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9, 2010

很久前就搬去新浪了,挪了窝,也没想到会有人挂念,所以没在这里留话。

今天看到有朋友在这留言,才想到或许该留个地址,牵挂小伊昂的各位可以移步去我新浪的家看看小人儿:

http://blog.sina.com.cn/u/1817821827

posted @ 10:37 PM | Feedback (0)

Tuesday, September 21, 2010

我妈年纪大了,流水帐越写越顺手,我也不对她多做要求了,毕竟流水帐记录的才是真生活嘛。老妈,继续继续!

话说今夏外婆从中国来挪威,给我买了好些吃的穿的,身上这件就是外婆给买的。妈妈看今儿天好,就给我换上了,然后马上领我出来露露脸:

晚饭前,一家三口出去散步:

母与子:

不知外公外婆看到这张片片,是否还会记起球场边这个小坡呢?他们刚来那会儿,我上下坡还手脚并用呢,现在跑得那叫轻松自如,今非昔比啊:

摘把小草献给爸爸:

外公外婆在这时,每天领我来这个球场走走,外婆最喜欢闻那才除过草后的清香:

和爸爸踢会儿球:

晚上奶奶请我吃晚饭,嘻嘻,爸妈都没份儿哦。难怪妈妈让我穿漂亮些。

爸妈把我送去时,正好看到叔叔安德烈把船给奶奶开过来。秋天来了,不会再出海了,所以船也该上岸了。看到船能“开”到这里来,真是让我好奇死了!爬上去过把瘾:

晚上在奶奶家吃了很多肉饼,其实不光晚饭吃得好,午餐那顿也不赖。妈妈做了中国菜,炒了草菇肉,还烧了蕃茄蛋汤,我一口气吃了半碗饭,喝了大半碗汤呢:

只是我那中国式捧着饭碗喝汤的架式让妈妈很哭笑不得,只希望俺以后在幼儿园不会被人笑就好:

posted @ 9:50 AM | Feedback (1)

Monday, September 20, 2010


自打有了孩子后,我睡觉便变得很警醒,小家伙一有动静,我就会醒来。前几晚睡得很不好,便自己搬去了外屋睡。这几天洋人发烧,夜里又咳得厉害,怕他传染和影响我们娘俩儿,就让他去外屋睡。

这倒好,小人儿开始折腾我了。

昨夜我看书看到一点半,准备睡时,听到伊昂在自己的小床里翻来转去地睡不安稳。我想,先上了洗手间,回来再察看他的动静不迟。待轻手轻脚地回来,刚开了卧 室门,便吓得差点叫了出来——前方站着完全清醒的小人儿,冷静地看着我,一手举着他的小枕头,这个动作的意思是——抱我去你床上!

抱过来后,问他:“伊昂,可要回你床上自己睡?”摇头。

“可要跟妈妈睡?”点头。

熄灯,让他在自己身边睡下。

好久好久,总觉得他一直有动静,还时不时地自言自语一阵。

也不知他后来睡了没有,总之我是昏昏睡了一阵,迷迷糊糊中听到他在吭哧吭哧地扯自己身上的睡袋,看他扯不下来急得哭起来,我便帮他脱了下来。看表,半夜三点,晕死!

见他又继之开始扯睡裤,然后又开始扯尿布,以为他哪里不舒服,赶紧帮他拿了尿布下来,他一翻身往床下跑,小手向门外指着,嘴里喊着:“妈妈,妈妈”。

“伊昂你要拉便便吗?”我问。他点头。

于是领他向卫生间走去,但不敢肯定他是否真想上,便故意站在过道看他如何指示,他一手拉开卫生间的门,示意我进去。抱他在马桶上,他努力挣着,但只是屙了 些小便。擦干净放下地,便盯着地上的玩具想去玩。我真是搞不明白大半夜的这小子到底要干嘛。哄了他回卧室,他嚎了几声便安静下来,任我打上尿布穿上睡裤, 但睡袋是怎么也不愿穿,便随了他去,给盖了条毛毯,继续放我身边睡。

