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kävärinen on ilo?

My Links

News

存档

Blog Stats

Friday, June 15, 2007 #

此地被和谐,暂停更新

此地被和谐,从国内已经无法访问。停止更新。
搬家至http://nyng.vpk.nu/blog/
blog日志已经全部搬至新家。

posted @ 1:46 PM | Feedback (5)

Saturday, June 2, 2007 #

[转]厦门六一散步记 by gojin

[转自匪乐门]

gojin 发表于 2007-06-01 17:56:51

昨天就收到消息。这个整个厦门几乎都提前知道的。一些大公司下令员工必须在今 天,2007年6月1日,儿童节这天打卡4次,发现去市政府门口闲逛的人一律开除。大部分的学校包括2号3号这天都得去上学。老师必须都在,有意见的可以 迅速申请辞职,立马办理。政府部门事业单位就不必说了。还有许多变态的规定。上面能做到的都做到极致了。厦门本来就小,那么今天还会有多少人去大会堂那散 步呢?

今早我7点多就起床。我们公司上班时间随意,所以我很少在8点之前起床过。反正早上我就是一下子清醒过来。等我洗刷完,昨晚特地重设的,预防我睡过头的闹 钟响了。7点半。我下楼,等26路车,经过市政府。还是厦门少有(不知道是不是唯一的)的双层公交。等了十来分钟,车居然还没到。我就想是不是经过市政府 的公交都临时休息了。不过终于还是来了,但等我上车的时候快八点了。

在车上,我一路观察氛围是否有不对劲的地方,看看车上的人,看看车外的人。跟平常完全没啥两样,上上下下,一样拥挤。终于到站。那时大概是8点20多分 钟。在厦门呆了几年了我还真是第一次去市政府。远远就看到政府大楼对面,也就是大会堂前面聚集了一部分人。而且警察比百姓多。我走过去,现场很安静,大家 就这么站着坐着。过了一小会儿,还是很安静。人渐渐多了起来,但规模不大,还是很安静,除了人与人之间的低声谈话外没任何动作。我问我身旁的一个女生,早 上有啥情况。她说之前有两个人被带走了。我问为什么。她说不知道,只知道他们俩孤立在人群对面马路聊天,然后就被带走了。看来还是人多安全。这个大家都知 道。但我估计那俩兄弟应该是比较激动又恰好孤立着。

大家依然就这么安静地在树下等着。这时候有两个青年在发PX项目的相关文章,3页。一看,几乎就是网络上的那些报道。这个时候一个MM手上一把的黄丝带, 正在帮人系在手腕上。我很自然地伸出我的左手,让MM系上。比NBA球星的腕带酷多了!当然,不知不觉,人已经又多了一些。突然,一阵的欢呼打破沉闷的气 氛。这欢呼声仿佛兴奋剂,一下子点燃所有人的情绪,根本不知道啥状况的人也受感染一起欢呼起来。这时候大概8点40分左右吧(我的手机可能不是很准)。原 来是有一个人举起了一张纸,写着粗体的“stop PX”。很自然地,在某人的开头后,大家开始喊口号。口号的内容隔段时间就变一个,开始是 保卫厦门,拒绝污染,后来就是要求停建,不要缓建。后面还有很多口号,大同小异。关键是人多响亮。这时候两队警察像一把菜刀一样切入人群,把人群分成三大 块。还有一部分不集中的散落在各处。N多的人从一开始就不停地用手机数码相机在拍照摄影。与警察紧贴的人群亢奋无比,警察估计看不下去了,开始有点小动 作,要抓人了。这时候开始有点乱了。但人数众多,这时的警察也无能为力。

这时候突然有一群人带头冲向马路对面的市政府大门前。人越来越多。一大群的人聚集在市政府门口。看到迷彩打扮。武警出现了。挡在前头。在看马路人群中,出 现了红色横幅,抵制PX,保护鹭岛。这时现场的人数已经有两三千了吧!虽然大堆人拥挤在市政府门口,拉着横幅,喊着口号。但气氛还算温和,并没有冲突。双 方就这么僵着。

9点多。看双方僵着没意思。游行开始。横幅打头阵。这时候又多了一个大横幅。

上千人的游行队伍中,我看到一个猛男,穿着保护钓鱼岛的衣服。留着接近光头的寸头,大胡子,额头上架着一个像矿灯又像防毒面具的东西,超酷。还有一个女生。戴着黄色边沿的帽子。背着黄色挎包,穿着黄色长筒袜。十分醒目。反PXT恤也已经出来。

