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杂记

Posted on Wednesday, December 9, 2009 11:54 PM #异国日子

上周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周,夜里最冷时有零下七八度。

周四下午收到洋人表姐——和我同校上班的海蒂的短信,说自己正在去中国的路上,就要登机了,心情很激动。不奇怪,毕竟是第一次去中国。

昨天在学校碰到刚回来的她,很兴奋的样子,虽然我很难想像四五天的中国之旅能有多么精彩,可她是开心至极。问起北京的天气,说是非常冷,看来上周非常冷的不只是挪威。

这大冷天的,上班就变得比较烦——因为每天有小段时间是户外活动,冷得我直哆嗦。膝关节遇冷就会痛,白天受的凉,关节能痛到夜里,热敷也没用,有时痛得睡不着,得吃止痛药。前几天让家人给伊昂买些衣物寄来,却忘了让给我买双护膝。

去年生孩子之前,把所有孕前衣物都打了包,加之回了趟中国,回来后一直懒于整理衣橱,所以很多以前上班时可穿的防寒服都不知放到了哪里。还好这周起气温回升了,等圣诞假期在家里好好找找,把衣物整理一下。

还有整整两周就是圣诞了,因为夜里休息不好,所以我一年来一如既往的疲累,每天浑浑噩噩地过活,也没多少要过节的感觉。

很累,真的很累,体力似乎都消耗尽了。

累到回家饭都不想做,白天大部分时间是在家办公的洋人带孩子,他虽然没有经历生产之苦,不过这一年来带孩子的辛苦,也让他同样疲累不堪。晚饭时常懒 得做, 就叫外卖,这里外卖的选择是非常有限的,除了中国餐外,一般可叫的也就是炸鸡、披萨、汉堡和kebab之类的快餐,我们去的总是那家土耳其人开的外卖店, 两周快餐,在炸鸡和鸡肉kebab之间变换,吃到现在,几乎闻鸡欲呕了。

前晚去拿外卖,开车回家途中,望着路边屋舍闪烁出的圣诞灯火,忽然闻到了圣诞那暖融融的气息和温暖。

虽然没有多少过节的心情,但该做的还是得做,比如采办礼物。这段时间,抽空出去陆陆续续地买来,真的很难,因为不知大家想要什么,也烦节前各大商店那人山人海的繁荣,收银台前总得排好久长龙。

经济不景气导致婆婆这两年的收入逐年几十万地递减,到得今年,已是入仅敷出,再没多少余钱了。往年生日或过节,她总是给我们每人准备三四千克朗的礼物,今年不大景气了,她早早告诉我们,每人一千五的额度,自己列个许愿单吧。

其实照我的看法,大家不如都免了送礼这一环节,只是一家人一起吃顿温馨的晚餐就可以了。这给人买礼物难,收礼其实也难,因为不知自己想要什么,感觉该有的都有了,没有的人家也送不起。所以今年我的礼物清单上就只写了:按摩套餐。没有什么比消除疲劳更实际的礼物了。

每回过节,洋人都会孩子般列出长长的许愿清单,认真地打印出来分发给大家,婆婆每回捧着这卷裹脚布,就会忍不住大笑。我是一看就会火大,因为他每年礼物都会收到羊毛袜,可下年还是写着要羊毛袜,知情的知道他是时常找不到袜子的人,不知情的还以为他是贩袜子的。

年初一趟中国之行花了六七万,回来后洋人也知道节衣缩食了。勤勤垦垦地工作攒了一小笔钱,盘算着圣诞前去丹娜丽芙岛度假,晒晒太阳。谁知计划总不如变化快,年末几笔大帐单结结实实地打消了我们的度假计划。

话说洋人六月底开车超速被抓,在限速60的路段开到时速96,被警察叔叔抓住了。这警察叔叔还不是“外人”,而是不远处的邻居。彼时他正飞车去朋友 家接 我,因为出门晚了怕被我责怪,所以一路急赶,哪曾想这家门出去没多久就被逮个正着,很郁闷地被押送回家,警察邻居开他的车护送他回来,另一警察开着呼啸着 警灯的警车一路跟着来,那晚家门口一定热闹非凡。

因为超速严重,被吊证六个月,掐指一算,到12月平安夜那天正好半年,希望能如期拿回驾照,我这半年来做司机好不辛苦,也该休息休息了。

当时知道不仅会吊证,还会有大额罚款,但八月底收到了罚款帐单时,才知道这额度有多大——9000克朗!相当于两张回中国的机票。得,分期付款吧, 上个月缴清了最后一笔。他算松了一口气,我却倒吸了一口气——上月收到要补交去年个人所得税的帐单,金额也是吓了一跳——5980克朗!

挪威实行的是预缴税制度,每年十月会审核去年的税款,多退少补。只是搞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额要补。虽然接到了分期两个月付款的帐单,我还是赶紧一下都付了,免得下一笔糊里糊涂给忘了。

明天有朋友来,晚上赶着把家里整理了一下,也好,当是圣诞大扫除吧!


Feedback

# re: 冬日杂记

12/14/2009 1:30 PM by 缘定北欧
读着你的文章,感受着你的心情.
2009年,让人感慨的一年,是一个让人体会生活不易的一年.
希望新的一年一切会好起来!
圣诞快乐!新年快乐!
Post Comment
Title
 
Name
 
Url
Comment  
Protected by Clearscreen.SharpHIPEnter the code you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