但小家伙清醒的很,一直到早上快六点,还毫无睡意。我已是又困又烦,快失了耐心。想抱他去洋人那里,可又担心洋人咳个不停,弄得小人儿还是睡不着。于是就留在自己身边躺着,一直到早上6点20才睡着。我真是欲哭无泪。

这一觉,他一直睡到9:15才醒来,眼看着今天去幼儿园会迟到,索性让他睡饱吃好再去。

可能这一夜折腾的缘故,已去了一周幼儿园都很适应的小人儿,今早他爸送他去后,只要一见到爸爸走,便哭个不休,后来他被工作人员强行抱走,洋人回得家来。见我问起,颇为沮丧,觉得扔下号啕大哭的儿子这么走人很不应该。

我虽然后来补了一小觉,但毕竟一夜未睡,精神还是不佳,上班时直接影响到心情,很是严厉地训了几个孩子。

今晚他奶奶来,跟她说了这回事,问她昨天伊昂在她那吃晚饭时都吃了些什么,她说会不会是他吃撑了呢?昨晚奶奶做了肉饼,小家伙一下吃了四块,还有些土豆,可能夜里肚子难受的缘故睡不着吧。

唉,他倒好,饱了口福,妈妈就被折腾死了

posted @ 10:57 PM | Feedback (0)


每天早上,只要睡好了,我都会这么快乐地跑去幼儿园。尤其上个周五,妈妈居然说要和爸爸一起送我去幼儿园,于是,这一路我跑得更欢快了!




在路上,会时不时地碰到这只花猫。今天早上,它的心情比我还好——因为它一大早就抓到了一只小老鼠:



爸爸说,猫捉老鼠这么残酷的场面不适宜两岁以下幼儿观看,于是我就掉转头继续快乐地飞奔:





进了幼儿园,我先撒了一回赖——跑到大孩子区的滑梯上去过了把瘾:



给爸爸抓了下来,按住戴上了手套,“宝贝,天冷哩,注意保暖!”爸爸真细心。



妈妈更细心,她一见工作人员就交待今天要给我多喝些水,因为我早上吃了很多咸咸的鱼子酱。于是,好心的艾兰阿姨马上给我倒了杯水,杯子上还有我的名字哩:



爸爸妈妈说要走了,我装做没听见,伤离别啊,他们哪里晓得我每天在这里对他们的思念呢。托勒伯伯来把我领开了,他说陪我去荡秋千。托勒伯伯以前是我们这小 城部队里的高级军官,年过五十后参悟了人生滴大道理,懂得了最简单的才是最快乐的,所以他辞了职来俺们这个幼儿园做个平平凡凡地孩子王,他说人生一下子快 乐了好多:



妈妈和爸爸步行回家,清晨的阳光明亮亮地洒下来,妈妈忍不住把镜头对准了爸爸肥硕的身影:






妈妈说,这个周五天气太好了,她建议晚上去超市买鲜虾吃,就不做晚饭了,把大好晚光用来一家三口出去走走。于是下了班,她和爸爸一起来接我,幸福得我走路都不利索了:





妈妈说我真是今非昔比,以前超市里的小调皮现在可懂事了,购物全程我一直推着小推车,默默跟随在妈妈身边,不会像以前一样乱拿东西了:





爸爸妈妈决定要从现在起让我多闻闻书卷香,于是,购物完毕,我们想去图书馆来着。可爸爸一想,不对啊,周五图书馆只开到下午四点,没戏,走人!

开车来到市中心的海边:







爸爸扶我走“钢丝”:





让我在草地上撒个野:



不远处,有火车开过,让我想起了时常领我去看火车的外公外婆:



这个海边公园真是老少皆宜,连我这么大的小屁孩,也可以找得着玩头:



还被妈妈硬贴上来拍了张合影,可惜那时我的注意力全被身后的火车吸引走了:



玩了、跑了、笑了,该回家了,赖在地上不肯走的小人儿,被爸爸一把抱起强行带走,挥挥衣袖,我没有带走一片云彩...



posted @ 12:15 AM | Feedback (4)

