天真的最特别。

 

 

posted @ 4:29 AM | Feedback (0)

Thursday, April 23, 2009 #

生活中有太多的答案其实也就没有答案,就像你不属于一个人就可以属于任何人。

那也就是任何人都不属于你。

为了散心一个人去散步,这来来回回的马路上慵懒的人们,你们有怎样的故事?

是的,我不能放弃发呆跟猜想,那是我的生活常态,我不要急着冲向终点,我要欣赏沿路风景。

你有你的大目标,而我,有我的小情调。

 

posted @ 12:06 PM | Feedback (0)

Wednesday, April 22, 2009 #

三个人还是一个人?我选择一个人

电影院人很多,周围的吵闹让孤单更加孤单。

我以为我不会哭,结果却哭的唏哩哗啦,不知道是因为影片的原因还是其他。

关于电影,一直以来我是怕看这种片的,总有一种透不过气的压迫感笼罩很长时间。

捂住孩子眼睛的那双手、志愿当慰安妇换取安全区的残喘的那双手都让我眼泪止不住的流。

抛开满眼的残破和死亡,生存恐惧下残存的坚强与不屈最闪亮。

 

 

 

posted @ 11:16 AM | Feedback (0)

Sunday, April 19, 2009 #

街角的水果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见了,而街对面的夜总会却依旧灯火阑珊。

有些人就这样像风景画一样从眼前经过,然后斑驳在了回忆里。

他们经历了怎样的故事,又在经历怎样的幸福与痛苦。

脚步落在人行道上惊不起一点点声息,也许这声息只是掉进了黑暗里。

 

 

posted @ 8:42 AM | Feedback (0)

Saturday, April 18, 2009 #

阴雨的一整天,窝在家的一整天,饼干、巧克力和泡面。

音乐、书散落的房间。

一整天的凌乱。

幸福的是,空气里有百合的香甜。

而我想着的你,现在又漂到了哪里?

posted @ 7:58 AM | Feedback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