碣石瀟湘無限路

Les fleurs sont si contradictoires..
posts - 24, comments - 80, trackbacks - 0

Sunday, February 26, 2012

玄武湖

窗外又是阴沉的雨天 我的头紧紧贴在玻璃上 我已精疲力尽 凉意醍醐灌顶
用手指在窗上写你的名字 水迹随之缓缓流下 一片模糊 无始无终 我深呼吸 魂飞半年之后的半岛
rachel portman的'We had today'给我一种岁月的感伤 内心充满柔情和力度 仍是欲行又止
你说你将远行 你将回返 你说的很慢很慢 你说的不多 你说谢谢 你说你生来就很幸福 你的中文不很流利 你说 你说
我闭上眼睛 耳边是微弱的风声
晚风起 瑟瑟生寒 玄武湖 我抚摸你的名字 深呼吸 用尽力气 远处湖面一声脆响 半截残印沉入湖底 沉默的涟漪 然后又是死寂
我再看一眼渐渐倾斜的湖面 
走上归途

posted @ 2:35 PM | Feedback (0)

Saturday, February 14, 2009

未完成的时光

    

     [题记] “Oui,c'est la vie..”

    春光欲暮,雨季尾声的天空阴晴不定,网球场边远远泛起樱红的薄雾.
    开始喜欢走路,一次又一次踏过湿滑的草地,好像从前不曾留意的时光都在脚下重新流过.
    时常怀念后海的浑浊波光和那几只醉猫.昏暗的午后和沉默的电话,小新陪我饮尽杯中所有的绝望.我已忘记酒吧的名字,
在那狭窄水面的灯影里只有看不尽的孑然疏影、立尽黄昏;含混不清的老歌唱的是天堂与断魂人之间无始无终的种种:
   “I'm a stranger in paradise
     All lost in a wonderland
     A stranger in paradise...
     Of a stranger in paradise,
     Don't send me in dark despair
     From all that I hunger for
     But open your angel's arms
     To this stranger in paradise.”
    我已忘记为何去过那里,现在我知道是为了寻找一首歌和那么一种微笑,名字不曾知道.
    你说过于美好的东西不是虚构的,就是赝品;时间和距离都是好东西.我说我只相信时间.
    是的,你说的对,这就是生活.
    时移事往,走出微明的三月,影子零落无语.
    经年的疏影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但愿风过无痕,你我都能清晰的记得,晚春的一个温暖午后,心悦含笑的眉目和沙沙树鸣.

    关于那么一种微笑,还有未完成的时光.

posted @ 7:22 PM | Feedback (0)

Wednesday, December 31, 2008

切切语梦半

 

    皎皎平湖月

    期期邈云汉

    浩浩阴阳移

    雎雎影亦幻

    绵绵不绝耳

    袅袅花摇扇

    盈盈花解语

    切切语梦半

夜半难眠,月光抚弄心绪,偶得了几句,虽不工整,却是瞬间流出的灵感,兹记。

posted @ 4:30 AM | Feedback (0)

Saturday, October 4, 2008

纪念

[题记] “Ich denke jeden Tag an Dich,meine Liebe.Alles an mir will zu dir noch,immer..”

 

秋日晴好.
你听,渤海的风吹来无尽的荒凉,在海的那一边,不知往日已归去哪里.
人言十年一梦. 时光去时,便知残梦依依,你的模样还在流转着怎样的风光.
彼时欢颜,亦如初见.
我在岁月的边缘写下这些平静与温柔,试图忘却那些忽明忽暗的忧伤,便是于你的一个纪念.
我想我应为你祈福,如你所愿.
只轻轻对你说一句: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posted @ 9:19 PM | Feedback (0)

Tuesday, April 15, 2008

远远

  
     [题记] “献给不在手心,却还在心底的每一个依然”

      网球场边的樱花谢了,我远远看去.
     花开的时刻待将重现.
     模糊的时间.
     每个不可触摸的瞬间总会延伸着另一个.
     一直想去远行,看看天涯尽头的山含秋色,燕渡夕阳.转身却发现眼睛竟是虚的,走得太远会迷失方向;我们都已走得太远,而用心的感受与侧耳倾听本可以带我们去任何地方.
     小时候喜欢一个人走在夜的归途,自言自语,抬眼看树梢的星星,想那里一定很安静,从不去看脚下的路.
     前几年喜欢去一个死水潭,仍是自言自语,俯身看云儿在秋水落叶间的倒影,想水面之下一定是很安静的,于是不再向往海.
     俯仰之间的静默伴随着我,徘徊走过一个又一个静默的夜晚;远远的,我可以看到无数个自己走近,带着泛黄的表情和似曾相识的梦.
     回复过往,梦中的初见总是淡淡的.
     窗外夜雨闻铃,点点滴滴,远远地敲打着我的旧时光.