Tuesday, September 14, 2010

父母回国后这一周来,我们的日子过得有规律至极——晚饭最晚七点吃,大多数时候六点钟就吃了,小家伙九点上床睡觉,所以早上也就醒来早些。洋人这一周也是 每晚哄着伊昂睡觉,然后自己也就睡了,反倒我成了家里唯一的夜猫子,在网上逛到一点才睡。

今早八点不到小家伙就醒了,我是想多睡会儿的,可洋人昨夜发烧,早上咽喉痛得话也说不出,我只好硬着头皮爬起来,成绩不错——九点钟把小家伙送到了幼儿 园。

到了幼儿园,他怎么也不愿下推车,不愿进去,我有些担心,不知他是否已对这里产生了抗拒心理。好容易哄着进去了,他也倒听话,不哭不闹,一进门就冲着地上 的一辆小车扑过去。我陪他呆了几分钟,他忙着和几个大女孩争厨房用,我跟他说了几次再见都充耳不闻。工作人员艾兰说,我应该在他明白的情况下离开,不然他 猛地发现妈妈不见了,会很慌的。

于是她领着他出来要和我说再见,这下他可不干了,摇着头不愿和我再见,但却也不粘我,自己又跑了进去,还是恋恋不舍那个迷你小厨房,看到这样,艾兰便示意 让我走吧,反正住得近,随时可以电话联系。

就这样,在他入园第三天,我只陪了十分钟便走了。出来后经过窗前,刻意站了一小会儿,透过玻璃观望他,见小小人儿提着一把小椅子,三番五次地想加入到那几 个大女孩的餐桌游戏中,老是被推出来,可小人儿还是满脸期待和笑容,我看着很心酸,默默地在窗外流着泪。

抹着泪水,一抬头,发现他不知何时已挤了进去,安安稳稳地坐将下来,心下又不由好笑,原来人在社会中的生存本领就是这样慢慢练就的。好小子,不屈不挠迎头 而上,比他妈强多了!

洋人下午四点才把他接回来,幼儿园一天也没来电话,看来平安无事。洋人说,他去接时,伊昂看到他挺高兴,但也没扑过来,可见他还是挺enjoy自己的幼儿 园生活的。

工作人员说,他一天都表现不错,胆子大,有安全感,只是午觉只睡了一小时。下午有几个三岁大的女孩和他玩得比较多,说他很可爱。

好,插播一段录像吧,是两个月前拍的。那回小人儿随我们一起去西部看他爷爷,在爷爷家时,某日奶奶给爸爸打来电话,他硬要抢着说。手机给了他,他一溜烟从 客厅跑到外面露台上坐下,正儿八经地和奶奶聊起来,还时不时地假笑一阵,我们站在边上看的,都笑弯了腰:

点击此处 观看视频:打电话的表情

posted @ 9:52 AM | Feedback (4)

Saturday, April 3, 2010

复活节奶奶要外出游玩去了,走之前专门来看看小孙子伊昂。恰逢我刚吃饱了饭,也正坐着百无聊赖来着:

奶奶像及时雨一样出现,送来了这个复活节“鸡蛋”:

我起初不明白奶奶为什么要给我这个大彩蛋,一把就扔到桌下去了。后来妈妈打开给我看,天哪,我才发现自己差点都错过了什么!这一新发现令我惊喜不已,马上两眼放光扑向蛋蛋,坚决做到: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我吃,我吃,我吃吃吃...



吃完后,我的小圆脸也像个巧克力蛋了:

这个复活节过得最有意思的,是俺妈!因为她趁过节,就请了两个朋友来,在家里做好吃的。虽说她这几天忽然感冒,又咳嗽又头痛的,但一点儿没有影响她对食物的欲望。看看,这大中午的,全挪威人民都只吃简单的面包当午餐,可俺妈却奢侈地在家捣腾出这么些菜来。据她说,还是挑了最简单的呢,没有发挥出她真正的水平:

她第一次炒大虾,居然挺好吃的,我也吃了一颗呢:

苦瓜是李婷阿姨想吃的,妈妈并不爱吃,不过她不介意婷阿姨买了来,她烧给她吃,因为婷阿姨很懒,在家不做中国菜,所以偶尔上俺娘这来打打牙祭:

俺妈本来想学瑞典的ting阿姨做烤鸡翅来着,可后来因为生病的缘故,就一切从简了。做了一锅乱炖的糖醋鸡翅,虽然卖相不好看,可是居然被评为当天最好吃的菜,连我也吃了两根呢:

婷阿姨想吃油豆腐,妈妈说,你尽管买了来吧,我会烧。于是婷阿姨提着三块油豆腐来,妈妈一会儿就变出了这么一大盘炖菜,真香啊:

妈妈还做了蒸蛋和拌黄瓜,味道都不错。她说最遗憾的,是吃中餐时家里没有好看的餐具来点缀,也因为是叫了要好的朋友来吃便饭,所以她也真的很随便了,抓到什么用什么,可真是什么盘碗都上桌了。不过对我这个讲求实际的人来说,餐具有无品味绝不影响我的食欲,大人们还在谈天时,俺的小手儿已急不可耐地伸向了菜肴:

她们三个女人中午吃饱喝足后,下午又卯足了劲儿包了好多饺子,婷阿姨贡献最大,揽下了最累的擀皮的活,表扬一下。最后再悄悄透露一下,好像她们每人吃了三十多个饺子呢:

晚上我吃了五个饺子,意犹还未尽,不过妈妈不敢给我再多吃了,怕我撑着。不会说话的苦处就在这里——大人永远不知我吃饱了没有:-(
还好今天中午,妈妈煮了小米粥,煎了剩下的饺子,我于是又跟着享了回口福,连吃了五个煎饺,喝了点儿小米粥。妈妈觉得用小勺喂很烦,索性让我端着小碗喝。这导致的后果是,下午吃饭时,妈妈给我盛了碗米饭,我也抓起碗来就往嘴里倒,可把俺娘笑坏了:


据说,很多高深的人生哲理,都是从小事物引伸出来的。比如说,一个小人儿,和一个饺子...





posted @ 1:02 AM | Feedback (0)

Sunday, March 28, 2010

上周日,家里有两人过生日,一个奔四,一个四十。

奔四的是我,四十是小叔安德烈。因为我俩同一天生日,所以每年这天都是婆婆替我们一起庆生。

婆婆一早在外面插上了国旗,这是挪威的传统,家里有人生日,便在门外斜插上国旗。婆婆说,这旗是专门 为我插的。因为安德烈这天在山上木屋,要到晚上才能赶回来,而挪威法律规定,国旗在黄昏时必须收回,所以他回来前这旗已经会收进去了。

奔四,四十 - 琦遇 - 在挪威与你邂逅

婆婆中午来我家,向我道生日快乐,并送来生日礼物——五千克朗,大部分用来替我新车缴纳今年的养路 费,剩余的,让我买双合适的鞋——我的脚部护理师和婆婆的是同一人,头一回去她那做护理时,她说我的脚外侧略有内翻,不宜多站,怕我听不明白,当时还打电 话给婆婆又细细解释了一番。打那后婆婆一直提醒我一定要买合适的鞋穿;还有剩余的话,再让我买个新茶几。家里用的是洋人外婆留下来的老古董,老早就想扔 了,但以为婆婆有意留着,所以没敢扔。现下这当奶奶的心疼孙子小脑袋时常碰在这厚实的老茶几上,因此建议我们买个新的,我也是乐得接受这个礼物。

几年前我和洋人在中国举行婚礼,婆婆一家都去了中国观礼。她说等安德烈四十岁时,如果还没有结婚,便准备花一大笔钱替他办个生日party。想不到这几年 的时间一下就过去了,安德烈倏忽就到了四十岁,却仍是孤家寡 人,办大party婆婆已年迈没了精力,索性给了儿子几万克朗的生日礼包。

其实我们都知道,现今钱是安德烈 最不缺的东西,爱情才是他所需要的。所以给他的贺卡上,洋人写给弟弟:今天你就四十岁了,如果想赶得上庆祝金婚, 你可得赶紧啦!

