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9, 2007



千万盏街灯都为我点亮


posted @ 4:41 AM | Feedback (3)

Tuesday, December 19, 2006

 

 

到泰顺看廊桥

 

浙南的泰顺是中国廊桥之乡。泰顺境内属丘陵地貌,溪涧纵横。千百年来,栖居于此的先民为往来商旅之便,架设了无数桥梁,其中的廊桥因其结构精巧、造形优美而闻名,在世界桥梁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据《泰顺交通志》记载,到 1987 年底,全境现存桥累计 958 座,总长 16829 延长米,包括木拱廊桥、木平廊桥和石拱廊桥在内的明清廊桥 30 多座。其中,以泗溪姐妹桥、三魁薛宅桥、仙居桥、筱村文兴桥、毓文桥、三条桥、仕水矴埠最为著名。

 

2003 年非典闹得正凶的时候,几个朋友“冒险”去泰顺看廊桥。前后五天,我们背着大包,奔行在泰顺的山水之间,寻访那些绝美的廊桥。

 

或许,以泰顺廊桥散落各处、相距甚远的情况,自驾游应最为合适。而徒步的方式,则能让身心浸润到山川风物的最细微之处,甚而能体会到一种情绪;泰顺的廊桥,在我看来,之所以美到醉人,是因为我觉得,它们是如此优雅地牵连着先民们的生活,因而闪现出一种温暖的光芒,让人心生感动。

 

事实上,外界对泰顺廊桥的发现和开始研究保护,始于上个世纪 70 年代末,“廊桥”的称谓,则大约从 1996 年开始使用,此前的几百年里,泰顺人称之为“蜈蚣桥”。

 

在闽东北与浙西南的崇山峻岭之间,散落着为数众多的廊桥,在数量上,闽多于浙,但在保存质量与造型结构方面,浙优于闽,尤其是泰顺,集中了许多经典级的廊桥。

 

 

寿宁: 升平桥、仙宫桥、飞云桥、杨梅桥

 

杨梅桥  

 

 

我们的廊桥之旅,始于闽东北的寿宁。 寿宁与泰顺毗邻,升平桥、仙宫桥就在城关闹市,人来人往,桥内供奉神灵,香火旺盛,檐栏支柱都漆成朱红,并有彩绘。另有飞云桥和杨梅桥在城关边上。

 

飞云桥内部

 

 

找到杨梅桥时,已是薄暮时分,此桥内外均无雕饰,一律旧木颜色,桥内仍设着香位,有一村妇正在上香,桥下溪中有人洗衣,在绿色的乡野,杨梅桥檐线生动,姿态安静,这是我们看到的第一幅廊桥图景。

 

 

 

 

 

 

罗阳:仙居桥、文兴桥

 

 

 

次日,由寿宁搭车前往泰顺的城关罗阳镇。位于仙稔乡的著名的仙居桥,是首个要探访的廊桥,因为这是中国跨径最大的木拱廊桥,全长 41.83 米,跨径 34.14 米,为平孔木拱廊桥。仙居桥始建于明景泰四年( 1453 年),历经多次重建。我们现在看到的仙居桥,是 2001 年底修复的,采用的是修旧如旧的方法,用上了所有能用的旧桥原件,不能使用的部分才以新木代之,因为未加修饰,新旧木料俨然可辨,其起伏跃动的檐线十分优美。

 

之后,我们赶往筱村镇坑边村的文兴桥,计划中的宿营地。文兴桥是叠梁木拱廊桥,却又堪称泰顺廊桥中的异类经典,因为此桥是不对称结构,也就是说桥拱弧度两边不一样,一边高拱一边低伏,因而形成极有韵致的线条。文兴桥另一奇特之处是,它一直有守桥人,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三口人的贫穷之家。当我们在桥上搭帐蓬时,守桥的老太拉亮了桥上的电灯,带来一丝惊喜。

 

 

 

 

文兴桥依旧设有神龛,香火不断,仍是这一带乡里的祈愿之所;廊桥的这一功能,又为其凭添了几分温暖色彩。

 

    在清晨的雨中离开文兴桥往筱村而去。路上回头再看,发现小路回转,已无她的影踪,只是一片烟雨苍翠;当下产生轻微幻觉,仿佛世上本没有什么文兴桥,昨日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魇。

 

筱村有东垟古村落、东垟桥、徐岙村可以看,这里山水青翠、村落 古旧荒僻,颇有味道。然后赶往泗溪姐妹桥,那是画中的廊桥。

 

