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le Curiosity

Grau ist alle Theorie, und grün des Lebens goldner Baum.
posts - 67, comments - 44, trackbacks - 0, articles - 24
  Home :: Contact :: Syndication  :: Login

Friday, June 5, 2009

 

  昨天傍晚买了一包番茄,成串儿的独个儿的扁圆的椭圆的四五种。正走在一幢楼下,一阵风穿过石头拱门送来清香,我回头去看,原来栅篱上爬了一片金银花。不禁想起去年这个时候,伸手掐了一枝两朵儿。

  六月的一个傍晚,我坐在电脑前看 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 之类选秀节目,我妈回家推开我房门,手心窝着,笑嘻嘻地走来。我正疑惑,老妈另一只手从掌心取起两朵花,“金银花!”“你怎么知道?!”老妈口气像被抢了答案的小孩。我这不爱花花草草的老妈啊,我接过花放在键盘旁:“我姥家都有。金银花还是银翘片的主要成分呢,中医用金银花泡水预防感冒。”

  第二天早上,我跑到老妈跟前报告:“那两朵花香了一晚上呢,坐在电脑前,总时断时续地闻到一丝香气。”晚上,我妈回家又推开我房门,手心卷着,手指头上举着几寸长一枝条,几朵花金银花开着,几朵还是花骨朵儿。

  小时候,门前小花园里有无数丛黄蔷薇,有次我剪了几枝插在瓶子里,被我妈严词责怪。更小的时候,家父教育不好掐花:那花好好儿开着挺美,你想要是你摘,别人也摘,不都摘光了?我妈的管教,则是担心自家小孩子惹人讨厌,怕生出什么事端。

  二十年过去,我妈竟爱我及我心头好,决然掐之。我于是没说什么,用玻璃茶盏盛了水,把那一枝花插好,摆在案头。小盏和净水衬着绿叶白花细蕊子,两厢明亮。那花真是好,几朵花骨朵儿也陆续开了。我又在茶余饭后向父母报告。

  过了几天,正在那枝花开得七七八八之际,我家老爸推开我房门……我哭笑不得,这次不得不说了:“老爸,我知道你们知道我喜欢,可人家的花园也费了好大心思打理。你这么大把年纪,万一为了这么点事让人说两句,多不值啊。”谁知不说这话不打紧,我这么一说,他老人家立马接上了话茬儿:“你不知道。我和他们家处得很好,经常聊天,咱家那棵新红豆就是他送的。他看我喜欢这花,还拿出剪子让我多剪点儿呢!”语气洋溢着得意,“我都没弄那么多!”我忍俊不禁。接着想起,老爸爱红豆多年,喜它四季常青,红绿交织,年前是又种了一株,念叨过什么人送的。我从未在意过什么人是谁家。

  08年六月,我的案头插了一整个花季的金银花。从此,它散发着清香,是我的六月。

posted @ 9:00 PM | Feedback (0)

Monday, June 1, 2009

  五种吃法。

点击查看原始尺寸

第一种

  弟弟小时候身体弱,常常感冒扎针,四五岁开始便不时扁桃体发炎。大学里有个女同学,一副哑嗓子,据她说是婴儿时不停大哭落下的毛病。弟弟大了,声音洪亮磁性,我就觉得土法的咳嗽药水可以掰一块军功章。

  这种号称“偏方”的咳嗽药水,再简单不过。原料是鸡蛋和汽水。鸡蛋只取蛋清:用锥子在蛋的一端凿个小孔,撕下里层蛋衣,蛋清便从小孔里缓缓流出——下以小碗接住。有时蛋黄会堵在孔端,只要轻轻旋转,蛋黄受到离心力,向旁偏转,后面的蛋清就能溜出来了。蛋清接好,把汽水倒进去,略加搅拌,“私家珍藏”牌咳嗽药水即时大功告成。


第二种

  周末晚上和朋友聊天,说着说着就开始羡慕手挥目送食欲好的女子。和菜头在BLOG里写道:“每次在桌上看见挑食犯、减肥犯、细嚼慢咽饭,老子心头的无名火就腾腾地按捺不住,很想用油手抄起一个盘子,狠狠拍碎在对方脸上。吃饭都不好好吃,你他妈还是个人吗?”忍不住大笑。

  上次吃得很开心,好像是两个月前了。旁边坐了两个小男生,抢东西吃就是香,我一个人就干掉了整打醋浸生蚝。女同学后来听说了直尖叫:天啊!你这个野蛮的家伙!