虽已四十高龄,但因尚未婚配,所以一如既往地由他老妈操办生日宴。说是生日宴,但以中国人的宴席观 来看,这是绝对连宴都称不上的晚餐——一道烤牛肉:

奔四,四十 - 琦遇 - 在挪威与你邂逅

伊昂这晚吃得不错,奶奶烤的肉肉很嫩很合口,饭后甜点巧克力布丁也让小人儿乐开了怀:

奔四,四十 - 琦遇 - 在挪威与你邂逅

奶奶还烤了大蛋糕,吃不完兜 着走——两个过生日的,一人分了一半回去:

奔四,四十 - 琦遇 - 在挪威与你邂逅

饭毕,伊昂表演了他的拿手功 夫——搬重物(片片拍虚了),这次是抱着这个很沉的皮凳子满屋跑,真是不知我怀孕那会儿到底吃了些啥,生了这么个小力士出来:

奔四,四十 - 琦遇 - 在挪威与你邂逅

这天奶奶在家忙活给我们操办 生日,我就带了伊昂出去玩,这回去了家后面的幼儿园,因为都是开放着的,所以周末会有些小孩在那里玩。伊昂在这里练习了上下台阶,有一次直摔的趴了出去, 以为会哭,人家没事人儿似的,爬起来就跑:

点击观看视频“周日幼儿园小 玩”

posted @ 10:32 PM | Feedback (2)

Thursday, March 4, 2010


一个多月前,伊昂发明了这么一个新动作:背着双手弓着腰在地上跑,大概自己也觉得好玩,时常边跑边笑。即便在ting家作客,也没忘记时不时地搞笑一下:我飞我飞我飞飞飞...













周日咱们一家三口踏上了归家之路。从她家到我们中转的瑞典小城斯特姆斯达车程五个多小时,我们中午11点出发,伊昂上车就睡,整整睡了两小时,他醒后没 闹,我们便继续赶了一小时路。然后在一小镇停车吃饭,路边一家不起眼的意大利餐馆,门面小,食物的量却很大,价钱还便宜得超乎想像,真正的物美价廉。

一路上天气时阴时晴,晴天之下,雪野真是美得出奇:



瑞典足够强力的河水不多,所以路边时常可见用来发电的风车:





下午五点钟,我们抵达斯城,次日我们将从这里坐邮轮回挪威。到达后,先赶去船务公司预订了次日船上的自助餐位,然后便去了下榻的酒店。

这家几年前开张的四星级spa酒店,洋人早就想来住住了,此番我们早早预订,还带足了泡澡、游泳的一切装备,结果在外这几天我的“每月顾问”来访,也就下不得水了。

这次出门,伊昂是15个半月大的小孩了,相比去年回中国,现下的他已懂得了很多,也会玩了,所以此行大人们很累,但小家伙却是快活得很。在酒店房间里,他对着穿衣镜自个儿逗自个儿玩呢,发现我拍照,便时不时转头朝我挤眉弄眼地坏笑:




对着镜子飞一下,自我感觉很良好:




偷偷去拿爸妈放在柜子里的鞋,发现老妈偷拍,坏坏笑一下,老妈便一笑泯恩仇。(太阳穴上的是创可贴,小家伙当晚在大堂酒吧里玩时,弄翻了一张桌子,脸上被翻倒的银制烛台刮破了两处,居然没哭)






妈妈说我这个小屁孩心太散了,只要周边有人我吃饭就不认真,所以在哈瑞弟弟家那几天,我基本没吃什么东西。老妈心疼我,这晚在酒店入住后,便让爸爸赶紧开车领我们出去吃晚饭。这家餐厅,他们每回来这个城市都会到这里吃饭,据说食物很好吃,看看卖相就知道多诱人了:





所以当老妈提议给我单独点一份娃娃餐时,我当即就点头了,并让服务生给我拿了菜单过来:





认真研究后,我点了这份:


等食物的空当儿,我也没闲着,餐厅里的音乐很好听,我不由自主地跟着在椅子上打拍子,老妈惊呆了——因为我居然打得这么合拍!


食物上来后,说实话我吓了一跳:这份量哪是娃娃餐啊,估计喂一大人也够了(当然,我妈那就另当别论了)。妈妈咪啊,难道俺娘想让俺一下就吃成哈瑞?人家那是日积月累下来的成果,俺只是大吃这么一顿哪能跟得上人家的形式?