 

泗溪:溪东桥、北涧桥

 

 

 

泗溪姐妹桥分别是溪东桥、北涧桥,因为两桥传为一对师徒所建,形制相同。溪东桥在城关边上,为宫殿式造型,有主檐阁楼,较为雄伟。

 

 

 

 

北涧桥则更让人留连,是田园风格的代表。北涧桥所处的环境非常好,远处青山黛碧,桥下溪流宽缓、溪线优美,有着大片的碎石滩,桥旁两棵千年古樟绿盖如庭,枝条垂逶,苍翠明丽,树旁有小小的古村落和几级古石阶,正是人们喜爱的乡村图景。因而这里的游客也是一路过来最多的。(泗溪镇另有包氏宗祠和南阳桥可看,南阳桥属木平廊桥,桥身为红色,非常醒目。)

 

三魁:薛宅桥、永庆桥

   

永庆桥

 

 

当日离开泗溪赶往三魁。三魁的薛宅桥是中国坡度最大的木拱廊桥,位于三魁镇薛外村,始建于 1856 年,桥头拱矢斜度大,造型古朴独特。

 

永庆桥位于三魁镇战洲下溪坪村,始建于 1797 年,属伸臂式木平廊桥,全长 33 米,有青石砌筑的桥墩,远观则水烟飘渺,造型古朴,颇有韵致。

 

 

洲岭的毓文桥、三条桥

 

 

洲岭乡是此次廊桥之行的高潮。

 

洲岭乡的毓文桥让人惊艳,是行来所见最典雅、最古意盎然的一座廊桥。毓文桥位于洲岭乡洲边村,始建于 1839 年,系石拱木廊桥,拱卷青石筑砌,建廊屋七间,三层楼阁式,屋面重檐悬山式,屋脊有葫芦顶,四翼角高翘,造型别致,檐线为白色,气韵雅致生动,与古旧的桥身颜色以及窗格一起,分明是一幅水墨山水。

 

   

   

 

        而一直以来最为驴友称道的三条桥,则座落在几无人迹的深山之中。我们在山中步行一个多小时后,才看到三条桥,它全无雕饰,凌空飞架,四周是莽荡荡的绿色;因而有朋友说,乍看之下,三条桥仿佛是《聊斋》中突现在荒野的宅院。不过当时看见三条桥时,只觉得亲切,当晚的“与桥同眠”,也分外香甜。

 

 

 

三条桥始建于宋 " 绍兴七年( 1137 年)九月十三日 " ,重建于清道光 23 年( 1843 年),为叠梁拱式木廊桥,其称谓据说由最初三条巨木跨河为桥而来。三条桥是三条古道的会结点,可分别通往罗阳、洲岭和垟溪。

 

 

 

一行人在桥下洗漱完毕,坐在桥上的长条凳上,点炉做饭发呆。想到长久以来,村民往往来来,在桥上歇脚,暂避风雨,再启行奔向各自的生活;三条桥,所有的廊桥,因有了檐房亭阁,就成了驿站,晨暮雨雪风霜中静静守候的庇护所。

 

 

 

 

 

而从理性的层面分析,木拱廊桥的形成,有着合理的解释。专家说,木拱桥结构,就像两手手指交叉,能很好地承受向下的荷载,但如果受到向上的反弹力,则容易遭到破坏;因此,泰顺“蜈蚣桥”都采用廊桥形式,不但使木桥免受风雨侵袭,而且通过廊檐的重压,加强“蜈蚣桥”的稳固,同时桥廊可成为人们休息、交易的场所,再通过对廊屋的艺术创作,使廊桥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充分显示了桥梁建筑的实用价值和艺术魁力。

 

 

 

 

 

无论如何,当清晨我们离开三条桥,徒步穿越浙闽边界,再次回到寿宁的犀溪水尾桥,又连夜赶回福州时,虽然疲惫不堪,虽然无法适应一日之内时空的急剧转变,但心下知道,泰顺的廊桥,以及它们周遭的山水风物人情,都已留下深印,难以抹去。

 

 

posted @ 6:06 PM | Feedback (3)

Thursday, September 28, 2006

 

作为我

在今年盛暑

流了太少的精血

 

如同往年

秋天让我看墙上的一块白阳光

秋天搅起悲凉的情欲

 

走向高处

沿途草味辛辣

这才九月

 

很多生物筹措远行

叶子预备落下 草摇舞变黄

 