在队伍往建业路通往湖滨南路的地方,也就是马可波罗酒店与元丹湖之间的那条路上,我因为要等另一个朋友的到来,暂时与队伍脱节。

我慢行等着朋友过来。朋友说交通堵了,要绕大圈才可以到大会堂后面来。终于我被队伍甩开了。在围着大会堂将近绕了一圈,也就是在外国语学院站那等到了我的 朋友。刚好这个地点往前一点就是大会堂侧门。侧门围了一部分人,是要求政府放人的。再往前走,市政府门前以及大会堂整个被黄色警戒线(政府体贴,后来这些 黄布全部被割成段,成了一条一条的黄丝巾)包围了。我们看到早上的那个聚集的地方,聚了大批的人。我以为游行队伍绕了一圈就在那儿了。兴奋地奔过去,但被 警察拦住了。说,不能进去,要从那边绕。靠,我刚从那边过来的好不好。

我们只能在大会堂附近徘徊。后来不知怎么搞得,居然可以进去了。被抓的人据说也放了。天气热。一大排的人坐在大会堂的台阶上避暑。我也进去了。到了人群中 才知道。这群人不是游行队伍,而是晚来的有一批人。游行队伍还在外头。每个人的手机几乎不停地与游行队伍里的朋友联系,与在公司上班的朋友联系,与厦门之 外的朋友联系。大家不停地在确认游行队伍的具体位置。市府这部的大部队则静待他们的汇合。

我很遗憾没完成上午的游行活动。在总部(如果可以算的话)休息期间。跟很多人聊天。我发现其实大家都很清醒。即使中年老太太也说,这次不是什么政治运动,我们纯粹就是为了环保问题的一种表达。说得非常好。

阴凉处,喝水抽烟。休息了挺长一段时间。期间依然有断断续续的口号。可能是天气实在热的缘故,稀疏不定。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遇到一个妈妈带着她的两个孩子,一个小女孩,一个还在婴儿车里的婴儿。三个人都穿着清一黄色的衣服。

差不多了,我们回到人群中去。没多久,一共六辆的军绿色卡车依次停在一旁。空车。因为部队已经在市府大道一端组成一道道人墙,阻止游行队伍回来汇合。在场 的人们隐约感觉到游行部队的归来,一阵剧烈的骚动。大家纷纷跑到那一端。队伍成功冲破三道武警人墙以及最后由一排警察组成的形同虚设的人墙后,人们汇合到 了一起。

人群再一次聚集到市政府门口。

过从市政府出来一堆西装领带男(现在还不知道都有谁?)。何立峰 出来!人们齐声喊道。靠,没出来,立即改口,何立峰,下台!

大家齐声唱国歌。歌声嘹亮。

中午12点多,遇到北风。聊了几句。北风的汗水流淌不止。他说快休克了。我相信。

估计是都去吃饭了,人越来越少。但也有不少人是刚刚过来或是吃过午饭过来的。

几个朋友,老板,朋友的朋友也都过来了。大家商量着去吃午饭。其实是我的早饭。

正要吃饭前,北风来电。我下楼接他。北风的汗水还在流淌。他喝了点粥要了杯盐水。

买水几十瓶水,送往现场。奇怪大家怎么都那么客气。溜了一圈,原来早有人买了好几箱水放在人群中。北风询问了游行队伍的去向,飘然离去。

午饭后的休息期间,警察也散开了,参与到人群中。
礼尚往来。我拿着一瓶水问他们要不要。他们笑了笑。因为早上警察曾提供给大家好几箱水。据说是给警察的,但喝到水的基本是老百姓,大家渴得一抢而空。警察和人群中的一些人甚至聊起天来。一派“警民是一家”的和谐景象。

过了一会儿,有个自称是来自泰国的华裔说有车要载人去游行部队。我跟去了。问北风游行部队的具体位置。中山路。出发。思北路口堵住。我们下车。走到中山 路。没见人群。我再电话问。已经在环岛路,要去厦大。终于在镇海路与游行队伍汇合。又见北风,北风的汗水还在流淌。他说快抽筋了。看的出来。他说完就又消 失了。

一路向着厦大方向去。期间很多路人向队伍竖起拇指,一部路人也加入了队伍。我们对着每辆过往的车辆都举起标语。

在理工大学门口,
校门口关着。队伍停 留了一分钟,没有胡闹,这个不是目标学校。很快到了厦大。厦大南门一排的保安。他们一定很紧张。校门后方也有一小群的大学生。大家齐声喊口号,为的是能动 员热血大学生,借助厦大的力量。但很遗憾,校门关得死死的。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女孩子激动兼伤心地哭着说,厦大,我以你为耻(可能是)。当挤在前面的成员 脾气有点控制不住的时候,后面大家一直呼喊,不要暴力,拒绝暴力。真是让人感到欣慰。高素质自发游行队伍!

