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影下的一盏紫莲

你在拙政园门口的水缸里静静挺立,那是你的样子。
posts - 75, comments - 158, trackbacks - 1, articles - 0
  Home :: Contact :: Syndication  :: Login

Friday, September 22, 2006

很适合现在的自己看看,否则真的无主了~

八不为:

1、在客户面前议论公司是非

2、与客户“打”成一片

3、对经销商盲目承诺

4、为小利所动

5、自由散漫

6、不及时主动沟通

7、居功自傲

8、谎报军情

 

posted @ 10:16 PM | Feedback (1)

Saturday, September 9, 2006

果然是到了秋天,冷了。换上了长袖衫。又是加班。

已经连续工作三周了,好想好好睡一觉。明天决定要休息一天了。市场老大过段时间要来本地检查工作,又够我忙的了。

发现不吸收自家的产品,太可惜了,白白摆了那么多在桌上,皑皑。

azz中午说收到了我寄给她的dd。很开心的样子。呵呵,希望她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

昨天还收到了FT寄来的会员礼物——longman financial times financial glossary。把dong同学气得不行。这家伙说他也是FT的会员,但是却没有收到。内页是橙色的纸张印刷的,175页,英英和英汉两种解释都有。很稀饭。

好快啊。不知不觉已经毕业一年了。距离我辞职ccb也快一年了。去年9月19号。又老了一岁。乌龟也快要过24岁的生日了。

今天无意中看到一句话“结婚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没结婚的MM快点结婚吧。”  是一位过来人说的。看看自己,总觉得这样的事是奢望吧。自己的属下一个二个都怀孕了。早孕反应让她们痛苦,但还是看到了脸上洋溢的那种幸福。哎,不知道。也许就这样孤单一辈子吧。

posted @ 7:26 PM | Feedback (8)

Thursday, August 31, 2006

前几日,工作太累了,都没有食欲,所以才会有两人说我瘦了很多。

今天去沃尔玛实地工作,6点钟回家,觉得很饿。顺便到食品部买点吃的。不知道哪来的欲望?——昨天已经说了,现在没有任何欲望。今天却很想吃,而且是大吃特吃。

先帮姨带了四块Tide的肥皂。然后就挑了5个月饼,然后是一个瑞士卷蛋糕,接着是品客,再接着是水晶之恋,然后是2块Dove。出来后,在路上小摊又买了4个豆腐圆子,嘻嘻,浇上辣椒折耳根,爱死了。

回家后,老妈刚把糟辣椒装到坛子里,还没做饭。我就先把4个豆腐圆子整完了。然后若干冰镇西瓜。吃了半碗饭。发觉对饭是没欲望了。半小时前,看着月饼又忍不住了。和老爸一人一个莲蓉的。等我到客厅丢包装纸时,发现老爸在吃第二个月饼了。我看着月饼的样子嫩么可爱。于是,在肚子已经很撑的情况下,毫不犹豫拿起了奶油洗沙那个,乐颠颠走进书房,在电脑前面又狂吃起来。

后悔了,白白浪费我前几日积攒下来的憔悴。以后不能选择在下班的时候去沃尔玛实地工作。

posted @ 11:19 PM | Feedback (5)

凌晨1点入睡。

早上9点去上班。一直忙碌,且站立。

中午12点半吃饭,坐了半小时。

之后一直忙碌,还是站立。

晚上9点终于下班。公交上有好多座位,无比开心。临下车的时候,听到车里的电台里,播音员说“今天是38年才能有一次的闰月情人节”。sigh,我居然都不知道是情人节。

9点半到10点吃晚饭,已经没食欲了。今天都有两人说我怎么瘦了?呵呵,又是无比开心啊。也许是憔悴吧。

晚上10点半洗澡。

晚上11点10分洗衣服。

情人节结束的那刻,我打开电脑。MSN上,一个好友对我说,他要和gf在明天说再见。每天都在变化,不知道明天是什么?

脚好酸疼。今天特意穿了双匡威,都能这样?