山寺中佛的面容低沉

 

所有缝隙里

因果做最后的绞杀

 

坐在山门

突然希望

 

我看到过的城堡

都不会破损

 

没有城堡的

可以和秋天在一起

posted @ 1:33 AM | Feedback (4)

某晚,登山回来

一锅粥两包子 半斤白灼虾 清炒花蛤 清炒芥菜

五套中网女单决赛

没有更舒服的日子了

 

北京那边突然下雨

小库小毛只好停赛

 

随手调到六套

手里半个包子停在半空 不知道有多久

 

在放《可可西里》

 

一身一身起鸡皮疙瘩

波涛汹涌

 

都是层次非常深的鸡皮 从未有过

身体里各种腺体一定汁液迸发

 

人发晕

眼眶眼皮发烫

胳膊腿麻来麻去

 

一年多前卖的碟

从没敢看过

 

现在

一茶几吃食

显得如此不真实 如此遥远

 

还有那半拉包子

特别特别傻看着

 

后来还是麻着头皮吃下去

posted @ 1:27 AM | Feedback (1)

Tuesday, July 25, 2006

 

今晚跟小白喝多了。

说起明天是SALLY的生日。

 

回到住处。

我对自己说,这是最后的SALLY

 

SALLY她在广州。

2003年好像,她到农学院,后来先走了。

我照旧麻麻木木地喝酒。

 

我一直麻麻木木地喝酒。

我想起的一些真切的事情,

也会瞬时忘记。

 

我要瞬时忘记。

 

SALLY去广州后,

我最常对她说的你要好好的,

要瞬时忘记。

 

这屁一样的话啊。

代表我最后的心思。

posted @ 3:01 AM | Feedback (5)

Sunday, July 16, 2006

530 拉萨 大昭寺

 

(一)

 

这一天没有记日记

所以想了好一会儿

才确定了一些事儿

 

这一天阳光依旧浓烈

我和小虎在阳光中拆卸自行车

我还说,车就像老婆,有些人到拉萨就把车卖了,哪有卖老婆的。

 

这时,听到楼上有人喊我

抬头一看,是老王到了。

我们一直喊老王大哥。

他一个人从湖南凤凰转四川进藏,搭承可能有的各种交通工具。

回福州后,他就去温哥华,移民了。

路上他结识了一位旅伴,我们后来称他为唐兄。

唐兄是上海人,早年移民澳洲,现在据说一年回国旅行一次。

所以大哥跟他学习,今年春节就从温哥华回福州,我和他两个人把土楼转了个遍,旅程非常愉快。

 

小虎跟上回徒步去泸沽湖一样

到了目的地之后,主要就是睡觉吃饭上网。

或许他看得多了。

到拉萨后的有限的几天时间,我和肖山就与大哥同进同出。

 

三辆车拆车打包,几乎是小虎一个人干。我打下手。把他累个够呛。

 

(二)

 

有关这次西藏骑行的文字记录

在我的电脑里就是一个文档

文档的名称不是贴在这里的什么“空空落落”,

而是开篇的第一句话,“我就要离开的城市”。

 

现在我想,我可能永远不会离开这个城市

“不会”包含很多,可能是“无法”、“不想”、“无能”

也可能这些都包括。

 

但事实上,我又一直离这个城市很远,越来越远。

 

有时听到藏歌看到影像,想起西藏,会鼻子发酸。

但现在,西藏也越来越显得遥远而模糊,越来越像一个梦境。

或许,当初我就要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刻

也会像你不断远离的黑暗旷野中的一点灯火。

 

 

 

 

 

 

 

 

 

 

posted @ 1:50 AM | Feedback (2)

Saturday, July 1, 2006

 

西藏

是允许的西藏

 

她允许。

 

她只是一片广袤而又广袤的高原。

她只是一片无辜而又无辜的高原。

 

posted @ 4:01 PM | Feedback (3)

Friday, May 19, 2006

五月  烟水泛滥

熟人在各处经受苦痛

 

南方 北方 西方  都传来消息。

 

主说,你们行走的或在家的,全部慌乱

因为,你们终要慌乱。

 

等着。 让这个春天先过去。

接过苹果。 观看绿叶。

打理蔬菜时,就打理蔬菜。

posted @ 4:27 PM | Feedback (2)