大喊“开门开门”没有一丝反应。厦大的领导有高招。过了没多久,挡在铁门前面的一排全是手抱胸的学生(当然,也有可能不是)。这个太让人绝望了,仿佛是厦 大的学生在拒绝。厦门日报明天的头条甚至可以说,一群人意图骚扰厦大人,但厦大的学子们不为所动,主动挺身而出,保卫厦大的安静校园气氛不受破坏!因为, 现场看起来确实是这样。厦大的表现确实让人失望。下班时间到。很多去厦大办事的人,厦大的老师,老师的子女们放学了,却也进不了校门。在门口咆哮。

在厦大门口僵持的时候,我才知道很多人都不知道什么是PX。因为碰到几个人询问,好几个人也在向不懂的人简要说明什么是PX,有啥危害。后来两个女孩子给了我一代复印纸,《水调歌头 PX项目》。叫我代发。我一下子发完。

厦大门口僵持未果,人群陆续回家。我搭顺风车回公司。

写到一半回来的时候,出门坐车,依然看不出任何这个城市今天白天有过一场还算轰轰烈烈游行的迹象。车上车下,一样拥挤,照样塞车。听不到人们的讨论,更见不到黄丝巾。绑在我手腕上的,也脱了。
+++++++++
附:
水调歌头 PX项目

PX几时有,缓建又几天?不知环境保护,更要等何年!?

我欲游行示威,又恐防暴警察,持械横阻拦。

污水入碧海,废气遮蓝天!

看新闻,寻评论,皆被删!

工厂林立,海沧空气刺鼻咽。

名为发展经济,实则祸害子孙,满目皆谎言!

惜我厦门岛,如何保平安?

posted @ 12:33 PM | Feedback (0)

Friday, June 1, 2007 #

六一儿童节厦门“大散步”

一早7点半起床就马上打开电脑,因为跟国内有5个小时的时差。看到了消息说游行队伍已经至少有2万人。很欣慰地去上课了。下午回到家又一直在网上看 报道。当然,所有六一儿童节厦门“大散步”的相关消息,国内各网站、论坛、博克都已经全面封锁。还好牛博的北风去了现场参加游行了,感谢他们,才能看到现 场发回的消息。

感兴趣今天儿童节youxing的朋友可以看这里的图文报道
http://www.flickr.com/photos/78205250@N00/524320441/
(可能被屏了,国内需要用代理上)

还有:牛博网令狐补充的厦门来信

连岳博克一直在详细跟进厦门的报道。
http://www.bullog.cn/blogs/rosu/
(但据网上的消息,牛博网今天一直在受攻击,所以如果暂时打不开可以迟一点再试。)


转一篇钱烈宪那里看来的:

厦门PX项目符合时代要求,必须立即上马!
作者:道者道也
来源:文化先锋

厦门的PX化工项目使一些同志咆哮不已,尤其是厦门的一些民众,不顾及国家大局,就想着自己那几分利益,使劲给PX项目唱衰,这是很不好的,我要忠告你们,你们再往前走一步就要脱离人民群众的行列了,悬崖勒马才是正道,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厦门的PX项目是完全符合时代要求的,是必须上马的,如果这个项目不上马,就不符合全中国人民的利益,就是与时代搞对抗。

我们的国家是讲究人人平等的,当今国际潮流也是这个要求,我们网络上的一批同志整天呼吁的也是这个鸟玩意。今天的中国环境污染是很严重的,尤其是北方,简直是惨不忍睹,南方也不逊色,看看长江两岸,全是化工项目啊,可以说,十四亿中国人,百分之九十都生活在污染之中的。

可 是厦门就不一样,厦门号称宜居城市,环境是很不错的。那就有一个问题了,同样是中国人,凭什么我们都生活在污染之中,你厦门人就能够生活在那么好 的环境之中?什么叫不平等?这就是最大的不平等,这就是最大的不和谐因素,大家不是追求平等自由吗?那就不能让厦门人享受这个特权,要污染大家一起生活在 污染之中。中国人民人人享有污染权。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今天中国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台湾问题。对台湾,我们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我们想要台湾回归,就要把自己搞得比台湾还要好,自己有了吸引力,台湾自然会主动回归的。