为难归为难,想着老妈的一片苦心,我还是硬着头皮吃上了:


老爸说吃相要文雅,所以我大口咀嚼的时候,会用小手儿遮遮嘴:



到最后,实在吃不下了,这么些吃的,光看着就饱了。老妈看着我为难的表情,只好黯然表示我自己作主,孩子虽然不能饿着,但也不能撑着。多么明理的老妈啊!



其实我妈这人挺没追求的,她老把吃饭当特大的事儿。这晚没把我喂好,她难受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把我和爸爸叫醒赶到了餐厅吃早餐,其实我和爸爸只想睡觉,哪有胃口吃饭啊:




不过虽然吃得不多,玩起来我可是精神气儿十足呢。从餐厅出来,又经过我喜欢的大堂吧,桌上的小蜡烛杯和家里的一样可爱,我一下就被吸引了:




酒店外的露天泳池被茫茫积雪盖住了:



酒店中午十一点就要退房,好在我们都早起吃了早饭,整理行李就不匆忙了。退房后去了挪瑞边境处的购物中心,在里面逛了四个小时,然后乘船回家。可能是周一的缘故,回程船上人不多,自助餐厅坐了不到一半人,于是我们也得已有了一排宽敞的座位,舒舒服服地吃饱喝足把家还。

晚上老爸上网看了一下这次旅行的刷卡消费记录,吓了一跳:居然有五位数!“可以去埃及玩一周了。”他说。

“情义无价!埃及哪里去找如此友情?”妈妈说。

posted @ 12:59 AM | Feedback (0)

Tuesday, March 2, 2010

上周三出发去瑞典ting那里,在她家呆了三夜两天, 来回用了三天赶路,昨晚七点半才到家,疲倦不堪。此行回忆多多,片片多多,待整理后再写吧。

我们不在的这几天,据说挪威天气很差,又是接连几场雪。好在今天天公作美,天晴,且热,下班回家看到洋人领着伊昂在外面玩。自打发觉伊昂喜欢在雪地里玩后,我便很少拉他坐雪撬了,都是让他自己走,这样让他可以多活动活动。

把小雪撬的拉绳递给他,让他拉着自己的小雪撬在路上玩,他可美得冒泡了:





















一路跑,一路笑,还时不时地跑去邻居家偷窥:








见到了雪堆还是必爬无疑:


雪山难上,小人儿也不勉强自己,知难咱就退,坐下歇歇,风景一样好:


见到有车驶过,必会招手再见:





今天是我和洋人的结婚纪念日,五年来,几乎每年这一天,我俩都是不记得的,好在我是随意的人,自己也总记不住,所以对洋人也就没了要求。年年这天,是婆婆给我们送来鲜花和贺卡,我们才被提醒记起这是自己的纪念日。

今日又是如此。下班回家陪伊昂在外面玩了一会儿,累得要死,和洋人商量晚饭叫外卖。他才从外面铲雪回来,也是疲累不堪,却提议去中餐馆吃饭。觉得纳闷,这么累还要出去吃,难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不成?他扬扬婆婆寄来的贺卡,两人相视而笑:咱们又忘了!


为着这特殊的一天,尽管累,还是飞速地把小家伙和自己穿戴好,去了小城中餐馆。伊昂是酷爱喝爸爸妈妈的饮料的,不管是什么,似乎都要比自己的好喝。这不,我才刚给自己倒了杯茶,他一定要抢去喝,索性给了他,小家伙还喝得像模像样,似乎真在品茶呢:









饭后我再来一杯咖啡,他也一定要喝,不给就尖叫,没法子,兑了些水给他,一样咕嘟嘟喝下去:



饭毕回家,发现手机短信一条,来自洋人的大姨,祝贺我和洋人的五周年结婚纪念日快乐!

posted @ 11:03 PM | Feedback (1)