Thursday, March 23, 2006

今春和长睡不能分离
栏杆上四盆草木
现在还在枯萎

今春屋里的灯一盏一盏坏掉
这缺乏蔬菜的日子
一日一日过得飞快

今春穿黑袜行走
下午五时离开住所
坐公车晃过异样街道

今春嘴里发涩
在超市的货架间迷路
到处寻找大米和啤酒

posted @ 2:35 PM | Feedback (2)

Friday, March 3, 2006

5月29日 墨竹工卡-拉萨 

在这座刚性的神秘城市。坐在她烧灼的阳光中发呆。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很早就在墨竹工卡醒来。
到现在,养成了早起的习惯。

从墨竹工卡到拉萨68km,公里牌为4564km—4632km。
我的码表最终停在3750km,全程骑行1527km。

在拉萨大桥上看见远处的布达拉宫。

拉萨是一座大城市。
有着很多与其他城市相同的地方。
但拉萨是一座多么独特的城市啊。

先骑到布达拉宫留影
然后入住八廊学315

第一眼看到八廊学的宽阔走廊
欢喜溢满心间
在这座刚性的神秘城市
坐在她烧灼的阳光中发呆
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FISH来短信说
Sunshine will be with you until home。
我心下希望
把这灼灼暖阳随身带走

洗澡 剃发
短袖轻衣在阳光里行走

和小虎在拉萨的朋友阿东、阿文吃饭
然后去“别处”酒吧喝酒
然后犹豫了一下
开始抽一路以来的第一根烟


























在松多至墨竹工卡途中遇到的江苏兄弟



别处酒吧



posted @ 6:51 PM | Feedback (4)

Friday, February 24, 2006

 

 

5月28日 松多-日多-墨竹工卡  每一个到此地的行者 都感到幸福

全程115km。20km上坡翻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下坡27km至日多,日多至墨竹工卡近60km。

在垭口呆了很长时间,这是此行最后一个高海拔垭口。买了一面风马,一笔一划写上全家人的姓名,看着她被挂在高处的风中。

在日多吃过藏餐,已是下午5时许。两个多小时后,到达墨竹工卡。




墨竹工卡
每一个到此地的行者
都感到幸福

墨竹工卡
有着无以伦比的草甸
平坦的道路笔直朝向西方。
黄昏的阳光烧灼我的脸庞。

墨竹工卡
有着广袤绿色原野
和最古老村落 的 墨竹工卡

行者们无意间来到此地
而即将迅速越过你

越过墨竹工卡。
到达拉萨。








米拉山垭口





















日多









塔巴村





posted @ 7:38 PM | Feedback (3)

 

 

5月27日 工布江达 至 松多 周遭一切 风物人心 唯自己最肮脏不爽

全程100km。起伏。松多海拔4350米。


和小虎泡温泉时,肖山挂电话来,在松多兵站为狗所伤。查看伤势,有七八处齿印,均破皮,无明显出血。犹豫再三,为安全见,连夜拦车将其送往仅172km之外的拉萨就医。遗憾!!!

一路以来,常为狗追。藏人所豢藏獒,多用铁索拴住。兵站中的猛犬实极危险。5月10容许兵站,深夜1时,兵站中群犬狂吠,步步逼进,居然幸免,原因可能是,未仓皇逃窜,而是停车站定,用手电强光照住在旁转圈的猛犬,起到吓阻作用。加上大声呼喊,唤醒站中值班士兵,所以相安。否则,人犬之间不会相持太久。

旷野中的松多温泉,在松多镇外两公里处,极为简陋,水亦不清。但世间还有哪里的水比这里的更干净,更舒解人心?

长路骑行藏地,一个认识越来越清晰:周遭一切,风物人心,唯自己最肮脏不爽。





太昭古城


2004年,小虎自拉萨骑出时在此处留影。此次出发时,我们约定在此合影。



松多镇



住宿的央珍客栈





posted @ 7:27 PM | Feedback (3)

Thursday, February 23, 2006


5月26日 八一 至 工布江达  已有狂喜在心。彼时全然不知。

全程135km 缓上缓下










































工布江达



雅鲁藏布
在宽阔的谷地 漫流

睛空下的云朵。
森林上的雪峰。
白塔边的玛尼。
经幢旁的行者。

已有狂喜在心。
彼时全然不知。

posted @ 10:09 PM | Feedback (2)

Saturday, February 18, 2006

I cried like I was still young.
When I told you I'd got over your leaving, I lied like I never did.

Couldn't finish one beer that you like.
Couldn't step in the room in which you ever stayed .

I lose you baby, like I'd never had you.

It's ok honey.