厦 门PX项目是谁拥有的?台湾大富豪陈由豪,东帝士集团总裁,台湾民进党政府的通缉要犯。这样一个人到了大陆却是个纳税大户,是一个优秀大企业家, 这叫什么?这叫台湾把人变成鬼,大陆把鬼变成人,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大陆比台湾至少要好上五倍。事实在这里,台湾人不是傻子,他们自然会明白哪个地方才 是人间乐土,这还不要踊跃要求回到大陆的怀抱里来吗?一个PX项目,我看至少抵得上五百枚东风导弹,太值了。

话不在多,就凭这两点,我看厦门PX项目是必须上的,不上马,中国人民不答应,台湾人民也不答应,希望厦门的同志顾全大局,想通形势,不要受到某些人及信息的误导,天下事情有关方面早就帮你们想周全了,用得着你们烦神吗?多此一举。


posted @ 4:52 PM | Feedback (2)

Thursday, May 31, 2007 #

王永章:厦门人“短信干政”五悲一喜

王永章:厦门人“短信干政”五悲一喜

  2007年05月31日  南方都市报   

近日,“厦门点击查看厦门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百万市民疯传同一短信”,内容是反对该市上PX项目。“PX就是对二甲苯,属危险化学品和高致癌物,对胎儿有极高的致畸率”。(中科院院士赵玉芬语)。用短信“干政”!这是厦门人的一大发明,既让人悲哀,又使人欣喜。

有关厦门海沧PX项目,曾有百名政协委员联名上书建议迁址(被称为“全国政协头号提案”),可没用,该市市委书记说,“统一思想认识,委员提他们的,我们不理睬,要抓紧速度干。”政协委员的肝胆相照没能换来荣辱与共。此一悲。

正常的参政议政途径走不通,只好借助“第四势力”——媒体。遗憾的是,披露这一项目危害性的《凤凰周刊》被收缴,表达市民反对声音的论坛被关闭、短信被屏蔽。这不仅是在制造千万个编写短信针砭时弊的秦中飞,还可能埋下把人们逼上街头的隐患!此二悲。

整个事件发展过程中,只有市委、市政协、媒体和市民的声音,唯独听不到宪法规定的最高权力机关——人大的声音。在事关厦门全市人民切身利益的关键时刻,人民代表竟然“集体无意识”,当初投给他们的选票变得一文不值!此三悲。

收缴杂志、关闭论坛、屏蔽短信,当地公权力是何等的“神通广大”!这些暂且不说。这个遭到当地群众极力反对的项目,居然很有可能获得通过!这不能不使人产生如下联想:莫非又找到了一个郑筱萸式的人物?此四悲。

当然,谁都可以说,采取“不理睬”态度是对“百万市民”这一数字有质疑。可是,电信部门在大赚短信费时可以计算得那么精确,却没有在这么重大的问题上计算发信人数,为决策者提供民意“测验”结果,反而屏蔽了短信内容!这不仅是对公民通信自由权利的剥夺,而且已经在某种程度上佐证了发信人数之庞大。屏蔽短信就是拿庞大当乌有。此五悲。

好在如今是互联网时代,地球村任何一个角落的声音,都可通过手机按键和电脑键盘传得更远。厦门人用拇指挪动出来的“短信干政”,虽然已被公权所阉割,但这一无奈发明本身,又是一大喜讯。它清楚地告诉人们:只要是人民的声音,任何力量都无法完全阻隔。至于“短信干政”的效用究竟如何,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王永章

posted @ 6:40 PM | Feedback (4)

Tuesday, May 29, 2007 #

The Biggest Chemical Project Puts Xiamen in Danger


On Mar. 22’s Xiao Xiang Morning Post (潇湘晨报), Lian Yue (连岳), an active blogger and a freelance writer, published a column on a dangerous chemical project in South-Eastern China’s Xiamen City, Fujian Province.

In the article (translated by CDT), Lian Yue said the one million people in Xiamen, if they are keeping an eye on the local media, should be very familiar with the city’s P-Xylene (a harmful chemical) project, which allegedly is going to yield an annual output worth 80 billion yuan after completion. The project was put in the Fujian governor’s government report. O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Xiamen government, there is also an article about it dated on Jan. 14, 2007. The article, named “Reporting to the Secretary General”, said that on Nov. 17, 2006, the biggest industry project in Xiamen’s history, the 800 thousand-ton PX project, kicked off. The report said that this means a world-level petrochemical giant (Xiamen) is emerging.

(Photo: the kick-off ceremony of the biggest industry project in Xiamen)

At the just-concluded two conferences, Zhao Yufen (赵玉芬), a member of the CPPCC, led a proposal on terminating Xiamen’s PX project, because it poses a major hidden danger to public safety. The proposal was co-signed by 105 CPPCC members, and was named the top proposal at this year’s CPPCC meeting.

