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7, 2010


上上个周日,久违的晴天。按惯例这一天是洋人的休息日,爸爸睡大觉,妈妈早起带伊昂,吃完早饭在家没啥好玩的,看看这么好的天气,决定开车带小人儿去市中心海边公园走走。

最后一次来这里好像是去年十月初的时候,那时秋叶飘摇,满目金黄。冬季以来,飞雪不断,于是也没想到来这里玩。今次趁着好天气,领伊昂看看久违的大海。

平时都是在家附近走动,这次出来见着大场面了,小人儿一脸严肃,一丝不苟地观察周遭动静:



据说今冬是挪威几十年来最冷的冬季,冷且不说,只那接连不断的大雪,也够让人头痛的。我来挪威五年,头一次见到海边这么多积雪和坚冰:

据说周日是挪威人的健行日,每逢这天,人们或独自,或与家人一起,背着包就出去走路了。今次出来,在海边看到了这么多人,这在平时的小城,可是不多见的:

厚重的冬衣冬靴未能阻碍小人儿探险的勇气 雪地上撒开脚丫跑得很欢快!

即使跌倒也无所畏惧:

革命的大道还可以爬着前行:

漫漫长征路,竟是冲着这个路障而来。搞不懂他为啥千辛万苦地跑去看这路障,到得他一屁股舒舒服服地坐将下去,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把这当小凳儿啦!真是太搞笑了,我忍不住笑弯了腰!

好容易拉着他又前行几步,这下又相中了这个路障,坐着怎么也不肯走了:

这倒还真是绝佳地形,往来行人一眼打尽,左右窥视,忙得不亦乐乎,十足一居委会大妈。而几乎每个过路人,看着戴着小雪镜的他,也是觉得很可爱,有停下和他说话的,有笑咪咪望着他走过的,小人儿估计也给弄得心情奇好:

有一对夫妇经过,站着和他说了两句话,然后跟他再见,他也一本正经地和别人挥手,把人逗得直乐。走过去后,伊昂还时不时是冲着人家的背影喊一嗓子,每喊一声,人家就回过身来笑着和他挥挥手,如是搞了三四次,人都走了好远了,他还在叫:

不远处这个波浪形的建筑,是小城去年才建成使用的文化中心,想着过去看看。可几步之遥的距离,偏就怎么也到不了近前——因为小家伙不走正道,只在路边的雪堆上瞎爬,根本不理睬我的呼唤,还跟我挥手再见呢:老妈,你走吧,俺这还没学文化的人,去看啥劳什子文化中心么?

爬累了,就跑回这个路障坐下休息,继续观察行人:

不远处时不时开来往海边倒积雪的拖拉机,可让小家伙为之惊叹了:

看了这么多的人,跑了这么多的路,又看到了神奇的大拖拉机,回家前还在海边吃了个大桔子,这一天过得可真充实啊!回家后这场午觉,睡得可香了:

posted @ 1:05 AM | Feedback (1)



好久没有上来写博了,白天爸爸用毯子裹着伊昂一起去邮箱去邮件,鲜艳艳的桔色衬得小人儿很喜庆,拍张片片放上来,祝大家新春快乐!

年三十本想包饺子来着,可实在太累了,就弄了两个最简单的菜——白菜炖肉丸、烤三文鱼打发了自己和伊昂。初二这天烤了烤鸭。

烤鸭实在很简单,只要早两天拿出消冻,前一晚把洗净的烤鸭切掉屁屁,用厨房用纸吸干表面水份,里外抹一层酱料(家里没有齐备的东西,便乱弄了些:少许盐、花椒、苹果酒、烤鸭酱等混合一起抹。人在海外,吃的方面就不能较真,乱来也是创新,中华美食不就这样才能在海外愈久弥新发扬光大么),肚里塞入一些桂皮、八角,然后包入锡纸放冰箱腌制:




一般来说,腌上一夜,次日就可以烤了。可我第二天犯懒,不想弄,就在冰箱再放了一夜。第三天下午才拿出来。里外洗净后,又抹了一层烤鸭酱(朋友绦是抹蜂蜜,脆皮烤的也很好吃),再腌了半小时左右,此时预热烤箱,然后放上烤架烤。鸭子多油,所以下面放个包了锡纸的烤盘接油:


烤鸭子的时候,伊昂跑来静静地躺地上看着。这个姿势是他颇为喜欢的,平时也时不时在地上这么躺一会儿,静静地不出声,似乎很享受的样子,好几回我差点踩着他:


鸭子2公斤多,200度烤了一个多小时就差不多了,朋友平说,如果要吃脆皮,这时可以改风挡再烤十来分钟:


我没听过来人的经验,改风挡时没用锡纸盖一下,结果“四肢”末端有些烤过了:


在绦家里实践过一次片鸭,所以这次自己在家片,一点没费劲,只是因为馋,所以快刀片老鸭,片得有点不美观,不过样子不好不要紧,心灵美最重要,好吃才是硬道理:




人在国外,一切从简,吃烤鸭的酱料是朋友从国内带来给我的,黄瓜这里有得卖,面饼懒得自己做,可又买不着,于是在挪的华人们,多用亚洲店可以买得到的春卷皮来包烤鸭吃,个人感觉口感也差不了多少——好吃!

伊昂也爱吃烤鸭,因为肥腻,所以每次只给他吃两三小块鸭脯肉,小嘴吧哒吧哒吃得那叫一个香。

鸭子挪威以前没见有卖,这两年超市里见到了,不过很贵,一只鸭子要300多克朗的样子,所以大家的鸭子基本都是在瑞典或丹麦买的。我在瑞典买的这只,好像还不到100克朗呢,真便宜!

posted @ 12:39 AM | Feedback (3)