忙得让我忘掉吃饭,忘掉睡觉,也许不是坏事吧。老爸老妈也都心疼了,之前是在家呆太久了,天天被他们念叨。

天天做梦都在想着生意发展。现在,只想倒头就睡,没有任何欲望。

posted @ 1:24 AM | Feedback (2)

Thursday, August 24, 2006

这周睡眠不够,主要是我喜欢在网上磨蹭,皑皑。周六还要加班,不爽~~~

刚才得到老板mail,一位广东那边的同事工作过程中被抢劫,notebook、两部手机还有若干现金全部被抢,所幸没有进一步人身伤害。就是因为打了黑车,所以——我的各位好友一定要小心啦!不要坐黑车。我唯一一次坐黑车,是在北京为了到北京西赶T87,还好司机不算坏人,不过我还是没赶上那趟火车,害我滞留到第二天。

还有,无论坐什么交通工具,都要提高警惕。嗯,最好不要坐副驾驶位置。贵阳这边前段时间,就有公交车出事的,撞在立交桥护栏上,挡风玻璃碎了,站在副驾驶附近位置的女人就翻到了底下去,撞死了。

突然想起来7月31号飞广州的飞机上,有件哏事。我当时和同事隔了一个过道,我们都要的是靠走廊位置,就坐在紧急出口的前一排。后来过来个毛乎乎的大胖子外国人坐我后面。临起飞前几分钟,空哥过来跟我说,能否和外国人换个座?我比较诧异,心想肯定是外国人害怕出事的时候麻烦,不愿意坐在紧急出口附近。心里很不舒服,觉得这外国人太胆小了。但无法啊,然后就换了座,同事也跟着换到了我旁边。然后两人继续瞎聊。还开玩笑说,要是有事,同事就是第一个跳出去的,我就是第二个啦。过了会儿,空姐过来问怎么回事,空哥解释说:“这位先生不会说中文,所以他要求不坐在紧急出口的位子。”顿时,我肃然起敬——看人家外国人多有防范意识和大局观念,如果当时的环境倒个个儿,我估计中国人多半都不会换位子的——管那么多干嘛,老子先跳出去再说! 哈哈

罢了,睡觉,要不明儿又得昏头打脑的啦~

posted @ 10:36 PM | Feedback (1)

Wednesday, August 23, 2006

看到email里面有azz的留言,说我被点名了,还以为自己做错什么事情了呢?诚惶诚恐地翻开阿珠珠大人的blog,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点名。呵呵,谢谢她给我这个机会,让我有机会写了篇blog。最近实在是懒了。不想动笔了。
闲话少说,开始答题。皑皑,下周还要组织两个员工考试。
 
1.你认为开通博客以来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让想了解我的人更加了解我,免得被时间和空间上的异感所阻断联系。
2.今年最开心的一件事是什么?
也许是生活的转折吧,考研失败,还有一些乱其八糟的事,在最绝望无助(虽然我从来没有彻底绝望过,呵呵)痛苦迷离的时候被现在的单位所收留。让我开始做新的行业,做新的富有挑战性的事情。
 
3.有没有真正羡慕过一个人,希望自己的一切跟他/她的一切互换?
没有。每个人都要走不同的路。只有到过与没到过的区别。经历过就是一种幸福。
4.描述一下你理想中的爱情模式。
互相对对方好,对对方的家人好,理解对方,信任对方。一起做饭,一起吃饭。
老了的时候,一定要聊得来,因为老了话多,呵呵。
 
 
5.最近三年里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是什么样的影响?
无所谓最大。也许,每个人都对我有影响,我会从小事上得到启迪。
6.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到目前为止,似乎没有最大,因为只有更大。嗯,目前的遗憾是,自己需要在时间管理上加强学习。
 
7.你喜欢这个游戏吗?
喜欢,呵呵,就是问题太少了。
 
8.今年还有什么美好的愿望?
业绩做到当地最大。如果能提升就好了,涨薪水就更好啦。不能的话,就让我考上研。呵呵,我要做我想做的。还有那句老话,就是自己和自己所爱的人能够按自己的意愿生活。
 