China Business, a weekly newspaper, reported on Mar. 19 that PX is a dangerous chemical and carcinogen. Its production should be placed 100 kilometers away from cities to ensure safety. But in Xiamen, the center of the PX project is only seven kilometers away from downtown and from the national scenic area Guliangyu (鼓浪屿). Haichang district, which is within a five-kilometer radius of the project, has a population of 100,000. The project’s port is located in Xiamen National Nature Reserve of Rare Marine Species.

But the top proposal never appears in Xiamen’s media. To Xiamen’s citizens, the proposal is non-existent.

Lian Yue said at the end of the article that in the eyes of government officials, “there is only the short-term GDP income. Public safety and long-term benefit can both be sacrificed. It’s not hard to imagine that within the whole country, there are many dangerous projects being launched without a whisper of opposition. We all live in a public space without public safety.”

The next day, Lian, who lives in Xiamen, published another column story on Southern Metropolitan News. In the column, “The Environmental Officials Who Can’t Protect the Environment,” Lian quoted China Business and said that Zhu Xingxiang (祝兴祥), Chief of the Environmental Evaluation Section (环评司司长) of the Stat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dministration (SEPA), expressed his inability to stop the project. “A fundamental problem is the project is approved by the State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 SEPA has no say on the relocation of the project,” reported China Business.

The CPPCC has only one conference a year, and very few proposals are signed by 105 members, Lian said. He asked at the end of the story: if such a big power still can’t withdraw the dangerous project, then what environment can the SEPA protect?

On Mar. 29, Lian published a post, “What Xiamen People Can Do,” on his blog. Below is a translation of the post.

Now the core of the event is that relevant information has been blocked from Xiamen citizens. Before yesterday’s meeting of Xiamen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there were members who heard about the PX project and the proposal by Zhao Yufen for the first time from me. That means the cover-up is very successful. So for the time being,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anti-censorship. Below is a list of things Xiamen People should do:

1, First, don’t be afraid. Talking about the CPPCC’s top proposal is not a crime, and you won’t be detained.
2, If you have a blog, please republish the China Business story. It’s also not a crime to republish news from a legal newspaper, and you won’t be detained either.
3, If you are afraid, please just talk to your friends, family, and colleagues about this event. They might still in the dark.
4, If you are still afraid, just tell your family and your best friends.
5, If you are not afraid, you should tell your friends in Zhangzhou (漳州) and Quanzhou (泉州). They are also in danger.
6, You only need to say:
-- this is a project objected to by 105 CPPCC members, among whom there are the most authoritative experts.
-- The PX project should be placed at least 100 kilometers away from cities to ensure safety.
-- Xiamen people are still deprived of the right to know the danger of the PX project. This is counterevidence that the project is against people’s will.
-- The project will lead to the recession of Xiamen’s economy, the depreciation of properties, and the decrease of visitors. Xiamen people will also be viewed as weak and stupid.
-- The project will increase the possibility of getting cancer
-- You don’t have to behave very bravely. Just let people beside you know this event, and you will not be held accountable for the death of Xiamen.

posted @ 10:57 PM | Feedback (5)

新长城跟中国移动一样先进

昨天晚上在博克上转了关于厦门的一个消息,今天回来吓了一条,这个帖子居然点击已经超过四千,而且有很多陌生的厦门网友的留言。但是我看到我昨天同时贴在新浪博克上的同一新闻,已经被系统管理员删除掉了。看来很多人在网络上搜索相关消息,热度相当高。

关于厦门兴建高度污染项目的事情我是最先从连岳博克上知道的,今天看连岳先生的跟进消息,南方都市报已经发了一篇报道,而且今天全国各大门户网站都已经转载了。我一看,心想,那怎么我新浪博克上的帖子已经被删了?难道……马上点击各大网站链接,果然,一个个链接全都打不开或显示已被删除!——我的火一下子就窜起来,这如今中国是什么世道?(这个问题虽然早就知道答案,但今天还是忍不住生气!)

还好其他的一些小网站上的新闻还没来得及撤,总算让我看到了这个报道。好吧,索性我就把这个报道也转过来(见上一篇博文),希望更多的朋友们能看到!

现在中国已经建成了新的网络长城,而且跟中国移动一样先进——双向屏蔽——不但国内看不到国外网站上“不该看”的东西,国外也看不到国内网站上的“敏感内容”。关于这次的禁止报道厦门的事情,看来当局封锁消息的“光荣传统”在新的和谐社会继续发扬光大,而且越来越草木皆兵了(我理解,中国有社会主义特色的“和谐”就是坚决只报喜,严格禁止报忧——蒙蔽了老百姓,社会自然就和谐了。),这些只能说明一件事:有些人似乎越来越害怕了!