   

posted @ 6:46 AM | Feedback (0)

Monday, January 1, 2007

萍末微风

 

 

 
    
    有时候某一种声音或气味可以把人带回真实的过去.
    惆怅旧欢如梦,这一年有太多的音书漫漫,人事寂寥.
    难舍..
    岁末的最后几个钟头,当我徘徊街头,昨日酒醉如青萍之末的微风吹在记忆深处,
就像这无尽的淮海路,我永远不知道生活会把我带向何处. 好想走下去,就这麽一直走下去,凝视昨日的影子,再抬起头时就能回到某时某地,某座雪夜寒风中的教堂.
    新年的最初几个钟头,当我蜷缩在黑暗里,看着窗外零星惨淡的焰火,苍穹下是一片银灰色的死.
    我渐渐合眼,外面的世界真的好吵.


posted @ 1:04 AM | Feedback (6)

Sunday, July 2, 2006

L'Age de raison

      结束了这一天,也结束了青春,我真的进入了理智之年..(to be continued..)
     当浦江的风再次吹痛我的神经,过去和现实开始纠缠出模糊的幻景,时而清晰可辨,时而光怪陆离.
     生命中的每时每刻我都在精心构建自己的过去,热情甚于对现实与空间的关注.我想知道自己是谁,在这世界上是否曾留下些许痕迹.然而太多太繁杂的心绪,眼前的一切往往还来不及思考.
直到当现实再次成为过去,气味,声音,色彩,所有当时的感受都骤然清晰起来,却又似乎笼着层层纱幕;当过去成为一种对生活,对逝去的一切美好感受的纪念,这时似乎有一种表情可以重现:含泪的微笑;而那些不再的人事,随着年华慢慢老去,宛如庄生梦蝶,青春作祭.
     无奈何,此刻我真切地感受到生命的流逝.
     此时仰望夜空,看到的也只不过是繁星几亿年前发出的最后一缕光芒.
     抓不住虚妄的现实的我,却可以平静地看到过去.

 

 

     

posted @ 3:14 AM | Feedback (18)

Wednesday, June 28, 2006

长日留痕III

     [题记] C'est tellement mystérieux, le pays des larmes. "Les fleurs sont si contradictoires! Mais j'étais  trop jeune pour savoir l'aimer."

      "生活在别处",我在旧时的笔记上读到这样的文字.
      这对我或许意味着太多.
      昨日和今日并没有怎样的不同,天空依然呈现美妙的天蓝色.心情依然在风中飞飏,飞飏,飞飏.酒精和睡眠不足,"梦想和永不放弃的希望,思念是一种幸福的毒品.挫折和不幸会教会我们坚强",我中学时代的同窗们在校友录上留下这样的文字.
      "生活在别处",这几乎与建筑学无关,正如同Mies所论证的"几乎无物"那样在德国式的逻辑面前经不起推敲---是不打折扣的逃避,对的错的,真的假的,错过的和得到的都成为过去,成为故纸堆中的一页枯纸;那年的信封,他日的车票,生生都过去罢.我乐于在水泥森林中穿行,从一处到达另一处,从不落地,只有记忆.其实回忆是可以瘦身的.红男绿女着实不必求神问药.追忆那逝去如水的年华才是生命中最最重要之事.
      于我,人生只有回忆了,别的什么都不会留下,什么都带不走."还有什么放不下?"我常自问,是的,无它,只是那年那段心情放不下,它已化入我的生命里,放下了就如同抽空了灵魂,一片无主之地,白茫茫真干净.
      花轻似梦,细雨如丝的江南春天,我将拥抱你.我多么希望在彼时可以望见自己的未来,只是此时的我泪流满面,回不去了,回不去了,请记得我讲的每一句话..
      每一天我都在怀念昨天,每一天我恨自己. 
      Alors soyez gentils! Ne me laissez pas tellement triste..

posted @ 10:32 AM | Feedback (2)