  我只是突然想起,你要也是听到生蚝就尖叫的主儿,这个文章就可以不看了。

  鸡蛋的第二种吃法说来再简单不过,那就是:煎蛋。要紧的是火候。一只蛋打在热油上,不必翻个儿,蛋清七分熟,蛋黄至多五分熟即可。吃前在蛋黄部位浇上蜂蜜(没蜂蜜,白砂糖代替亦可),挑破蛋黄外衣,将流出来的蛋黄和蜂蜜拌成蛋黄汁,涂在整只蛋上。这样吃起来,蜂蜜和蛋黄的香一起舌间纠缠,再加上原本略焦的煎蛋底部——唔……


第三种

  第一次吃蛋花水,忘记为什么了。可能是吃厌了平日里的早餐,也可能是胃不大舒服,妈拿它来嘬哄我。我倒一直喜欢吃这东西。

  先要备好滚烫的水。把蛋打在碗里,搅得可以做蛋花汤了,就把滚水直接倒在碗里,可以一边倒水,一边适度搅拌鸡蛋。这里就要说为什么要用碗,而不能用小资喜欢的玻璃杯了。我做过比较实验,发现用碗时,热水可以直接接触大面积的生蛋,而用玻璃杯只能保持直上直下浇热水,这样杯底的鸡蛋基本没熟。

  浇过热水,加点白砂糖或蜂蜜(喜欢柠檬的话也可以滴几滴),一份蛋花水就好啦。


第四种

  蛋花水加两片吐司,时常救我一条狗命。但吃饱了,俺又会变成东郭先生救下的那条狼,嘴上不说,心下免不得嘀咕:这样烫的水冲在鸡蛋上,什么营养成分不都破坏掉了?我喜欢的另一种鸡蛋吃法,是在面里窝一只。

  通常在面里窝蛋,是直接把蛋打在锅里。面熟了,蛋也熟了,一块起锅。俺是灶上且由它煮着一锅面。先在碗里搅好一只蛋。待面好了,直接连面带汤浇在生蛋上,吃前拌一拌,蛋正好半生半熟。感觉没浪费营养成分,好占便宜。


第五种

  前面说了四种懒汉吃法,你也该叫骗人了吧。还好,这第五种是吃日本快餐时学来的。

  朋友看完《美丽人生》跟我说的第一件事是:看到美国大兵进入集中营,高叫一声英语,当时突然热血沸腾:哇!英语耶!太亲切了。我看《幸福终点站》(The Terminal)时,在拥攘的纽约机场跟汤姆·汉克斯一起蒙头转向,突然荧幕上出现 了“吉野家”三个字,一样的字,一样的装修,一样的东方面孔店员——哇!吉野家耶!好亲切!一下想起俺和同事在吉野家吃牛肉饭的午休时光。

  我在吉野家不论吃什么饭,一定要一只生蛋的,吃时把生蛋倒在饭上,拌一拌。恩,这就是吃日本快餐学来的第五种吃法。

posted @ 10:18 AM | Feedback (0)

Wednesday, May 6, 2009

  丁香多为四瓣,因此传说,如果能找到五瓣的,就可以实现一个愿望。今年多事,居然找了两次,居然还两次都给我轻易找到,满开心的。

 

posted @ 8:26 AM | Feedback (0)

Saturday, March 7, 2009

 

  崔卫平最近有篇谈“草泥马”的文章(地址)拿豆瓣解散小组说事。她是国内知名公共知识分子,她这样做,不仅会给豆瓣压力,而且对豆瓣被推到“整治低俗”风口浪尖会有助动力。我猜想,这是豆瓣不愿看到的。不过,在豆瓣这样以分享书影音为目的的网站里,最近一两年政治议论越来越多,也是实情。为什么网站的发展会脱离站方意愿?