It's raining and cold outside.
But I've still got the heater that ever warmed you.
But I've still got the couch that we ever sat together on.

The other day,
When I can sleep in your room,
When I can drink your beer,
When I can walk down on your streets,
I'd like to tell you baby,
That I know I am stupid but I'm ok.

Because, missing you  kills,
Not only me, aslo time.

posted @ 11:32 PM | Feedback (1)

Friday, February 17, 2006

 

我好像把这里忘了。
我现在回来。

有一个人来过。很快走了。

这个人要很幸福。
否则。让我连这里也失去。再不回来

posted @ 5:42 PM | Feedback (0)

Friday, December 30, 2005

 

 

5月24日 鲁郎-林芝-八一    那时注定

全程72km。鲁朗至色季拉山口(海拔4709m)24km长上。林芝至八一17km。

色季拉山口的五色经幡很壮观。
林芝地区是西藏江南。
八一镇在西藏是异类的繁华之地。


色季拉是念青唐古拉山南沿的余脉,尼洋河与帕隆藏布的分水岭。 每年5至6月,西坡有不同品种的杜鹃花次第开放,形成花山、花海,东坡为面积10万公顷的鲁郎林海。色季拉山是看南迦巴瓦峰的最佳位置,可惜天气不好。

南迦巴瓦峰海拔7782m,世界第十五座高峰,山体由7.49亿年前形成的变质岩组成,为印度板块向北俯冲造成地块隆升而成,雅鲁藏布江绕南迦巴瓦形成举世闻名的大拐弯峡谷,峡谷深达5382m。

南迦巴瓦峰常年云雾缭绕,难露真容,又被称为“羞女峰”。

南迦巴瓦峰地区是世界上山地垂直自然带类型最完整的地方,自然景观表现出热带季雨林到寒带冰雪荒漠的更迭变化。




鲁朗的林海、雪峰




















经幡上的度母神像



我的蓝色风马



西藏江南






系一领蓝色风马

 

在高冷处

那时注定

 

愿念无处飘飞

posted @ 12:25 PM | Feedback (0)

Friday, December 23, 2005

5月22日 通麦-鲁朗 74km 最后一段沙石土路

通麦-排龙约15km,沿帕隆藏布江。在崖壁上凿出的沙石土路,起伏极大,非常狭窄崎岖。

排龙-东久 排龙天险是拉月曲汇入帕隆藏布之处,称老虎嘴,极为险要。由此,离开帕隆藏布,转而逆拉月曲至20公里外的东久乡。

东久-鲁朗兵站,约27km土路,这是川藏南线往拉萨方向最后一段土路。

至4147km里程碑,最后一段土路结束,转入11km柏油路到鲁朗镇。

凌晨3时到达鲁朗,非常辛苦。

原因是:昨日链条断裂,虽然接好,但变速器的问题没有发现,上午发现后,修车至11时,吃完午饭,12时许出发;其次,途中被军车车队和道路维护耽搁较长时间;当晚赶夜路时,雷雨倾盆,在工棚中避雨多时,与筑路工人一起吃晚饭。

深夜,雨过天晴,皓月当空,不开行灯,周遭物事倒看得更清楚。
空气极为清鲜,薄雾与条状白云挂在远山之上;
树影清晰,月光如水,拉月曲的湍流在月光下轰鸣。



排龙天险

老虎嘴是帕隆藏布右岸的一段陡峭的悬崖,318国道在此凿石穿崖,极为险要,其中一段为高近百米的钢梁架于悬崖之旁。在老虎嘴旁可俯瞰拉月曲与帕隆藏布汇合处汹涌澎湃的急流。

老虎嘴所处的路段是川藏公路西藏境内著名的险要地段,因路面狭窄,多弯道,危岩、滚石、崩塌、滑坡等灾害频繁发生,“排龙天险”因此而得名。

帕隆藏步是雅鲁藏布江流量最大的支流,正源出自然乌湖上游的来古冰川,它接纳松宗藏布、波得藏布、易贡藏布、拉月曲后,在门中和扎曲之间汇入雅鲁藏布江。帕隆藏布大峡谷若以古乡湖山口算起,长76km,若从易贡湖出口算起,长50km,峡谷形态都十分完整,峡谷平均深度3555m,居雅鲁藏布大峡谷(5382m)和尼泊尔喀利根德格大峡谷(4403m)之后,名列世界第三。