---------------------------------------------------------

posted @ 5:56 PM | Feedback (0)

[转]厦门百万市民疯传同一短信 反对建高污染项目

很多厦门市民都曾收到的短信
2007_5_29_1024237974

厦门街头一组反对PX项目的涂鸦被掩盖
2007_5_29_1024231124

256期《凤凰周刊》报道了PX项目 
200705291003002d70b

反对PX项目的涂鸦(图片转自连岳博克)
497ac45802000q8a

497ac45802000q89

南方网5月29日报道 昨天下午,一位为“厦门浪22”的网友在奥一网报料频道发布了一条题为《反污染!厦门百万市民疯传同一短信》的帖子,称上百万厦门市民都在转发一条相同的短信,反对该市正在兴建的一个化工项目。

  网友:身边朋友大都收到短信

  帖子称“厦门几百万市民这几天疯传同一短信,短信内容与厦门所建设的PX项目有关[PX就是对二甲苯,属危险化学品和高致癌物,对胎儿有极高的致畸率(国家院士赵玉芬语)]。”

   短信的内容是:“翔鹭集团合资已在海沧区动工投资(苯)项目,这种巨毒化工品一旦生产,意味着厦门全岛放了一颗原子弹,厦门人民以后的 生活将在白血病、畸形儿中度过(原文如此)。我们要生活、我们要健康!国际组织规定这类项目要在距离城市一百公里以外开发,我们厦门距此项目才十六公里 啊!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见短信后群发给厦门所有朋友!”

  该短信结尾还涉及到敏感内容,号召市民游行。

  在后来的跟帖中,“厦门浪22”还表示,“这样的短信自己就收到了4条,身边多数人都收到了这样的短信,并在互相转发,形势愈演愈烈,估计有超过百万的市民在转发这同一条短信。”

  类似短信已不能收发?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厦门几位市民都说现在已经收不到类似短信,也发不出了。

  据在厦居住多年胡先生的透露,他最早是在上周三晚上收到类似短信的,他在厦朋友基本都收到了这条短信,甚至一位在北京的朋友也收到该条短信。内容跟“厦门浪22”在奥一网上发的一模一样。

  两三天前,胡先生听说“有关部门监控、屏蔽了这类信息”,他就再也没收到类似短信。

  厦门有关部门是否真的采取了技术手段,很多人对此都是听说。

  昨晚22:10,记者胡编了条包含“PX”、等关键词汇的短信,尝试着在深圳用广州卡号向在厦的厦门朋友发送,结果发现,发送正常;对方回传,亦接收正常。

   也有理智网友在跟帖中指出,“厦门浪22”称“有百万的市民在转发这同一条短信”中的“百万”值得考证,这一数字是否有确切统计依据,有网友对此表示质 疑。对于100万这个说法,胡先生却用很肯定的口气说:“只会多,不会少!”厦门市常住人口目前已经超过230万。

  《凤凰周刊》被收缴

  厦门市民于先生说:“起码有八成以上的厦门人知道PX项目,基本上都是持反对态度。厦门很小,随便冒个烟,全城都能闻到,这样一个大的污染项目上马,厦门的花园城市称号就此成为历史”。

  于先生还说到厦门的房价问题,“厦门的房价一直高居不下,现在PX项目上马的话,海沧区的房价肯定暴跌,难道政府此举是为了抑制房价?”

  在厦门从事媒体工作的欧阳小姐持类似观点,她还说本来讨论此事件比较集中的一个论坛“厦门小鱼论坛”也因此被关闭了,首页的提示信息以红色字体写到社区部分帖子有违法行为,“在相关违法信息被清理完后,社区会重新开放。”

  有网友在国内各大论坛发帖称,“因为256期《凤凰周刊》报道了PX项目,有关方面收走了所有该杂志。”当期杂志上有一篇稿件题为:《厦门,一座岛城的化工阴影》。做书店生意的相关人士向记者证实了杂志已被收缴的说法。

  原籍厦门的凤凰卫视主持人杨锦麟先生5月28日在《有报天天读》节目中谈到了厦门PX项目,节目最后的点题是一个字——“毒!”