  一方面,以崔卫平为例,她有这样举动的前提是她要先到这个网站玩。是什么让一个公共知识分子跑到小资们分享精神生活的网站玩?答案很简单,网上其他可使用的言论空间被压缩了。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牛博一被关,豆瓣立刻呼啦啦建起了小组。

  豆瓣用户越来越爱谈政治的另一个原因,可能跟新增用户的性质有关。豆瓣最初的几千名用户,是尝试新产品的领先者,既有冒险精神,又喜欢独立判断选择口味。等到豆瓣有一百万注册用户时,它的消费主体已经转变。很多人上豆瓣是因为它时髦,别人都在用,它是中文世界里最凑手的查找书影音评价的网站。这些人从众心理比较强。

  好了,现在一方面是政治言论能力很强却无处发言的小众到来,另一方面是没什么独立思维却很容易把声音放大的大众——一呼的人到位了,百应的人也到位了,能不谈政治么。所以,在官方、民意、市场几道力量的挟裹下,原打算风花雪月的豆瓣现在浑身难受。

  需要指出的是,上面看法放在一个较长时间里得到的(一两年),而不是最近几个月。

posted @ 7:07 PM | Feedback (0)

 

  菜头的博文《无用的技能》忽忽然勾起我的乡愁。有次在BBS上说,每个人总有一个回不去的乡愁,被老雕打趣,说我的“回不去”是笔误。可是,我总觉得,人生就是条时间的河流,你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因此乡愁是记忆的叹息,关乎时间的不可逆,而非空间的阻隔。

 

  问题是,在中国即使抽掉空间的阻隔,重归故园,乡里可能都不在了。我的故乡曾是全国工业重镇之一,它的支柱产业至今是全国机械工业的一节主要供应链,同时向近百个国家出口产品。以如此经济后盾而临应席卷一切的国内城市建设大潮,它平坦的六排道马路,路旁高大的法国梧桐,和在绿树间时时一闪而过的簇新楼群,就一点都不令人意外了。——倒是去年回去,当黄昏微尘般一点点筛落地面,某个刹那,心头恍然升起一分亲切温暖的熟悉感。小时候,外公下班总会买点猪头肉,我和弟弟听到自行车铃声就迎出老宅后门,接过他老人家笑呵呵递出的外婆缝制的布口袋。——还是与时间有关,天色两似,荡出了记忆的回响。 

 

  过去十年,每年我至少会回去一两次,这十几二十次仿佛是在反复告诉我,那里不过是老家人和故园的所在,故乡则不在了。当年我学着辨认红薯秧的田野垅头现在是时髦的广场,一个周边社区晚饭后散步跳舞的中心;我生平第一次见到青色小蛇的那条山径铺上了柏油,公交线路往来通勤;那条我蹲在岸边用小石头当肥皂洗破纱衣的小河,早已被公路阻断,只在雨季里积下死水又慢慢蒸发干涸。 

 

  有次下了班驾车去温泉山庄度周末,一路漫天星光,车窗一阵阵传来大地的野蛮清香,从中我可以毫不费力地分辨出牛粪的味道,松针的油气,蒿草的芬芳,水汽的潮湿,令得朋友终于相信我是一向自称的“乡下人”。这事说穿了其实更有趣。我并没有农村生活经验,所有的乡野常识是家母顽固热爱故乡的结果。小时候一到假期,她就把我送回老家,让我渐渐也有了故乡:“乡下人”的标榜,与其说是身份的选择,毋宁说是对根之所在的认同。 

 

  但如果我将来有了孩子,又能把他/她送去哪里呢?可以送去我的故乡,但那里只是无从传承的另一个陌生城市。当我向自己的孩子讲述连绵叠翠的丘陵,雨季开始后如何捉天牛和小青蛙,东山顶哪里有野果树和桑丛,只怕同孩子自己阅读一样,要靠想像力还原了吧?我也可以带他/她走进自然,但他/她不会对那里产生“故乡”的归属感。 

 

  我并不反对城市发展本身。农业人口缓慢转变为城市人口是现代化一个必经阶段,城市化是一个大势。而且,站在个体立场上,努力工作,明天住得更舒服一点,是人生一种幸福。去年在北京,有晚和朋友从后海出来,聊起北京新建筑群和老四合院,外面大雨瓢泼,出租车司机忍不住插嘴说,搁这天住四合院可坏了,又谈及其余种种居住不便。当年港报狗仔队拍到王菲挺着大肚子轮候胡同公厕,是很多北京人的寻常生活写照。不过,大势之下,建设和保留并非单项选择题,其实用上抽水马桶,不必以推倒四合院为代价的。

 