等待军车过桥



修路被堵



排龙天险









走完最后一段土路



鲁朗



5月23日下午的彩虹



我麻木行走
缓慢 不想停 不想避雨

仔细看土路与柏油路的接缝
那天夜里 我看上去像没牙的干瘪老头

鲁朗方向
有月光。水声。山影。云。和巨大的黑。

我们开始摇晃

同行的兄弟
今夜失散和未失散的
我看见鲁朗 是个多么安静的地方

posted @ 3:05 PM | Feedback (1)

Thursday, December 15, 2005

昨天上《三联》
居然搜到98年发在“生活圆桌”的一篇稿子
有点小兴奋
我想 所有和排尾有过关系的朋友 也会有些兴奋
那毕竞是一段迷茫却无从放纵的日子

记得香港有个三级片演员曹查理吗
我那时失业 有时写些稿子换烟钱
觉得这种行径有点像曹
就取笔名“张查理”



世界杯与结婚

张查理

周末小聚,朋友小伊说他正面临选择:要么‘98世界杯一结束就和女友结婚,
要么考研,自己喜欢的专业,如果这样的话和女友的关系要断。我不多的几个朋
友,几乎都是这种喜欢并擅长在结婚问题上拿姿作态的人。这与这座城市的务实
格调并不相符。

小伊有他的想法,炒股三四年赚了十几万,是考研之后的生活费用。做自己
喜欢的事情,而又不愁生活,这是写意的人生,应该没有遗憾。

但十几万算个鸟,小伊自己还是清楚的。

所以说,小伊同时也是摇摆和模糊的,这使整个事情变得糟糕起来。就如同
他事实上对足球本身仅仅只有那么一点兴趣,之所以让‘98世界杯与
他的婚期发生关系,是因为他觉得世界坏充满了俗世狂欢的忘形与悲壮。这种情
绪,小伊认为他在婚前时期一直拥有,也能够拥有,而一旦进入婚后时期,则情势大
不相同了。

94年世界杯期间的事给小伊留下很深印象。那时候,小伊和我们聚在一个叫
“排尾”的地方昼伏夜出。当时我们给一家饭馆命为名为“民主酒楼”,因为那
里的食客个个奋力说话,气氛真有点儿民主过头了;还有一个通宵营业卖小点心
的小摊,我们给命名为“古龙食摊”,因为凌晨三四点在那儿吃点心的都是附近
一个屠宰场杀猪的,他们个个带刀,脸色阴沉,在清冷黑暗的街头,他们的背影
活像古龙小说里的大侠。我们就是在傍晚和凌晨分别光顾这两个食点,一行人莫
名其妙地兴奋异常。

这是小伊最觉饶有意趣的事。民主与侠客,这本身就暗示着什么呢?

当然,虚幻的仪式感惟一真实的地方就是要求你放弃现有以及真正独行。

所以,美国世界杯之后,小伊和我们又开始分头去找工作,那年夏天的阳光
火热而又让人疲惫不堪。

今年夏天,又将有无数靓女出没在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小伊和我的所有朋
友又将淹没在那一片火热的阳光中不分彼此。生活和4 年前没有多大不同。

最近获悉,小伊在经过无数舍弃之后,终于按照自己的择偶标准——身体健
壮(生孩儿强健)、单位好(奖金多,无下岗之忧)、有房子、容貌平平——与某
女订下婚约,年底办事。并且他说,今年的世界杯是他最后的节日,他都等不及
了。
有时想想,还真替小伊脸红,替我们的生活脸红。

posted @ 6:55 PM | Feedback (0)

Thursday, December 1, 2005

5月21日 波密-通麦 早该谢天谢地

全程 93km缓下 前37km柏油路至古乡。 古乡至 通麦近50km全在修路,小雨,道路极为泥泞。离通麦20km,车链断裂,推行至通麦。


























进入波密、通麦、鲁朗
森林茂密 空气含氧丰富

链条断裂时 心底一凉
但也只不过如此 不再惊慌

路极为泥泞 有飞石的险坡比比皆是

晚八时许进入通麦 比小虎预计早两个小时

下坡时 我骑上车 双腿划动
对跟上来的肖山说 自行车刚发明时,就是没链条的

就这么一小点坏运气 早该谢天谢地

posted @ 7:30 PM | Feedback (0)