  百名政协委员难阻百亿PX项目

  全国政协头号提案:建议厦门海沧PX项目迁址,离居民区仅1.5公里的PX项目存在泄漏或爆炸隐患,厦门百万-人口面临危险。

  据《瞭望东方周刊》报道百名政协委员联名上书,没有用;六名院士也阻拦不了。厦门市委书记何立峰在一个小型会议上表示,要求“统一思想认识,委员提他们的,我们不理睬,要抓紧速度干”。

  中科院院士赵玉芬等105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交的“关于厦门海沧PX项目迁址建议的提案”指出,离居民区仅1.5公里的PX项目存在泄漏或爆炸隐患,厦门百万-人口面临危险。

  政协委员:

  全国政协头号提案没有用

  5月15日,与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副司长李宁宁在北京见面以后,赵玉芬院士有些失望。

  “五一”前,李宁宁带队的国家发改委调查组,在厦门一位副市长的陪同下,直奔厦门海沧,对厦门腾龙芳香烃有限公司项目(PX项目)进行了实地调研。

  今年3月,中科院院士赵玉芬等105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交的“关于厦门海沧PX项目迁址建议的提案”,成为全国政协头号提案。提案指出,离居民区仅1.5公里的PX项目存在泄漏或爆炸隐患,厦门百万-人口面临危险,必须紧急叫停项目并迁址。

  李宁宁副司长的调研,就是作为提案办理的一个流程,向提案的政协委员做回复,参加见面会的除了发改委的工作人员,还有全国政协提案办的一位官员。

  赵玉芬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国家发改委没有让厦门PX项目停建或者迁址的意思,虽然这我们已经意料到了。”

专家:如果发生事故,污染不堪设想

  厦门大学环境学教授袁东星带着一个团队做了专门的资料收集,发现国际上的PX项目集中在亚洲地区,尤以韩国和中国为多。台湾地区和韩国等地的项目与较大城市的直线距离一般大于70公里,而中国大陆则一般约20公里。

  厦门年产80万吨的PX项目距市中心仅7公里,是目前国际国内距离最近的项目。

  袁东星出身厦大化学系,专长在于环境毒理学方面。她委托国外的朋友,根据厦门的历史气象资料和PX项目的排放现状做了PX在厦门的排放影响模拟计算。

  “结果让我大吃一惊。”袁东星说。厦门地区春冬两季为正东风,污染物往九龙江河口内方向迁移并影响该地区的空气质量。夏季盛行西南风,污染物主要往海沧及集美东北方向迁移。秋季盛行东北风,污染物主要往西南方向迁移。

   “如果在不利气象条件(如静小风、熏烟、最不利风向)下,污染将更严重;如果发生突发性重大事故,污染不堪设想。”在PX和PTA对大 气的影响方面,袁东星指出,受翔鹭石化对苯二甲酸(PTA)项目的影响,目前在静小风的天气条件下,海沧区居民即可嗅到空气中的酸臭气味,为此当地环保局 经常接到居民投诉。

  厦大教授:

  不排除起诉环保部门可能性

  李宁宁介绍,PX项目系于2005年7月通过国家环保总局的环评报告审查,2006年7月获得国家发改委核准。后来经过一些技术上的调整,目前正在土建施工阶段。根据发改委的说法,厦门PX项目手续完备,没有停建的问题。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在厦门采访时了解到,PX的项目施工在政协提案后已加紧进行,预计2008年12月完工投产。该项目总投资108亿。

  为腾龙芳香烃项目做环评的环评公司拒绝向赵玉芬这位全国政协委员提供原本应该提供给公众查询的环评报告。2年前做环评的项目负责人称,这是为了“保护业主”。

  “根据环境评价法,不排除起诉相关环保部门的可能性,”厦门大学一位教授告诉记者。

   据《凤凰周刊》报道,3月份一则关于“2006年度厦门空气质量由原福建省九地市排名第一,降为倒数第三”的新闻,引起了厦门坊间的热 议。厦门市环保局认为,主要罪魁祸首是公交车等车辆尾气。但厦门市公交集团表示异议,“最主要的污染物应是大面积施工的粉尘。”这个说法得到了厦门市绿化 委一位官员的认可。“但这些粉尘还不是致命的,将来只要生态环境治理得好,很快就能恢复。石化基地日夜排放,就很严重,所谓几百米的绿化带挡不住污染物扩 散。”他说。

  市领导:

  委员提他们的,我们不理睬

   赵玉芬院士给《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看了一封落款为海沧区建设局、环保局、经发局、海沧区温厝村、东屿村和钟山村的信,该信透露称,就在 赵玉芬于3月13日接受媒体采访之后,厦门市委书记何立峰于18日就召开小型会议,要求“统一思想认识,委员提他们的,我们不理睬,要抓紧速度干”。3月 20日,海沧区委也召开常委扩大会议,要求统一认识,全力以赴抓紧项目施工。