  举个西欧的例子,那里最早开始工业化。曾经参观过一间天主教大学,有五六百年历史了。它的行政中心便是一个中世纪建筑,进入大厅的第一眼,让我想起《哈利·波特》魔法学校的饭厅,不过更为简朴庄重——接着看下去,我发现不仅各个学院都覆盖着无线网络,连图书馆的桌子也预留了笔记本电脑电源插孔。听一位荣退的神学教授说,八十年代初他举家从美国移居过来,七岁的小儿子还要抗议学校厕所在外面。好在欧洲人笃信修修补补又一年,与北京面对相似的题目,只在老建筑里塞个新厕所了事,我便有机会感受到什么是学术之地的气场。当时我站在哲学院的庭园里,看着坑凹不平的青石地面忽然意识到多少人走多久才能把地面踏成这样,思及几百年来这些人研读的神学哲学科学意味什么,不由得屏息敬畏。

 

  哈佛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博士 Du Bois 谈到美国黑人的双重意识时讲到,自诩为黑人学者的人面临着一个困境,他的黑人同胞所需要的知识对白人来说早已耳熟能详,而他要向白人世界传播的知识对自己的血肉兄弟来说则像古希腊一样遥远陌生。前者易懂,Du Bois 指的是阅读、算术、科学常识。后者,为什么他说要向白人传播的知识对黑人来说像古希腊?原来,美国黑人虽然肤色一般黑,却从非洲不同的地方被贩卖到美国,在同一片棉田劳作的黑人可能有的来自刚果、有的来自埃塞俄比亚,有着不同的语言、传统和部族传说。在他们失去自由的同时,也失去了这些关于自己是谁的知识。于是,一代又一代之后,黑人学者向白人讲述的黑人,黑人自己都不知道了。Du Bois 所说的黑人双重意识便指他们看自己时,总要通过白人的眼光。

 

  这象不象失去乡里的中国人?要穿过他人新兴的楼群广场,才能看到自己的旧时街衢。

 

  《诗经·小弁》:“淮桑与梓,必恭敬止。”意思是桑梓如同父母,当见之恭敬,后世即以其为故乡代称。当我们再也找不到东山那片桑丛,又向哪里为孩子们指一个故乡呢?

posted @ 6:17 PM | Feedback (1)

Thursday, January 22, 2009

 

  奥巴马是媒体的宠儿。这不仅源于自诩为政府监督者、左派倾向的媒体,天然对奥巴马自由派立场有认同感,也源于他的明星气质。早在 1980 年,当奥巴马总统还是洛杉矶西方学院的奥巴马同学时,就被有志成为摄影师的同学 Lisa Jack 拍下一组照片(地址)。 Jack 说,那时他就很 charismatic (超凡魅力),一个大选期间反复用来描述他的词。

 

  去年圣诞节,奥巴马偷闲携妻儿回夏威夷度假,被眼明手快的狗仔队拍下半身赤裸沙滩照,胸肌、腹肌、三头肌一个都不少,霎时引发媒体沸腾。名人网站 Celebuzz 加冕他为“史上最热辣的总统”,连严肃报纸《华盛顿邮报》也凑热闹,赞照片“胸肌‘壮’观”(peck-tacular),大洋另一边的《每日邮报》则以英伦幽默调侃他是“Commander in Briefs”,短裤总司令 ,与三军总司令( Commander in Chief )一字之差。最有意思的评论来自成为小报代名词的英国《太阳报》:“他的裸胸和古铜色腹部掩盖了他的 47 岁,并显示出他与乔治克鲁尼的共同点,多于与小布什的。”真是杀人不见血的英式语言啊。奥巴马在大选中一再将共和党对手麦凯恩比作小布什第三,呼吁美国人要“改变”,《太阳报》这句话既赞扬又讽刺。——要是中国小报也有这样的语言水平,大概离国人拿诺贝尔文学奖就不远了。

 

  不要小看了这一明星气质。在四十年前肯尼迪与尼克松那场竞选中,看电视的人认为肯尼迪一定会赢,听收音机的认为尼克松会赢。后来历史把总统权杖判给了肯尼迪,候选人个人形象影响选民抉择的新选举时代来临了。自从电视占领了大众传媒的阵地,选举时除了以理念吸引选民,公共关系,public relations,也是很重要的一环——在候选人理念差别不大时,甚至是至关重要的一环。比如08年希拉里和奥巴马选战,从技术角度看,希拉里一定程度上输在缺乏个人魅力。所以,现在从总统到议员的竞选班子,都会设置 media consultant 或类似职位,让专人跟媒体打交道。在这种情况下,有明星气质的人自然占些便宜,更容易当选。