Wednesday, November 23, 2005

5月20日 然乌-波密 133公里 没有一公里不是风景


全程133km。然乌-中坝兵站53km,前20km柏油路,后33km沙石路。中坝兵站-松宗镇36km柏油路。 松宗-波密40km柏油。全程平缓。


然乌湖边的瓦村











瓦村康巴藏族牧民





然乌湖





帕隆藏布江源头











沙石路段








一个人的朝圣(先将板车推至前方,再回到用木掌做记号的地方开始叩长头,如此反复直至拉萨)










藏地田园



































柏油路段








来到波密




一百多公里风景 要怎么看

我们从阴雨天气出发
一路畅快呼吸

我不敢说
我的心像太平洋一样宽广蔚蓝

我不敢想
前路有多少重叠黑夜
要一秒一秒穿越

还是将手边时光换成慢镜

还是专心掠过眼前风景。
一帧一帧 从不忘留连

posted @ 5:46 PM | Feedback (7)

Monday, November 14, 2005

5月18、19日 然乌湖 来古冰川――幸福很多时候是莫名的安宁


然乌小镇






镇子边上的雪峰



傍晚的然乌湖












荒凉谷地



湖边的来古村



不知是不是传说中的千年古沙柳



防落石的带顶长廊




然乌海拔3900
是此行以来最美丽的小镇。

然乌处于一片不大的平整谷地上
四周雪峰环峙,近在咫尺。

镇边上,雪峰脚下,是狭长的然乌湖,长度近50公里。

下午去到湖边,湖水淡蓝。

可惜在然乌的两天,天气都不理想。

记得18日凌晨到达然乌时
零星的几点昏黄温暖的灯火
从此无法从意识中抹去
她像一个时间机器的开关
能瞬间将我的身心全部带回从前

肖山出现在旅店门口
有些诧异地看着街边的小虎和我
然后我们在温暖的饭堂坐着
肖山张罗着上热茶、热饭、热汤

肢体有点散架酥软
心绪出奇的平静,又有着一丝愉悦的兴奋
我们已非常享受这长时间艰苦骑行后才有的极致体验

那天深夜接一个长话,说了近一个小时。
我在黑暗的走廊来回走动。
窗外是巨大的延绵的雪峰。

我和小虎住在小邮政所隔壁的房间。
第二天去盖了个漂亮的邮戳。

第二天中午让锅炉房烧水洗澡。
然后午睡。到湖边散步。把小镇来回逛了两遍。

19日雇车去看来古冰川
往察隅方向走,沿然乌湖边行进
然乌湖有多么狭长到此才有概念。

可惜天气欠佳
无法看清湖边同样延绵几十公里的雪峰

富饶的来古村沿湖边铺开
低矮的木篱分隔初春时节嫩绿的牧场

司机是个有趣的人
出发时拎一箱啤酒在车上
到了终点便开始享用

依然看不清冰川的全貌和冰川之上的雪峰
开始起雾,刮风,下雨,天气变得寒冷

我和肖山越过一个巨石滩,来到冰碛湖边
湖里漂浮着大大小小的冰山
透着淡蓝的光芒

小虎则不知在什么地方满地挑拾石头。

这是一个荒凉谷地
溪涧纵横,高山杜鹃正在盛开
这里是最美丽、最壮丽、最动人的景致
只是都隐在云雾之中

回来路上,
我们很幸福地在车上享用冰凉啤酒

幸福很多时候是莫名的安宁。




posted @ 2:54 PM | Feedback (2)

