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7, 2010


这反复无常,说的是天气。

真的是太奇怪了,上周热了几天,前两天又冷了下去。昨天一大早还是零下十五度的,可今早起来,已上升到零上两度。天也开始放晴,不再是前段时间的灰蒙蒙了。

都说挪威人对天气变化很敏感,咱们中国人碰面老问“吃过了没有?”这挪威人碰面,就少不了聊几句天气。在这生活了几年,我也变得如挪人一样,对天气敏感得很,尤其是在暗无天日的冬季。

因为见了久违的太阳,心情也开始放晴。下班时虽然很累,但想想天不久就要黑了,这么好的天气,该领伊昂出来玩玩。于是打电话让洋人给他穿戴好,我回家就领他出来。

到了家,小家伙已穿戴整齐,一领出门,就快活地站在门外喊话。

先让他坐在滑雪板上,拖着他绕着屋后的幼儿园、足球场走了一圈,将近二十分钟。回到家门前,想想小家伙在外面这么兴奋,何况坐了这么久也无趣,于是放他下来自由活动,他可开心啦!

平时在家里穿着防滑袜到处跑,老跑得歪歪斜斜的,可每回外出穿上厚实笨重的靴子,他反倒走得很好。今天头一次让他自己在外面走,他就可着劲儿地跑,在屋前的大道上来回跑了好几趟,时不时地摔一跤,爬起来又跑,还好奇地盯着邻居们的屋子瞅来瞅去。

我试着领着他走,人家还不干呢,一定要自己跑,索性随了他去。是个爽快的孩子,下坡时跑得太快,一下扑了下去,脸也重重地滑在了雪地上,以为他会哭,人家顶着半边脸的雪,爬起来啥事没有继续飞奔。

在外面跑来跑去地玩了十几分钟,想想他该累了,便领了他回家去,爸爸一抱进门,他就不高兴了,哭着还要出去。于是又领了出来,再玩了几分钟,这回进门就没有意见了。于是俺也向洋人下达了任务:今后每天要领他外出活动半小时。在家里真是闷了大半个冬天了。

晚上做了些中餐,蘑菇、红椒、木耳炒肉丝,给伊昂盛出一小碗,剩下的加了些辣酱继续炒了一会儿,再蒸了两个鸡蛋,好久没吃中国菜了,真香。伊昂也吃了不少,木耳、蘑菇这些奇怪的东西,他一点也不抗拒,统统消灭!

晚上上网,看到在瑞典的哈瑞妈妈写了西安的油茶,馋涎欲滴,可是面食真的不是我的强项,虽然爱吃,但这两年真是几乎没有做过面食。今次看到这个油茶,似乎很简单似的,因为连面也不需和,很适合我这种懒人。

posted @ 10:55 PM | Feedback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