 

  不过,有明星气质并不一定意味着银洋镴枪头。客观地说,奥巴马很可能会是个成功的总统。他足够聪明,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克林顿刚当选就把格林斯潘请到小石城一番长谈,后者后来承认,克林顿能够对宏观经济政策的细节深入发问,并能自如地运用抽象概念进行理论探讨,让他深感其机敏多识。这是克林顿时代经济繁荣的一个基奠。奥巴马从初选辩论时在外交上被希拉里敲得满头是包,到大选辩论时面对以外交见长的麦凯恩镇定自若,说明他学习能力之强。一个成年人能够保持这样的学习能力,horrible。这决定了他在政策(policy)上不会很愚蠢。

 

  而且奥巴马也有足够的 ambition ,让他不会轻举妄动。从他的表现来看,他不仅希望当选,而且希望四年后当选,他不仅希望成为第一个黑人总统,也希望成为一个名垂史册的成功总统。你把 ambition 翻译成抱负也好,翻译成野心也好,对美国人民来说都是好事一桩,因为有了这样的 ambition ,加上他的智力水平,他就不会像小布什那样浑劲儿来了不管不顾。

 

  另外,虽然目前尚无法判断奥巴马是否一个优秀的政治家,但无疑他是一个很优秀的政客。奥巴马是从依靠各种政治势力传帮带运转的芝加哥政治机器中脱颖而出的,他在民主党内初选中拉到本党大佬肯尼迪家族同盟,当选后又留任共和党的盖茨为国防部长,以便保持相关成功政策的延续性。在自己的外交班子中,奥巴马任用有丰富国际交往经验的希拉里为国务卿、担任过海军陆战队司令和北约盟军司令的四星将军詹姆斯•琼斯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这一安排将会 check 曾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的副总统拜登日后在外交上的影响力,同时,希拉里、琼斯和拜登三人也会有力应对未来参议院在外交问题上的诘难。看看小布什离任时所遭遇的普遍冷淡,就知道对总统展开工作来说,这类拉一帮、打一派、再出其不意揉一把用一用的政治技巧多么重要

 

  当然,和选总统比,当总统更难。奥巴马有当个好总统的良好愿望,也有突出的能力,并不意味着他一定会成功。竞选时他欠下人情债、许下的承诺以及人们基于误会的期望(如黑人对他的预期),都是他的包袱。三大汽车巨头在他尚未入主白宫时就施加压力,摊手要钱,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罗西公开表示支持底特律,他的态度却相对慎重。这说明竞选时的政治联盟,现在与奥巴马总统的利益重点有所不同了

 

  美国政治中有个说法,总统能不能出成绩,就职典礼后的一百天最关键。因为这时白宫的高支持率,有利于取得与两院博弈的胜利。不仅是美国人民,恐怕全世界都拭目以待,在关注奥巴马未来三个月的举动

点击查看原始尺寸

posted @ 9:38 PM | Feedback (0)

Wednesday, January 21, 2009

  《经济学人》不愧它的名字,在各大媒体一涌而上报道奥巴马就职典礼的各路大道小道消息之际,它以经济学家的冷静拿出了个数据说话(原文地址):

  巴拉克·奥巴马喜欢说“希望(hope)”和“改变(change)”。据统计,他在竞选时发表的演讲里近450次提到“希望”(相比之下,他的对手麦凯恩仅仅用了175次),“改变”也是他竞选的口号。在他的就职演讲中,奥巴马先生3次提到“希望”,仅1次“改变”(另有1次“变化的(changed)”)。他提到“美国(America)”7次,其次是“工作(work)”和“共同的(common)”(各6次)。

  尽管在过去26次就职典礼中“希望”都有一席之地,“改变”却被用得更加谨慎。有7回就职演讲没带这个词,还有6回只用过一次。在经济繁荣时入主白宫的总统们比在较差时就职的总统更多使用“希望”,如二十年代的 Calvin Coolidge 和 Warren Harding,以及艾森豪威尔和小布什。

posted @ 11:23 PM | Feedback (0)