Friday, October 28, 2005

5月17日 八宿-然乌――失去六公里

全程约95 km 全线柏油路 八宿至吉达乡 约40km 起伏 吉达至安久拉山垭口(海拔4400m)32km 垭口至然乌镇 23km 缓下为主























两位喇嘛的全部随行物品


















安久拉垭口



见过两位叩长头的喇嘛,请他们收下一些资费。

下午二时许发现爆胎。

由于从未拆卸和更换内胎,不敢贸然动作。
只好雇当地藏人拖拉机去追前面不远的小虎。
结果行约6公里后被甩下,周旋无果,被迫付费50元。

极度郁闷,曾对藏人说,“把我驮回起点,我付60元”。
这六公里简直要杀了我。

无奈,嘱一过路车司机赶上小虎后,告诉一声。
肖山从后赶上,他也不会换胎,让其先行。

绝望之余,拿出工具硬着头皮拆车。

下午6时许, 小虎搭便车赶到(自行车藏于过路涵洞之中)。
此时居然已把胎换好,正在打气。

小虎帮着检查一遍,发现后轮装反。

刮起极大的逆风,骑行非常辛苦。
赶到安久拉山脚下的仲沙村时,已是下午七时半。

我跟小虎说,不连夜把安久拉翻了,我一定会郁闷而死。

大逆风。接近山口时,天寒地冻,几乎全身僵直。
路的四周全是巨大的雪山,在月光下散发出惨淡的银白色。

捏闸的手渐渐冻僵。
还是小虎有经验,找出塑料袋,将戴手套的手包裹住。
冻得生疼的脚就顾不上了。

事实上,一路过来风光无限,我在暗夜之中都能完全感受。

从安久拉山口下来,
巨大的雪山就在你的面前,极之真切,气势磅礴。
森林逐渐茂密,溪涧中水声轰鸣。
无数雪山形成的小冰川在月光下闪现惊人的银光,
冲下生长着密密针叶林的山坡,
甚至一路冲到你的脚边。

左手边的崖壁变得越来越狰狞怪异。
接着发现路的上方支着巨大的网罩,网罩上落满大大小小的石块。
再过去,却是水泥构建的防落石带顶长廊,廊中水声震耳欲聋。

可惜这一切是在暗夜中经过

到达然乌,近十二时,精疲力竭。
小虎说,真是极度自虐。

我心里知道,无此一虐,难消我“失去六公里”的心头之恨。

posted @ 6:56 PM | Feedback (3)

Monday, October 24, 2005

5月16日 八宿——感谢上苍。赐于此路。以及美味。


八宿县城白马镇



洗车,维护,一直是小虎在做的工作



至此走完德钦到拉萨三分之一路程。五百多公里。

八宿阳光普照。

中晚两顿羊锅。

鲜香无比。

 

5月15日 邦达-八宿 100KM --那时绿色入眼,仿佛回到人间的信号

邦达-业拉山口(海拔4618M) 14KM柏油路

之后是40KM急下砂石路过以凶险著名的嘎玛沟

过怒江桥后为近20公里缓上极差砂石搓板路

之后近30KM缓上至八宿 后段有11KM柏油









小虎


肖山在业拉山口



嘎玛沟




by MARK











怒江桥





怒江峡谷



怒江峡谷异常凶险。

一边是颓崖千仞,巨石悬空,一边是浊浪汹涌、水势怪异的怒江,江的对岸更是高崖壁立。
峡谷中风势乖戾,飞沙走石,自有一股地狱般的凶戾之气。
当时过谷,确实胆战心惊。

在谷中行进约20公里后,开始有柏油路,接着便有了绿色乡野。

那时绿色入眼,仿佛回到人间的信号。

晚十时到达八宿。
八宿,藏语意为――“勇士山脚的村庄”。

posted @ 5:55 PM | Feedback (1)

Thursday, October 13, 2005

5月14日 左贡-邦达兵站 忧伤之后 空空白白


全程112km 前50km为平坦沙石路 此后全程柏油 百多公里海拔从3800m上升至4390m


















































忧伤之后 空空白白

重新上路 遭遇风景

我所见的 是我所不能仔细赏玩
我所见的 是我所永不会忘却

我可怕的双眼 还有深黑的大脑
她们的背后 都有着什么?

我所以为的 此刻全不相信
那是什么 让我如此远行

posted @ 8:56 PM | Feedback (6)

Monday, October 10, 2005

5月12-13日 左贡  忧伤中度过两天


左贡 藏语意为“犏牛的脊背”




此时是十月十日了
这几天夜里 站在街头 风真的很凉 让人呆在那里

我一个人到达左贡后 看见镜子中一张变型的脸 皮肤爆裂
我很累 但忧伤却更明显

我想 我会泪水长流 是因为我让自己觉得无辜了
无辜到可以畅快地忧伤 无辜到可以问自己,“你丫的在干嘛啊?!”

我不知道。

就像我站在秋风里,也这样问自己

在左贡的时候 也和现在一样 安静地找旅馆住下 然后坐在床上发很长的呆
然后抽烟 泡茶 脱光 洗澡 再坐着发呆 然后出去找吃的

我不记得后来那天晚上在左贡的房间里都做了什么。
我也不大记得昨晚都做了什么。

左贡的第二天 阳光非常好 但风很大 很厉
我换了一间旅馆 等着小虎和肖山

这间旅馆有一个很大的院子 院子里有几棵树
我吃了碗面 然后开始洗衣服 然后发呆

他们俩傍晚先后到达 大家很兴奋

我的忧伤也顺势躲藏

posted @ 6:14 PM | Feedback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