9.我的新问题——
如果给你提供足够的资源,你现在最想做什么事情?
(p.s.回答阿珠珠的新问题:我今年写过信,一共写过四封哦,都是为了给他(她)们祝贺生日哦,呵呵,写给谁?当然有阿珠珠你在内啊~)
 
呵呵,“点兵点将,点到哪个哪个就是尼姑和尚”——小时候爱说的一句话。
我点千寻吧,当然千寻不是尼姑啊,嘿嘿。
其他人随意吧,因为都经常不在线,呵呵~ 

posted @ 7:13 PM | Feedback (4)

Friday, August 18, 2006

中午和同事吃的遵义酸汤粉。因为这位昆明的同事很喜欢酸汤粉,四块钱。然后我又灌下一碗冰粉,同事灌了一杯香蕉冰浆。做冰生意的好象是两个小男生,估计是勤工俭学暑假社会实践,两人都乐呵呵的,而且手忙脚乱。

晚上同事就返回昆明了。所以决定晚上陪她吃饭。还是同事请客,这也是公司的潜规则——尽客主之谊,就是外地人请本地人。老凯里酸汤鱼,生意总是那么好,嘹亮的芦笙,把天气惹得很热。鲤鱼太大了,最小的都是两斤,两个女生只好要了酸汤肥肠锅底。本来还要了绿茶汤圆的,结果没货,只好改成了菠萝飞饼。味道很棒,酸得很纯正,肥肠很多,发觉总是夹不完。其实最爱的还是卤大肠。飞饼做得也很好,很脆,而且菠萝也新鲜,比上次在重庆的那个好吃多了。

最妙的莫过于汤,酸得人都掉在了那种金黄里,无尽。

出来的时候同事看到了刺梨,非常有兴趣。于是我给她买了一斤,让她带回昆明。店主把刺梨削成薄片,然后在冰糖水里泡了一晚上,八块钱一斤,我们家一般是泡刺梨酒。尝了觉得口感不错,酸酸甜甜的,自己也买了点回家。对了,刺梨也就只有贵州才有,原来是山上野长的灌木吧,秋天结果。不过现在都有人工栽培的了。维C之王,应该具有减退淡化黑色素的功效,哈哈。

明天和几个朋友去青岩古镇,吃东西去,嘻嘻。这周有点疯狂了,今天做培训都睡着了。

posted @ 8:05 PM | Feedback (12)

Thursday, August 17, 2006

今天扎扎实实工作了一天,贵阳32度的天气已经让人很难受。太阳炙热。再加上一周来的严重睡眠不足,让我迫切想投入大床的怀抱。

和另一个同事准备请昆明来的同事吃饭,尽地主之谊。其实这位同事来贵阳已经二三十次了。对贵阳已是相当熟悉。她挑了地方,神奇路上的温莎花蜜。

六点钟那个时候根本叫不到车。三人提着大包小包挤26路公交外加一段步行到了目的地。

很喜欢它的名字。更喜欢它的建筑风格。

可惜没有小桌子,我们三个女生坐到了能容纳九个人共同进餐的大桌子旁。灯光昏暗,两盆高大植物树立在墙角。最喜欢的还是那堵墙——整面都是用鹅卵石砌上去的,同时配以银色金属方格架。当初家里装修的时候我就想用鹅卵石做电视背景墙。但无奈当时很难弄到这东西。只好作罢。后来爸爸从南盘江捡了一麻袋回来,那时房子早装好了。

我们要的是豆米火锅。还有鲜榨猕猴桃汁。其实,这里是咖啡吧。而我们却要的是火锅。

因为生意太好了,所以服务人员迟迟不到位。火锅是用石蜡加热的,锅特别特别小,汤很容易就溢出来。锅底是大豆和糟辣椒,味道很棒,有点毛肚火锅的感觉。内容就是回锅肉,本来要的软哨已经卖完了。还有白菜和生菜,鲜香菇。一人一碗米饭,土碗盛的米饭格外香,有点糯米的质感。火锅汤的味道鲜美得不行。