Saturday, January 17, 2009

(五年前一篇旧文,因为《非诚勿扰》的关系,重贴一下。哦,对了,基本上严重剧透。)

 

文片名:征婚启
英文译名: The Personals
中国台湾 1998

导演:陈国富
主演:刘若英
片长:105分钟
获奖:亚太电影节最佳女演员、最佳剧本奖;台湾金马影展特别奖;台北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



一名叫杜家珍的女验光师,在医院里做眼科医生。一天,她用吴家珍这个名字登了一个征婚启事,然后辞掉医院里的工作,开始见一个又一个男人。
生无怨,死无惧,先友后婚,无诚勿试。征婚启事如是说。


她不停地见到各种各样的人。有一直嚼槟榔的压板工人,有不停问话或一句话也不问的人,有恋脚癖商人,有十几岁恶作剧的学生,有一会儿跛一会不跛儿的演员,有皮条客,有小学教员,有女同性恋者,有由妈妈陪伴的低智少年和由儿子陪伴的老人…………

中间穿插她去见大学老师罗教授,还有她对着电话讲她的心情、她每天做了什么、见了什么样子的人。电话那边永远是自动答录机,她前男友的电话。每天,她在和他相遇的那间茶馆里见新的人,写日记。
有人问她为什么要征婚。她说,我要结婚。
第一次去见罗教授,老师问:你确信你从前一段感情中走出来?


总的来说,她所见的那些人都不配她的身份容貌,但她就那么一个一个去见陌生男人。
她一个人住。有次生病了,对着电话说:你接电话!我知道你在,你接电话,我生病了,你接电话 ……
然后有次和罗教授聊天她说,我觉得不是他们的问题,是我自己的问题,是我不肯把心里那道门打开。

又有一次她对着电话独白,说,我觉得我马上要崩溃了。


这次她见的人,一见面就告诉自己坐过牢。对她的疑问,他回答,这样是不想浪费大家时间。
她觉得他们不会见一次就完,他脸上尴尬的表情让她觉得他们有点像,都是受伤害的、脆弱的、小心奕奕胆战心惊的。
后来他约她出去钓鱼,她说我觉得我们应该上床。
于是他们上床。下一个镜头,是那人坐在床边,洗手间里传来她撕心裂肺的哭嚎。


她对着电话说,我真想把孩子生下来,我真希望自己有那个勇气,可是我没有,我平生第一次觉得那个手术台那么可怕,我没有勇气……

她去拜访老师,老师教她,选择你能承受的,然后走下去。
她说可是我怎么,我怎么能走下去。
老师说其实我也有自己的痛苦。我喜欢男人,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但是我跟自己说,我要过一种正常的生活。
他脸上是平静的笑容。第一次她拜访罗教授,就给了个他妻子把孩子带到一边的镜头。


她又打电话去前男友那里。——“喂?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她懵了,忙把电话挂掉。一忽儿,那边打过来,她想想,接了。那是她男友的妻子。
他妻子以前在国外。影片开始,她在电话里问答录机:你决定了吧,你去找你太太了吧。


他妻子在电话那边问,你不知道他死了吗?他要从金边转机到香港,然后回台湾。飞机还没到香港,就出事了。
他来告诉我你怀孕了,虽然他很愧疚,但是我知道他已经想清楚了,他已经决定了。
这时刘若英的泪水无声无息地滚落。


她一直在流泪,说不出话来。画外女音稳定缓慢地道来:这么长时间,我一直在听你电话,甚至有几个晚上,我在等你的电话。我一直有报复的快感,但我终于决定了,今天晚上要把一切告诉你……我所受的痛苦已经完全平息下来。

《征婚启事》海报上说:
爱是一种责任,情是一种承担。
那么,面对爱情,要开始承担孤独的责任,承担对方的寂寞,也承担自己的孤独。

posted @ 5:05 PM | Feedback (1)

Thursday, January 15, 2009

 

  我有一个大哥,在没发现我是个犟姑娘前,曾惋惜地说:“这么聪明的女孩子,怎么不愿意结婚。”这话我后来看到陈升的几句话才明白。在《桃色蛋白质》里,他对刘若英说,他觉得一个女生,应该至少有一个男人来保护她,罗里八嗦的或者是讨人厌的一个家伙,随便一个就好,司机老王啊或者……随便!一个男人!他问刘若英:可是,你怎么了呢?