Saturday, June 24, 2006

长日留痕II

     
     可是我回不去了,我们所有人都不能回到往昔且行且吟的漫游时代."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浮现."
     无雪的冬日里,梦也变得如此沉重.我宁愿沉醉在自己的小情趣里,不再醒来.思路又回到04年的夏天,我第一次看到海,那年行程数万里,海内海外,至今想起,仍然觉得很兴奋.生活是如此奇妙,我的心一刻不停的在旅行.无论梦回何处,心都是满满的.即使如窗外舞动凌乱的雪,对往昔岁月的追忆已占据我生命的全部.
     那部《A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有译成《追忆似水年华》的),我看了很多年,书脊上的痕迹仍停留在最初那么几页.我的日子总是毫无起色.每天做同样的梦,吃同样的早餐,面对同样的显示屏,幻想同样离奇的生活,每天都和同样乏味的人打趣,每一天都在怀念昨天,发出同样无解的疑问: 为何岁月流逝,我却失去越多.
     手头的锁事实在令人烦恼.每一颗印章,每一根线条和一成不变的敲打键盘的声音都让人想起王小波的《白银时代》:"未来的世界是银子的。"这般神秘主义的话语丝毫不见得半点幽默,如同我的人生.回头望时,来时路已崎岖模糊;人事变迁,沧海变桑田古陆,我在给一位故友的信中写道:"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不知Elle是否了解,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生活在别人的记忆中,从不会真正离去或消逝.
     我仍在暗夜里行走,看不到未来,看不到往昔.
     我想我该睡了

posted @ 11:15 PM | Feedback (0)

Saturday, June 10, 2006

长日留痕 I

     [题记}一些生命中的人和事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所谓长日留痕,就有这麽些,
               能记住的,
               便刻骨铭心.

     
这温婉澄明的年终,正是逐客离人,无穷伤感的时候.
     记得03年的夏天,我蜗居在宿舍里躲避连飞鸟也畏惧的盛夏.每天同寝的室友在网吧熬过一个通宵后,精疲力竭的在凌晨入睡.我静静起床,抓住这难得的半日清凉.
     在重新接触那些辐射强烈的电器之前,我通常用一只从集市上淘来的小锅煮些食物吃.水汽很快在干燥的北方空气里弥散开来.而我的室友也许正沉醉于夜晚乐趣的惯性中,对这些包裹着清淡谷物香气的水汽丝毫不感兴趣.我们生活是如此不同,而我们同时都在追寻生趣聊以排解生命中种种未完成的挫折感抑或过量的"立毕多".Freud的理论很早进入我的思维,我对其深信不疑.而滑稽的是,我和梦中人都不算是"实力派".
     九点钟,我的胃已满载归位.在我看来,不论是宏观的人类社会还是相对微观的人类器官,当卑微的欲望得以满足,都将回归于某种惰性.
     我打开电视看我的《似水年华》.
     这是我很钟爱的一部片子(除掉真正的电影).缓慢的节奏,望穿秋水的等待.能为而不可为的无奈,优雅的微笑,忧郁的异想世界以及毫无波折的情节..彻头彻尾的无奈.真好.
     日复一日,戏剧中的人物依旧在追寻和等待.我始终不晓得这部片子的的结局是怎样的,那日友人急唤,我匆匆离去.
     我不能忘记.后来寻到片中的曲子,Rene和黄磊两个版本的.日日听,夜夜听,并不十分关心剧中人的未来,茫茫然不知所谓亦不知去处.一如我自己的未来.

posted @ 6:16 PM | Feedback (1)

Sunday, April 16, 2006

Les Rêveries du Promoneur Solitaire..

 

[题记]这是一个孤独漫步者的遐思断想..

我不曾料到雨后夜幕下的渤海是如此沉静
庄严得如同死亡
厚重得如同故乡的雪原
我独自遨游像一朵孤云 无意中窥见了海的模样
那日我在礁石上停留 展现在我面前的是整个宇宙
海天一色
银灰色的死
这里有古老的微笑 偶尔也有无人知晓的恋人叹息
他们在沉睡的百年之前曾放眼远望这海面
我寻找着知性与理性的经典表达
有时候一种声音抑或一种味道可以把人带回真实的过去
有时候我试图在此追寻在宁静中回到记忆的感觉
黑夜将它的力量渗入一切之中 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都蕴含着深藏于内的光芒
如此幻灭的感觉在我二十多年的生命里姗姗来迟
不知是不是天意
淡然相爱的人也许死去
我们将合眼入睡
当回忆逝去如水
当面对往昔我们不再叹息和欢笑
月色毫无悬念地日益衰弱
死一样的苍白
我想沉下去 沉到海底 躺在那里舒舒服服的看星星
迷失的风在此徘徊 恣意沉迷
我就立在那儿
邀长风共饮 枕皓月长眠

posted @ 6:32 PM | Feedback (0)

Monday, March 27, 2006

不知乘月几人归..

 

   异乡深夜里.梦中醒来.常常不知身在何处.
   又是无眠.端详着西天的下弦月,怀念当时的月亮.难辨那是无语的欢颜,或是低垂的泪眼.
   作别花轻似梦.细雨如丝的江南春天,作别网球场边如雪的樱花.归去.归去..

posted @ 6:25 PM | Feedback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