  这封信里面还写道,厦门市委还拟“组团上京汇报,要把其他化工项目也批下来,看谁还再提。”就这个细节,赵玉芬院士转述称,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副司长李宁宁证实,厦门市正在报批炼油项目,但发改委应该不会批准。

  -争议问题

  PX毒性

  专家:PX属危险化学品和高致癌物,对胎儿有极高的致畸率

  项目方:PX虽为化工原料,却也是汽油的成分之一,经查国际通用的安全数据卡,PX仅为危险标记7的易燃液体,与汽油相同等级,无致癌性。

  项目距居民区距离

  专家:100公里才能保障安全,台湾地区和韩国等地的项目与较大城市的直线距离一般大于70公里。

  项目方:距离城市100公里建厂的要求,不但不符合世界潮流的趋势,同时也不符合国内经济建设的现实情况。

  迁址问题

  网民:厦门是风景旅游城市,不应发展高污染化工产业。

  专家:距离居民区过近,有危险,项目应迁址。

  厦门环保局:纵观世界工业化进程,我们可以发现,凡重化工业发达的国家或城市无一例外都与大型港口联系在一起,而港口城市中就不乏风景旅游城市。

  项目方:PX项目是我集团无论如何都必须尽全力成功完成的项目,且已开工建设,我们争取早日顺利建设完成。

---------------------------------------------

posted @ 5:13 PM | Feedback (6)

Monday, May 28, 2007 #

手绑黄丝带 厦门6·1大游行

反翔鹭石化 厦门6·1大游行
点名陈由豪 批海沧PX像原子弹 简讯网络动员万人抗议

【本报系特派记者陈慧敏厦门二十六日电】厦门人近日互传手机简讯和透过网络,发动6月1日的万人游行,抗议翔鹭石化集团对二甲苯(PX)投资项目距离厦门本岛仅16公里,令人担忧可能造成泄漏或爆炸的毒害。

这是厦门民众首次以手机简讯动员游行,也是首次针对环保议题进行集体的抗议活动。

翔鹭石化集团去年11月在厦门海沧工业区动工两大石化项目,一是腾龙芳烃公司投资人民币108亿元的对二甲苯(PX)项目,预估完成后年度可量产80万吨,年产值人民币四百亿元,二是翔鹭石化二期对苯二甲酸(PTA)项目,年产量150万吨。

此 投资案被厦门市政府称为「厦门有史以来最大的投资项目」,建成后,翔鹭石化年营收将达到人民币三百亿元,此石化产业基地将挹注厦门人民币八百亿元的国民生 产毛额(GDP),先前得到中共中央支持,包括环保总局环评审查、发改委审核与地方政府征地迅速,被中国媒体誉为「海沧速度」。

如今,此投 资案却受到厦门市居民的环保意识挑战。中国媒体报导,中科院院士赵玉芬等105名全国政协委员曾在3月全国两会期间,向中共中央提交「关于厦门海沧PX项 目迁址建议的提案」。提案指出,此项目距离厦门本岛过近,存在泄漏或爆炸隐患,建议紧急叫停项目并迁址。不过,中央迄今未有回应。

厦门市民 最近发动游行,直接点名陈由豪是「台湾第一通缉犯」,透过手机和网络动员,简讯指出:「台湾陈由豪与翔鹭集团合资已在海沧区动工投资PX项目,这种剧毒化 工品生产,厦门岛意味著放了一颗原子弹,厦门人民以后的生活将在白血病、畸形儿中度过。我们要生活、我们要健康!国际组织规定这类项目要在距城市一百公里 以外开发,厦门距此项目才16公里啊!为了子孙后代,行动吧!参加万人游行,时间6月1日上午8时起,由所在地向市政府前进!手绑黄丝带!见短信群发给厦 门所有朋友。」

从事教育事业的厦门人王先生说,这是厦门人有史以来首次透过手机简讯动员去做环保游行,他是从任中学老师的朋友处得到简讯,此讯息在知识分子圈和教师圈中讨论热烈,彼此相约去游行。也有部分厦门人说,「生气归生气,不会去游行」。

记者尝试连络厦门市台办和副市长等官员对此事的处理和看法,厦门市官员不愿表示意见,以「不清楚」、「不知道」一语带过,有官员甚至强调「我是外地来的,都不知道耶」。翔鹭石化集团迄截稿前,都未回电。

2007-05-26

转自:世界日报

posted @ 4:45 PM | Feedback (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