 

  这期节目固然失控,但真中有假,其中不乏表演成分,同时,也假中有真,至少陈升这几句话相当真诚。记得从前公司辞职时,向全球各公司的同事通知兼告别,邮件刚发出去,台湾公司一个市场总监的电话就进来了:“我看到你的邮件了哦!为什么辞职,结婚去吗?”这是开口第一句。如果不归因于对女性的传统观念,你简直无法理解这么直接的思维:女同事辞职=结婚去。台湾主流文化还是认为女生工作这几年是找着下家前有个事做,一旦她们结婚,就会以家庭为重。仍以我们台湾公司为例,女性通常担任事务性工作,中高层几乎清一色的男性,这和香港公司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在台湾,社会接受女性进入职场的新瓶里,装的是随时接受你回归家庭的旧酒。——这里没批评的意思,只是介绍一点文化差别。否则,从“女人能顶半边天”的红朝话语系统出发,无法理解陈升话语中的诚意。

 

  陈升问刘若英:“可是,你怎么了呢?”是在华人文化传统中问出来的。你可以拿很多奖,很棒很优秀到那个保护你的男人只是随便一个——不一定比你优秀不一定比你棒。不是你需要一个男人保护你;而是男人,作为男人,愿意去保护你。

 

  这是一种你折腾吧,掉下来我接着的担当,一个无言的托底儿承诺。这不仅是传统男人的美德,也是经典罗曼司要素之一。

 

    自打罗曼司小说的老祖母简·奥斯汀在《傲慢与偏见》中树立了达西先生这个人物,托底儿便成了该流派一项传统,历经两百年不衰,《 BJ 单身日记》更是将其演绎到了极至,成为模仿经典的经典。你三十二岁了,你胖,你酗酒吸烟,你结结巴巴言不及义,你不靠谱到了在全国电视观众面前暴露出大屁股,可我爱你,并且就是这样子的你。马克·达西甚至连布蕊姬·琼斯用蓝绳子熬成的可疑头盘汤都恭维到了,率先以身试之,大叫:“味道好极了!”要知道,在奥斯汀的达西的年代,当一位绅士挑中了一位姑娘,设法从她身上找出优点来恭维是谈情说爱的必修课。从姑娘身上设法找出缺点,只有二十一世纪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不承诺一代才这么干——《 BJ 单身日记》之所以成为新世纪罗曼司经典,在于重拾传统,用“托底儿”解了“不承诺”的毒。

 

  《非诚勿扰》不是一个五星好片,但把广告、段子、贺岁感这些装饰暂放一边,它几乎具备了浪漫小资片的所有因素:一相识大家就拿出了最坏的一面,她漂亮他有钱,他态度恭维,打算承诺。所谓古典的恋爱诚意,是以结婚为意图的追求,而非以游戏为目的的调情。小刚同志通过征婚的形式,让葛优与舒淇的恋爱从起点便能逻辑自洽。征的是“婚”,画里男主角送出的却是一个“诚”,画外,小刚同志则向小资们送出了一捆菠菜。

posted @ 9:42 AM | Feedback (0)

Tuesday, January 6, 2009

点击查看原始尺寸

  假休完了,该干嘛得干嘛了。

 

   对年初下决心这号事,我一向持着怀疑态度。真该完成的事儿,工作进度、学业安排、一年小规划、五年大规划、还贷款装新房生孩子,根本没“决心”的必要,做就是了,废什么话;自己个儿控制不了的事儿,疾病死亡、 fall in love 或横遭飞掉、天降不可抗力,也不是“决心”所能解决,遇到了,唯有冷静应对一法。需要下决心去做的,只在这二者之间:能力范围之内,因为并非必须,常偷懒赖掉,但是做了又会开心有收获的。

 

   鉴于本人太懒了,今年起开祭 New Year's Resolutions 大法。想了四条

 

   a.    把博客写起来;

   b.    读完 David Fromkin A Peace To End All Peace Melvin I. Urofsky A March of Liberty

   c.    读熟一个经典作家。今年就 Austen 吧,已经比较熟了,目标好达到,嘿嘿;

   d.    争取找两个星期,去意大利看建筑

  

   就这么着吧

posted @ 12:27 AM | Feedback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