伴着一阵印度舞曲,或是一段爵士乐,在这样后现代风格的咖啡吧,吃着热腾腾的火锅,有点难以想象,但的确如此。

昆明的同事还告诉我们,这里已经成为公司出差来筑人员的食堂了。因为公司签约指定的五星级酒店就在温莎花蜜的旁边。

旁桌上是中年的一男一女。灯影魅惑。两人吃得比我们还久。一同事开玩笑说,肯定是婚外恋。哈哈。

是啊,那地方不拿来调情真是太浪费了。在回家的车上,看着头顶上不停划过的一盏盏路灯,我就暗想,以后要是找了男人,就要去那里吃饭。

三个人才吃了75,挺实惠的。

以下是从网上搜来的补充:

“温莎花蜜”整个空间以灰蓝色和橘红色交替,略带后现代主度的黑色钢琴架与细竹垂帘构成的墙体,午后阳光星星斑斑地打在如庭院般的曲径上,有点迷幻的感觉。这是我见过惟一没有大厅的咖啡吧,也是惟一有如庭院曲径的咖啡吧。

这里的咖啡豆来自意大利国宝级咖啡—意利咖啡,意利咖啡以传播意式咖啡文化的使命感与追求咖啡香醇原味的狂热而著称。如果这些咖啡惹不起你的确良食欲,“温莎花蜜”还有数十种西式粤式简餐,尤其近期“温莎花蜜”特别推出“贵阳妈妈菜”,由妈妈亲自主厨的家常精品菜肴,让人匆忙中亦可百分享受家的温暖。

 如此时尚而前卫的快乐之所,怎能没有酒精助兴呢,30多款名类档次口味的红酒、上百种纯正洋酒、30多款欧陆啤酒,来自德国、墨西哥、比利时……在晚上8点前来到“温莎花蜜”,就有喝不完的甜甜红茶,漾的暗绿瓷杯中,懒散无语快乐无比,静静体味深藏如天堂般美丽的甜甜滋味。

posted @ 8:48 PM | Feedback (19)

Sunday, August 13, 2006

xixi今天终于来我家了。可惜lulu的妈妈刚做完胆结石手术,没能一起过来。互拷了一堆电影,吃了饭,带她去林科院走了走。

长溃疡了,555~~~

下周将是忙碌的开始。直到春节吧,旺季要来了。瘦了,嘻嘻。每天涂脂抹粉,难受,虽然看起来精神许多。现在最大的梦想是,尽可能将皮肤裸露于阳光和空气中。

posted @ 9:28 PM | Feedback (0)

Saturday, August 12, 2006

刚才老妈打电话回来询问我是否已吃午饭,我说准备下饺子。然后,她喜滋滋乐呵呵地向我报告,又买了四盆花,让我有空去外婆家提几袋土上来,晚上换花盆。电话里很嘈杂,只记得其中一个是杜鹃。

老妈看来已经是迷上种花了。不过也是,没事浇浇水,松松土,杀杀虫,实在是美事。我想以后我老了,肯定也会这样子。顶多养只小猫。

十几米长的阳台架上已经摆不下太多了,老妈还在不停地买。“实在不行,就往屋里搬”。——我晕死,那还让人进进出出么?

虽然多,但唯独缺少一样——花椒。外婆家倒是在园子里种了两棵,8月份便是采摘的季节了。昨天,从外面回来,还没进单元门,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花椒香味,很清香的,不是让人能马上联想到麻的感觉的味道。转头一看,一个MM正蹲在附近一个小院的墙上摘花椒。我认识她的,是鄢公公家的小保姆。她也正好看到我,朝我一笑,露出很白的牙。顺手给我扔下来一枝,还有新鲜的叶子在上面,花椒颗粒饱满厚实。

我一直以为花椒这种落叶灌木是只能长在地里的。但两个月前,和老妈去附近一个养花爷爷家参观他的花园。竟然发现,老人家居然把花椒都养在花盆里,好几盆呢,且长势良好。

决定养一盆花椒放在窗口,这样我就能偶尔闻到那种花椒清香了。

它的那种朴素,不张扬,也是一直吸引我的地方。

posted @ 12:37 PM | Feedback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