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6, 2007

    红哥说下个月要来上海,而且还是特意舍近求远遛弯过来看看我们的。闻听此言,感动得稀里哗啦,每天翘首以盼,快把我的马桶坐成“望夫崖”了。

    为了表示对红哥诚挚的欢迎,打今天开始我就“日三洗吾肚”,等他来的时候,亮出雪白的肚皮,搞个PK。虽然今非昔比,但我估计还是胜算寥寥。

    也好,让他乘兴而来,胜利而归,满怀喜悦。也当是我给他接风洗尘了!

posted @ 5:46 AM | Feedback (10)

Wednesday, May 23, 2007

我很容易满足,细数起来,最近高兴的事情不少:

    Echo上周一来上海,我周五回南通,Echo这周一又来上海,老是能见着,心情是愉悦的;

    这周五“胖胖小杀手”和“小黑”要来上海,毕业快一年了,还是第一次“有朋自远方来”;

    AC米兰夺冠了,我再也不用看到克劳奇那大傻个和库伊特那苦瓜脸了,卡卡那小微笑还满迷人的;

    无锡的项目进展得很顺利,我越来越能控制自己的时间了,和无尽的加班慢慢说白白吧;

    Echo看了新品发布会,与人交流后信心大增,当日的销售也出现了个小高峰;

    …………

什么时候妈妈的头不疼了,Echo的生意越来越好了,我的加班越来越少了,一定能笑着醒来的。

posted @ 10:01 PM | Feedback (10)

Friday, April 6, 2007

半夜看了会冒汗。。。。。。

posted @ 3:07 PM | Feedback (1)

    Echo问我为什么不更新自己的Blog,其时我无言。我知道这完全是“烦躁”这个古怪的东西在作祟,它时刻占据自己的身心,挥之不去。

    心情这种东西总是复杂凌乱的,正如此刻烦躁的我,并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情绪,而是究我脑中所有的词汇也不能阐述,所以当别人问起,越想表述清晰的时候,也就越不着边际;越不着边际,也就越烦躁。这是一个有趣的环,或许不大,但在它的面前,我却更渺小,以至于望不到摆脱的那一点。

    一个人生活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每天只在两个点独自徘徊。当固定的时刻穿过阴暗而混浊的隧道时,烦躁竟腾然而起。或许有一天,我对这座城市的回忆只有这条狭长的隧道,和那线昏暗的“天空”。我竟不知道我是喜欢这样的,还是憎恶那样的。

    还好,Echo每天给我送来无数的安慰,让我稍稍平静。。。。。。

posted @ 2:52 PM | Feedback (2)

Sunday, February 4, 2007

    我跟同事开玩笑说:"现在只能靠看效果图来体验室外的日景了..."

    幸好,还有郭德纲...

posted @ 4:27 AM | Feedback (7)

Monday, January 8, 2007

    元旦回家一趟,到现在心情都不错,值得记录,哈哈。。。

    有时候就在想,Echo这丫头怎么就这么招人喜欢呢,想着都能笑醒。。。

posted @ 5:45 AM | Feedback (4)

Monday, December 25, 2006

    想买个手机,求助下,大家推荐推荐,越快越好...

posted @ 4:58 AM | Feedback (1)

Thursday, December 21, 2006

    盼啊盼,盼Echo,盼圣诞,望眼欲穿啊。。。

    到那天,老子终于可以找个理由不加班啦。。。

posted @ 4:46 AM | Feedback (2)

Monday, October 30, 2006

    不知道别人的是怎么“勃”的,反正我已经很久不“勃”了。这个唯一能“勃”的地方,也仅被我用来偷窥一下别人的私处,没什么其他用途了。冲动倒是经常有的,但到关键时刻也都泄了劲,没有了丁点气力。就好象被一个精致的川妹子拿捏着后背,翻身欲行不轨时,一下子就稀里糊涂的结束了,妹子茫然,余亦茫茫然。

    看红哥每月固定的“来事”,掐着指头“勃”,倒是十足的有益身心。看来我也应该如此。

    在一个城市大致如此,碰不到一次,见不到一回。自从老大给我搬了次东西就再无踪影,自从奔哥去了狗窝也就寥寥数面了,就连同一屋檐下的三队也只能“邂逅”。倒是那些时不时“勃”一下的还能让我想到一点。小黑还是那么黑,板儿还是那么平,红哥还是那副什么德行都没有的德行。虽然我没有亲见,但完全可以想得出来,必须的。

    我还是先试着“勃”一下吧

    女人睁开眼吧,男人都规避吧。。。

   

posted @ 9:06 AM | Feedback (9)

Friday, August 4, 2006

    冒个泡。。。

    大家别忘了我啊

posted @ 3:01 AM | Feedback (8)

Friday, April 14, 2006

    要不是常有人喊我的名字,我都忘了还有这样一个我存在。更新一篇日志,昭示我的复苏。

    我还硬挺着,没有疲软!

posted @ 1:16 PM | Feedback (12)

    我们班小黑的网名叫“不留”,每次跟她在网上聊天,看着这个略显古怪的名字,总能品出一点异样的味道。不留,或许就是什么都不留下的意思,然而,如果不是不留,我们又该留下点什么呢?

    最近一段时间,我应该算是沉迷于WOW了,其实我自己心里清楚得很,这并非上瘾,而是想用一个虚拟的丰富世界来让我暂时脱离开混杂的琐碎,让大脑处于完全的放松中,没有“思考”。既然没有了“思考”,那当我留有空闲想起“不留”的含义时,就显得格外的困难了。因为困难,所以更让我沉迷。

    什么该带走?什么又该留下呢?

   

    总觉得这个问题很美妙,因而对于答案的追索就显得无足轻重了。因为这两个字表现得很主动,很NB,完全是一幅孤傲的神态,特立的表情——歪歪着嘴,眯眯着眼,微拧着脑袋,嘲笑着世界,或许也在被世界嘲笑。如果我是主角,我会乐意这种嘲弄,那是一种解脱,让你印证自我的解脱。

    “不”字可以跟随很多的门徒。。。或许明天,我会发现眼前飞来很多的雪花——不理、不爱、不送……

    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这样的不越多,这样的世界才越美。

posted @ 1:10 PM | Feedback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