Wednesday, February 17, 2010


上上个周日,久违的晴天。按惯例这一天是洋人的休息日,爸爸睡大觉,妈妈早起带伊昂,吃完早饭在家没啥好玩的,看看这么好的天气,决定开车带小人儿去市中心海边公园走走。

最后一次来这里好像是去年十月初的时候,那时秋叶飘摇,满目金黄。冬季以来,飞雪不断,于是也没想到来这里玩。今次趁着好天气,领伊昂看看久违的大海。

平时都是在家附近走动,这次出来见着大场面了,小人儿一脸严肃,一丝不苟地观察周遭动静:



据说今冬是挪威几十年来最冷的冬季,冷且不说,只那接连不断的大雪,也够让人头痛的。我来挪威五年,头一次见到海边这么多积雪和坚冰:

据说周日是挪威人的健行日,每逢这天,人们或独自,或与家人一起,背着包就出去走路了。今次出来,在海边看到了这么多人,这在平时的小城,可是不多见的:

厚重的冬衣冬靴未能阻碍小人儿探险的勇气 雪地上撒开脚丫跑得很欢快!

即使跌倒也无所畏惧:

革命的大道还可以爬着前行:

漫漫长征路,竟是冲着这个路障而来。搞不懂他为啥千辛万苦地跑去看这路障,到得他一屁股舒舒服服地坐将下去,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把这当小凳儿啦!真是太搞笑了,我忍不住笑弯了腰!

好容易拉着他又前行几步,这下又相中了这个路障,坐着怎么也不肯走了:

这倒还真是绝佳地形,往来行人一眼打尽,左右窥视,忙得不亦乐乎,十足一居委会大妈。而几乎每个过路人,看着戴着小雪镜的他,也是觉得很可爱,有停下和他说话的,有笑咪咪望着他走过的,小人儿估计也给弄得心情奇好:

有一对夫妇经过,站着和他说了两句话,然后跟他再见,他也一本正经地和别人挥手,把人逗得直乐。走过去后,伊昂还时不时是冲着人家的背影喊一嗓子,每喊一声,人家就回过身来笑着和他挥挥手,如是搞了三四次,人都走了好远了,他还在叫:

不远处这个波浪形的建筑,是小城去年才建成使用的文化中心,想着过去看看。可几步之遥的距离,偏就怎么也到不了近前——因为小家伙不走正道,只在路边的雪堆上瞎爬,根本不理睬我的呼唤,还跟我挥手再见呢:老妈,你走吧,俺这还没学文化的人,去看啥劳什子文化中心么?

爬累了,就跑回这个路障坐下休息,继续观察行人:

不远处时不时开来往海边倒积雪的拖拉机,可让小家伙为之惊叹了:

看了这么多的人,跑了这么多的路,又看到了神奇的大拖拉机,回家前还在海边吃了个大桔子,这一天过得可真充实啊!回家后这场午觉,睡得可香了:

posted @ 1:05 AM | Feedback (1)



好久没有上来写博了,白天爸爸用毯子裹着伊昂一起去邮箱去邮件,鲜艳艳的桔色衬得小人儿很喜庆,拍张片片放上来,祝大家新春快乐!

年三十本想包饺子来着,可实在太累了,就弄了两个最简单的菜——白菜炖肉丸、烤三文鱼打发了自己和伊昂。初二这天烤了烤鸭。

烤鸭实在很简单,只要早两天拿出消冻,前一晚把洗净的烤鸭切掉屁屁,用厨房用纸吸干表面水份,里外抹一层酱料(家里没有齐备的东西,便乱弄了些:少许盐、花椒、苹果酒、烤鸭酱等混合一起抹。人在海外,吃的方面就不能较真,乱来也是创新,中华美食不就这样才能在海外愈久弥新发扬光大么),肚里塞入一些桂皮、八角,然后包入锡纸放冰箱腌制:




一般来说,腌上一夜,次日就可以烤了。可我第二天犯懒,不想弄,就在冰箱再放了一夜。第三天下午才拿出来。里外洗净后,又抹了一层烤鸭酱(朋友绦是抹蜂蜜,脆皮烤的也很好吃),再腌了半小时左右,此时预热烤箱,然后放上烤架烤。鸭子多油,所以下面放个包了锡纸的烤盘接油:


烤鸭子的时候,伊昂跑来静静地躺地上看着。这个姿势是他颇为喜欢的,平时也时不时在地上这么躺一会儿,静静地不出声,似乎很享受的样子,好几回我差点踩着他:


鸭子2公斤多,200度烤了一个多小时就差不多了,朋友平说,如果要吃脆皮,这时可以改风挡再烤十来分钟:


我没听过来人的经验,改风挡时没用锡纸盖一下,结果“四肢”末端有些烤过了:


在绦家里实践过一次片鸭,所以这次自己在家片,一点没费劲,只是因为馋,所以快刀片老鸭,片得有点不美观,不过样子不好不要紧,心灵美最重要,好吃才是硬道理:




人在国外,一切从简,吃烤鸭的酱料是朋友从国内带来给我的,黄瓜这里有得卖,面饼懒得自己做,可又买不着,于是在挪的华人们,多用亚洲店可以买得到的春卷皮来包烤鸭吃,个人感觉口感也差不了多少——好吃!

伊昂也爱吃烤鸭,因为肥腻,所以每次只给他吃两三小块鸭脯肉,小嘴吧哒吧哒吃得那叫一个香。

鸭子挪威以前没见有卖,这两年超市里见到了,不过很贵,一只鸭子要300多克朗的样子,所以大家的鸭子基本都是在瑞典或丹麦买的。我在瑞典买的这只,好像还不到100克朗呢,真便宜!

posted @ 12:39 AM | Feedback (3)

Wednesday, January 27, 2010


这反复无常,说的是天气。

真的是太奇怪了,上周热了几天,前两天又冷了下去。昨天一大早还是零下十五度的,可今早起来,已上升到零上两度。天也开始放晴,不再是前段时间的灰蒙蒙了。

都说挪威人对天气变化很敏感,咱们中国人碰面老问“吃过了没有?”这挪威人碰面,就少不了聊几句天气。在这生活了几年,我也变得如挪人一样,对天气敏感得很,尤其是在暗无天日的冬季。

因为见了久违的太阳,心情也开始放晴。下班时虽然很累,但想想天不久就要黑了,这么好的天气,该领伊昂出来玩玩。于是打电话让洋人给他穿戴好,我回家就领他出来。

到了家,小家伙已穿戴整齐,一领出门,就快活地站在门外喊话。

先让他坐在滑雪板上,拖着他绕着屋后的幼儿园、足球场走了一圈,将近二十分钟。回到家门前,想想小家伙在外面这么兴奋,何况坐了这么久也无趣,于是放他下来自由活动,他可开心啦!

平时在家里穿着防滑袜到处跑,老跑得歪歪斜斜的,可每回外出穿上厚实笨重的靴子,他反倒走得很好。今天头一次让他自己在外面走,他就可着劲儿地跑,在屋前的大道上来回跑了好几趟,时不时地摔一跤,爬起来又跑,还好奇地盯着邻居们的屋子瞅来瞅去。

我试着领着他走,人家还不干呢,一定要自己跑,索性随了他去。是个爽快的孩子,下坡时跑得太快,一下扑了下去,脸也重重地滑在了雪地上,以为他会哭,人家顶着半边脸的雪,爬起来啥事没有继续飞奔。

在外面跑来跑去地玩了十几分钟,想想他该累了,便领了他回家去,爸爸一抱进门,他就不高兴了,哭着还要出去。于是又领了出来,再玩了几分钟,这回进门就没有意见了。于是俺也向洋人下达了任务:今后每天要领他外出活动半小时。在家里真是闷了大半个冬天了。

晚上做了些中餐,蘑菇、红椒、木耳炒肉丝,给伊昂盛出一小碗,剩下的加了些辣酱继续炒了一会儿,再蒸了两个鸡蛋,好久没吃中国菜了,真香。伊昂也吃了不少,木耳、蘑菇这些奇怪的东西,他一点也不抗拒,统统消灭!

晚上上网,看到在瑞典的哈瑞妈妈写了西安的油茶,馋涎欲滴,可是面食真的不是我的强项,虽然爱吃,但这两年真是几乎没有做过面食。今次看到这个油茶,似乎很简单似的,因为连面也不需和,很适合我这种懒人。

posted @ 10:55 PM | Feedback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